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墨者

    回去的一路上,校医姐姐乖巧得不要不要的,看上去跟良家女子差不多。

秦尧崴了的脚也稍微正了一下,可以勉强走路,但是浑身依旧酸疼要死。特别是被掰断的手腕,不知道该怎么处理。

校医姐姐:“常人伤筋动骨一百天,遗族十天半月就能恢复,怕什么,瞧你那小气劲儿,不就是掰断你个手腕子么。”

呵呵,你倒是真大度。不过秦尧也忽然想起来,她毕竟还是一位医生,应该很专业。

但是秦尧更知道,假如自己选择突破的话,说不定一晚上就能恢复!因为大境界的晋级会让身体机能产生重大飞跃,虽然不如觉醒那次的效果,但比平时自愈效果强大很多倍。

刚才又吸收了暴食之主一点点血气,虽然是一点点,但也了不得。回头再试验一下,确定肉身真的没有提升潜力的话,那就在次日选择冲击嫡裔境界。不但为了伤势,同时也是为了拥有更多一点的自保能力。

毕竟见识了暴食之主、保叔和灰衣女人之后,秦尧更加深刻体会到了“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这句话的真味。

“秦尧,你把外套给她,成什么样子。”灰衣女人下令。

校医姐姐顿时顺杆儿爬感谢,并且随口再次打听灰衣女人的身份,但得到一声冷哼之后马上识趣的噤声。

秦尧倒是不寂寞,一路上逗弄着小奶猫。这小家伙或许认准了秦尧刚才拼死保护的情分,非常信任秦尧,现在正蹲在他的肩膀上。

而现在一旦平静下来,秦尧才留意到这小奶猫的与众不同——非常沉重。或许刚才形势危急,加上使用力字咒使得自己力大无比,才没注意到这一点。

事实上这小家伙虽然只有巴掌大小,但是实际重量应该不一头成年大猫更重一些。

这意味着小奶猫虽然小,但是骨头血肉的密度可能非常大,难怪刚才那么有力气。

“前辈,白加黑属于什么品类的猫啊,这么重。”

校医姐姐也很关心这个问题,支着耳朵听。她虽然不知道小奶猫的来历,但刚才小奶猫一发威,她顿时就吓得浑身发颤,那是来自灵魂深处的战栗,真像是老鼠见了猫一样。

“它不是猫,是虎。”灰衣女人语出惊人,“世间罕有的物种噬魔虎,专以吞噬魔魂为生。若是长时间没有魔魂吃,它也可以吞吃野兽的兽魂当食物,但那样就会生长缓慢了。”

这小东西竟然是头老虎!

难怪看起来四肢粗壮,而且眉目之间显得那么威风霸气。只是配合这巴掌大的小体型,怎么都让人觉得可乐。

至于刚才那一阵阵的狼嚎,确实是真的狼群,那就是白加黑在吞噬兽魂时候搞出的动静。当时整个老窝都炸了,名副其实的鬼哭狼嚎。

秦尧好奇地拨弄着白加黑的脑袋:“它最终会长得像大老虎那么大吗?”

灰衣女人:“不,它会越长越小。”

“呃?”

现在就奶里奶气的,要是再越来越小,难道最终像拳头那么小?甚至更小?我勒个去,那会是啥样子啊,画面太美了。

还有一个问题:这小家伙是咋生出来的?

按照越长越小的说法,白加黑的老妈母老虎岂不是更小?而白加黑生出来的时候,比它老妈的个头儿还大?不,这肯定是不科学的。

但灰衣女人没有继续说,带着两人一直走到了三里地之外。依旧没有走出山谷,但此处已经遍地葱翠,都是些四季常绿的植物。

在斜斜山坡上,扎着一个简易的木房子,就是灰衣女人的家。这种超级高手越是生活简朴,就越让秦尧觉得有种高深莫测之感。

世外高人。

只不过小屋只有两间,一间是灰衣女人的卧室,另一间算是小客厅。此时多了秦尧和校医姐姐两个人,自然就只能在客厅休息。

一人一魔睡在客厅,秦尧觉得挺不自在的。

“校医姐姐,你半夜里不会来一个切换,让暴食之主占据身体吧?”

媚魔妩媚地表示这事儿无法确定。除非秦尧再次答应此前那个下流的计划,两人合力把暴食之主给干掉。“反正你刚才都准备答应了。”

“想得美!”秦尧呲牙咧嘴,“我那时候是缓兵之计,想着拖延一秒算一秒。再说了,在我答应的时候你却要干掉我,现在后悔去吧,过了那个村就没了那个店。”

媚魔冷笑:“那你就等着暴食之主半夜醒来杀了你!”

