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无枝可依

    林教授的家里,冻龄女神皱着眉头。

“圣教还是那副嘴脸。”林教授摇了摇头,“孔宰予你别觉得别扭,我没说你们孔家。”

事实上南都孔氏在圣教里面,也不见得纯洁多少。

孔宰予倒是个不知道难堪的,点了点头表示无所谓。

林教授说:“要说走那就尽快,不要迟疑了。依照南都孔氏的能力,保护你应该没多大问题。”

秦尧:“不如咱们一起走吧,你不用住孔家大院里面,就在南都城咱们好照应。毕竟暴食之主的威胁不能忽视,他们那帮人也知道你。”

林教授微笑着摇了摇头。她是圣教的仇人,能够容忍孔宰予坐在自己面前已经是极限,根本不想和其余圣教的人物产生任何纠葛,更不想借着孔家的威势来保护自己。

至于说暴食之主,现在圣教已经加大了追捕的力度,而且其余势力也会派人来抓捕的吧。毕竟一个大魔级别的魔族价值极大,不仅仅是魔核的问题,而且这种高等级魔族往往都掌握一些特殊的秘密!

比如说牠前世的宝藏,牠秘密掌控的势力,或者牠掌握的一些机密信息……这些都很有价值。

所以大魔的踪迹一旦暴露,往往会成为众多好手的猎物,应该自顾不暇。或许暴食之主会对拥有龙魂的秦尧感兴趣,但应该不会专门来找林教授的麻烦吧,总之可能性不大。

“我自己注意安全就行了,你赶紧走吧,随时联系。”

秦尧有点局促:“最后一次吧,以后好多天可能见不到了。”

很默契,两人到了卧室里面甚至关了门。于是秦尧的脑袋里,连续接到好几条“妒之念力”,妈蛋,孔二傻子在客厅里太破坏气氛了。

不过秦尧和林教授倒是习惯了,两人的双唇熟练地贴合在一起。阳气从秦尧体内流泻出去,明显感觉到身体在变得虚弱,甚至腰子连续作痛宛如针扎,但他却乐此不疲。

林教授则感觉到身体状态继续好转。经过这一次之后,身体应该就没什么问题了,非常及时。只是可惜啊,给了自己这么多帮助的弟子却又要逃亡了。

终于这个吞吸的过程结束了,林教授睁开了眼睛松开了嘴巴,和往常一样准备撤后并结束。

但这次秦尧不知道哪里借来的狗胆,竟忽然抓住了她的双臂没允许她撤开!当她回过神来的时候,秦尧的嘴巴竟然再次扑上去,对着她娇俏的双唇就是一记猛啃!

美女师父的眼睛一下就瞪大了,正要反抗呢,结果秦尧倒是适可而止地撤回了自己的脑袋,不知羞耻地笑了笑:“这是最后一次了,以后我就没机会了!”

“欺师灭祖的家伙!”林教授的脸蛋儿都红了,一把将秦尧推开了好远。生气是真的,怒之念力给了好几点,但对于一个强大的精神类嫡裔而言,这点念力说明也不是太发怒,微微不高兴而已。

而且从她脸蛋微红、动作局促来看,怕是羞涩情绪更多,只可惜秦尧收集不到这方面的念力。

“以后再敢这样,我就催动心相印图腾。看在你要跑路的份上,身体又这么虚,今天就先饶了你。”说着,轻轻擦了擦唇角。

理由虽然充分,但秦尧能感觉出美女师父已经没有任何生气,也没什么反感。

秦尧:“你身体能痊愈吗?”

林教授:“没问题,所以今后你也可以安心养身体了,再也不用肾虚了。”

秦尧乐道:“那你等着,回头你会看到一个阳刚十足的我了!”

林教授微微局促:“给我看什么,跟我又没关系。”

秦尧借着刚才一吻之勇,抖着胆说:“因为等我回来,我就要追你!”

“作死,真以为我今天不会打死你吗!”

但秦尧终究是怂的,笑呵呵抱着脑袋跑出了卧室,赶紧告辞。装完波一就跑路,不给别人反击的机会。

……

离开林教授的家,秦尧忽然觉得自己轻松了很多!

虽然腰子疼身体虚,但心情却开朗起来。或许是因为自己变相表白了吧,终于把心里那句话以略怂的方式说了出来。

虽然略怂,但意思已经被美女师父完全理解,这就够了。

至于美女师父会不会接受,他根本没给她拒绝的机会。也或许不会拒绝吧,虽然年龄差点事儿,但无所谓啊,一般都是男人嫌女方年龄过大对吧,但我又不在乎。

另外,别的师生恋的阻力或许来自于家庭,比如双方父母。但他和林教授都没有父母,完全没有这方面的阻力。

走在外面的寒风里,等待孔宰予那个管家来接他们。冷风微微吹过,秦尧心里忐忑不安。

他担心林教授随时一个电话过来,对他说一声“我们根本不合适”。

他很清楚,刚才林教授被自己的突袭给搞懵了,完全来不及反应。而在那懵懵的状态之中,秦尧马上逃离,没给她当面拒绝的时间。

现在,也不知道林教授是怎么想的。女人心海底针,经过一二十分钟的考虑,不知道她会不会做出最后的决定,然后毅然选择拒绝呢?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秦尧咬了咬牙,决定干脆关了手机再说!只要关了,林教授就算不同意,也没办法把电话打过来。

可就在他刚刚取出手机的时候,电话响了——恰恰就是林教授和他单独联系的那个号码。

看着屏幕上的号码,秦尧的心脏一下子吊到了嗓子眼儿上。手指稍微犹豫了一秒钟,选择了绿色的接听键。

“喂……?”

