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绿了

    林教授的意思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吗?

可这是人命关天的大事啊。再说了咱们都是遗族,拥有常人无法企及的能力,竟然也这么袖手旁观吗?

说到底秦尧还是有些正义感的。

秦尧:“作案的也是个遗族吧?”

答案是肯定的,林教授点了点头:“我远远的看到了,应该是一个觉醒有段时间、战斗娴熟的血裔。而你只是个刚觉醒的血裔,不要趟这个浑水。”

确实,先不说反弹砖头之类的奇怪法术,单说那家伙从楼上跳下来犹如灵猫般轻盈灵动的样子,就知道很不一般。

但秦尧还是急了:“可你是个老资格的嫡裔遗族啊,还是咱们学院的老师,你怎么袖手旁观啊!”

“我?”林教授怔了怔,苦笑着摇了摇头,“我受伤之后能自保就不错了,哪有能力出头去管别人?”

更何况,她也不想暴露自己。

说完回卧室关了门,秦尧则在客厅里愣神儿:本以为抱住了一个老前辈的大粗腿,现在看来,林教授这个大腿有点弱啊;而且在学院里兴风作浪的那个家伙究竟是啥来路,竟然能让林教授为之避让。

假如林教授都惹不起那家伙的话,那么秦尧还真的要悠着点。

不过秦尧也不是太·安·分,心底竟然隐约还想要遭遇一下那个作案的遗族。毕竟现在自己也已经觉醒,而且还掌握了威力强大的爆字咒。

要知道爆字咒触发的基础底线是十点念力值,但却没有上限。要是储满了一百点的念力一次性爆发出去,还不得炸出个万紫千红啊,估计林教授这样的嫡裔也会受伤吧。

而那个作案的家伙虽然可能很强,但毕竟也只是一个血裔,和秦尧处在相同的大境界之内。

不,秦尧其实还有另外一个咒法“力字咒”呢。只不过需要三十点念力才可以触发,而现在自己的念力一共才刚好29点。

但就算勉强到了30点,秦尧也不敢全部挥霍干净。肾已经虚得几乎站不直了,要是再来一个精神衰竭,自己岂不是要完蛋。

一想到肾,秦尧不由自主地又轻轻揉了揉腰,真疼。妈蛋别的男人疯狂放纵、纸醉金迷大半年才会这样吧,自己被亲几个嘴儿就虚成这样,太不值了。

想到和冻龄女神亲嘴儿,单身青年脑袋里又浮想联翩。结果几乎不到两秒钟,秦尧脑袋里竟然收到一个奇异的信息——欲之念力+1。

很显然来自于卧室里的林教授,不可能是其他人。

但……没理解错吧,不是怒之念力?真的是“欲”之念力?

林教授对秦尧,竟然产生了一点点的“欲”?

什么鬼?

同时隔壁传来老师微怒的斥责:“再敢胡思乱想就打死你!”

装怒的,因为秦尧根本没收到哪怕一个点的怒之念力。

情绪似乎有点复杂呀。

而秦尧想了想,说不定因为林教授受了伤,而且刚才身体虚弱至极,才会因为自己的胡思乱想而产生些许的心境松弛吧。

不过他的念力总值倒是达到30点了,因为不管欲之念力还是怒之念力,搜集来的念力转化为秦尧自己念力之后,将不再具有任何属性。

但是想到受伤的腰子和抽干念力之后的虚脱,秦尧还是忍住了施展力字咒的诱惑。

再说这大半夜的只能找林教授施展,难道凭借力字咒的能力变强,将林教授按地上?太无耻了……秦尧想得倒是美美的。

而隔壁的林教授估计也干脆认命了,对于秦尧心里这点不算严重的冒犯,没再施展惩罚。

……

秦尧在林教授家休息了半小时,等到可以捂着腰回到学院的时候,已经是晚上接近十一点。早休息吧,而且明天一早还得去校医姐姐那里再要点补药,太虚了。

平时宿舍楼这个时间已经关门了,但今天却开着,还有十几个男生凑在楼门口严阵以待。还不是因为晚自习后又出了人命案,连警官都来搜查了。

老三这个急脾气一来了就吼:“我靠秦太虚你干嘛去了,知不知道三号宿舍又出大案子了!咦,你怎么好像又虚了?老二老四你们看,咱们的肾虚公子是不是又虚了,眼圈儿都黑了!”

老二习惯性地扶了扶眼镜,摇了摇头:“老大你就承认吧,肯定是跟哪个女生出去鬼混了。”

老三:“也可能是一群。”

老四是个身高一米八五、体型如铁塔般的西北汉子,向来话不多,但是言简意赅:“哥,爽不爽?”

爽你一脸……秦尧瞪了这货一眼,软趴趴地躺在了床上。

老三是个贼精:“今天老大不对劲啊,听到三号宿舍楼的事竟然都不吃惊?”

秦尧摇了摇头:“吃惊什么,我已经听说了,外头沸沸扬扬的。对了,警方查出什么线索没有?”

