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痛殴教谕

    不得不说,秦尧对自己资质的自信还是有理由的。

李幻真明明都是仙苗候选人了,而且也被观察者论坛称之为未来几年可入麟榜的候选者,但是在秦尧面前似乎有点小儿科。

虽然也占据了突然袭击的优势,但李幻真也显得反应太慢了点。当爆字咒的光团飞到胸前了,这家伙才勉强躲了一下。

侧身一躲,结果光丸炸在了肩膀上。一声清脆的炸裂之后,这家伙右半边膀子都露了出来,衣服被炸烂,狼狈不堪。

“你敢炸我!”李幻真怒吼,捂着右半边就向秦尧冲了过来。他的咒法和李蔓苓系出同源,一样是以惊人的速度见长,威胁还是极大的。

假如都是徒手对决,他的攻击力显然无法攻破秦尧强大的肉身防御,但他手中有锋利的长剑。

只不过他的速度优势根本无法发挥,甚至速度慢到了寸步难行的地步——苏无求在背后施展了无界定印咒法!

李幻真如同置身于粘稠的泥浆之中,连步行都困难。假如他实力强大或许能冲破这个咒法,但问题是他才是血裔上等,而苏无求现在是标准的嫡裔!

那就在里面老老实实地束缚着吧。

可乐的是,苏无求这咒法顺便把朱世铎这家伙也给控制住了!

朱世铎原本并不在意姚秦的进攻,就算大眼萌妹冲破了李幻真的阻拦又怎样?毕竟只是个血裔,而朱世铎本人却是上等嫡裔。

但现在苏无求的无界定印将他限制住,于是让他也处于被动挨打的局面。虽然他实力强劲足以尽可能抗拒无界定印的效果,但还是受到了影响,于是被姚秦一棒槌砸在了老腰上。

秦尧也同时出手,一拳抡在李幻真的肚子上。这足以令嫡裔受伤的一拳,砸得李幻真口吐鲜血倒飞了出去。

一个照面而已,李幻真竟然失去了战斗力!

毕竟秦尧的攻击力也相当于嫡裔,再加上苏无求这个嫡裔的协助,俩嫡裔实力打人家一个血裔,这简直是活生生的欺负人。

就这还是秦尧留了手,要是打在脑袋上,李幻真可能就脑震荡甚至直接挂了。但是作为一个大学生,秦尧没这么狠辣;而且李幻真终究是姚秦的同门师兄,若是惹出大事,姚秦回头也没法向宗门交代。

这时候,朱世铎作为一个货真价实的上等嫡裔还是坚持了下来,忍住腰部剧痛开始反攻。甚至最终冲破了无界定印,导致苏无求脸色一白脑袋一轻,遭到了一定的反冲。

如此姚秦自然危险,于是秦尧马上扑杀过去帮忙,但却被姚秦严令喝止——

“你们都停下!你们俩可以打李幻真,回头我罩着!但你们不要参与和朱世铎的打斗,这事儿你们扛不下来!”

我去,本以为小妞儿是脑袋一热,原来还保持清醒呢。

秦尧和苏无求打李幻真的时候无所谓,大不了回宗门之后,姚秦亲自跟踏雁峰打口水官司。

但秦尧他们要是参与了围殴朱世铎,事情性质就变了。到时候就算真武山也罩不住秦尧他们,麻烦太大。

至于刚才苏无求也限制了朱世铎的行动,完全可以说是针对李幻真,但作用范围太大而不小心施展在了朱世铎的身上。

所以一直到现在,秦尧、苏无求也只是在跟李幻真战斗,高战庭和雷辰子更是同门之间的冲突。真正和朱世铎冲突的,只有姚秦一人。

看到大眼萌妹仗义又坚定的眼神,秦尧点了点头,悄悄来到她的身边。将自己剩余绝大部分念力,全都化作一个力字咒,并将之送给了她!

好家伙,这一下子大眼萌妹实力大增,战斗力不亚于一个嫡裔了。虽然面对上等嫡裔还是有差距,但不至于没一点点机会。

焦躁地看了一会儿,秦尧发现有点不妙了。上等嫡裔毕竟不是吹的,姚秦开始出现了败象——虽然她坚持三四分钟简直已经是奇迹。

朱世铎也狞笑起来,似乎胜券在握。反正他确定秦尧和苏无求不敢再出手,没有后顾之忧。

可就在他觉得没有其他对手、准备心无旁骛地大反攻的时候,忽然一阵熟悉的音律响起——圣诵!

不远处,孔宰予又穿着大裤衩子跑了出来,这货简直成了暴露狂了。没办法,这家伙本来正在酣睡,忽然听到了秦尧的吼声,得知秦尧可能有危险之后,掀开被子直接从103寝室冲到了二楼走廊这里。

当时背对着朱世铎,也认不出这家伙的身份。反正既然跟姚秦打架,而秦尧也站在姚秦一边,那么这个胖子中年肯定就是敌人喽。

于是二话不说,圣诵伺候!

