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四人组

    六年前,圣教中二区教谕道德败坏,玷污了真武山帝观峰一位女弟子。

帝观峰峰主张燕来怒屠中二区分部,哪怕中区总部的总教谕亲自前来,也被张燕来重伤击退。

一边是圣教七大区之一的总教谕,另一边则是真武山四峰主之一,这次冲突导致了圣教和真武山这两大势力的直接对抗。

虽然真武山女弟子遭辱这件事发生在先,但圣教的尊严不容挑战。而且玷污女弟子的那位教谕已经被杀,足以为女弟子事件抵过。那么现在圣教所追究的,便是张燕来大闹圣教中大区总部的责任。

最终为了平息事件,道尊亲自出手震碎张燕来一条经脉,由此血脉半封,血气浓度再不会有半分提升。

这等于将这个中等真裔大高手的修为就此封死,断绝了上升的希望。而在此之际,张燕来号称是遗族界中生代最强者之一,也是新一任道尊的有力继承者候选。

所以直到现在张燕来依旧“只能”排在地榜中游位置,六年来未有寸进。假如没有六年前那件事,假如凭借她强大的资质而略有进步,那么现在真武山会在天榜之上再多一个名额吧。

真武山做出如此严厉的自查自纠,连圣教也不能说什么。最终教尊亲自向道尊传话,表示希望双方既往不咎,继续保持圣教和真武山的友好关系。

双方各退一步,虽然心中存了芥蒂,但维持了表面上的和谐。

但是真武山受到的损失更惨重,毕竟失去了未来一个可能攀升到上等真裔巅峰境界的潜在强者。

事后道尊为了补偿张燕来,依旧让她继续担任帝观峰的峰主。

那都是六年前的事情了,姚秦当时还小,但对于师父被道尊一掌击废的场景依旧刻骨铭心。她当然不敢怨恨师祖道尊,因为当时两大势力已经势同水火,一旦真正开战,真武山恐怕会被连根拔起。

道尊也是出于无奈。

事实上此事之后,能够得到教尊亲口做出缓和局面的声明,并且对张燕来表示一声口头慰问,已经给足了真武山面子。当然,这面子也是基于真武山的强大实力,以及道尊身为三大尊之一的地位。

换做其他二流势力,恐怕早就在圣教的打击下灰飞烟灭了。

而作为整个案件的罪魁祸首,那位玷污真武山女弟子、后来被张燕来亲手杀死的教谕,就来自于圣教豪门朱家,也就是朱世铎的一位远房堂兄。

所以就算两大势力表面上握手言和,但是圣教之中的朱家,以及真武山的帝观峰之间,却依旧势同水火。双方之后虽然没有发生大规模的冲突,但相遇之后从来都没有好脸色。

如今旧事重提,情形也有一些类似,偏偏又是帝观峰弟子对上了朱家的人……

圣教的地位无疑是更强势的,所以再次发生这样的冲突,恐怕吃亏的还是真武山。

如今朱世铎怒容满面,高战庭和雷辰子愁眉不展,李幻真幸灾乐祸,反倒是最直接的当事人姚秦满不在乎。

“有本事你就去告,反正你们朱家就没有一个好东西!当年做出那种丑事,竟还好意思提出来威胁我们,脸呢?这次又是你先分配不公,而后又骂老高师叔,揍你真的冤枉?行,就算你们圣教继续护犊子,我姚秦也认了,也好让天下人看看你们圣教的嘴脸!”

朱世铎抖起威风怒道:“诋毁圣教,罪加一等!”

姚秦:“就只许你们玷污民女、作威作福、颠倒黑白、仗势欺人,就不许别人说一声,一说就是诋毁?好大的派头!你要知道这世界除了拳头,还有公理!”

朱世铎:“不怕你强词夺理,有本事咱们走着瞧。我今天被你打伤成这样,总之要你真武山付出十倍代价!”

就在这时候,忽然一道不太和谐的声音出现,令朱世铎都为之一愣——背后只穿着一条裤衩子的孔宰予干咳一声:“朱教谕,刚才打伤你的不光是姚秦师妹,也有我一份。对不住了,刚才事发突然,我又在你背后,所以没看清楚。回头,你可以让你上司找我爸去。”

咳咳……朱世铎的脸一下子红如猪肝。

而姚秦眼睛又瞪大了,完全没想到孔二傻子竟然这么仗义。

要知道孔宰予一旦主动介入进来,那就不是真武山对抗圣教了——你们圣教孔家内部人也揍了你,你能说是两大势力的对抗?只能定义为个人恩怨罢了。

再说南都孔氏是啥地位?在圣教之中那可是抗衡整个朱家的存在!孔维泗那种级数的大佬,绝非朱世铎可比。

让朱世铎去找孔维泗闹场子?估计借给他两个胆,他也是不敢的。

妈蛋,有了这个二傻子的介入,朱世铎瞬间觉得事情复杂了,不知该怎么办才好。这个二傻子公子,脑袋里面真的灌了屎汤吗?我没追究你帮着外人打我就已经不错了,你咋还主动把事儿往自家身上扯啊。虽然你小子还不算圣教的人,但你是孔家人啊,帮亲不帮理的道理都不懂吗?

