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见面冲突

    听到朱世铎拿着赵振涛的魔核说事儿,秦尧当即辩驳:“可赵振涛只是个喽啰,昨天我们还跟真正的大魔暴食之主作战,那才是主战场!”

朱世铎冷笑:“主战场上,你们参战的三个毫发无损,而李幻真派来的李蔓苓却奋勇杀敌、最终失去浑身修为;三个血裔安然无恙,嫡裔强者却战到被废的状态。究竟谁卖力、谁偷懒,不是一目了然的事情吗?”

“艹您……”秦尧心中暗暗竖起了中指。

朱世铎的理论显然是不讲理的,而且一看就是带着情绪。

姚秦气得要冲上去理论却被高战庭拉住,后者走上前说:“朱教谕,话不能这么说。据我所知,李蔓苓当初已经准备逃跑,是暴食之主抓住了她,没能逃成。”

朱世铎:“难道秦尧他们没有逃?”

呃……也是,秦尧他们仨也逃到了林教授家。虽然秦尧他们打的时间更久,但无疑有点五十步笑百步的意味。

朱世铎继续说:“根据现场推测,只有黄文生算是对方的损失,但显然是被暴食之主给吞噬血液而死,跟你们都无关吧。所以整夜战斗只有一个战利品,那就是这个——而它在李幻真手中。我这人做事向来公正,不认别的,只认证据。”

说着,他又把赵振涛的魔核亮了一下。

活气人,他非就这样给全部案子定性。

姚秦气恼道:“那当初我们干掉的丝袜男呢?还有火葬场的白京溪呢?难道这么长时间的一个案子,就根据昨天晚上一场战斗,就彻底定了性质吗?”

朱世铎显然看过了案件卷宗,胸有成竹地说:“白京溪虽然认识黄文生,但是不是跟龙城学院的案子有关,这一点根本没有证据。与本案无关的事情,怎么定性?至于说丝袜男,他只是一个普通遗族,而且只是一个血裔,其价值完全不能和赵振涛这个魔相比。”

一套一套的,说得姚秦他们无言以对。

秦尧也算看了出来,想要在高位坐稳,实力不实力的先不说,首先要有一身颠倒黑白的本事。

不过朱世铎说得也有道理,因为根据圣教的规定,普通遗族作乱的话,解决掉之后得到的奖励很少。相比之下,一个魔的价值至少相当于好几个嫡裔遗族的价值,更相当于不下十名普通血裔的价值!

也就是说,赵振涛要是没有魔化,其价值和丝袜男差不多;但现在已经魔化,成了一尊魔,那么他的价值就是丝袜男的十倍!

常言说除魔卫道,除魔本身就是卫道之举,这是圣教一贯的宗旨。

李幻真在一旁得意地笑,气得姚秦想冲上去跟他干一架。

朱世铎此时则干咳说:“看在你们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的份上,加之毕竟曾经做掉了丝袜男,所以圣教原本对本案设定的10枚‘大同金元’,我会分给你们一枚。”

一枚?姚秦的大眼睛都快瞪出来了!

也就是说,十分功劳就给一分?

恰好真武山对此次案件设定的绩点也是十点,那么要是以此为参照标准的话,岂不是最终姚秦只能得到一个绩点,而李幻真却能得到九个?

姚秦想到了对方的无耻,但没想到无耻到这种地步。

根据毓秀宫的统计,现在姚秦其实领先李幻真三个绩点,原本占有不小的优势。要知道,现在龙城学院连环凶杀案作为最后一个案子,本来也是姚秦办理的。

所以按照以前的走势,李幻真压根儿就没有追上的希望了。因为就算龙城学院的案子没破,他也落后姚秦三个绩点。

但现在龙城学院的案子以此结案的话,李幻真若是能拿到9个点,那么不但追平了此前三个点的差距,而且瞬间超出了五个点——最终获胜。

姚秦原本以为朱世铎多少会要点脸,比如说勉强偏向李幻真一些,给李幻真7个点,而姚秦得到3个。这么一来李幻真总绩点会反超姚秦一个点,但是就这么微弱优势的话,姚秦回真武山可以申请毓秀宫复议。

而且在一个较为微小的差距里面,毓秀宫的考评组也可能做适当调整。复议之后给谁加减一两个绩点,也是有可能的。

但现在一下子差这么多,基本上就断了任何希望了。

高战庭原本抱着息事宁人的缓和态度,但现在也恼了,当即爆发出强大的压制气息:“朱教谕,过分了!”

