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朱世铎

    除了麟榜本身,论坛也有帖子专门分析预测,就好像球赛开始之前的预估盘点。

而在其中一个最热门的帖子里,好多人都提到了姚秦,说是未来两三年里就可能进入麟榜,因为她是真武山这一届最有潜力的。

包括也有提到苏家苏无求的,评价也不低,虽然呼声不是很高。

但问题的关键在于,竟然不少人都提到了南都孔氏的那个奇葩二公子——孔宰予!

孔二傻子竟然有这么高的呼声,简直让秦尧三观崩溃。

凭啥?这枕头精哪有一点点修炼的样子。

但有些人就是信誓旦旦,说什么“孔二公子大智若愚”、“孔二公子故意隐藏实力”……秦尧简直哭笑不得。大智若愚?这小子竟然蠢出了这种境界?还隐藏实力,那是你们跟他没有真正接触好不好!

也或许孔维泗名气实在太大,所以大家才觉得虎父无犬子,总觉得孔宰予应该有两把刷子吧。

而秦尧现在也忽然意识到,自己身边都是些什么家伙?

自己才刚刚觉醒,接触的几个小伙伴儿竟然都是有望进入麟榜的?假如真是这样,只能说自己的魅力值太高了。

要知道就秦尧看来,自己比那三位还有潜力呢……咳咳,这话不能说出来,心理面想一想就行了,要脸的。

其实秦尧还没意识到,他身边还有一位超级大牛林教授啊!美女师父战斗力虽然不算特别突出,但一身的图腾术在整个图腾领域内恐怕已经是年轻一代的奇迹。

而后秦尧又随便翻了翻,有些消息有意思,但跟自己目前也没多少关系。不过他也留意到,有人对真武山李幻真的评价也不低。

这些预测者表示,本届千选的难度有点变态,就是因为出现了好几个好苗子。假如不是和姚秦撞在了一起,李幻真放在往届也肯定早就锁定仙苗的位置了,而无需纠缠争斗到这一刻。

人才,都是人才。

一看而不可收拾,直到凌晨三点半才睡觉。于是第二天苏无求都已经出门晨练去了,秦尧还没睡醒。

孔宰予就别提了,更不可能睡醒。这货昨天透支了念力,要是等他自然苏醒估计需要到今天晚上。

“醒醒!”迷迷糊糊的时候,有人推了推他。

还没等他醒过来,身上就猛然一凉——被子竟然被人掀开了!

“艹您!”秦尧本能地坐了起来伸出中指,但是睁开眼却发现,对面站着的赫然是久违了的大眼萌妹。

看花眼了,还是在做梦?

秦尧揉了揉眼睛,发现没错儿。

姚秦双手叉着*儿怒冲冲瞪着他:“刚才你说什么?”

“我说……早啊您……”

“早你个鬼,给我起床!都几点了,而且圣教的教谕朱世铎也快来了,还睡!”

“你转过头行不行……另外你这样很不淑女的,哪有跑男生宿舍里掀被子的,也就是最近一直虚得厉害才没闹笑话。”

换做以前肾气饱满的时候,你早晨掀我被子看看?亮瞎你的圆溜溜大眼。

姚秦顿时抱着胳膊扭过头去,背对着他,但还是气鼓鼓的。

秦尧一边穿裤子一边问:“你怎么来了,这么着急?”

姚秦气道:“废话,我那边的案子办完了,能不来处理这边的事情吗。我的比赛就剩下四五天就结束了,肯定来不及接新的案子,就看你们学院这案子的绩点分配了。哎,都怪你这笨蛋,交代你点破事儿都办不好。”

其实说这个简直理亏,毕竟是李幻真他们不要脸,跟秦尧没任何关系。而且这是你们真武山的内部争斗,我一个临时小助手能起什么作用。

不过考虑到女孩子的情绪,秦尧还是认了:“算我欠你的,请你吃饭行不行?真不行就肉偿吧。”

而后直接像死狗一样往床上一躺,脸都不要。

大眼萌妹没理会他的插科打诨,气鼓鼓地坐在了他的床沿儿,拖着腮生闷气。

秦尧理解她的感受,这就像是参加高考一样,不知道辛苦了多少年了,最后一把考砸了。

“其实也不能怪你,只能怪我运气不好。一会儿教谕朱世铎就来了,就看他的态度了。”

秦尧:“他的态度能决定你们千选的结果?不是你们真武山的内部评比吗?”