总之朱世铎有点小小的风中凌乱。

但他也不想想,李幻真那种货色不也帮着他对付姚秦吗?不也是不懂什么帮亲不帮理吗。

“咳咳……”大眼萌妹有点意外地看着孔宰予,“多谢了。”

实在是出乎预料,也就此改变了孔宰予在她心目中的形象。

孔宰予挠了挠头:“实事求是罢了,应该的……我回去穿裤子,你们先聊着,有事儿随时喊我。”

聊泥妹啊,这些人还有什么好聊的。

朱世铎也终于鼓足勇气咬牙怒道:“行,孔二公子你真行!你们孔家确实势大,但咱们朱家也不是任人欺负的。既然你愿意为外人出头,那咱们公堂上见,圣教不是你们一家开的,你南都的孔也不是圣城的孔!”

孔宰予愣愣道:“不就是打个架啊,我这还是误伤,怎么就上升到孔家和朱家的矛盾上了,至于吗?”

朱世铎冷笑,捂着受伤的部位离去。

不至于?只能说你对事态看得太儿戏了。圣教朱家和真武山帝观峰可是积怨已久,而就算圣教内部,朱家和南都孔氏也是貌合神离。说不定多少大佬愿意借机生事,明天风向如何还指不定呢。

眼看着朱世铎都要走了,苏无求也似乎寻思了好久,终于揉着光头说:“刚才打你滴还有偶,偶系苏城苏家苏无求。”

噗……朱世铎险些喷出一口血来。刚才大家保持默契不很好吗?大家不把事儿闹大不挺和谐吗?你他娘的这时候非要掺和进来干嘛呢?难道你们这些二代小爷们都这么不知轻重吗?

好家伙,真武山帝观峰、南都孔氏、苏城苏家,三方势力的少主级人物同时出手,对付的是圣教朱家的旁系,也不知道这事儿最终会变成啥情况。

反正就目前来看,要是朱家同时对付这三方势力,有点难度。

更重要的是,苏家也几乎可以视为佛门的代表!让圣教同时和道门、佛门撕破脸,两线作战腹背受敌?再加上圣教内部的南都孔氏……估计圣教高层想做出决定会很为难。

再怎么说,佛、道、墨三家是江湖遗族最强大的三派,而且佛道也是圣教天然的盟友。假如撕破友好关系,让佛道两门站到对立面上,对于圣教而言绝非好事。

乱,头绪实在太乱。

以至于朱世铎现在也开始有点心中没底儿,不知道这场纷争究竟还能不能掀起来。

看到朱世铎走了,雷辰子稍微放了点心,但还是忧虑道:“你们这些冒失鬼,就不嫌山门祸事多!罢了罢了,道爷也是管不了这么多了,我会公正禀报山门,你们自求多福。”

依照他的性格,说公正禀报的话,倒也应该不会夹带私货添油加醋。但就算这样,姚秦和高战庭面临的压力也会不小。

李幻真继续幸灾乐祸,临走之前还向姚秦做了个鬼脸,气得姚秦又想上去捶他,不过被高战庭拉扯住了。

此时的高战庭拨打了一个电话,有些自责地简要叙述了刚才的情况。

秦尧耳力不错,隐约听到电话那边是一个中年女人的声音:“死人了吗?”

高战庭摇了摇头:“那倒没有。”

电话那边的女声:“人都没死,打什么电话。你也太谨小慎微,朱家这种混账货色,弄死两个也不算什么。”

电话挂了,秦尧听得有点头皮发麻。

电话那边应该就是帝观峰峰主张燕来吧?果然是个直爽的女人。也只有这样的师父,才会教出大眼萌妹这么没心没肺的徒弟吧。

“嗨!”大眼萌妹的喊声将秦尧拉回了现实。这妞儿脸上强挤出一抹笑容,点着头道,“你们几个真是好样儿的,够仗义!”

不惜惹出泼天的官司,也能在关键时刻站在你身后,这样的朋友值得交往。

再说秦尧,虽然他没有孔家和苏家那样的背景,但惟其如此更加可贵。一个根本没入籍的闲散遗族,为了朋友竟然敢跟圣教对抗,这根蚂蚁挑战大象没什么区别,属于找死的行为。

如今看着三位年轻的伙伴儿,姚秦忽然觉得这次冲突虽然会造成重大风险,但也值了,毕竟得到了三位朋友。

至此四人组也完成了他们第一次的配合,虽然这次配合的后果莫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