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8章:形势紧张

    高高在上的刘宏在绘制阵法的时候,还在猜测:“几百人啊!为了对付我,范家居然动用了护城军?如果真是这样,我可以调动西门护城军,拿他一个现形!”

    刘宏印象之中,两座范府的护院,加在一起的人数最多只有百人。除了护城军中的军官,一时之间,范家哪里去找,三四百个化元境的高手?

    公器私用,还是做违法的事情,一旦被西门护城军抓住其中一个,就能让范军门乖乖交出军门的位置。

    刘宏想不到,何家这么快就把何家源的死因,归结到了自己头上。更不知道,埋伏在百草堂周围的人马,居然来自炽阳武府和城主府的金甲卫。

    “现在怎么办?以我现在的高度,正常说话走廊里的伙计根本听不见。大声叫喊,又会惊动外面的敌人!”想不出办法的刘宏,加快了手中的动作。

    ...................................

    百草堂外,几位炽阳武府的弟子手中也有千里镜,看着百草堂的内院依稀有个巨大身影,在虚空中不断指手划脚的时候,有人忍住笑意,小声说道:

    “你们说,这个刘宏是不是有病?这么晚了,还光着身子站在外面手舞足蹈?”

    “你说他是个暴露狂吧!上百盏灯笼照着,数十人,加上我们就是几百人的围观下,尽情展现他的风采...”

    手里还没有放下千里镜的赵总管,观察得非常仔细。他抓住百草堂上空偶尔出现的闪光点,做了一个大胆的猜测,道:“你们高兴得太早了!刘宏这是在百草堂上空,绘制防御阵法!”

    “绘制阵法?赵总管你是不是搞错了?根据我们了解,刘宏最拿手的只是绘制纸符,连一个铭文师都不是,怎么绘制阵法?”

    “是呀!不是谁都能成为阵法师的!整个金鹏王朝,也只有都城才有一个阵法师协会,人数不超过二十人...”

    整个金鹏王朝,只有都城是整个城池都在防御阵法的保护之下,其它城池想都不要想。而且,这个阵法长期需要十多名阵法师进行维护,能够外派的阵法师很少。

    想要从一个普通人成为一名阵法师,就算有名师指点,也要六七十年的时间,才能上路。只有,修为达到归元境的阵法师,才有可能独自布置小型阵法。

    “总管...之前不是听说,铭文师工会的十几名铭文师,在百草堂布置的防御阵法,漏洞百出吗?刘宏...独自一个人布置的阵法,又能起到什么作用?”

    铭文师工会的十几名铭文师,布置的阵法当天就被刘宏一力击破。这名小队长不相信,刘宏,这个从来没有学习过铭文的纸符师,能够布置出比他们更完美的阵法。

    “有没有用,过了丑时自有分晓!”赵总管不再发表看法,坚决按照计划行事。

    ..................................

    岩海印刷社的陈掌柜,今天白天最后拜访的地方就民科衙门。刘宏捐献的一亿黄金,在过去十多天里,已经向郊区农民发放了6400多万两黄金的救灾款。

    “每户领取的救灾款是150两,有40多万户得到帮助,总人口至少是120万人以上。”

    拿到名单的陈掌柜,从中抽取部分户主的名字发给各个乡镇,希望驻扎在这些乡镇的记者能够找到这些人,连夜赶往岩海城,在明天举行的竞选大会上,为刘宏进行现身说明。

    回到印刷社的陈掌柜,紧急组织印刷社最厉害的几位编辑,开始撰写刘宏的相关事迹。

    “百年内,岩海城最杰出的青年!也只有我们刘老板才配得上这样的称号!”

    这篇文章从商业,新型纸符...等各个方面介绍了刘宏作出的重要贡献。还对城区从事各行各业的居民,进行采访,阐述这些纸符,给他们的生活工作带来的便利。

    “陈掌柜!这些内容加在一起,足足有一个版面的内容,而且都是正面的,是不是太夸张了?”

    “夸张?陈老板的光辉事迹,就是四个版面也写不完!你可以在我们的采访记录中找一找,有没有陈老板的任何负面新闻?”

    明天早上就要见报的内容,没有过多的时间去认真核实内容的真实性。但是,亲自见证刘宏每一件大事的陈掌柜,可以拍着胸脯保证,这些居民说的,就是自己要说的心里话。

    “尽快排版打样,我要在开印之前将样报送往百草堂,给刘老板亲自看一看!”

    文人讲究的都是低调,所以,几位文字编辑在撰写文章的时候,字字句句,仔细斟酌,直到亥时才打版出第一张,明天的《岩海邸报》。

    急于在刘宏面前表现自己的陈掌柜,带着第一张样报,匆匆从印刷社出发,前往百草堂。

    ..........................

    这个时候的街道,人迹罕至,只有少数几家店铺门前挂着的灯笼,还有余光照进官道。心中有些害怕的陈掌柜时常掀开马车的车帘,看到车夫的背影才能安心。

    “陈掌柜!从印刷社到百草堂这条路,我走了不知多少次。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今天有哪里不对?”车夫在马上,突然大声说话。

    没有人影,没有犬吠,静悄悄的官道两边冷清得可怕,还能听到,他坐下蛟角马的马蹄回响声。

    “是啊!我怎么这么笨?刘老板的生意合作伙伴虽然不少,敌人更是谁都不敢小觑。”

    “杀死了范思亮,范家会善罢干休吗?现在只能希望,范家不要在这个时辰报复刘宏,不然的话,我也会跟着殃及池鱼!”

    没有携带武器的陈掌柜,一只手掀开车帘之后不敢放下,两只眼睛四下打量,外面的景况。另一只手,将手中的报纸捏得“嘎嘎”作响。只到看到百草堂的灯火,才松了一口气。

    “发生了什么事?这么晚了,刘老板将自己变大,站在百草堂的内院干什么?”

    马车渐渐接近百草堂,依稀看到高出百草堂好几丈的刘宏,陈掌柜刚刚放松的心头又是一紧,最担心自己刚刚担心的事情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