秦尧:“白加黑,来,我抱你睡……”

妈蛋有这个小老虎陪在身边,再加上隔壁的灰衣女人,就算暴食之主也不敢乱来。“对,就睡在这边,离漂亮姐姐近一点啊。”

校医姐姐顿时轻声尖叫,要求小老虎离自己远点。

小老虎很得意,而且也很记仇。这小东西得意洋洋地在校医姐姐身边迈着四方步转了一圈儿,放了个小臭屁就回到了秦尧身边,懒洋洋地睡了。

小家伙的肚子也小了一圈儿,看样子吞食的魔魂已经消化了不少。

还别说,整整一夜睡得挺香的。暴食之主估计伤势惨重正在休养,也或许压根儿不敢出来面对灰衣女人和白加黑,于是也没醒来。

第二天一早,秦尧是被白加黑挠醒的,转眼一看屋子外的菜地里,校医姐姐已经穿上了一件宽松的土布衣服,穿着一双女式的布鞋,跟在灰衣女人身后劳动——竟然在干农活儿!

她能适应得了吗。

“秦尧,你去做饭。”灰衣女人理了理头发,也没看秦尧,只是开心地看着菜园里的大白菜。“农家土炉子,会烧火吗?”

还真不会……而且脚腕虽然好了,但手腕还挺疼。

“那你帮着沈盈拾掇菜地,我去做饭。”灰衣女人还是喊校医姐姐为沈盈,看样子她不喜欢媚魔这种名字。当然,这意味着秦尧以后也得这么称呼校医姐姐。

接过铁锹站在沈盈的身边,秦尧忽然觉得自己一下子从工业信息时代退回到了农耕时代,与以前格格不入。

不一会儿开饭,由于昨天剧烈活动倒是挺饿的,可吃起来却没什么胃口。熬的小米粥,手工的馒头,外加几根自制的咸菜。

有点忒简陋了不?

灰衣女人则边吃边说:“一个人做这么些事,劳累倒无所谓,只是时间总不够用,连读书的时间都没了,所以才让沈盈来做我的使唤丫头。秦尧也可以帮我做点事,对了一会儿去舂点米,再去砍点柴。”

秦尧苦笑:“阿姨你是不是个避世的隐士?”

灰衣女人歪着脑袋想了想,点了点头,算是。

秦尧:“哦,那我怎么称呼您啊,连姓啥都不知道呢。”

灰衣女人顿了顿,似乎觉得也没必要太守密。因为沈盈是注定要留在自己身边的,跑不掉;而秦尧一看就是撵都撵不走的出息,在灰衣女人离开此地之前,秦尧不会主动逃。

于是吃完之后放下碗筷,缓缓说:“我姓宋。不过我岁数可不能算是个阿姨,让你几句‘阿姨’喊得有点怪怪的。”

秦尧没觉得什么,但沈盈手里的筷子没抓稳,啪嗒一声掉在了桌子上。自感有点唐突,又马上抓起筷子低着头吃饭,老老实实一言不发。

秦尧当然意识到了可能有点什么问题。

沈盈真身时候是沈家核心子弟,出身豪门,听闻到的秘辛应该不少。而媚魔夺舍之后,会笼统记得宿主以前很多的记忆。

所以沈家的记忆加上媚魔的记忆,让她掌握的江湖秘辛远超常人。

灰衣女人则淡淡笑道:“看你慌慌张张的样子,看来猜得出我的身份?”

“没……没有……”沈盈赶紧否认。

灰衣女人无所谓地说:“我是墨者,宋慈音。”

沈盈浑身一颤。

一无所知的秦尧反倒稳如老狗。

他当然知道“墨者”,也就是墨家的成员,林教授说那是个非常特殊的一批人。

他们曾经和圣教主体的儒家一样贵为世间显学,也曾是圣教两大支柱之一。但是两千年前开始销声匿迹,转入地下秘密传承。

相反,曾经的盟友儒家则独占了圣教正统。

现如今墨家基本上都在地下活动,但是实力却相当不俗。此前不是说道天榜排名之中,墨家钜子甚至高居第三位,卡在了佛尊和道尊之间,实力之强令人惊悚。

只是没有想到,这位灰衣女前辈宋慈音也是一位墨者。

秦尧的关注点都在“墨者”这两个字上,但沈盈则相反,她的关注度却都集中于“宋慈音”三个字。

而后宋慈音出去忙了,沈盈则失神般喃喃自语:“完了完了,撞到她的手里,这辈子都休想逃出去了,这辈子算是彻底完了……”

看到沈盈这么憋屈,秦尧莫名有点开心。“这位宋阿姨很厉害吗?”

“阿姨你个头,喊祖宗吧!”沈盈像是炸了毛,“八十多岁的前辈你也好意思喊阿姨,脸可真大。按辈分算,宋前辈是墨家钜子的师叔,难道你想和当今钜子一个辈分吗!”

好家伙,这么大的来头儿!

也难怪,从昨夜表现出来的实力来看,至少应该触及真裔的境界了,当然身份不简单。

沈盈冷笑:“真裔?你看到宋前辈凝聚出血气幻影了吗?”

秦尧浑身一颤,心道自己果然只是个菜鸟儿,很多细节都疏漏了。

是啊,昨天宋慈音连血气幻影都没凝聚,就说明她虽然施展了那么强大的咒法,但实际上依旧是轻描淡写,根本没有真正发力。

另外这个年龄也真吓人,八十多岁,可看上去真的像是四五十。一想到自己此前一口一个阿姨,连秦尧都觉得臊得慌——自己也太托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