说真的,作为圣教的教谕,朱世铎从没想过有朝一日,自己会被圣诵给袭击了。而且圣诵这种咒法看起来虽然不是超强,但实际上很奇妙,而且对圣教内部人员具有极大的压制能力。

声音一起,朱世铎当即感到浑身一颤,一种酥麻感传遍全身,整个人的灵魂都仿佛被净化了一下。

心中怨怒平复,戾气消解,如一个男人在尽情喷洒精力之后步入了贤者时间。

但是心里深处却还是有忧虑、疑惑,不禁转过身来,想看看究竟是哪位大能在背后用圣诵对付自己。一转身,顿时一怔:“孔二公子?”

砰!

姚秦的粗又硬狠狠砸在了这货的后背上,直接将他横向砸飞,肥胖的身体猛撞在宿舍墙壁上。两颗门牙崩飞之后,他的身子软趴趴滑落在地,而墙面上留下一道触目惊心的血迹,全都是他嘴里面流出来的。

看起来真惨,画面绝对比实际伤势显得惊悚多了。

那边高战庭和雷辰子也停下了战斗,有点愣愣地看着这一幕。

真的把圣教的教谕打了,而且打晕了?一嘴的血,好吓人。

结果出来了,怎么善后?

雷辰子气得一跺脚:“我就说让你们冷静!搞的什么,道爷不伺候了,你大爷的!”

高战庭也有点胸闷,毕竟这件事是他先挑起来的,虽然是朱世铎无礼骂人在先。

不过高战庭是个拿得起放得下的,随即把心一横:“一人做事一人当,回头我自然会向山门交代。刚才姚秦也只是为了帮我,小孩子不懂事,跟她没关系。”

“不,是你在帮我!”姚秦很坚定地叉着腰说,“别忘了咱们现在的身份,我是千选种子,而你只是我的护法者。我是负责决定的,而你的责任只是保护我罢了。”

为了锻炼千选种子选手,在外面任何行动的时候,选手本身都是最后的决策者,也对所有行动负全责——这才能起到锻炼的目的。因为一个合格的仙苗不但要有战斗力,还得有脑子,要学会处理复杂的事务。

护法者只是保护他们的安全。虽然很多时候,护法者都会帮种子选手出谋划策,但摊上大事之后,领赏的或者背锅的都是选手本人。

高战庭急了:“小姐!这不是任务,这是……”

“不要说了!”姚秦一挥手,“只要千选没结束,那么所有决定都是我们任务的一部分。再说了,你跟朱世铎根本都没交手,而他挨打两棍子都是我干的,你这黑锅想背也太牵强了。”

哎!高战庭也气得一跺脚,这下似乎真的要坏事儿了。

李幻真则在那边哼哼呀呀地站了起来,一脸怒容地指着秦尧而吼:“还有他们呢?他们竟敢打我!你这狗东西不就是个没入籍的闲散遗族吗,也敢招惹我们真武山!”

也是啊,其实秦尧的问题似乎蛮重的。真武山招惹圣教确实事儿大,但一个没根没底的闲散遗族打了真武山的弟子,好像事儿也不小。

但姚秦当即冷笑道:“不,他是我特聘的保镖。刚才你想打我,他自然奉我的命令保护我,就这么简单。这不是闲散遗族招惹真武山,而是咱们两个真武山弟子之间的争斗。有屁事儿咱们回山门里头掰扯,少废话。”

秦尧忽然发现大眼萌妹的心思其实很缜密,啥都做好了准备。

李幻真狞笑:“你有种!但你也别觉得张燕来护着你,你就能肆意妄为!打了圣教的教谕,这事儿就算张燕来也顶不住。哈哈,活该你们倒霉!”

雷辰子大怒,瞪眼道:“你给我少说两句!现在是整个真武山的麻烦,你有什么好幸灾乐祸的!”

关键时候,其实雷辰子的立场还是说得过去的。他不介意跟高战庭争,也不介意帮助李幻真去争夺仙苗位置,这是真武山内部规定。

但是遇到了山门的*烦,大家必须一致对外。

被本峰的师叔骂了一顿,李幻真也不敢再多说,但还是恶狠狠地瞪了秦尧一眼,以及限制他行动的苏无求。这仇算是记心里了,这辈子都不会忘。

这时候,朱世铎翻身倚着墙席地而坐,气喘吁吁。怒冲冲盯着姚秦等人,满嘴是血地怒笑:“反了,一个个都反了!连圣教的教谕都敢打,你们真武山是要造反吗!六年前那件事的后果,你们一个个猪脑子都忘了是吧,一群猪!”

提到“六年前那件事”,高战庭和姚秦的脸色再度一沉,而李幻真那幸灾乐祸的神色更加飞扬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