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命中注定的虚

    秦尧身体在疾速下坠,觉得自己基本上是完蛋了,脑袋里倒是一片空明,许多往事一幕幕疾速划过脑海。

有人说人死之前,一秒钟几乎就能回忆完从生到死,仿佛永久那么久。秦尧不曾信,但此时有点信了。

时间仿佛已经静止,大脑之中忽然闪过一道亮光,照亮了心中丘壑。

生死之间有大恐怖,大恐怖中有大智慧。

一刹那间,念头通达。

而后脑海仿佛猛然扩张了一下,说不清的感觉。似乎很舒服,仿佛原本拥挤的脑容量瞬间变得宽敞起来;但又好像有点失落,好似一个人从小房子到空旷大房子里那么形单影只。

紧接着一道消息出现——念力上限+50,至250!

啥?念力可以提升,念力上限这个“蓄水池”也能在这个时候提升?

而根据《九字真言咒》的描述,血裔境界的念力上限就是200,只有晋升为嫡裔之后,上限才会继续扩张。

当然,扩张之后意味着可以发射更加强大的爆字咒,自身威力也就更强了。

比如刚才他发射195点念力的爆字咒,已经足以一击杀死所有血裔,就算上一境界的嫡裔中等也会受到重创。其实能够伤害到上一境界的遗族,说明这个咒法已经够强大了。

但假如现在血裔阶段,念力上限就提升到250的话,那么秦尧全力释放一个这么强大的爆字咒,说不定直接炸死一个嫡裔中等了,甚至连上等嫡裔也会被炸成重伤吗?

暴食之主虽然在上等嫡裔之中也是巅峰水准,但终究还没突破。假如秦尧有机会试一试,还真可能把这家伙炸出个七荤八素。

只是没机会了,要摔死了。秦尧的潜意识甚至笑话自己,心道临死前一两秒获得的外挂能力,简直可以称为最悲剧的外挂了吧。

另外,念力上限250是个什么鸟数字?250,难道是看人下菜吗,难道哥们儿我很250吗?

不管怎么说,真龙遗族的胆量倒是可以。临死之前还能考虑到这些,而并非一味的恐惧。

而就在他自嘲的同时,身形忽然传来咔嚓咔嚓的声音,紧接着就是一次次的拦索感。

撞到粗大的树枝了,而且不止一次!

连续三次撞断树枝,极大缓冲了下坠的速度。要是换做常人,就算这样也肯定会死,可能一根树枝就撞断了脊椎。但秦尧的龙族肉身极其强大,而力字咒在增强其力量的同时,对防御力量也有所裨益。

所以连续三次撞断树枝之后,他的身体啪的一声重重摔落在地面那层厚厚的枯枝落叶上。

简直是万幸了,落地时候还能有个半米厚的落叶层当垫子!

浑身酸痛,好像多处关节都要炸开了一样。妈蛋,已经疼得自感人生不真实。

想要站起来,但却发现已经做不到了。腰背疼痛不说,一只手臂也可能脱臼了,脚脖子也崴了一只。就算强行忍住剧痛给自己扶正了脱臼,但暂时也只能坐起来倚着一颗大树。

救命的大树啊,谢谢了……秦尧抬头看着树冠正在感谢,结果树上哗啦啦一声响,跳下来一个光屁`股的大美女。

拜托,您老人家就不能让我休息一会儿吗?

人家小说里面主角跌落山崖之后,坏人要么悻悻然离开,要么得意洋洋离开,总之各种离开。你丫倒好,还得下来检查一下老子死透了没有是吧?

啥运气啊。

不过也不能怪暴食之主,因为秦尧的龙魂对牠而言实在太有诱惑力了。而且牠也知道秦尧的肉身很强壮,存在侥幸不死的可能,所以攀岩着峭壁下来。几十米的峭壁加上无形之手的辅助,对牠来说没什么难度。

“哈哈哈哈!摔成瘫子了?妙!大妙!不但龙魂还在,而且还省了本主动手废了你。这次,可就不准备逃了吧?”

“喜之念力+120!”

秦尧连大话都懒得说了,没意义,这次是真的没戏了。脚脖子都扭了,可能还有点骨裂什么的,怎么跑。

还别说,由于刚才将媚魔推落悬崖、他们瞬间切换之后,惊怒交加的暴食之主就给秦尧贡献了不少的念力。现在又来了这一波,使得秦尧的总念力达到了225了。

还真超过了200的极限,很不错。当然,对即将挂掉的秦尧来说似乎意义不是很大。

除非用它跟暴食之主来一个鱼死网破,同归于尽。就算不能同归于尽,也得给这个魔头留下终生难忘的纪念。

“那就最后来一下子,也看看最大限度的爆字咒究竟有多强!”秦尧想了想,决定再搞点念力,凑齐了250再说。老天爷都给了自己这么一个吉祥数字,凑不齐感觉太亏,一个点都不能少。

“等一下,”秦尧有点虚弱地说,“刚才校医姐姐说要跟我交`合,最终把你的魔魂给弄死,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

“该死的贱婢!”暴食之主咬牙骂了一声,“不过这跟你有什么关系,你就别想了!”

秦尧:“我不是那个意思。主要是我以前对她蛮好的,哪知道她对我这么坏。当然,她对你也似乎很不忠诚,所以我有个想法。”

暴食之主:“有屁快放!”

