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入山

    五分钟的时间,一分一秒都是命!

秦尧不会抱怨保叔为什么只帮他五分钟,毕竟在这个步步杀机的时刻,谁都只能先照顾好自己。

孔宰予的性命在保叔一个人的手上,会不会有人趁机作乱搅混水,选择此时故意对孔宰予下手,从而激怒孔维泗,引发南都孔氏和其余家族的混战,甚至是整个圣教内部的混乱?

这种可能性是有的,而且非常大!

但保叔现在只有一个人,南都孔氏的力量已经无法借用。为了保护二公子的性命,他现在必须确保自己时时刻刻保持最佳状态。

人家帮了是情分,不帮是本分,秦尧懂得做人的基本道理。

能帮助秦尧拦截五分钟,已经算是竭尽所能。

当然,保叔那强大的气场倒是给秦尧留下了震撼级的印象。很强大,甚至不弱于魔念燃烧时候的暴食之主。这样的修为,恐怕已经抵临真裔了吧?

豪门世家果然名不虚传,一个管家老头儿也能达到这样的修为。那一个“滚”字可谓是振聋发聩,竟能硬生生震慑出一尊大魔。

由此也能想得出,整个圣教将会是何等恐怖。自己现在的实力对抗人家,无异于以卵击地球。

至于现在该往何处,其实秦尧已经没什么底数。反正林教授那里是不能去的,不能再给她招惹祸害了。无论大魔还是圣教,见到林教授之后肯定都会下狠手。

先跑到繁华地段坐上车再说,就算大魔很厉害,不信牠比四个轮子的跑得快。

然后呢?真武山和苏城也不能去,不然会牵累姚秦和苏无求。

管他呢,先逃了再说!

……

在秦尧刚才逃跑的地方,保叔站在车旁,静静观望着长街黑暗处。

对方其实可以绕路,但是没意义。绕得近了会被保叔锁定,绕得远了则浪费超过五分钟——这也是保叔做出五分钟承诺的原因。

黑暗中的那位似乎终于忍耐不住,大约一分钟后步履盈盈走了出来。或许牠已经确信了保叔刚才话,真的只是为了限制牠,而并非阻杀。

沈盈。

确切说是沈盈的躯体,而里面藏着暴食之主和媚魔两个魔魂。至于现在说话的是谁,一开口就知道了。

开口的是沙哑男声,暴食之主。

“老先生好强的威势,南都孔氏果然藏龙卧虎。”

保叔摇了摇头,但寸步不移:“不敢当。”

“看老先生这年龄外貌、惊人修为,不会曾经号称地榜之下最强者的曾德保老爷子吧。”

看来暴食之主能够共享媚魔的记忆,甚至包括身躯沈盈的记忆,否则刚刚苏醒的牠不会了解这么多的江湖隐秘。

至于说“地榜之下最强者”,这个称呼本就有问题。既然不入榜,没有比试,又何来最强?

所以真实原因是这位老爷子一直拥有地榜的实力,而且是绝对入榜的实力,却又每次坚辞不入。由此,才可能得到这样一个硬邦邦的称谓。

家主孔维泗不入天榜,以老仆自居的曾德保就不入地榜。与家主并列一个榜单,曾德保认为那是大不敬。

暴食之主:“但是据说三年前一战受伤,曾老爷子的那个称号就有些不稳了吧?”

保叔笑了笑:“老了,但是宰杀一两个大魔还不成太大问题。包你燃烧魔念,能跟老头子周旋五分钟也算你赢。”

暴食之主恶狠狠道:“老残之躯,那你会灯枯油尽的!”

保叔也笑了笑:“同样,你也会烧尽大半魔魂,十年不得恢复。现如今圣教正在追捕你,你认为消耗半数魔魂很值得?”

就算不消耗,面对圣教的追兵也已经是岌岌可危。

保叔:“所以老头子没打算跟你鱼死网破,只要拖住你五分钟就好,现在已经过去三分钟了,何必急在一时呢。”

就剩下分把钟,确实不必再冒险。暴食之主冷笑:“曾老爷子,咱们无怨无仇吧?受伤之后你自称退出江湖,也不再是圣教执法者,又何必跟我过不去。”

保叔:“你和我无怨,但秦尧于我家公子有恩。”

四分钟都已经过去,更没必要多说。暴食之主一步步走向保叔,只要确保在五分钟的时间内不越过保叔脚下那条线就好。

而随着两人的接近,仿佛狮和虎濒临交锋,气氛几乎要炸掉。谁都不可能完全相信对方,谁都不会放松警惕。

终于当五分钟时限到来的时候,暴食之主的脚尖也刚好和保叔那双脚的位置持平。

保叔微微侧身,一边示意随意通行的同时,也顺便挡住了背后的车,因为车内有昏睡的孔宰予。

暴食之主以妙曼的身躯停顿了两三秒钟,似乎确认了没有危险之后,身体猛如离弦之箭般冲出,瞬间消失在茫茫黑夜之中。

保叔笑着点了点头,打开车门不慌不忙启动汽车,脸上始终带着淡淡的笑容。直到驶出数公里之后,老头子将车停在路边,抽出好多张抽纸捂在嘴边。

而后是一阵剧烈的咳嗽,仿佛要把肺叶都给咳出来。老迈的身体颤抖如秋风中的落叶,风烛残年。

抽纸上都是血,触目惊心。

很多时候,人不能不服老,也不能不服伤。

……

龙城的一条通往市外的干线公路上,出租车内的秦尧望着人来人往的客流,忽然感觉到一阵迷离。自己其实什么都没错,就算打个架也没出现什么伤残事故,但一转眼却惶惶如丧家之犬般成了逃犯,公理在哪里?

