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劳燕

    “接到山门来的最新消息。”高战庭来了之后也没避讳秦尧等人,“圣教那边做出了反应。”

微有醉意的姚秦一个激灵,看得出她表面上虽然大大咧咧,但实际上对这件事还是非常小心,毕竟才是个十八岁的女孩。“怎么说?”

高战庭脸色阴郁的说:“情况非常糟糕。圣教之中多数人要求严惩,甚至还有朱家等派系向孔家发难,要求孔维泗大人处置孔宰予。当然,主要矛盾还是针对我们,针对姚秦,顺便还得处置苏无求和秦尧。”

秦尧蹙眉道:“他们就不怕事儿闹太大?佛道两家毕竟是圣教最得力的盟友,遇到这种事,他们连一点情分都不讲?”

盟友?要求冷笑:“在圣教一些人的眼里,似乎没人有资格可以做他们的盟友,只能仰其鼻息做他小弟而已。”

秦尧:“还有,这是朱世铎那混蛋先骂的高队长,这件事如实上报给圣教那边了吗?”

高战庭苦笑:“倒是如实上报了,但人家不管这个。哪怕圣教的人再不对,也得交给圣教来处置,其他势力无权处理;而我们打了圣教的教谕,那就是十恶不赦的大罪了。”

真霸道。

姚秦:“那他们的要求是什么?”

高战庭怒冲冲道——

“他们说你作为主要当事人,应该像峰主当年那样,断你一脉,断绝更进一步的希望;”

“孔宰予和苏无求只是从犯,要求孔家和苏家以家法处置,但也不可敷衍了事;”

“对于秦尧这个尚未入籍的闲散遗族,他们建议……彻底‘净化’血气,永远逐出遗族界。甚至还必须接受管制,免得将遗族界的秘密透露出去,直至圣教方面认为不再需要保密的时候,再考虑返还给秦尧自由。”

四个年轻人都怒了。

要让姚秦步其师父张燕来的后尘,彻底断送将来。姚秦可是有希望进军麟榜的,将来保不齐还能进入地榜吧。这样一个超级好苗子,就这么废了?

但更可怕的还是秦尧,这个处置决定基本上是将他这辈子断送了。没了遗族血气也不可怕,大不了回归正常人的生活。但问题是一辈子软禁,等同于无期徒刑,这你妹谁受得了?

刚刚二十岁就面临永久监禁,还不如死了算了。

“他们欺人太甚!”姚秦怒着一拍桌子,“那就让他们来抓我好了,我宁死不从。秦尧你也别担心,咱们有难同当。”

高战庭:“又冲动!你能有多大本事,能抗衡整个圣教?连东一区的执法者队伍也稳稳压制你们。现在山门的意见还没最终统一,但长辈们要求你先回去,不可迁延片刻,免得被人拦截。还有苏无求,建议你也赶紧返回苏家。孔宰予倒没太大问题,毕竟圣教再怎么样,也不至于对你下毒手,不过安全起见的话,短时间内你回南都也好。”

三个人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但是尧兄呢?”孔宰予指出了这个遗漏。

高战庭似乎面有难色。

姚秦:“怎么,是不是山门里面有意见?我师父她怎么说?”

高战庭干咳一声:“山门总体的意见,是希望秦尧找个地方尽快躲一躲……就这样。”

姚秦顿时怒了:“躲?你让他一个刚觉醒的血裔,去躲避圣教那铺天盖地的天罗地网?有可能吗!”

让秦尧自己想办法,这基本上就是“不理不问”的委婉说法了吧?

高战庭:“我知道,但山门此时也不便大包大揽。”

姚秦语气生硬冰冷:“我师父怎么说呢?”

高战庭:“这跟峰主说什么无关,重大事务面前,还得听整个山门的总体……”

“我师父她怎么说!”姚秦很固执地问。

高战庭干咳两声:“这个……峰主说秦尧是因为咱们才牵扯了进来,所以不能袖手旁观。她愿意招收秦尧为弟子,圣教有什么事找她理论就是。但你知道,咱们帝观峰不能代表整个真武……”

“那不就得了,我就听师父的,其他人跟我没关系!”姚秦微微放松一下。

每每最关键的时候,师父都是她最值得依赖的靠山,这次也没例外。

而原本秦尧还在感慨世情冷暖,感慨真武山人情淡薄,但是听到张燕来的这个表态之后,又觉得一股暖流入心。

不知怎么的,秦尧觉得整个真武山虽然以男道士居多,但一个个的气节还都不如张燕来这个道姑。

他不知道的是,当年有人曾戏谑说,张燕来是整个真武山上唯一的男人!

