第433章 尾声

    祁艳萌看着那一幅幅油画,黯然的低头,忍着眼底的泪水,“梦晨,给我一点时间,我是真的很累了,才安静几天,过了这一段时间我就不会这样了,对不起,让你们担忧了。”

    祁梦晨蹲在她的面前惊喜的抱着她,抱着她狠狠的哭了一场。

    香江路的枫叶如火般,凉风一吹,到处都飘满,祁艳萌总算是跟他有点话说,今天是个很特殊的日子,是祁艳萌的父亲的忌日,程净帆和她两人经过香江路上山去。

    来到墓碑前,祁艳萌沉默的望着墓碑上的字眼,黯然的放下一束鲜花,“老爸,终于抓到当初害您的凶手了,您在那边要好好的,雨晨的婚期虽然拖了又拖,不过现在她总算找到爱她的男人了,今天她要加班请不到假没法来看您,等到明年她正式拥有自己的公司便是可以常来看您了。”

    程净帆在一边沉默的陪着她磕了几个头,见她没有继续说什么,他淡笑的搂着她的肩膀,“阿萌,你不把我介绍一下给伯父听么?”

    祁艳萌无语的瞪他,转身就走,他追上去,看着她严肃的表情,他就知道她的抑郁还没好起来,他心疼的抱着她的肩膀,望着她深幽的眼睛,她无奈的瞅着他,“又干嘛?”

    “想听你说说话呗,干嘛,我知道失去的痛苦,你看你最近又瘦了,等斯裕忙完这几天,我们大家聚一下,我知道你一直都想相聚的,只是大家都太忙了。”他希望通过大家的相聚能让她快乐一点。

    祁艳萌看着他的俊美脸容,轻轻的点点头,扯出一丝笑容。

    两人来到香江路上,祁艳萌看着这红火的枫叶,一路上满地都是火红一片,如烈焰一样,他的肩头落下几片枫叶,她伸手拿了他肩头上的枫叶,他温柔的看着她的瘦削的脸。

    天色渐渐的黑了,天空乌云密布,快要下雨的前奏,狂风吹起院落的枫叶,席卷而起,在半空中飘飘洒洒。

    屋里满是浓郁的药味,还有院落里的浓郁的桂花香飘进来,廖裕丰感觉到身下的东西硬邦邦的,他睁开眼睛,有些怔愣,他明明就死了,他应该是下地狱了,可是这里是什么地方,他环顾四周,这才发现这里是个小小的木屋,这里还有奇怪的药味,他看看自己的双手,捏了一下自己的手,却是会痛,那他这是重生了?

    不可置信的望着这周围的环境,看到外面飘荡着的枫叶,突然一个清脆的声音打断他的思绪,“你醒啦。”

    一个甜甜的声音响起,他一看是个女孩子,她身上穿着淡黄色的雪纺裙,手臂上有明显的一道伤疤,她走过来拉起他的手瞅瞅他的伤势,“总算是醒来了,我哥哥真是个神仙啊,我真是服了他,不过你这个伤疤恐怕要很长时间才能好了。”

    他往手上一看,看到掌心上有一处很深的伤痕,有点狰狞,他缩回手指,不解的看向她,到现在他还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哦,对了,忘了告诉你了,我哥哥厉害得很,我们看到你的时候已经浑身是血根本没得救了,心跳呼吸都没有了,完全没有一点气息,可是后来你居然起死回生了,既然有点呼吸了,然后我哥哥就去给你弄了很多药草来给你医治你一生的伤,只是你虽然有呼吸却是一直昏迷着,都一个多月了你才醒来,你不是我第一个见到的重生的,所以我也不觉得讶异,你也不要觉得奇怪,我哥哥厉害得很,就算人死了,他也能让人起死回生,不过这消耗的东西太多了。”

    听完这女孩子的话,果然他是重生了,他黯然的低下头,老天何必要对他这样,他早已经没有了活下去的心思,那场邮轮爆炸事故就是为他自己去死做准备的,可结果呢,上天是在怜悯他失去那么多重要的人而这样对他么?

