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三种修炼方式

        我能修炼!

    这个词汇一直在我脑海里回旋,一时间我既不乏了也不疼了,浑身的血脉似乎都在奔涌。

    这时吴畏告诉我:我三种修炼之法,分为简单,复杂,困难!你选哪种?

    我第一想法当然是选简单的了!

    可当我回过神来,我又觉得没这么简单,这三种修炼之法会不会和威力相关?

    旋即我压下心种的狂热,而是镇定道:“哪三种修炼之法?威力如何?”

    “威力大致相同吧~”

    这他喵的果断要选简单的啊…

    “不过修炼方式不一样,简单的就是我附身于你,你可以借助我的力量。”

    “额……”我先是无言然后问了一句:“那你不附身了呢?”

    “那你自然还是个普通人!”

    去你的吧,我果断换一个,受制于人非我所愿,本来这是我用来窥探是不是梦的,如果附身才能有力量那我醒了不还是都没了?

    “困难的就是…让我咬你一口!”

    “额……这是为啥?”我心中有些恶寒,这不会是要双修吧?咬一口不过是隐晦的词?毕竟咬字拆开是,,,。

    “你忘了我的身份嘛?”吴畏眸子轻抬,扫了我一眼。

    “主角啊,额……僵,僵尸啊!!!”我特喵的差点忘了这茬,吴畏的设定是…僵尸啊!!!

    僵尸咬人而不吃掉的话会引发感染,莫非在这个世界里吴畏还保护着僵尸的本质?

    “那个,,,你咬我一下我就可以修炼了?”我小心翼翼的询问。

    “如果不死,不疯,不失智的话就可以。”

    玩我呢是吧,玩我呢是吧?感情被你咬一口我还要变成僵尸啊?百万中才有一两个被咬后无事的,这是让我赌这个吗?

    怎么可能!

    “那第三种修炼方法是什么?”

    “第三种便是让你自己沟通天地,,,”

    我等不急吴畏说完,当即脸色严肃道:“我这人最喜欢挑战,事情不复杂点感觉都没什么意思,所以就第三种了,我选第三种。”

    (估计吴畏大大要教你无相神功!)

    (咦,你怎么知道?)

    (无相即无脸,你这家伙还有碧莲嘛?学这个,你绝对速成。)

    (……)

    “你确定?”

    “我确定。”

    “那好,你先休息一下调整状态。”

    虽说让我歇息,但这个时候我咋能睡着?就相当于有人告诉我两三个时辰后,我就可以领百万奖金,你这个时候让我睡觉?睡觉?睡你妈卖批,起来嗨~

    要不是怕室友报警,我真想跳一段尬舞来表达我的兴奋。

    而吴畏自然是知道我是睡不着的,所以他向我介绍了三种修炼方法的利弊。

    首先第一种的好处是提升迅速,只要吴畏积累了足够的人气他就能升级,那被他附身的我自然也是被动升级。

    那修行速度自然不用多说。

    不过也有不好的地方,那就是我本身没什么实力,打个比喻:吴畏就像一副铠甲,我穿上铠甲时无敌,但脱下时还是个弱鸡,很容易被针对。

    吴畏也明确表示不希望我选第一种。

    而我也不喜欢,除了本身没什么实力外,还有……我身为一个男人却被另一个男人支配那会是一种怎么的恐惧与悲哀?

    那时这具身体到底算是我的还是吴畏的?

    怕是伦理道德关系都不分不清!

    而第二种,第二种咬一口吴畏竟然说…可以保我拥有理智。

    喵喵喵?

    我先是一懵,然后向其说道:“大大,我觉得吧既然是你教我修炼,那你就是我的老师,身为老师的学生自然是学习您擅长的领域。所以,我想…”

    “你想什么?”吴畏眼睛轻眨了一下扫我一眼。

    我:“额……”

    “我且问你,你可有把握在僵尸领域胜过我?”

    “额……”

    “既然没有,那为何还要你踏入这个领域?你做得到的事我能做到,你做不到的事情我也能做到,那要你何用?”

    “额……”

    “所以就算你选了前两种,我也不会教你。”吴畏眼睛轻眨,风轻云淡的说了一句。

    喵喵喵?妈了个鸡,还有这种操作?感情前两个都是陷阱是吧?大大你是要玩死我是吧?

    我的内心忍不住吐槽这个坑爹的家伙,但这也让我更加好奇第三种修炼方式会是什么?难道连吴畏都不擅长?

    “而我要教你的第三种修炼方式是你们这个世界的,或者说是其他主角的修炼之法!”

    “其他主角的修炼之法?”我呢喃一句,然后有些皱眉,其他主角的修炼之法会给我吗?关键是吴畏这是要承认自己的法不如别人的吗?

    像是又看穿了我的想法,吴畏淡淡扫了我一眼而后道:“我所说的法都是古法,是经过时间证明了的法,是最适合你们修炼的法。”

    原来如此,并不是吴畏的法不如人只是古时流传甚广的大更契合我们,这让我心绪激动,然后忍不住道:“你哪来的古法?”

    “我没有啊~”吴畏淡淡道。

    你们知道我是什么感觉吗?犹如冷水浇头,一瞬间什么激情都没有了,没有你说个屁呀,啊~没有你说个屁呀?

    “不过所有的法都有共通之处,那就是开脉练体,练体一道上僵尸的法不说最强也可以说是第一,所以你可以先和我学,至于其后的则全看你的机缘。”

    我心意一动,看来吴畏并不是让我单纯的修什么古法,而是让我炉养百经,在每一个领域内走最强的路。

    不难想象,这样的路…不好走!

    只是让我疑惑的是,既然第一阶段的开脉练体由吴畏教我那为啥非要让我登上几个时辰呢?我又睡不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