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小奶猫

    像骑马一样骑乘在秦尧腿上,反正倚在树干上的秦尧也没有反抗之力。校医姐姐笑中带狠地捏住了秦尧的下巴,盈盈小嘴直接贴了上去。

哎呦我的乖乖,吸食方式简直和林教授一模一样,感情这些吸阳补身子的法门都是殊路同归。这倒好,秦尧轻车熟路——由于太熟而知道该怎么抵抗。

咬紧牙关。

哥们儿就是死,也不想便宜了你!

所以校医姐姐虽然拼命嘬吸了一点阳气,但量却不大。秦尧腰间也只是像细针一样扎了几下,疼痛不算太厉害。

“混蛋小子,竟然知道怎么抵抗?!”校医姐姐一恼,俏目一睁就要施展进一步的动作。

但就在这个时候,不远处怪异的山猫叫声再起,令人倍感阴森。

这奇怪的猫叫响了好一阵子了,秦尧一直都怀疑这家伙是不是在叫春,当然也没心情去仔细听这个。可如今再听,却总觉得似乎是在身边。

秦尧其实还好,校医姐姐则浑身炸毛一样猛然蹦了起来,动作灵活得像是一只受了惊吓的老鼠。只见她猛得躲到了大树后面,双目惊恐地看着前面那片堆满了落叶的空地。

月光下,空地上响起沙沙的声响,似有小动物在穿行。

校医姐姐就惊恐地继续向后缩,距离秦尧已经两棵树的距离。但似乎还是忍不住那种恐惧,竟不由自主地完成了切换!

什么鬼?这得惊骇到什么程度,才会把身体主导权都主动放弃?

而且秦尧还觉得奇怪的是,自己明明没有感觉到什么异样。或许是真的有什么小动物,但完全不必要害怕吧。除非是大型虎豹和成群的野狼,一般野兽在嫡裔面前算什么?

更让秦尧惊讶的是,就算暴食之主主导这具身体了,依旧流露出了紧张的意思,如临大敌。女人的双眼似乎有点迷离涣散,那是情绪过于紧张的表现。

连这头大魔都为之惧怕!

就在这时候,虚弱不堪的秦尧终于看到面前出现了一个活物——还真是只猫,只不过却是一头只比巴掌大一点点的小猫!

我勒个去,秦尧简直哭笑不得。难道就是这个小东西叫唤了半个晚上,让人心神不宁?难道也正是它,能让媚魔乃至暴食之主都感到畏惧?

可是从这小家伙的身上,没看到什么凶悍气息啊。

不过这小东西倒是挺……霸气。月光下,一身白底儿黑纹显得非常高冷,而更高冷的是它那不屑一顾的步子,以及睥睨众生般的大无畏眼神。

不知道为什么,秦尧竟然有点想笑。明明是个巴掌大的小猫仔儿,非要做出比大老虎还威猛的气势,你是个逗逼吗?

就好像一个两岁的光屁`股娃娃,各种神态动作非要学黑道大哥,难道不显得可乐吗。

不过仔细感受的话,倒也能隐约觉得这小东西确实有那么点霸气,估计硬装也能装出两三分的样子吧。

而且细看它的四肢,其实比一般小奶猫粗壮了不少,显然更加有力。

而当小奶猫出现之后,明显感觉到暴食之主的情绪更加紧张。就好像一个人无论力气、速度都比一条小蛇厉害得多,但见到蛇之后还是会吓得战战兢兢。

终于暴食之主咬了咬贝齿,猛冲向秦尧,准备抓住这个战利品就撤离。但哪知道就在同一时间,那头小奶猫竟化作一道白光,嗖的一下扑向了暴食之主!

好凶残的小家伙啊,秦尧在刚才的刹那之间看到,这小家伙张牙舞爪相当凶戾,简直像是一头小恶魔。

而被小奶猫扑到身上之后,暴食之主发出了惊恐的尖叫声。而后一把将小奶猫甩开。牠毕竟是位大魔,力气还是极大的。

但被甩开的小奶猫并不畏惧,只是疼得呲了下牙就马上再扑了上来。而且小东西这次似乎学精了,直接扑在暴食之主后背,并用两只小爪子牢牢扯住了暴食之主背后的长发。

暴食之主大骇,伸手向后击打却又很不方便,完全没有小奶猫的灵活。就算祭出了无形之手,也难以准确抓击小奶猫,反倒不小心打了自己两下。

就好像抡起大棍砸小老鼠,而且小老鼠还往自己身上钻。

此时暴食之主的情绪似乎更加疯狂,这让不远处的秦尧简直觉得怪诞。当然秦尧知道事出反常必有妖,其中肯定有什么问题。

于是仔细观察,结果连秦尧也惊呆了——

只见那小奶猫一只爪子抓紧了头发,另一只爪子在暴食之主后脑勺上狠狠叩击。小小的爪子每次拍打,似乎都能产生一种奇异的波动,有点类似于某种精神类咒法的意味。

紧接着,一团浓密的黑雾缓缓出现在女人躯体的头顶。秦尧对这个很熟悉,暴食之主的魔魂。

小奶猫究竟是什么怪物,竟然能把大魔的魔魂硬生生从躯壳里敲出来!

