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坠落

    上次在医务室之外,其实暴食之主和媚魔就完成了一次身份自动转变,而且是在孔宰予的特殊咒法作用下完成的。只不过当时秦尧他们急于逃命,故而并未发现这一点。

不过现在秦尧可不敢轻信这个魔头,万一是牠幻化校医姐姐的声音来骗人呢?再说了,就算是真的校医姐姐,那也不是个什么好玩意儿。

继续奔跑,媚魔则在后面拼命地追。而由于现在是媚魔主持身体,于是就无法施展那无形之手,这对秦尧来说可是一件大大利好的消息。

只不过秦尧力字咒有时限,等到加持的力量消失,速度也会因为体力的变小而相对减缓,自然也就被媚魔给追上了,虽然不知道已经跑进深山里面有多远。

被堵在了一个死地——向悬崖伸出的一个石头小平台上,左、右、后三面都是峭壁。虽然往下不是太高,但六七十米的深度肯定能把人摔得灵魂脱壳,二十多层楼高呢。

秦尧觉得自己肯定是眼瞎了才跑进这种死胡同。

“还跑吗小老弟?”媚魔的声音一如往常。其实自从秦尧认识她的时候她就已经是媚魔了,所以现在她就是当初的美女校医,没任何两样。

秦尧谨慎的很:“你到底怎么回事?”

沈盈叹息着表示,自己被暴食之主给夺舍了,但暴食之主的魔魂没有灭了她,两人结果同时寄居在同一个躯体内。

但是很显然,暴食之主更具备一些主动权。往往只有遭受重大的精神或肉身打击的时候,媚魔才有机会趁势出来。

不过时间可能用不了多久,就会重新被暴食之主给抢夺了主动权,毕竟两人的实力差距很明显。

秦尧:“那你,就等于是双重人格喽?”

媚魔点了点头。

秦尧:“这么说,你现在还是校医姐姐了,也没有暴食之主那强大的实力?哈哈哈,那我还怕你个毛啊!”

媚魔只是普通嫡裔水准,秦尧很清楚。而且她的主要咒法只是精神类的,偏偏秦尧对此全免疫。

所以凭借强大肉身力量外加力字咒的三倍增幅,秦尧自信一分钟内就能把她打得连呼雅灭蝶。

媚魔摇头:“再怎么说我也是个嫡裔,你三拳两脚解决不掉我吧?”

这倒是的,毕竟是嫡裔。

媚魔:“而这样的话,只要我遭受一次重击,甚至是轻微打击,都可能被暴食之主重新占据躯体。我的实力远不如牠,现在维持状态并不容易。”

只有把暴食之主打个半虚脱,媚魔才可能趁虚而入;但只要对媚魔进行轻微打击,她就可能把持不住,从而失去对身体的控制权。

媚魔补充说:“当然,感觉危险的时候我甚至可以自动放弃主导权。”

那么,两个魔可以完成自由切换?也就是随便半秒钟之后,秦尧对面站着的就可能是暴食之主了,双重人格太尼玛可怕了。

“所以别对姐姐施加暴力哦,不然没人罩得住你。”

呵呵,我在考虑怎么一击必杀呢,先别得意,等我找到十拿九稳的机会再说。

另外现在秦尧的念力储备也只有49点,这种级数的念力也太差了。全部凝聚成爆字咒都不能打破一个嫡裔的皮肉,而全部加持为力字咒又必须保证贴身上去一击必杀。

后者很难做到,因为你在超近距离内还产生咒法的念力波动的话,媚魔会毫不犹豫地切换为暴食之主。

秦尧尽量稳住这个外萌内凶的女魔头:“那你究竟要干什么?看起来你不像是是要杀我的样子。”

媚魔:“我想借你的身体,帮我弄走暴食之主的魔魂,因为我现在这样太辛苦了。而且随着牠对这具身体的控制越来越熟练,迟早会对我产生绝对压制,最终能吃了我。”

秦尧:“呵,这时候知道后悔了,当初谁让你把牠放出来了。”

“我也不可能料到事态会发生这样的变化。”

秦尧:“反正别坑我了,我才不会上当!你身为嫡裔的魔魂都抗拒不了牠,难道我这个血裔就行了?我岂不是比你死得更惨。”

媚魔摇头:“未必。牠对我说了,你的龙魂对牠具有强大的克制作用——当然,或许是对所有的魔魂都有这种作用。而牠现在也只能暂时拘押你,并未找到将你吞噬的稳妥办法。”

秦尧:“也就是让我用自己的命为代价,去赌这个巨大的不确定性,而且还只是为了帮你?”

你看我像个傻子吗?

媚魔:“你也会得到好处的呀,牠说了,你的龙魂比牠更具有吞噬威胁,你就别隐瞒了。说到底,你跟我们魔族没什么两样。到时候你吞了强大的暴食之主魔魂,啧啧,说不定一下子就蹿升到真裔境界啊!”