    女孩听到院落的门嘎吱声,就匆匆的跑过去接过她的哥哥的手里的药草,廖裕丰看到眼前的男人时连忙道谢,长相斯文的男人淡淡的一笑,“不用谢我,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就当是我为自己着想吧,你虽然复活,可是当初流的血太多,现在的你还不宜走动。”

    “本来不该救我的,我这样的人本来就该死。”

    男人一听失笑,看向身旁的女孩严肃的表情,他抚着他的妹妹的脑瓜,“你都已经死过一回了难道还要再死一次,就算再死一次也挽回不了什么。”

    廖裕丰沉默了,他无法反驳,只是想到一个人,他蓦然抬头,“真的很感谢你们的收留,不过在我重新开始新的生活时我想最后一次去见一个对我而言最重要的人。”

    女孩重重的点头,“好啊,我们在这里等你,你什么时候想回来了就回来,不过你的伤势还那么严重,要不过一段时间再去吧。”

    廖裕丰也确实感觉到自己的身上的伤有多致命,他轻轻的点点头,期待着那一天的到来,“以后我就留在这里,做一些能帮到你哥哥的事,这样也算是报答你们了。”

    “不不不,你有你自己的生活,我哥哥救人从来不需要报答的,如果你喜欢这里就留下来,如果你想自己一人出去闯荡生活那就出去呗,我和我哥哥生活在这百合谷已经很多年了,这里清净得很,所以我们是不会出去的。”

    廖裕丰起身走到院落,望着不远处的山,原来这里是谷底来的,难怪这里的空气那么的清晰,他望着这山清水秀,落叶翻飞,浅浅的温润一笑,这里该是他重新生活的地方,清净而自在,他的身上再也没有什么包袱了,这样远离某些地方更好。

    明城的深秋有点冷了,祁艳萌拢了拢身上的橘色大衣,落叶纷飞的季节里到处都能看到金黄的叶子随着风翩飞,她轻轻的推着轮椅,轮椅上的是小蝶,小蝶把玩着手上的魔方,仿佛一脸懵懂的看着蹲在她面前的祁梦晨,祁梦晨看着小蝶这个样子,心如刀绞,“小蝶,小蝶,你清醒起来好不好,不要这个样子,我知道裕丰的死对你打击很大,他算是我的亲人,我的哥哥,我也很绝望,可是我们总要向前看的啊,要是他在天国看到你变成这个样子也会难过的。”

    祁艳萌拉起祁梦晨来,伸手揉了揉她的头顶,“给小蝶一点时间吧,她总会清醒过来的。”

    “小蝶怎么会疯了。”说话的是任斯裕,自从廖裕丰死后,他就一直很忙,和燕梅一样忙着收集一些证据,忙完后又去了程净帆的公司里做了副总,更是忙碌不已,到今天才来看望祁艳萌。

    小蝶拿着魔方傻乎乎的对着任斯裕笑,满脸的天真,“裕丰哥哥,我今天煲了很好喝的汤,你一定要多喝一点哦。”

    祁艳萌无奈的点点头,“我听净帆说她受的打击太大,嘴里总是嚷着裕丰的名字,看这样子她是心底里接受不了裕丰的死才疯的。”

    任斯裕涩然的低眸,一会儿抬眸看向祁艳萌,看到她的眼眶也是红红的,看起来自从廖裕丰死后她就变得更瘦了,这段时间一下子发生了太多的事,肯定是让人一下无法接受的。

    不远处的程净帆提着一袋子的水果走了过来,他的司机在一旁等着他们上车,祁梦晨接过他提过来的水果,看向坐在轮椅上总是嘟囔着廖裕丰的名字的小蝶,拿起一个橘子给小蝶拿着,“小蝶,咱们回家了啊,回家今晚有好吃的。”

    小蝶挥舞着手中的魔方,甜甜的撇嘴笑着,“裕丰哥哥,裕丰哥哥。”

    祁艳萌无奈的蹲到小蝶的面前,揉了揉她的发丝,每次听到她这样傻乎乎的叫着廖裕丰的名字,她心里就不好受。

    祁梦晨推着轮椅,祁艳萌他们跟在后面,程净帆看看祁艳萌的面色,看起来还好,就是眼眶还有红,几人来到车前,祁艳萌望着那一路的枫叶,再看看程净帆,她沉默的低眸。

    车上的气氛很沉闷,任斯裕凝重的看看祁艳萌,又看看他这个大哥,距离林紫萱去世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而他们两个人什么时候才会拥有幸福,祁艳萌现在对他这个大哥比以前还沉默,让人担忧。