林教授刚才对他说了,其实一开始便衣女警官已经见到了他们,只不过被林教授给抹除了记忆。

而且林教授当时还说耽误那么久,让女警官延迟去追那个凶手,其实也是对女警官的保护。毕竟女警要对付的是个遗族罪犯啊,一个人过去凶多吉少。

说到底林教授还是有正义心的,只不过她对自身的保护格外重视,这也可以理解。

老三这个话篓子说:“听说三号宿舍楼里有便衣女警官发现了凶手,还一直追了出去。翻出学院围墙后,连女警官都被袭击打晕了,甚至还险些遭到强*暴呢。妈蛋,听说凶手已经撕开那个女警的上衣了,恰好看到警方大队援兵赶来,这才放了女警官而逃走,真是个畜生。”

老四沉闷地点头:“畜生。”

秦尧心里则暗暗庆幸,幸亏林教授延迟了那个女警官追击的节奏。要不然哪怕只是让她早到几分钟,可能已经惨遭毒手。

从这个意义上讲,林教授已经救了那女警官一命,只是没人知道。

“这狗东西不仅凶残,而且还毫无人性道德,真是个人渣。”秦尧躺床上抱着后脑想。他甚至觉得,假如自己真的再次遭遇这家伙的话,还会继续砸砖头的。

另外秦尧有种感觉,总觉得自己和那家伙迟早还得撞见。因为林教授还提到,说那凶手远远的给她的感觉稍微有点熟悉,估计是龙城学院的老师或学生。

“反正身高体型错不了,明天开始多注意一下,也不能急在这两天。”秦尧想。自己对咒法的掌握还不熟,甚至连力字咒都还没施展一次,鬼知道效果究竟如何。

既然想要尽快熟悉一下,那就得多试验。想了想体内那仅有的30点念力,秦尧觉得自己至少还得弄三五个点,才敢试验力字咒而不被抽干精力。

难道故意气一下同寝室的三个混蛋,就说自己真的去跟好多大美女们搞放纵大趴体去了,好获取他们三个的妒之念力?

哪怕弄到三五个念力点,自己就能尝试一下力字咒究竟有多神奇了。“起步价”三十点念力,应该挺不错。

就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忽然站在窗口的老四语出惊人,虽然依旧的言简意赅:“老三!”

老三一怔:“咋了?”

老四:“你可能绿了。”

啥玩意儿?老三一瞬间都没反应过来。

老四是个不怎么说话的闷葫芦,只是在窗子边向外指了指。秦尧的床就在窗边,起身一看就知道事儿不对劲了——

远处一男一女两个学生从学校大门走进来,结果被两个警察给拦住检查。

一般这么晚还从学校外面回来,又是孤男寡女的,基本上都是情侣吧。但秦尧和老四都一眼认出,那个女的却是老三的女朋友白小洁!

而且今天下午怎么说的?老三当时订了两张电影票,原本准备和白小洁一起去看电影呢,结果白小洁推脱说他们班级有安排对吧。

现在看来,这根本不是班级有安排的节奏,反倒是跟着一个男生出去了,而且接近凌晨才回来!

当然正常情况下,她这么悄悄出去、悄悄回来的话,老三也不会发现什么。可今天巧了,刚刚发生了命案,门口的警官正在挨个儿盘查,于是就将他们两个拦住了。

其实秦尧回来的时候已经接受了检查,但他的体型和凶手完全不一样,所以两个警官当即放行。但现在站在白小洁身边的那个男生,高矮胖瘦竟然都和秦尧见到的那个凶手差不多。

要知道,无论是追击的女警官还是后来救援的警官们,都见到过凶手的体型。所以一旦见到了有点相似的目标,当然会更加仔细严格的盘查。就这么一折腾,竟然就被宿舍楼里的老四给看到了。

不过老四也是个憨货,你说啥不好,非得说得这么直接,这不是要把老三给气崩嘛。

果然当老三看到之后,顿时脸就绿了……还真特么绿了,抄起门口的扫帚就要往外冲,却被秦尧一把抓住。

“你干什么?”

“我要跟那小子决斗!”

“决你妹啊,一个巴掌拍得响吗?”秦尧虽然身子很虚,但还是能按住瘦弱的老三,“他们正好跟两个警官在一起,你冲过去抡棍子打人,不想上学啦?”

老三气得要疯:“我特么就这么忍了吗!”

“忍个鸟,但是要去问明白,也得要个公道。”秦尧让他丢了扫帚,同时带着老二和老四一起出去。

铁塔般的老四则晃了晃粗壮的胳膊和硕大的拳头:“带这个就够了。”

这时候若是旁边人添油加醋,老三真可能冲动之下犯错误。假如白小洁真的劈腿,那么为这样一个女人而影响老三的学业,值得吗?

再说了,就算揍人也得换个时候,当着警方的面打人,你当自己是超人蝙蝠侠呢?还是觉得自己老爹是警局局长啊。

另外秦尧大老远的也觉得奇怪,因为那个被检查的男生,确实跟自己见到的凶手有点相似。假如真是这样,老三跟那人冲突肯定会亏死的。

“希望真的是你,老子那一板砖迟早得还给你!”秦尧暗忖。至于林教授的叮嘱,早就抛在脑后了。

人无英气枉少年,何况咱又是个觉醒者。

【妖言惑众】

狐妖为大家领唱一首新歌《卡书里》,预备——唱!

每天起床第一句,先给狐妖打个气。

打赏一个阅读币,都要说声我爱你。

魔镜魔镜看看我,我的节操在哪里。

努力、我要努力,新书需要聚人气!

……

吾日三省吾身,打赏乎?收藏乎?鲜花投了乎?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