电话那边,林教授的声音也似乎犹豫了两秒钟,仿佛在琢磨即将说出来的话。最终,她轻声说:“注意安全,早点回来。”

“好的!”秦尧一下子松了口气!她虽然没明确关系,但并没有表示出拒绝!

其实通话就这么两句,但越短反倒越有意思。因为这意味着林教授原本或许在犹豫,甚至可能想说出拒绝的话。只不过话到了嘴边,却又临时变成了保重的问候。

有些话当时没有说,可能永远不能再说出口。表白如此,拒绝也如此。

所以当挂了电话之后,秦尧的心情几乎要飘了起来,整个人都陷入了亢奋之中。

但旁边的孔二傻子其实智商很高,不停传输过来的妒之念力和怨之念力相互交叠,不停破坏秦尧的喜乐气氛。不过只是小插曲,无伤大雅。

而就在这个时候,孔宰予那辆车开了过来。车上走下一个年龄大约五十多不到六十岁的中老年人,面色慈祥态度和善,只不过此时却带着一点点愁容,身体也有点佝偻沧桑。

孔宰予顿时一愣。

这不是跟着他照顾饮食起居的那位管家庆良,而是他们南都孔氏上一任的总管家,也可称为老总管,保叔。

孔宰予很尊敬他:“保叔您怎么亲自来了?太让您费心了,庆良呢?”

“庆良提前回去了,以后保叔陪着你。”保叔唉声叹气走过来,看了看孔宰予,又看了看秦尧,“二公子啊,你这次的事情惹了老爷的真怒了,哎。”

孔宰予不尴不尬地笑了笑:“这不是回去等着当面挨骂的吗,就算挨打也认了。”

保叔老眼一红:“哪这么简单哟!老爷刚才跟我打电话,说这件事太敏感了,牵扯到的势力也太多。原本好多对咱们有意见的家族如朱家、孟家,此时群起而攻之,说咱们吃里扒外,帮着外面的人欺负圣教的人,自损圣教的威仪……反正一番番责难相当犀利,让咱们南都孔氏相当被动。”

孔宰予也有点不好意思。虽然他对老爹的管教很不满,但毕竟是父子,他清楚父亲的不容易。跟圣教内外那些爪牙锋利、肚子里长牙的家伙们周旋,老爹孔维泗其实一直都很累。

要不是看到老爹那么累,孔宰予也不会选择逃避——奋斗的意义是什么?就算攀爬到老爹的地位,就算修炼到老爹的修为,就算你进入地榜名震天下,最终还是个累死累活的命。

这些倒都是外话。反正孔宰予知道,这次肯定给老爹添了很大的乱。

只不过他对事态把握不足,没料到事态会迅速恶化。

只听保叔说:“为了平息来自各家的压力,老爷不得不对他们宣布——脱离和二公子你的父子关系,不允许你踏入孔家半步……咳咳,二公子你别难过,我觉得事态还会有转机的吧,等事情平稳一段时间再说……”

孔宰予几乎听不见后面的话了,脑袋是懵的。

真的脱离父子关系了?

以前的叛逆少年经常说“大不了我再也不回来”,“我才不稀罕什么孔家”……好多好多的话终日挂在嘴边,说出来原本都是那么的容易。

可真的发现自己再也无法踏进那道家门槛的时候,孔宰予发现自己的情绪竟然有点崩溃的迹象!

“不,我爸也不至于这样的……”孔宰予双目无神喃喃道。

保叔点了点头:“是啊是啊,不至于的!老爷肯定只是权宜之计,所以咱们再等等。老爷也是很关心你的,他对那些家族说了,既然自己已经付出了断绝父子关系的代价,就希望这件事就此打住,谁也不许伤害二公子你。你看,老爷他还是疼你的,只是迫于压力做出那种决定罢了……”

孔宰予脑袋更乱了,也没去车里,抱着脑袋一屁股坐在了冰冷的台阶上。有些东西平时一点都不珍惜,甚至有些厌恶,可真正失去了的时候才知道,也会为之心酸。

一旁的秦尧拍了拍他的肩膀,苦笑:“兄弟别难过了,打断胳膊连着筋,就算断绝了关系,可你和孔伯父终究是父子,谁也改变不了这血浓于水的关系。比哥强吧,我毕竟自幼孤儿呢。”

你还有心情安慰别人,心也是够大的了。要知道连孔宰予都不能回孔家了,秦尧当然更不可能去孔家避难。刹那间,他陷入了一个非常尴尬的境地,如同一只被万千猎手盯紧了的孤鸦,天地虽大却无枝可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