    来到程净帆的别墅里,才刚进大厅就见到云锦落他们竟然来了,祁艳萌欣喜的走过去坐在云锦落身边,丁紫陌在一边给他们切水果,见祁艳萌过来了放下手中的水果刀,来到她的面前,瞅了瞅她,“你总算来了,唉,还好,没事就好,我真是担心得要命,又忙得要死,好不容易抽出三天的时间呆在明城这里。”

    祁艳萌笑笑,接过丁紫陌递给她的一块苹果,细细的嚼着,看向这里的环境,她发觉自己已经很久没有来这里了,自从她离开程净帆的别墅之后就再也没有来过了,这一次来的时候又是带着另外一种心情。

    丁紫陌四处看看,并没有见到燕梅的影子,,“阿萌,今天燕梅他们没有时间来么,叫他们过来吃个饭呗,吃个饭的时间总有吧。”

    “燕梅和石枫都受了重伤还在医院里昏迷,现在还没醒来。”祁艳萌黯然低眉,但愿他们能早点醒来。

    丁紫陌蹙眉,没有想到他们的伤势那么重,看向祁梦晨身边的小蝶一个人自顾自的玩着魔方,就好像还是个懵懂的小女孩一样,她看向祁艳萌,无奈的叹息。

    祁梦晨始终不放弃和小蝶交流的机会,只要一空闲她就会跟小蝶说说话,丁紫陌也走过去蹲在坐在轮椅上的小蝶的面前,她总是把玩着魔方,仿佛永远都不会玩腻一样,谁都不敢拿开那个魔方,祁梦晨告诉他们,这魔方是小蝶上次叫廖裕丰给她买的。

    丁紫陌揉着小蝶的头顶,从裤袋里拿出一支帮帮糖给她,祁梦晨拿起一杯水递到她的嘴边,“自从裕丰死后,小蝶就疯了,我没有想到她对裕丰哥哥的感情会这么深,不过你们都别太担心,刘医生说了她慢慢会好看起来的,她慢慢会清醒的。”

    小蝶挥动着棒棒糖,浅笑着看向他们,而后不到一分钟她又拿起膝盖上的魔方,一边玩一边说着:“裕丰哥哥,裕丰哥哥。”

    说完就突然站起来,但是她的脚受伤了还没好,所以一站起来就身子失去平衡,差点摔倒在地上,还好祁艳萌及时扶住她,丁紫陌帮一下祁艳萌把小蝶挪到沙发上做好。

    祁梦晨看不下去了,小蝶已经连续那么长时间了都还没醒过来,她是真的不愿醒来的样子,始终都似乎接受廖裕丰已经死的事情,晚饭时间到了,祁艳萌知道祁梦晨焦急,就拉着她到饭桌边上,叫她不要太着急,着急也是没有用的。

    饭桌上的几个人端起桌上的杯子,祁梦晨感觉到一片温馨的感觉,她灵机一动,从自己的挎包里取出相机,“我们大家照几张相片好不,我相机还在我包里呢,正好派上用场。”

    祁艳萌听到连忙说好,这个时候金羽然和许晨星也来了,大家一看这两个大男人总算到了,祁梦晨把相机给了一个佣人,“你们别光顾着呀,先照个相先,我可是记得我们这么几个从来没有照相过,我想我们家阿萌也是希望能照几张相的。”

    “唉,真是麻烦,老子都快饿死了。”金羽然没好气的看向祁梦晨手里的相机,一手要抢过来,奈何人家反应快,他抢不到。

    “金大少你就知道吃,你难道不知道你女神阿萌最希望的就是对她好的人都在明城这里,能离别少一点,相片能留住美好的记忆,这多好。”她这话让金羽然哑口无言,不过确实如祁梦晨说的,他该明白的。

    一桌子的人围着桌上看向那照相机镜头,那穿着粉色女佣服的女佣认真的调整着,祁艳萌发现程净帆在一边没有过来,她浅笑着过去吧他拉过来,“阿萌,我就不照了吧,照不照我都还是那么帅。”