随后小家伙灵魂地扑上去,张开小嘴儿猛啃了两大口,竟仿佛品尝美味般说不出的享受。

竟然能吞吃魔魂?!

暴食之主则发出了凄厉的惨叫,但已经不是正常的声音,而是以魂灵嘶吼的方式发出。因为牠现在放弃了对那具身体的主导权,那具身体已经处于麻木状态,仿佛一截枯死的木头。

秦尧一边惊讶,倒也一边好奇:既然暴食之主的魔魂离开了,校医姐姐呢?难道说她也吓得蜷缩在身体里面不敢出来?

真是奇怪了,这小奶猫究竟是何方神圣啊,竟然这么奇异。

不过事态最终发生了变化,只见暴食之主的魔魂在痛苦挣扎了一阵子、并且失去了一大团魔魂之后,又缩了回去。于是那具身体也再度开始了动作,并且开始了反击。

显然已经没有刚才那么害怕,也或许是求胜欲望导致了牠勇气的增加。

虽然双手不容易摸到,但牠奋力用身体挤压石壁,使得小奶猫不得不放弃,从牠身上跳了下来。

而且小家伙的肚子已经变得滚圆滚圆,好像有点吃撑了的节奏,动作也变得慢了一点。

暴食之主狞笑:“小畜生,刚才被你给吓坏了,原来是头没长大的小崽子!白白被你吃了那么多口,本主非杀了你不可!”

说着,无形之手猝不及防地拍落,小奶猫侥幸蹿了出去,并且再次扑向暴食之主。可无形之手瞬间幻化成一道防护罩将暴食之主的身体笼罩,于是小奶猫像是撞在了橡胶上,身体砰的一下倒飞出去。

无形之手于是再度出击,连续拍击几下之后,小奶猫终究没有逃脱被拍到的命运,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呼,萌到爆的那种。

只不过当无形之手拿起的时候,小家伙竟然没死,原来刚才躲在了地面上一个石头缝隙里,当然受到的打击也不轻。

这小家伙似乎开始怂了,也意识到对手好像没自己想象的那么弱,于是开始准备逃。但暴怒之中的暴食之主哪会容许它逃走,巨大的无形之手疯狂拍击,非要将小家伙拍成肉泥不可。

小家伙有点懵波一,此时竟冲到了秦尧身边,仿佛寻求庇护。

秦尧猜测这小家伙可能专门袭击魔族,但却对人族无害,而且它应该能主动分辨出魔族。如今遇到危险,赶紧找人类来保护它。

但秦尧却只能苦笑:我都成啥模样了,怎么保护你啊。反倒是你这小家伙太坏了,把无形之手吸引到我这边,随便一击顺带着把我也给拍死了吧。

而且我现在的念力都弱得只剩下个位数了,手腕骨折脚脖子崴了,一点反抗之力都没有呢。

但秦尧有个好处,就是凡事不放弃。他忽然笑道:“妈蛋死了也算值了,刚才校医姐姐坐我腿上‘那个’,想到临死之前也能把暴食之主给干两下,死也不亏了。”

“妒之念力+22!”

果然有点用处。

等等,为啥不是怒念或恶念,而是妒念?噢噢对了,媚魔虽然现在很反对暴食之主,但毕竟曾是暴食之主的魔侣。

秦尧一乐:“拱你身体的同时还等于绿了你,这事儿在逻辑上挺绕啊哈哈。”

“妒之念力+30!”

“你和那贱婢都该死!”暴食之主大怒着,指使无形之手狠狠拍落。

秦尧则把搜集来的念力赶紧使用上,拿出整数50点念力触发了力字咒,可以维持三分钟的强度。

与此同时,将那小奶猫收入自己的怀里。

轰!

无形之手狠狠拍落,连背后的大树都震动得落叶簌簌。秦尧更是感觉到天昏地暗,毕竟受伤之后的抵抗力大大降低。

万幸随着时间推移和力量消耗,无形之手的威力也在衰减,所以秦尧还能勉强抗衡一下。

而且他用双臂紧紧护住小奶猫,让小家伙尽量避免被直接拍到。

“既然在一起,那就把你们一起捏死!”暴食之主看到小奶猫钻在秦尧怀里不出来,干脆将无形之手化拍击为攥握,将秦尧紧紧握了起来。

手腕无法发力的秦尧只能艰苦地支撑着,而且必须保证怀中留有一点点空隙,免得小奶猫被挤死在里面。

嘎吱、嘎吱……仿佛浑身骨骼都被压缩到了极致,痛苦之情溢于言表。

秦尧的双臂奋力向外撑,但撑了一点之后又被压缩了回来……反反复复像是拉锯战,秦尧也在这种超强度的较量之中濒临崩溃。

“瞄~~~”小奶猫在怀里发出了一道清脆的叫声,奶里奶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