秦尧:“要是她说的办法能弄死沉睡的你,那么同理,要是现在我跟你交`合一下,能不能弄死她?咱俩都出口气,也让我死前爽一爽。”

!!!

暴食之主简直怀疑自己的耳朵听错了!

雾草,这是你的真实想法吗?

虽然占据的是个女人躯体,但明明知道本主是个雄性,你这混蛋竟然也能下的去手,你特娘的才是个不折不扣恶魔吧!

还他娘的“爽一爽”,我爽你一脸啊!

顿时,恶之念力和怒之念力各送来一波,加起来都近百点了。浪费浪费,太多了,现在念力上限果然就是250。

够了,这次倾尽全力耗竭念力也得来一个超大的爆字咒。

“混蛋,要不是回头要吞你龙魂,本主现在就掐断你的脖子!”暴食之主暴怒着,迈着挺拔浑圆的大长腿大踏步走来,伸出一只芊芊玉手就来抓秦尧的胳膊。

就在这时候,秦尧忽然反手扣住了牠的手腕。紧接着伸出中指顶着一枚强大的光丸,硬梆梆地向上捅了过去!

他正倚着大树箕踞而坐,而对方正弯腰要来拿他,所以这么伸出中指往上顶的架势,怎么看怎么猥琐下流。

但是没办法,他只有这么一个角度,没得选。

而且假如有可能的话,秦尧也不介意来一个当初赵振涛那样的肛上开花的效果,杀伤力会数倍扩大,这可是最理想不过的结果。

虽然现在对方是正面对着他,但前面后面倒是无所谓,内爆的就是优秀的。

不过暴食之主如此强大,倒不会轻易给他这个机会。而且略微心惊,无法想像秦尧这么一个嫡裔,怎么会源源不断搞出这么多的念力?

连续几次高强度的咒法,就算一个嫡裔也该觉得念力枯竭了吧。看来上次这小子说的是对的,他或许真的拥有迅速恢复念力的能力。

一边想着,暴食之主身体微微一转,就躲过了对方的猥琐一指。正要不屑地反讥两句,哪知道腕子上忽然出现了强烈的血气流泻现象!

这下老魔头不能淡定了,咔嚓一声硬生生掰断了秦尧的那个手腕。

但是与此同时,秦尧另一只手总算将爆字咒的光丸送到了她的小腹上!

轰!

250的威力强大无比,秦尧自己都感觉到了巨大的反冲之力,劈头盖脸。

暴食之主则惨嚎一声倒飞了出去,平坦洁白的小腹上被炸地血迹斑斑。外伤都能这么重,那么内伤也应该有一些。

好厉害的咒法……要知道秦尧只是血裔,而血裔这种纯粹攻击类的咒法能够明显伤害到下等嫡裔,就已经算是非常不错的类型;能伤害中等嫡裔,已经可以视为越级格杀版本的咒法!因为这样的咒法,已经可以对下等嫡裔形成一定程度的生命威胁,比如凑巧搞在了要害部位。

而现在,秦尧这超级加强版的爆字咒,竟然将上等嫡裔巅峰的暴食之主给伤了,伤得切切实实。

刚才这一招儿要是炸在下等嫡裔身上,一炸一个死,没任何疑问。

标准的越级格杀咒法。

而且,秦尧那强大肉身再加上力字咒三倍加持的话,其实也能凭借纯物理打击手段,硬生生捶死一个下等嫡裔的。也就是说,力字咒也属于越级格杀咒法。不过力字咒本来就比爆字咒稍微高级一点,从触发的最低要求就能看出来。

如今连爆字咒也能做到这一点,相当可怖。当然,没有刚才念力上限的五十点暴增,也做不到这一点。

这时候,对手已经忍不住哀嚎起来,竟然又切换成了女声。看样子经历了刚才那次暴击,蛰伏的校医姐姐又趁机回来了。

“小混蛋,好厉害的手段,你是怎么做到的!”校医姐姐捂着小腹疼得站立不稳。

秦尧现在不光是脚崴了、手腕被掰断、腰背遭重摔,而且连精神也近乎虚脱了。浑身疲惫到灯枯油尽的地步,无奈地摇头苦笑:“还是炸不死,太难了……要不我答应你……来一发,咱们联手……干掉暴食之主那个老混蛋吧……”

校医姐姐却恶狠狠地瞪着他:“没机会了,谁让你刚才不识好歹!就凭你现在这个状态,根本无力支撑我的那个计划。所以,你这混蛋不如去死!要是不杀了你,暴食之主会吞掉你并实力大涨,那我就更没一点点机会了。”

哎,连缴械投降、出卖肉`体的招数都不灵了,这回是真走投无路了。

“与其补了牠,倒不如先补了我,或许我还能提升实力和牠周旋一二。”校医姐姐捂着小腹走了过来,竟然直接坐在了秦尧的双腿上,“小老弟啊,我们魔族都是以吞噬为提升手段,那你知道姐姐我最喜欢吞食什么吗?”

秦尧摇头。

“男人的阳气呀,所以当初才嫌你那么虚!”

雾草不妙,连死都得软趴趴地死吗。肾虚公子,简直是命中注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