    祁艳萌无语的一笑,“一起照个相啊,你看他们个个都照,连斯裕都不拒绝照相,金大少也是不拒绝了,一起来一起来。”

    他无奈的被她拉到他们中间,他和祁艳萌两人被拉到中间里,他望着他们,笑意更浓,这一场相聚让祁艳萌总算有些开心的迹象,他的目的也算是达到了,祁艳萌见程净帆都不看镜头的,不知他在想些什么,“看镜头看镜头,人家女佣都调好了准备照的了。”

    祁艳萌就站在他的身边,他感觉只有这样才会有十足的温暖感觉,他想再也没有什么能把他们分开了,他们的一切才刚刚开始,他对准镜头露出优雅的轻笑,“咔擦”一声,全场都响起一声“茄子”。

    祁艳萌看向身旁的程净帆,怎么感觉他的笑容突然有点肆意,似乎在偷笑。

    “我也要照相!”突然人群后的沙发上响起小蝶的声音。

    她满脸泪水的望着他们,看着他们,一个个都诧异的看向她,祁梦晨激动的上前狠狠的抱住小蝶,“小蝶,你终于醒来了,你终于敢面对事实了,你真是让我担心死了。”

    “哇呜”,小蝶大声哭出来,“对不起,让你们总是担心我,我是太伤心了,我就裕丰哥哥一个最亲近的亲人了,他走了我能不伤心么,我真恨不得跟他一起走,呜呜呜。”

    祁梦晨狠狠的抱着她,不由得流下了眼泪,“我就不伤心么,我就剩下他这么一个亲人,可谁知道发生那样的事。”

    祁艳萌过去拿出纸巾擦了擦小蝶脸上的泪水,不由得吸吸鼻子,眼眶有点泪,却是带着淡淡的笑,“我们的路还很长,我们也会陪着你的,你和梦晨都不是孤独的,你们还有我们。”

    小蝶重重的点点头,抱住祁艳萌,大家都松一口气,小蝶的事总算是彻底解决了。

    深秋的风渐渐的越来越冷,祁艳萌感觉到冬天要来了,或许春天就很近了,清晨的她一如既往的来到香江路的一带散散步,小跑一下,额头上渗着一点细密的汗珠,她用手擦了擦。

    坐到路边上的长椅,清晨的这个时候还没有什么阳光,她脱下外套,看向这香江路的枫叶,还真是数目多,一路像是没有尽头一样,如火焰一样燃烧着这个秋天,冰凉的长椅上有一点昨夜大雨过后的露水,她靠在长椅上,拿出自己的小本子,记录着自己的灵感。

    突然一阵脚步声打断了她的思绪,她抬眸,就见到程净帆来了,她把小本子放到自己的口袋里,站起来看着他,“净帆,你怎么也来这里跑步了,改路线了?”

    他轻笑着拉她坐下,望着前方,“我一向跑步都没有固定的路线,以前有那是因为在你失忆前我经常陪着你锻炼,所以我们早上都是去那个大操场里跑步的。”

    看她又把小本子拿出来在记录灵感,他感慨着时光的荏苒,距离她写的《海上浮华》上市上荧屏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了,他知道她放弃的痛苦,现在的她更多的时间再也不是写她的稿子,而是把生活过得更有规律,换一种活法,他之前不知道这样的她会不会快乐,但是现在他觉得或许他的猜测是对的,她用手稿写不过是慢了一点,少一本两本书,可是这样的她就不会那么疲惫了,所以刘医生都说她的癌症有转变的效果。

    “刘医生都跟我说了,说你最近气色明显好一些了,真是特别的不容易,阿萌,我就知道你一定能战胜癌症的。”他轻笑的望着她的水眸,那么清澈迷人的一双眼眸。

    她浅浅的盈盈一笑,把本子合上,望着不远处的日出,“你看,每天都会有太阳升起,所以每天都是新的一天,净帆,我很感谢生命中有你们的指导,让我从一个可爱幼稚的女孩子锐变成现在这样子,林岳勋的背叛教会了我爱情不是一帆风顺的,裕丰的出现教会了我你教会除了傻傻的爱可以被温柔的狠狠的爱着,而你教会我的东西是我这一辈子最美好的东西。”

