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畸零

    “保叔!”孔宰予一个激灵,“我不回去就算了,那你能把尧兄带回孔家吗?现在朱家肯定要找他麻烦,他一个没入籍的闲散遗族会很危险的。”

保叔的老脸更加为难:“二公子,这不是给老爷火上浇油吗。他连您都没法照顾周全了,还怎么……”

“保叔不要为难。”秦尧竟忽然畅快起来,心态轻松地笑道,“你们的难处我都理解,没关系。”

此前还有点患得患失,还考虑着怎样寄人篱下,现在反倒放开了。

自己上无父母下无妻小,俩膀子扛着头的光棍货,有什么好怕的呢?

或者说还有林教授需要自己,但自己当时是怎么承诺的?还信誓旦旦说要登临三大尊的高度保护她呢,现在却还得俯首低眉需要别人的保护。

不由得,秦尧的自信心竟因此而强大起来。

连保叔也感觉到了这一点,莫名觉得这个年轻人有些不同之处。

孔宰予还在感到愧疚:“要不然保叔你帮帮忙,把尧兄送到真武山吧,希望张峰主能保护他。”

保叔点了点头,护送一程没问题。

但秦尧摇头,自己俩小时之前都已经拒绝了,现在更没有吃回头草的道理。爷们儿死了鸟朝天,去连累大眼萌妹是不行的。

孔宰予:“那去苏家?”

秦尧:“苏无求和你的身份类似,他也顶多比你好过一点罢了,但不至于好多少。我要是去了不但徒增麻烦,说不定苏家也未必肯接纳。总之,我想办法应付就是了。”

“你怎么应付!”孔宰予怒道,“圣教不是魔族,你没法防。他们根本不用偷偷摸摸,直接以特殊警官的身份到学院里拿人,你就必须老老实实跟着走——没有反抗的余地。越是正大光明的地方,你反倒越是没能力反抗。”

没错,官方暴力机构就有这个优势。

而且但凡有官方组织的地方,圣教的触须都能抵达,可谓是普天之下莫非圣教所辖。

当然随着时代的发展,“天下”的概念也变了。现在若是逃亡到西方世界,或许圣教还真的不至于去追捕你这么一个小小的血裔。但问题是,西方对于秦尧而言根本不切实际。

就在这个时候,秦尧的电话响了,恰好保叔的电话也响了。

秦尧电话是大眼萌妹打来的,一接通就显得非常急切:“怎么回事?听说孔二傻子被他爹逐出家门了,那你们怎么躲?而且我刚刚听说圣教东大区下达了追捕令,先抓了你这个‘作乱的闲散遗族’再说!”

秦尧苦笑:“消息这么灵通啊。”

“废话,咱们这件事现在是热点,多少双眼睛好好盯着呢。”姚秦说,“我现在已经在高铁上了,肯定没法回去找你。你什么都别说了,马上乘车到真武山,想尽一切办法赶紧赶紧,咱们明天上午见!”

秦尧:“我等等。”

“等你个头,你不知道圣教追捕令下达之后,那群猎狗们出动的速度有多快!”

虽然姚秦说得很着急,但秦尧还是打定主意不去麻烦他们。张燕来的压力已经够大了,肯定顶不住整个真武山高层的一致意见。到时候自己真的过去,只能让姚秦师徒为难。

挂了电话之后,保叔也同样脸色难看。很显然,他接到南都孔氏方面的电话,也是说秦尧被通缉这件事。而且南都孔氏那边希望孔宰予和秦尧保持一定距离,不要再搅合在一起。

孔家的顾虑也很现实——孔维泗付出了断绝父子关系的代价,换回圣教其他家族不要对孔宰予动手,这个代价实在太大了。

现在朱家等家族总算同意了这样一个方案,但要是孔宰予继续和秦尧在一起,继续对抗圣教,那就不怪圣教继续打击了对吧?

所以孔维泗不得不紧急安排,要求孔宰予和秦尧离远点。

作为一个刚刚牺牲了父子关系的一位父亲而言,这么考虑无可厚非。再说孔维泗跟秦尧又毫无感情,连一面之缘都没有,凭什么为你强出头?