他没有去乘坐火车高铁,那玩意儿倒是能尽快摆脱暴食之主的追击,但却更容易被圣教给掌控踪迹。

圣教掌握了恐怖的社会资源,无论是通过你的手机定位,还是你购票和乘车信息,下车后在何地入住,所有信息全都给你罗列得清清楚楚。

信息时代,没有身份信息寸步难行,有了身份信息步步留痕。

所以他乘坐这辆小破出租车,要求司机开外城北的火葬场。因为他在龙城毕竟不是说非常熟,郊区之外更不常来。现在他只能确定,城北火葬场那条小路到了足够远的地方,就没有了城市摄像头的监控!

这是当初火葬场案件给秦尧留下的宝贵经验,现在竟然派上了用场。

而到那里下车之后,他可以步行潜逃。去更北面的莽莽山区当然最容易藏身,但也可以向左向右,选择沿着山区外围游走。总之那么漫长的线路上都没有监控的话,圣教抓捕他的难度就会呈几何倍数增加。

唯一的问题就是担心身后的暴食之主,这种级数的高手虽然被拖延了五分钟,却是最有可能马上追过来的。

而且秦尧还有种不祥的预感,他觉得暴食之主可能有办法跟踪自己,只要不是脱离了非常远的距离,这个老魔头都可能随时降临。

这种预感说不出缘由,但却如乌云一样笼罩在秦尧的心头,或许只是紧张所致?也说不定。

出租车停在了当初拐向火葬场的小路,秦尧下车后看了看这黑蒙蒙的一片,找了旁边一条小土路匆匆钻了进去。继续往北吧,先跑到山区外围。

半小时后到了偏僻的山脚下,他又沿着几乎不算是路的小路一直往西,行进了又是大约半个小时,这才又继续往北。再往里面,可就真的是山区深处了。不过这一带始终算作山区的外缘部分,秦尧觉得最好确保随时能够出山才好。

但是天黑路乱,他连这种最低要求也无法保证了。

所谓根据天上星星辨方位的说法,此刻在秦尧看来就是扯淡!辨个屁的方位,就算你明知道正前方是北极星,但脚下已经到了悬崖边,难道你不改变方向?

星辰是可以参照,但是山路不听你的安排。于是在山里面盲目走了好大一阵子之后,他最终不得不承认一个尴尬的现实——迷路了。

呵呵。

山林中寒风穿过,明明不是太大的风,依旧能在众多树木的助威下发出猎猎的声响,听起来令人心底发寒。

更离奇的是,远处似乎还有野狼山猫的叫声,更为这凄凄惨惨戚戚的环境增加了几分凄凉。真是日了狗了,距离人类聚集区这么近的山区,竟然还存在狼吗?

妈蛋,可别遇到狼群。无论爆字咒还是力字咒虽然牛掰,但是念力有限。在人堆里面可以想办法搜集念力,但在狼群里面咋办,只有支出没有收入,很快就会用光的吧。

凭着感觉,或者说纯粹是撞运气,秦尧继续向自己认为正确的路上走去,虽然事实上错得离谱。

回望龙城市区,依稀可见粼粼灯火,和自己所处的凄冷山区好似两个世界。

“不管圣教如何傲慢、魔族多么凶残,我还是会回来的!”

“还有真武山和孔苏两家的大佬们,虽然我理解你们的难处,但我也将会用自己的实力证明,我秦尧不需要你们的怜悯和庇护!”

而且这些袖手旁观的世家,或许将来都会发现他们与一位可能步入圣境的图腾师失之交臂,也会与人世间唯一的真龙遗族擦身而过吧?

秦尧本人尚且没有这样的自负,他只是为自己的命运攥紧了拳头,转身走向更黑的深处。

……

而秦尧不知道的是,在他身后不到半小时的路程,甚至最近距离不到十五分钟的路程上,一个窈窕的身影却如跗骨之蛆般紧紧跟随。

暴食之主。

沈盈的肉身还算可以,但是走了这么远的混账山路之后,也开始有些腿酸。暴食之主一会儿揉捏自己的*,一会儿轻轻捶打自己的大长腿,显然快要暴躁了。

“秦尧这个王八蛋,他究竟要去哪里?”

“目标是什么地方?”

“好几次还在兜大圈子,难道这小子竟然发现我在跟踪他?”

“还是担心圣教追踪,所以故作迷魂阵?”

“可是做得也太费劲了吧,耐心大到了自虐的地步!”

牠太聪明而且思虑太多,唯一没有想到的是,秦尧这家伙纯粹只是迷路了。

一直等到又过了半个小时,走了不少冤枉路之后,牠才猛地一拍脑袋——该死,自己不会是在追踪一个路痴吧?

于是,沈盈那娇滴滴的红唇喷出了连绵不绝的粗俗骂词。不过既然想明白了这一点,想要追上秦尧就简单了,甚至可能借助有利地形包抄过去堵在前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