    她站起来,他站在她的身后,突然对着她的背影大喊一声,“今天天气不错,我想带你去一个地方。”

    祁艳萌扭头疑惑的看向他的眉宇,他迈着大步走向她,温柔的望着她的侧影,从前都是她偷偷的迈向大步走向他,现在的他终于迈着大步追上她,从此都是他追逐她的脚步,决不疲惫。

    阳光透过一颗颗枫树筛落到他们身上,形成一道亮丽的风景,程净帆追上她的脚步,陪着她静静的散步完。

    黑色的劳斯莱斯慢慢的行驶在香江大道上,在副驾驶上的祁艳萌都睡沉了,他瞅了眼她,才发现她睡着了,他看向前方,把车行驶到了大海海滩里。

    清晨的海滩都没有人影,他拍了拍她的脸,她这才醒来,醒来时发现他们到了海边,她推开车门,看向这神秘的一望无际的大海,日出在海上慢慢的升腾,程净帆走到她的身边,轻笑着问她,“这里美不美?”

    “美。”她望着那日出,在海边看日出原来是那么美的景象,她真是想把它拍下来。

    “你看那边,有个海螺呢?”他一说完,她就去捡了过来,望着这美丽的海螺,她笑道,“我都没吹过海螺呢,不知道吹不吹得响?”刚说完,就听到东西掉的声音。

    祁艳萌往脚下一看,怔愣的看着那枚亮晶晶的戒指,他拾起来,板着她的肩膀让她正面面对着他,“阿萌,以前总是你无奈的成全别人的幸福,今天我要成全你的幸福,也是我的幸福,我不会说什么甜言蜜语,什么山盟海誓,我只想说再也不会有什么能把我们分开,我要永远的陪在你的身边。”

    她的眼眶里突然有泪花,望着他掌心中的戒指,她吸吸鼻子,他轻轻的替她戴上,紧紧的拥着她。

    深夜的别墅里一如既往的安静,程净帆刚刚去了公司,祁艳萌一人站在阳台里没有什么睡意,她望着那扇铁门,想到以前在锦海时她也会时常静静的在屋里等着他回来,习惯了那样的等待,便是习惯了他的习惯。

    风有些冷,她拢了拢身上的披肩,走进房间里,半躺在床上,翻开她的日记本,这里记载着她以前在香海的点点滴滴,没有想到现在却大有用处,能让她慢慢的回忆起一点一点。

    不知看了多长时间,她疲惫的靠着朦朦胧胧的睡着了。

    一道身影如风般迅速的闪到她的床前,廖裕丰低眉看着她沉睡的模样,看到她手上的日记本都掉落到地上了,他拿起来轻轻的放在她的手上,替她掖上被薄被,他的食指温柔的抚着她的发顶,她睡得很沉,眼眶边有点泪珠,他拿起纸巾轻轻的擦拭掉。

    望向这房间的布置,看起来很温馨,他轻笑的望着她的面容,“阿萌,你要好好活下去,我相信你能的,你是我眼底最坚韧的香樟树。”

    说完,身影如风般蹿出窗外,蹿到高墙上,沿着墙壁飞到树上去,树上一片哗啦啦的声音,在这静谧的夜色里增添了更多的神秘。

    祁艳萌猛然睁开眼睛,看向眼前,并没有人影,原来她是做梦了,梦到廖裕丰在给她掖好被子了,梦里那么的真实,甚至还有隐约熟悉的声音,差点都让她以为这不是梦了,她再无睡意,掀开被子,看向窗外。

    “阿萌,还没睡啊?”程净帆见她站在窗前,迈着优雅的步伐走过来。

    她扭头轻笑,望着一身黑色西装的他,在灯光下那么的耀眼,比她当初在香海的时候更加的耀眼迷人,程净帆轻轻的搂着她,“怎么这样看我?”

