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灰衣女人

    小奶猫的叫声有点突然,而且不像是绝望,反倒有种欣喜的意味。

特别是那奶里奶气的声音,跟刚才明显有点不一样,似乎带着些……卖萌叫屈的意味?

卖萌就不会死了吗?秦尧苦笑,依旧在坚持。

可就在下一秒,他的身体一下子轻松了。无形之手不知怎么的忽然消失,而且那边暴食之主竟砰的一下趴在地上,仿佛遭到了什么打击。

光着屁`股趴在地上,沐浴月光浴的样子非常另类。

牠惊讶地用双臂支起上半身,抬头看向不远处,和秦尧的关注点一样——大约距离他们二三十米外,一道人影飘然而立,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这里。

而且似乎真的是“飘然”,因为秦尧惊讶地看到,这人双脚的脚尖虽然微微尖立,但却距离地面还有大约半尺的距离。

会……飞?

这也太夸张了吧!

不过想想遗族世界里的森罗万象,似乎真要是遇到一个咒法是飞行功能的,倒也可以理解吧。

只见这道身影如鬼魂般漂浮过来,甚至连腿弯都没有动一下,始终保持离地半尺多的高度。而且离近了之后才看清,这是一个中年女人。

大约四五十岁——具体年龄还得看参考保养程度另说,容貌只能算是比较普通,不过气质倒是相当霸气。毕竟能远远的一巴掌拍翻了暴食之主的,肯定都是气场强大到爆的主儿。

秦尧还从没见到过这样的高手,就算保叔也没有这种气势。

保叔虽然很凌厉威武,但那种锋芒毕露的霸气,和眼前中年女人引而不发的威压还是有所不同。秦尧说不清道理,但总觉得后面这样的似乎更高明那么一丢丢。

也或许是月夜下骤然飘临的这种人前显圣(也可以理解为装波一)的方式,让秦尧觉得她更加犀利一些吧。

这位中年女人背负双手,穿着松散的灰色土布衣服,被夜风吹得飘飘欲仙。夹杂了几根白发的长发简单束在脑后,一切都显得那么自然而然。

秦尧多看了两眼,才发现她的眉心正中位置恰好还有一块火红的胎记,仿佛刻意纹饰一样,这也是她容貌之中最醒目的特征了。

倏~~~仅仅发出一点轻微的声响,这个灰衣女人终于落地,这一点点动静还是因为双脚踩在了厚厚的落叶上。

而秦尧怀中的小奶猫又奶里奶气地叫了一声,化作一道白影蹿了过去。灰衣女人的双手纹丝不动背负在身后,小奶猫则毫不客气地蹿到她的左肩上。

秦尧明白了,这灰衣女人应该是小奶猫的主人,而刚才小东西那么不要脸的奶声奶气叫唤则是在向主人卖萌!

紧接着,这小东西又连续发出了一连串不可描述的可耻声音,卖萌的样子让人无法相信它就是刚才威风凛凛的小怪物。这小家伙在灰衣女人的肩头一边叫唤一边比划,小爪子指东指西活灵活现,肯定是在告状吧?

这小东西显然灵智极高。

其实也不用它告状,灰衣女人刚才就目睹了一切,要不然也不会直接打击暴食之主。

灰衣女人低头看了看秦尧。

“多谢你照顾白加黑。”

声音很柔和,但也有点沧桑,可能她的年龄比表面上更大一些。

至于说“白加黑”,肯定是这个白毛黑纹的卖萌小奶猫了?取名字这么懒省事不走心,服了。

“不,我还得谢谢阿姨你救了我呢。”秦尧说着的时候扯动了伤口,疼得呲牙咧嘴。

“阿姨?”灰衣女人似乎短暂错愕了一下,随后自失地摇了摇头,没再理会秦尧,而是径直走到了暴食之主的面前。

暴食之主已经站了起来,嘴角还流着血,牠显然被灰衣女人给搞怕了,神色严肃紧张。“你究竟是什么人!”

灰衣女人没说话,皱了皱眉头,于是眉心那颗火焰状的胎记似乎微微闪动了一下。

暴食之主如临大敌,仿佛刚才自己的内心被人扫视了一遍,一览无余地暴露给了对方,毫无秘密可言。

这种感觉太可怕了。

“双魔共生,有些罕见。”灰衣女人竟一眼看穿了一切。

暴食之主终于意识到今天踢到铁板了,不,是他娘的踢到坦克了!连一个卖萌小宠物都那么猛,再加上这神秘女人的表现,暴食之主根本不做任何犹豫,撒丫子就跑!

临走之前还催动最后的念力,凝聚出无形之手猛推灰衣女人。根本不求能够击伤对方,只要能稍微阻滞一下,给牠创造更宽松一点的逃跑时间也好。

可让牠和秦尧都惊掉嘴巴的一幕发生了——

只见灰衣女人面前也出现了一只巨大的无形之手,如水纹般在空气之中微微荡漾,但是其中蕴含的威能却远非暴食之主那强弩之末的大手可比。

不,就算暴食之主状态巅峰时候凝聚的无形之手,实力也远不如她!