“看来你也知道是千选的事情了。”姚秦也没觉得太意外,毕竟真武山千选在遗族世界里面也基本上是公开的。

姚秦表示,在千选事件上遇到纠纷,最终裁决当然是由真武山毓秀宫的高层做出。但是,他们会尽量尊重事发地圣教组织的裁定结果。

比如说这次朱世铎要是认定案子是姚秦破获的,那么鉴定结果送到真武山的话,真武山八成会参考这个意见。

秦尧:“那看来这个朱世铎的决定还是挺重要的。”

姚秦点了点头。

就在这时候,高战庭那高大的身影走了进来,似乎表情不悦:“我联系了朱世铎,还真好像公事公办的样子,连中午请顿饭的面子都不给。”

看来关系有点僵。

高战庭继而摇头道:“没办法,当年峰主跟朱家人有过小过节。这次能拿捏咱们一回,他们不会放过机会的。”

牵扯到旧怨的话,那就更不好办了。假如这一关真的过不去,那就只能寄希望于真武山内部,不参考这个朱世铎的鉴定结论。

……

另一边,龙城学院外两公里处一座五星级宾馆大厅,李幻真正笑吟吟地陪着一个白胖中等个儿的中年男人说笑。

这个白胖中年男人穿着身半休闲的褐色西装,长着一副苦瓜脸,两只眼皮耷拉着仿佛整天睁不开眼,嘴角也往下撇,总之看上去一点精神都没有。

但是他的派头儿倒是不小,还有两个唯唯诺诺的年轻人鞍前马后伺候着。

这就是圣教东一区教谕朱世铎。

李幻真陪着笑脸道:“刚才是高战庭打的电话?”

朱世铎皮笑肉不笑:“是他。哼,这时候知道临时抱佛脚了,早干什么去了?除非帝观峰的张燕来亲自给我说好话儿,否则这事儿还就没得谈!她张燕来多大的谱儿,派个高战庭这种货色就想缓和局面吗。”

张燕来,真武山帝观峰的峰主,也是姚秦的师父。

李幻真顿时带着巴结的神色讪笑道:“燕来师叔那脾气,整座真武山都知道,就爱得罪人。”

朱世铎冷笑:“有脾气也别对着咱们,圣教的招牌难道不值钱么?”

“那是那是,燕来师叔向来不知道轻重。”李幻真确实是不要脸了,当着外人来编排自家师叔。哪怕两峰的关系不和睦,但是对外的时候也不该这样。“总之今天这件事,就拜托朱叔叔了。”

朱世铎懒洋洋地点了点头:“没跑儿的事,放心吧。你先走,我一会儿再去龙城学院,避避嫌。”

李幻真乐滋滋地拱手道别,先行出去到了自己的车上。

车里面,雷辰子正坐在驾驶座上,皱眉道:“怎么样?”

李幻真笑了笑:“拿下。没有不吃腥的猫,东西照单全收了,而且当着我的面拒绝了高战庭中午的饭局。”

雷辰子闷闷地哼了一声,开车直奔龙城学院。“高战庭自负一辈子耿直,也会做出请吃设局的事来。为了姚秦,这混蛋还真够拉下脸的。”

李幻真有点邪佞地笑道:“还不是为了讨好燕来师叔,据说他可是燕来师叔相好儿的。”

“胡说八道!”雷辰子瞪了一眼,“我们踏雁峰和帝观峰不和是一回事,但不要捕风捉影地编排宗门长辈。张燕来虽然脾气不好爱得罪人,但是做人堂堂正正,我们这一代人都清楚。”

李幻真耸了耸肩:“又不是我编排的,是有人这么说。”

雷辰子皱了皱眉头:“那你就假装听不见!别人可以造谣,但你不要传谣。”

李幻真显然有点不屑。

雷辰子沉默了片刻,道:“幻真,你要时刻记住一点——你是要做大事的人。你父亲对你的期望,是像朱云从、释无畏那样,向‘尊位’发起冲击!想做天大的事情,就要有天大的心。”

李幻真在后排偷偷撇了撇嘴,年轻人当然大多讨厌说教,但嘴上还是假装诚恳地嗯了两声。

……

上午十点,所有人都到齐。就在案发的三号宿舍楼的202宿舍里,秦尧也首次见到了传闻中的教谕大人朱世铎。略失所望,和想象中差别太大,什么威严、敬畏顷刻间荡然无存。

并非以貌取人,而是朱世铎这做派确实让秦尧瞧不起。走个路前呼后拥,看个人也得抬着下巴耷拉着眼睛。别说天然长这样,不信他面对教尊也敢保持这幅德行。

而且来了之后二话不说,就直接斥责姚秦他们办事不力。一个“小小的案子”搞了这么久都没搞定,反倒一而再、再而三的出人命。

“幸好李幻真师侄他们来的及时,好歹灭了一个魔族。”朱世铎厚颜无耻地摊开掌心,里面是赵振涛的那枚魔核,“他已经将这枚魔核上交了,本教谕会论功行赏。”

直接就把功劳全部记在了李幻真头上,连商量甚至询问都没有。

秦尧能瞧得起这种玩意儿吗。

另外大家刚刚见面,秦尧就收到了朱世铎五个点的“恶之念力”。妈蛋老子还没招你惹你呢,你就先开始恶心上我了?至于吗?

对于这种一句话没说就开始对你抱有恶意的,谁也不可能看顺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