    “没有,我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经过这些时间,我现在脑海里能记起一些我们在香海的事,加上我自己以前记录过很多的事,现在正在慢慢的回忆起更多的事来。”她欣喜的靠在他的胸膛上,上天待他不薄,在她有生之年还能慢慢的恢复她的记忆。

    程净帆狠狠的抱紧她,看着桌上那个他们之前的合照,“阿萌,我很感激你的原谅,真的,我从来都做好准备,等着你恢复记忆的那一天对我憎恨也好,打也好骂也好,反正不是冷落我就行,却没有想到结果你还是原谅了我,阿萌,谢谢你的原谅和善解人意。”

    她轻笑着望着窗外的落叶,不管过去怎样,她总要往前看的,恨太让人疲惫了,她不想让自己陷入恨意折磨自己,想想廖裕丰的恨埋藏那么多年折磨的不就是他自己,只是那种恨或许换成任何一个人都无法做到不恨吧,那被伤害的可是这世上最亲的亲人。

    她仰头望着他的脸,嘴角勾起优雅的淡淡的笑,“你说得对,从此之后再也没有什么能让我们分开。”

    程净帆抱她抱得很紧,他等这一天等了太长时间,突然间有种解脱的感觉,他们之间再也没有什么能让他们分开了,在这一世长情里,终究他还是得到陪伴她走下去的资格。

    明城的一家咖啡馆里,燕梅让服务生先给她上了一杯红豆奶茶,说好的来咖啡馆里坐坐的,那几人还没有来,她无奈的低眸玩手机,自从廖裕丰去世后,她和林石枫因为受重伤住院很长时间,有些事情她觉得还是告诉祁艳萌他们比较好。

    “燕梅姐姐。”突然一个甜甜的声音响起,燕梅抬头一看是小蝶来了,她身后的是祁艳萌他们。

    小蝶一看这桌子有点小都不够他们几个人坐,就让服务生给他们拼了桌子,林石枫是最后一个来的,看到祁艳萌面色比之前好多了,他欣慰的笑笑,“今天叫你们来,是有些事还没来得及告诉你们,本来燕梅是打算死里逃生后告诉你们的,没想到她也昏倒了,结果我们两个一昏迷就是那么长时间。”

    “还好你们都醒来了。”祁艳萌让服务生给她弄一杯白开水,燕梅把资料给了祁梦晨。

    一个个都奇怪的看着祁梦晨,燕梅轻笑道,“你们别这幅表情,这次跟梦晨说的算是好事吧,别一听我说要说什么事就是不好的事,尤其是阿萌,眉头又皱起来了。”

    祁艳萌涩然的笑笑,她以为燕梅给祁梦晨的资料是关于廖裕丰的,肯定就是不好的事了。

    “阿萌,梦晨,其实石枫他一直知道你们俩是亲姐妹来的,之前因为石枫去酒吧抓坏人,梦晨在那酒吧里差点就出事了,他担心梦晨会再次遭遇危险,所以让梦晨在他别墅里有一段时间,而知道这件事的还有裕丰,这是他自己偷偷拿去验证的资料。”燕梅说完,一个个都讶异的看着祁艳萌和祁梦晨,仔细的一看,竟然是眉宇间那么的相似。

    祁梦晨激动的一把抱住祁艳萌,眼眶的泪水都流出来,“没有想到我还有亲人在我身边,真是太谢谢你了燕梅。”

    祁艳萌也是讶异无比,拿过祁梦晨手里的资料看看,望着祁艳萌哭得鼻子一抽一抽的,她揉着她的发顶,“这事好事,不哭啦,不哭。”

    祁梦晨点点头,抹掉脸上的泪。

    “应该要谢谢裕丰吧,这资料是无意落到石枫手里他才知道的,只是裕丰的事他没有想到会那么的复杂,关于裕丰,这里有他留下的一封信,因为毕竟他是犯人,对不起阿萌,所以我们都先看了调查后才给你的,这封信一看就是给你的,现在算是物归原主吧。”燕梅从资料夹里拿出那封信给她。

    祁艳萌黯然的接过这封信,旁边的程净帆,他轻笑着点头,看他应允的表情,她把信收起来放好,燕梅看向身旁的林石枫,“呃,还有一件喜事要告诉你们,很快我和石枫就要订婚了,来来来,祝福我们。”

    小蝶兴奋的啧了一声,“要祝福可以,我要好吃一点的喜糖,不好吃的不给祝福,嘿嘿嘿。”她调皮的来到祁艳萌和程净帆身后,“还有你们两个也是哦。”

