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血染的风采

    山高树密不见月,夜静唯闻穿林声。

秦尧穿行之处似乎越来越幽深,他也已经感觉到路似乎越来越偏了。

脚下是沉积的落叶枯枝,时不时踩出一些细碎的声响。此时他觉得已经没有必要保持疾行,倒不如先找一处地方落脚。

狼吼声还在,但他宁愿相信那是一群野狗。还有那时断时续的怪异猫叫,更像是自己紧张之中的幻觉。

“前面好像……来过?不会是兜圈圈了吧。”秦尧苦笑。但是无所谓,他离开龙城已经足够远。

而他假如没记错的话,刚才路过的石壁上应该有个很小的山洞子。离地一米多高,当时他路过时候准备扶着墙壁,却不料扶空了险些摔倒。而里面大约有一米多深,其实就像是一个石头窠臼。

眼看前后都不知有多远,真不行就在那里落脚得了。因为地面上不敢轻易睡,不知道有没有毒虫怪蛇。

当然秦尧也承认,远处时不时的野狼山猫叫声也让他有点发毛。躲在石壁窠臼上休息的话,多少也会安全一点。

“就在前面了,好像也就三五十米了吧。”秦尧边走边想,但忽然心中一个警醒。

“喜之念力+52。”

雾草!秦尧险些吓了个趔趄。随便来个这样程度的念力,对方的实力够可以啊!

而且既然能被秦尧吸收,那就意味着对方是在针对他。

谁?谁在半夜三更见到老子就欣喜不已?而且似乎是认识自己的?再加上秦尧刚才本就在一直躲避暴食之主的追击,那么……

可这老魔头怎么追得这么快!秦尧感觉脑袋都要炸了。

在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混蛋地方,自己单独遭遇暴食之主肯定死路一条,连侥幸都没有。

该死,早知道这样就提前选择进阶嫡裔了,或许还有些抗拒之力。当时为了确定肉身强度是否还有进一步提升的空间,秦尧和林教授都赞同再稍微等等,等到再吸收一点血气,或者再修炼十天半月,看看是不是再变强一些。

假如到时候还是没任何变化,那就选择进阶。

而且这也不算耽误时间,毕竟别人从血裔到嫡裔,就算耗费三五年时间也不算慢,而秦尧这才几天啊。

但现在看来,这个决定是错误的,以血裔状态面对暴食之主肯定毫无胜算,逃都逃不掉。

稳住!秦尧心中告诫自己,同时慢慢向前,他生怕突然转向会引起对方的暴烈扑杀。要知道暴食之主不仅仅两条大长腿跑得快,而且还有隔空施展的无形之手,类比远距攻击手段了。

而且秦尧哭笑不得地发现,暴食之主恐怕就在刚才那个石头窠臼里面。也是,那地方最便于藏身和伏击,只是对方没有想到,此前秦尧不小心已经留意到这里,更不会知道秦尧具有人型雷达的作用。

此时,恶之念力又传来了一部分,秦尧的念力上限已经触顶,爆满状态。

接近、再接近……当差不多的时候,秦尧忽然一下子聚集了足足195点的恐怖念力,猛然间甩出去一个刺眼的光丸!

“爆!”管他娘的准不准,大体差不多了,反正石头窠臼里面总能炸到对方的。

而且丢了之后转身就跑,这才是典型的装逼之后就逃跑。当然也得益于超级简短的一字咒文,否则来不及发射就被对方干掉了吧。

就在秦尧脱逃的时候,石头窠臼里面传出了剧烈而沉闷的轰炸声,仿佛深土层里面爆炸了一颗大炸雷。

紧接着就是一道惊讶的惨呼,没错儿了,就是暴食之主!

而且伴随而来的是“惊之念力+60”,和“怒之念力+122”——好恐怖的念力强度,不愧是大魔级的怪物。虽然刚刚夺舍尚未完全恢复,但魔魂可是货真价实的真裔级吧,不然不会这么凶残。

而秦尧则感到略微放心,因为自己计算得没错,知道暴食之主被炸之后,至少会给自己贡献几十点的念力。

事实上现实比想象更美好一些,竟然一下子冲到了187点(刚才还剩五点)。

跟超级强者打架是悲剧的,但唯一的好处就是搜集念力比较方便,简直有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态势。

没废话,马上来了个170点套餐的力字咒。在身体达到现在这种恐怖的强度之后,几乎可以不限时间地承受力字咒,效果还真不错。至于现在这个套餐,可让他大约持续15分钟的强度。