别忽悠我了,一下子提升到那个地步,我身体都能给撑爆了,或者脑袋给撑成了神经病患者。

媚魔忽然间眼波流转,极尽魅惑之能地搔首弄姿,配合着那光溜溜的洁白身体,月光下散发出了惊人的诱惑力,声音都仿佛有种幻听感:“而且,你还可以得到我哦。”

媚魔表示,大魔苏醒之后也不能多次离体存活,而此前暴食之主已经连续两次离开躯体——第一次是从血罐里面出来,第二次是被秦尧从身体里撵出来。所以现在,很难将这家伙硬生生撵出沈盈躯体。

为此,只能用疏导的办法。也就是媚魔和秦尧在交`合的过程之中,将暴食之主的魔魂给转移到秦尧体内。

“把你自己想象成一个巨大的移动硬盘,你那不错的裆量就是插头儿,然后从我的接口处把牠传输给你。”媚魔的解释强大而暴力。

秦尧把脑袋摇得像拨浪鼓:“得了吧,万一弄到中途你一下子切换成了暴食之主,我肯定会吓得一辈子丧失功能!而且切换成那个老魔头的话,不但恶心的要死,而且可能一下子就把我夹成东方不败了吧。”

“想象力很丰富哦小老弟。”媚魔抿着嘴笑得花枝乱颤,“放心啦,姐姐我魔号为媚魔,就意味着在做那种事的时候是最强大的状态,更能压制暴食之主的魔魂。”

竟然还有这种奇怪的表现,品种怪异。

“你到底想通了没有?这里天大地大就你我两人,真是个寻欢作乐的好场所,难道你就不想要吗?”媚魔媚眼如丝地接近,“而且姐姐我答应你,事成之后就一直陪着你怎么样?”

别!你他娘的要是一榔头的生意还有谈下去的可能,要是这辈子都粘着我,吓死都不敢。

“保持距离!”秦尧挥手制止对方的接近,“你要是敢过来,我就……我就跳下去!”

媚魔撇嘴:“你要是敢跳,早就跳了,不会等到现在。谁不怕死呀小老弟,别跟姐姐玩儿这一手。”

“那你也别接近,等我考虑考虑!”

但媚魔可不听,她主导身体本就非常不容易,时间拖越久就越容易生变。所以挪着步子看似温柔,但却有着咄咄紧逼的架势。

“犹豫什么?危险小小的,幸福大大的哦。”

浑身上下散发出“来呀、快活呀”的堕落气息,哼。

秦尧假装犹豫不决,但就在媚魔接近到一定程度的时候,猛地给自己施加了力字咒。勉强使用了30点的念力,凑够一分钟的使用时间。

同时释放出了一个区区10点念力的超低套餐爆字咒,甩向媚魔。

这么近的距离,绝不会有任何偏差。

媚魔大惊,因为她刚才被195点的超级爆字咒给炸过,现在还心有余悸。如今她又不是暴食之主,抵抗能力更低,焉能不怕?

于是只能惊恐地用双臂交叠格挡,期盼能够挡得住。

但哪知道这枚光丸爆了之后,对她而言简直就是个屁,噗的一声就完了。

这是虚晃一枪。真正的杀招,则是秦尧奋进全力扑过来,双手猛地将她推向了悬崖!

竟然成功了!媚魔惊叫一声,身体跌落到悬崖边缘之外。她现在的力量不如力字咒加持之后的秦尧,根本挡不住这一扑。

“总算……我去?”秦尧刚轻松一下子,却感觉到对方的喊声戛然而止,紧接着就接到上百点的怒之念力。这么强大的念力,说明已经完成切换了?下坠之中的躯体内,已经被暴食之主控制。

紧接着无形之手浮现,竟托在了下坠身体的下面!

虽然有点类似于自己托起自己这样的逆反操作,而且非常不熟练,但毕竟阻断了下坠之势。紧接着暴食之主一跃攀爬到石壁上,那巨大的无形之手则猛扑上了悬崖顶部,对着秦尧就是一记横扫。

啊……这回惨叫是秦尧的,他像是被火车撞了一样,身体硬生生飞出悬崖边缘,坠落下去。

对方不愧是个经验丰富的老魔头,反败为胜竟然只在这一念之间。

“不好……”暴食之主一声惊讶。刚才太愤怒了,所以没顾下手轻重。但现在看来,要是秦尧从这二十多层楼的高度摔下去,万一下面再有点什么尖锐凸起的石头,这条小命儿就肯定挂了。

那还怎么抓活的?那还怎么吞吃其龙魂?

于是那巨大的无形之手飞速下探如海底捞月,但终究由于秦尧下坠已经太远,没能来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