    任斯裕一愣,旋即脸上堆满笑容,“恭喜你啊,大哥。”

    “考虑到紫萱的事,我是提议年后我们才结婚,现在还早着呢,不过也不早了,都快十一月份了。”祁艳萌看向旁边的程净帆,程净帆无奈的挑挑眉。

    “这个年后才结婚的事不是我提出来的,我前两天就跟她求婚了,结果这女人非要拖到明年,这次你们不能怨我今年吃不到我们的喜糖。”

    听到程净帆的话语,祁梦晨忍不住扑哧一声,轻咳了两声,“啧啧啧,我们的高冷程总居然会有冷幽默的一面,哈哈,阿萌,你还拖下去,好意思这样对一个老男人么。”

    大家轰然一笑,祁艳萌表示一脸无辜的不好气的瞪着他们,这时金羽然和祁雨晨他们来了,祁雨晨身边的男人倒是他们没有见过的,除了程净帆,祁雨晨过来一一和他们打招呼。

    “我来给你们介绍下,这是我未婚夫厉俊熙,之前的订婚取消打扰大家的时间了,真是不好意思。”她看向身旁站着的厉俊熙,满脸满足的幸福。

    祁梦晨过去把祁雨晨拉过来,“过去的事就让她过去,我们都是要面对未来的,就像裕丰的死谁也不想它发生,可是发生了我们还是要面对,这样他在另外一个世界也能安息点。”

    林石枫凝眉重重的点点头,“梦晨说得没错,裕丰的事是大家都不想它发生的,可是都已经发生了,我们都要面对,或许对裕丰来说反而是一种解脱。”

    祁艳萌点点头,看向身旁的程净帆,再看看任斯裕,金羽然双手撑在祁梦晨和任斯裕的肩上,“你们这些家伙,我一来就有两件喜事,你们个个都在虐单身狗,不行,老子也要赶紧找一个,对了,这里还有单身狗,除了小蝶和梦晨还不适合谈恋爱之外,还有个老油条哦,虽然不如程大总裁老。”

    程净帆一个厉色飘了过去,金羽然撇撇嘴,表示不再吭声了。

    一个个都看向任斯裕,任斯裕无奈的挑眉,“那个,飞燕她醒来了,然后我说对她的人生负责,她说她会有新的生活,由我自己做决定,强扭的瓜不会甜的。”

    金羽然啧了一声,暧昧的看向任斯裕,“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你喜欢的是谁,唯独你自己都分不清到底喜欢的是谁,呀,今天你们的云副总裁不在这里,要是在这里,那可是又撒我一脸狗粮了。”

    大家都忍不住哄堂一笑,任斯裕一脸无奈的盯着他,目光深沉冰冷,忍不住吐出一个字,“滚!”

    金羽然傲娇的撇嘴,表示很无辜,事实就是这样的啊,他只是实话实说而已,看看大家的笑容,再看向他深爱的女人,看她满脸的幸福,他无奈的叹息,终究她还是选择了程净帆,这也许就是缘分。

    在咖啡馆的角落里,廖裕丰安静的看着祁艳萌,她的脸上总算有了久违的快乐幸福,他涩然的低眉,拿出一张素描画,画上的是她,在素描画的右下角里写着他的名字:风

    他起身,转身沉默的走开,忍不住扭头看着她的容颜,他失笑着,很小声的说着,“阿萌,我最爱的女人,我走了,再见,愿从此你的世界被温柔相待,再也不要遇到什么苦难了。”

    他优雅的迈着步伐离开咖啡馆,窗外飘起了大风,大风吹进来,把那角落的素描画吹起来,飘荡在空中,仿佛落叶一般,程净帆扭头看向这咖啡馆,步伐一闪,如风般迅速离开这里。

    在香江路上,他那冷寂的背影穿梭在飘落的枫叶上,迈着优雅的步伐,枫叶轻轻的飘落在他的肩头上,他抬眸看向这满树的枫叶,片片枫叶情,岁月却再也回不去,祁艳萌留给她的终是成了他前世最珍贵美好的回忆,今世的他的新的旅程将会在医学里一生度过,他要像那个救了他的男人救死扶伤,用另外一种方式守护他唯一爱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