保叔叹道:“事实上,我担心这些家伙针对秦尧而单独下达追捕令就是故意的。他们或许知道二公子和秦尧关系挺好,所以就专门针对秦尧,好让二公子继续深陷其中。到时候,就有借口继续发动对南都孔氏的追击了。”

好恶毒的一群世家门阀。

不过也是,这群豪门千百年来不停的斗争,早就在这种无形的刀光剑影中千锤百炼,斗争已经成为他们最本能的神经。一旦有机会向对手动刀,他们会毫不犹豫,而且会将这个机会趁势扩大。

或者说,秦尧本就是无辜的,原本其余家族也根本懒得搭理他。什么朱家、孟家所要打压的,还是南都孔氏。

这或许牵扯到内部权力争斗和资源分配吧,毕竟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但是孔维泗一招断臂求生,让对方已经无话可说。可对方又不甘心让这份机会就此溜走,于是从侧面发功,直接对秦尧下手。假如到时候孔宰予继续不知死活地帮助秦尧,呵呵,那就别怪咱们不客气了——继续攻击南都孔氏!

甚至他们也没有对真武山姚秦和苏家苏无求下达通缉令,为啥?

一方面也是等着真武山和苏家自查自纠,自己做出对两个晚辈的惩罚,以显示圣教不战而屈人之兵。同时也等着姚秦和苏无求忍不住出手,继续帮助秦尧,以便继续打压真武山或苏家。

总之一个章程:以秦尧为饵,谁贴近了就打谁!

秦尧虽然年轻,但不知怎么的对这些问题一想就透,或许自己也有这种斗争的天赋?算了,先不考虑这些没用的。

“对方既然要这个机会,咱们就更不能给。”秦尧说,“所以保叔你带着宰予赶紧走,我自己会想办法。”

“你想个屁的办法!”孔宰予带着哭腔说,“圣教里面嫡裔遍地走、血裔不如狗,随便派俩人过来就收拾了你。”

保叔苦笑:“那二公子就留在秦尧身边,就能解决问题了?人家大不了多派条‘狗’来,就把你们俩一起解决了。”

秦尧故作严肃的说:“对啊,甚至你还会成为我的累赘,打架时候你一直那么怂。”

孔宰予气得唉声叹气。

保叔:“是啊,所以老爷也清楚这一点,特地让我来贴身保护二公子。我也被孔家除名了,从此之后我就是二公子的贴身保镖。当然,对外声称是我主动要求离开孔家的。”

孔维泗做得还真够彻底的!将这个老管家也开除出去,这样免得授人以柄,说孔家继续派人保护孔宰予,那你们所谓的断绝关系就是假的。

这些久居上位之人,做事果然滴水不漏。

保叔:“另外老爷密令,你我二人脱离孔家之后,可以叔侄相称,所有行动以我为主。二公子,你没有任何的决定权或参与权……老头子我就只好僭越一阵子了。”

说着,保叔嘴唇微微一动,刹那间秦尧感受到了一股恐怖的威压,念力波动之强骇人听闻。

虽然这短短三个音节的圣诵没有针对秦尧,但受到波及的他还是禁不住浑身一颤,脑袋仿佛被重锤敲击。

果然圣诵并非单纯的精神类咒法,就算精神类免疫的秦尧也无法无视他。

由此秦尧也终于认识到,圣诵一旦到了高深境界会何等强大。

好厉害的老家伙!

孔宰予则在这一次冲击中直接昏迷过去,而后被保叔顺势抱了起来。老头子微微佝偻着身子不住叹息:“孩子大了,上次老头子抱着二公子的时候,才这么一点长啊,十来年啦……”

恢复清醒的秦尧吸了口气:“保叔保重。等宰予醒来请转告他,我一定能挺过这道坎儿,回头还得喝他的酒。”

保叔点了点头:“一定一定。你是个有眼力劲的孩子,我很喜欢你,希望渡过这关之后咱们有缘再见。”

说完老头子转身抱着孔宰予上车,但就在他准备到前面开车的时候,猛然转头直视黑暗,双目如虎气势磅礴——

“滚!”

刹那间,黑暗种一道恐怖浩荡的威压荡漾。但只是一闪而逝,随即远飚,似乎主动和保叔保持了一定距离。但就像被狮子惊退的野狼一样,终究不舍到嘴的肥肉,于是还在远方徘徊。

秦尧能感受到那股熟悉的魔念波动,非常熟悉,应该是暴食之主!

强大的敌意缓缓散发出来,宛如实质般压抑恐怖,似乎直接针对秦尧。

保叔此时面向秦尧,缓声道:“是实力很不错的魔族,目标是你。我在这里镇牠五分钟,你朝相反方向走。咱们不便再有交往,这是老头子仅能帮你的小忙,以感谢你和我家二公子的明智切割……去吧,最多五分钟,我并没有完全把握胜过对方。”

“多谢保叔!”秦尧抱拳行礼,而后转身毫不犹豫地冲入黑暗之中。

至此,秦尧身边再无一个朋友,天地之间一畸零之人,如浮萍般在遗族世界这个大海中飘摇。

身负圣教通缉,后有大魔追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