砰~她的无形之手毫不困难地击碎了暴食之主的大手,继续以凌厉的态势扑杀过去,将逃跑中的暴食之主狠狠拍翻在地!

这次的力道真的够大了,只听暴食之主惨嚎一声,随即昏迷了过去。

秦尧在背后目瞪口呆——这就……完事儿了?

哪怕暴食之主消耗甚多不再最佳状态了,但也比一般中等嫡裔强大好多吧,可还是一个照面就给收拾掉了。

这女人究竟是何方神圣!

这样的恐怖势力,说不定已经步入真裔、甚至能触及大榜单了吧?

灰衣女人却好似做了件微不足道的事情,淡然说:“装什么?我只是震昏了那个,你又无恙,给我起来。”

呵呵,刚才蛰伏装死的校医姐姐还是被发现了。

于是她的身体再度动了下,并且艰难地站了起来。不过胳膊好像被拍骨折了,后背也火辣辣的疼,状态比秦尧好不了多少。

“前辈饶命,饶命!”校医姐姐一下子变得又乖又怂,“我也是被暴食之主欺负的,我跟牠不是一伙儿。牠对我的身体夺舍,你看我好可怜的。”

秦尧:“阿姨,她和暴食之主是一伙儿的,还是她唤醒的暴食之主呢。”

“怨之念力+38。”

灰衣女人压根儿不理会,一边转身一边说:“你们的恩怨与我无关,我只管抓魔。”

校医姐姐恶狠狠瞪了秦尧一眼,而后怯生生问:“前辈究竟是……?”

“我今天心情还好,就不杀你了。刚好缺了个使唤的丫头,跟我走。”

呃……竟然成丫鬟了?这算什么事儿?

但媚魔很清楚,假如自己不答应的话,对方反手就能拍死自己。甚至连那个卖萌耍宝的小奶猫,都能把自己给咬死吧?

“至于你……我看宅心还算仁厚。”灰衣女人歪着脑袋看了看秦尧,道,“虽然你救了白加黑,但我也救了你,咱们扯平了。下面我会消除你刚才的记忆,哪里来回哪里去吧。”

“哦……谢谢阿姨。”秦尧点头。

紧接着灰衣女人眉心的火焰纹又似乎闪动一波念力,秦尧感到脑袋里像是拨动了一下琴弦。但是,随后却什么都没发生。

灰衣女人本以为结束了,哪知道媚魔忽然举手说:“前辈,我举报——这小子对一切精神类咒法免疫!”

咳咳……秦尧有点尴尬:“你抢什么台词,我正要如实汇报呢。”

太尼玛没脸了,唉唉。估计校医姐姐也对秦尧刚才的拆台怀恨在心,所以现在反戈一击。

灰衣女人倒也没有生气,只是蹙眉说:“精神类咒法全免疫,也有点罕见。而且,你的‘魂’似乎有点生僻,我竟然没有见过。”

雾草,大能啊!一皱眉头就发现我真龙遗族的秘密了?也难怪,刚才不就是一皱眉头就发现暴食之主和媚魔双魔共生吗。

太可怕了,这灰衣女人不是人,简直是个大妖怪。

“晚辈……”

“不想说就算了,何必吞吞吐吐。”灰衣女人没追问,而是伸手扶了扶肩头的白加黑,摇头说,“若是不消除记忆就让你走,你又会泄露我的信息。”

秦尧可知趣了,马上摇头:“不,晚辈肯定守口如瓶。”

校医姐姐也摇头:“这小子古灵精怪一肚子坏水,前辈别信他。”

混蛋,你是非要坑死我是吧?当上了使唤丫头就什么了不起吗,马上就对主人如此忠心耿耿了。

灰衣女人微微思索一下:“若是废了你的血气变回普通人,自然就无法做到精神类咒法免疫了。你,应该不会恨我吧?”

生杀予夺大权都掌握在她手里,如今为了保持自己的秘密而这么做,估计算是最仁慈的手段了,虽然非常可惜。

秦尧简直欲哭无泪,心道要是以前还无所谓,大不了和以前一样过普通人的生活。可现在我正在躲避圣教追捕呢,要是一点自保之力都没了,那出了山肯定马上就被逮住啊。

这时候,白加黑伸出小爪子在灰衣女人肩头乱挠,似乎对灰衣女人的想法很不赞同。

它竟然在帮秦尧求情,而且它还有另外一层心思。

灰衣女人点了点头,随后说:“白加黑说了,它喜欢你这个朋友,所以你也跟我回去吧,给白加黑当个伴儿。大半个月后我也要离开这里了,到时候也不用在意你是不是会泄露我的住处信息。”

校医姐姐成了使唤丫头,那我算啥?养猫童子?我去。

不过这样也好,秦尧在外面被追缉呢,正好在这里躲避几天。另外秦尧手腕和脚脖子都受了伤,需要一段时间静养。

而且在这段时间里,秦尧也可以确定是不是要冲击嫡裔境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