何等的讽刺。

而现在来看,或许这个“真男人”的名单里可以加上一个姚秦。对于真武山而言,依旧是火辣辣的打脸。

高战庭更加纠结,先是向秦尧道了声歉,而后急切地对姚秦说:“现在真武山连罩着你都很费劲了!小姐,别再任性了,赶紧回去再说!你要是不放心秦尧,行,我带着他远走高飞,只要我高战庭还活着,就不让圣教的人动他一根汗毛行不行?!”

姚秦又不傻,苦笑:“你就算拼死了,能挡住圣教几个人?能保护秦尧多活几天?到头来不还是把你们俩都搭进去了。只有道门或佛门这样的势力,才有可能抗拒圣教的压力——也正是有可能罢了。”

两人似乎争执不下,这时候秦尧也把事态看得很清楚了。其实高战庭这人也挺仗义,但他不想给真武山、特别是帝观峰招惹更大的麻烦。

当然,整个真武山也不欢迎秦尧。除了帝观峰的张燕来、秦尧和高战庭,其他人没有哪个愿意接纳他。

“好了好了,你们两个别争执了。”秦尧笑着拍了拍姚秦的脑袋,“谢谢你了老妹儿,但也犯不着跟整个宗门作对——咱们也没那个能力。你和高队长的好意,还有你师父的好意我都心领了,但真武山我是不会去的。到时候就你们仨接纳我,那种寄人篱下的日子还不得憋屈死。”

姚秦还是坚持:“谁说就我们仨?我师父代表整个帝观峰!别跟我瞎客气,刚才的酒都白喝了吗?走!”

秦尧笑着摇了摇头。

孔宰予咬了咬牙:“尧兄跟我走吧,最安全。他们针对的主要还是真武山,你一个闲散遗族无所谓的,有我爸保你一下,他们多少要给点面子。”

苏无求表示,去苏家也行。但是姚秦他们都知道,苏家的地位终究不如真武山。要知道苏家只是佛门一个普通支派,而真武山却是道门的道尊驻地。

高战庭:“孔二公子的建议其实也值得考虑。”

姚秦:“老高,亏你也好意思说出口!”

高战庭:“……”

秦尧其实也动了心,觉得南都孔氏或许是最容易转寰的地方。以孔维泗的名义跟朱家谈一谈,大家都是圣教内部大派系、大豪门,总有点面子的吧。

而且姚秦其实也知道,孔家应该比他更有保护能力。不是说南都孔氏比真武山强,而是说孔家在圣教内部有话语权,是圣教的“自家人”。

当然秦尧还是询问了一下,确定孔家不至于为难。孔宰予大包大揽,拍着胸膛说要是孔维泗敢不收留秦尧,那么他孔宰予也不回家了!

秦尧于是笑道:“老妹儿你看,就这样吧,反正咱们四兄妹都不是外人,我跟谁回去不行啊。你就听高队长的话赶紧回去,事不宜迟,毕竟你是对方最关注的人。”

姚秦叹了口气:“那好吧,其实孔家比真武山应该更安全一些。不过咱们这兄妹情分说好了的,不许变的。不管任何时候,只要你有需要,随时可以去真武山帝观峰哦!”

“一定!”秦尧笑着跟姚秦击了个掌。而后其余两人也加入进来,来了一阵啪啪啪。

“秦尧老弟,这次委屈你了,也多些你能理解!”准备动身的高战庭抱了抱拳,“山高水长,以后如有用得着我高战庭的地方只管说。”

秦尧笑着挥手:“好啦,现在唯一用得着你的地方,就是保护好我们的小老妹儿。”

高战庭笑了笑,这个自然不用说。

……

送别了匆匆离去的高战庭和姚秦,剩下三人也得有所准备。

首先是请个假,而且至少请半个月吧,等风声消停了,也等到各方势力把问题协调差不多了才能回龙城学院。

不过这个不难,苏无求本就不是龙城学院的学生,孔宰予本也不在乎什么学业。只有秦尧这边有点问题,但林教授帮他请假就行了。

只不过在临别之前,还得跟林教授见一面。一来道个别,二来也让美女师父再吸自己一次阳气。林教授说再吸一两次就复原了,现在给她吸一次,就算稍微有点不足,也无非多修炼半个月的样子,无大碍。

当然,要是美女师父乐意跟着一起走就最好了。虽然她非常厌恶圣教,也肯定不喜欢南都孔氏,但可以住在南都城里,大家有个照应。

苏无求:“那偶也回去吧,哎,回家还得被长辈骂。不过偶也系小妹那句话:不管什么习(时)候,都阔以去苏城找偶啦。”

好,那也多保重。虽然苏城山高路远,但现在的交通条件不错,苏无求坐高铁的话,天不明就到家了。

四兄妹走了俩,可谓是劳燕分飞了。

“那我们呢?”孔宰予冷风中抽了抽鼻子。

“先去找我师父,然后订票去你家。”

孔宰予摇头:“哪里用得着啊,我老爹不是要撤回我的私人管家吗,让他开车带咱们回去得了。”

也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