他不敢奢望自己能在短时间内逃离,当然能坚持多久就算多久了。

三倍的力量爆发,原本就极其强大的肉身此时简直像是怪物一样,以至于秦尧的信心都有点飘,甚至像回过头来跟暴食之主打一架。

年轻人的思想很危险啊。

而在背后,一道白影如鬼魅般穿梭在山林之中,愤怒地追击。不过毕竟是超级老魔,在经历了刚才的惊怒之后,现在就算发怒也没有继续贡献念力。

毕竟暴食之主这样的大高手,都该有能力控制自己的情绪,更有能力控制自己的念力不至于长时间外泄。偶尔一次惊恐悲喜还好,持续流泻就太二了。

至于说牠现在是一道白影,其实也是件尴尬的事情。原本牠穿的是件挺贴身、也挺暴露曲线的女装,非常般配沈盈那前凸后撅的躯体。

当然,也不理解暴食之主究竟是什么口味,为啥乐意把自己打扮成这副样子。反正要是换做别的男人寄宿在女人躯体之中而无法脱离的话,至少穿衣方面会尽量选择中性的吧。

但是刚才那恐怖的一炸,将牠浑身的衣服炸了个片甲不留——真的是甲片大的不料都不剩。

要知道当初秦尧第一次施展超低套餐的爆字咒,都能把林教授的袖子领口包括罩杯带子都炸开,如今来了一个丧心病狂的195点套餐,还不得炸了个光溜溜啊。

所以,现在暴食之主正驱动着沈盈那曼妙绝艳的身体,在山林中进行毫无遮拦的纯生态奔行。

能不是一道白影么。

至于说羞耻感,现在这荒山野岭里压根儿都看不到一个人,就他们两个,怕什么?顶多被秦尧看个干净,但到时候把秦尧干掉就是了。

前面的秦尧有点慌不择路,不知不觉向山区最深处跑去。黑暗之中还绊倒了两次,于是距离越来越近。不过能坚持高速奔行七八分钟,已经远远超出了暴食之主的预料。

另外刚才那超级爆字咒虽然没造成暴食之主的重伤,但轻伤还是有的。最显著的一点,就是小肚子被炸得七荤八素,血气在体内都有点乱窜,例假都给炸了出来——这也是超级奇葩的战果了,导致暴食之主一边奔跑一边抛洒血染的风采,简直是难以言喻的酸爽。

老魔头当然为此恼羞成怒,但面对身体的天然机能却又无可奈何。

谁让你这老东西平时瞧不起女人了,现在也让你切身感受一下女同志的艰辛。

总之那一炸也影响了暴食之主的速度,所以才让秦尧坚持高速奔逃了那么久。

终于,一股强大的威胁袭来。紧接着高速奔行中的秦尧感到瞬间失速,而后身体就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紧紧箍住——无形之手!

最终还是被抓住了,如此坚牢。

暴食之主冷笑着停下脚步,一只手背在身后,一只手维持手印控制无形之手,故作上位者的风范。

树叶里的月光投射下来,将牠的身体展露无遗,于是做出的那种气势便显得怪异了许多——你见谁能光着屁`股展示出强大气场来。

“大姐,背后那只手还是放在前面吧,不为遮丑,就算捂住伤口也是好的。”

暴食之主对“大姐”的称谓相当不满,怒道:“本主岂会受伤?”

秦尧眼睛看了看牠的下面:“流着血呢。”

啊啊啊……哪壶不开提哪壶,“怒之念力+32。”

不过,秦尧倒也算是一饱眼福了。虽然主导躯体的灵魂是个老魔头,但身体确实货真价实的上品。

“小子,你的表现超出了本主的预料,估计跟你的龙魂有关吧?”暴食之主果然念念不忘的还是龙魂,“应该是龙族的遗族啊,简直是造物馈赠于我的超级大礼,嘿嘿!”

被束缚在无形之手中的秦尧艰难挣扎了一下,但却只是松动了一点点。“你又不是没试过,被我干跑了。”

暴食之主冷笑:“事发仓促,而且是战斗的时候,我上次当然不能久留。但是只要有足够的时间,我必能将你吞掉——你不想想我的尊号是什么?”

暴食之主,牠的尊号就是“暴食”,显然在吞吃方面具有绝佳的天赋。无论血气、魂灵还是念力,都是牠的美味。

秦尧又挣扎了一下,似乎越来越难受。

暴食之主以无形之手将他拉回自己面前,距离不到一米,甚至故意把秦尧的身体压低令其下肢弯曲,牠好以俯视的角度看他。

于是秦尧几乎就是直面两坨下作不堪的大白兔了。这暴食之主也真是的,就算这具身体不是你的长久居所,也不能这么作践。

“不要挣扎了,没有意义。”暴食之主冷笑着,另一只手伸出来,要将秦尧敲晕。

牠不可能一直耗费海量的念力来维持无形之手,还是将秦尧打晕之后带走比较合适。

但就在这时候,秦尧忽然爆发出一股可怕的力量,硬生生将无形之手给挣开了!

刚才的挣扎不出都是装的,那是在示弱。毕竟暴食之主不知道,秦尧在上次大战之后再次强化了肉身,身体力量已经大了太多。

事发突然,暴食之主又一次没防备。结果秦尧一拳奋力轰出,力字咒加持下的全力一击爆砸在了女人躯体的心脏部位。

秦尧自己则转身再跑,毫不犹豫。

趁机杀死暴食之主?没可能的,别做那种春秋大梦,能跑多远算多远才是最理智的选择。

“秦尧,小混蛋别跑!”怒斥声从背后传来。

前面奔跑中的秦尧险些一个踉跄趴倒在地上,因为背后的声线变了,换成了校医姐姐的柔媚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