朱世铎依旧死皮耷拉眼,甚至阴阳怪气地笑道:“怎么,高战庭你还想跟我比划比划?我朱世铎的修为是不怎么样,赶不上你这真武山高手。不是号称真武山真裔之下第一人吗,好大的气派,那来啊,别客气,朝这里来。”

说着朱世铎伸出脖子,意思是有种你砍死我,来。

这哪里还有点上位者的样子,简直就是个无赖。

据说当初他只是东一区的一个上等教习,也就是上等执法者。后来东一区教谕出缺,恰好有他家侄子朱云从做东大区的总教谕,于是他才得以上位。现在看来,这家伙果然德不配位。

高战庭还真想给他一下子,但对面雷辰子板着脸站在了朱世铎面前:“高师弟冷静,你想挑起真武山和圣教的冲突吗?”

高战庭顿时清醒了下来。

要是两大势力的年轻人出现矛盾,或许还能用少不经事来解释,两大势力也不会因此而失了和气。

但要是真武山帝观峰高层,打了圣教一位教谕,这事儿就会很麻烦。大家都是上一辈的成年人,都是各自势力里面的骨干中层人员,要对自己的行为负责。

“就知道你没这个种!”朱世铎忽然怒道,颐指气使。“什么玩意儿,也敢在我圣教面前撒野,你当自己什么东西!滚!”

这话就有点太不留情面了,连雷辰子也一下子进退失据。

继续帮着维持局面?可这是外人辱骂自家同门师弟,虽然平时和师弟关系不睦,但现在是对外;

那么和高战庭一致对外?但对面骂人的是圣教的教谕!他俩加一起倒是能把朱世铎打出屎来,甚至高战庭自己可能也行,但事后怎么处理?

袖手旁观?可真武山有规矩,遇到外辱必须一致对外,否则回去会遭到宗门处罚。

妈个蛋的,这事儿搞的。他也不得不暗恨朱世铎的狗脾气太差,明明是个小火苗儿,非得给撩拨成熊熊大火。雷辰子可知道高战庭那脾气,平时倒是顾全大局,可一旦发起火儿来甚至敢跟道尊顶嘴的猛货,标准的倔驴。

果然,高战庭已经动了真怒,连头顶的血气都蒸腾而出,赫然一头斑斓吊睛大虎。而一个遗族一旦连血气幻影都催动出来,就意味着要玩儿真的了,也是对你真的发怒。

朱世铎大笑,竟浑然不惧。或许他很清楚,这时候就算自己真的吃了点亏,高战庭也不至于把事情做绝——雷辰子也不会让他做绝。但是事后,不容挑衅的圣教肯定会火冒三丈,哪怕你是大名鼎鼎的真武山,也必须给出一个合理的态度来。

身在圣教,吃不了亏。

此时雷辰子果然挡住了高战庭,再次示意“高师弟冷静”。但是有朱世铎那嚣张无赖的嘴脸在面前晃悠,再加上几乎是挑衅般的笑声,他怎么可能冷静。

无奈之下,雷辰子赶紧联系张燕来——可惜没有拨通电话,随后便干脆挡在高战庭面前。

这事儿必须拦下,不然没法收拾。真武山再强,也得看着圣教的脸色说话。这跟共御外辱不一样,应该从长计议。

但就在这个时候,姚秦却冲了上去!这妞儿早就气不过了,熟练地抡起棍子横扫。混蛋,老娘跟你拼了!

年轻人本就冲动,就算出了事,需要付出的代价也小一些,而且宗门也容易跟人解释。

“我去,妹儿你别冲动啊。”秦尧有点头大。他也在考虑该不该帮忙,这是个很严重的问题。

人家姚秦出了事,事后好歹有真武山罩着,有大名鼎鼎的师父张燕来,那也是地榜上的女高手。

自己呢,到时候也找自己的女师父帮忙罩着?得了吧,自家师父还是圣教的逃犯呢。

但要是不帮忙,自己也太不仗义吧。再说了,朱世铎是个嫡裔,而大眼萌妹是个血裔,摆明了要吃亏的。

“妈蛋,老子也拼了,大不了以后也出家当道士去,跟着大眼萌妹混算了。”秦尧其实想得简单,但年轻人在朋友受欺负的时候,都很简单,何况这个朋友还是个刁蛮可爱的萌妹子。

于是就在这一刹那间,情况就变成了大混战。估计朱世铎这货也无法想象,自己就是仗着圣教的身份装个大波一,对方这群小崽子们怎么就真的冲了上来。

不过无所谓,真武山自己内部就办了——雷辰子拦住了高战庭,而李幻真也主动出面拦住姚秦。

“你这个山门叛徒,为什么帮着外人打我!”姚秦大恼。

李幻真却也振振有词:“我并非山门叛徒,相反,你和高战庭却是山门祸害!为了区区小事而给真武山招祸,你以为自己是谁?我和雷师叔这是在帮山门平祸呢!”

听起来还有点道理。

但秦尧不跟他讲道理,一个爆字咒炸了出去,劈头盖脸。

“祸你妹,炸你个龟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