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观察者论坛

    苏无求表示,遗族观察者论坛的账号不能轻易借用,需要入籍者凭借自己在遗族世界的身份证明,办理一个登陆账号。

而且这个账号是跟你的家族或派系绑定的,因为你入籍那一刻就决定了你的所属阵营。要是谁私自借阅账号,导致遗族的秘密大范围泄露,对不起,比本人要承担相应责任。

要是泄露的责任非常严重,甚至所在家族或宗派也得跟着受牵连。轻则封号,重则引来圣教执法者的介入。

遗族的事情现在来看不算太隐秘了,但依旧不对社会公众完全放开。大规模泄密而引发社会恐慌的话,那就等着被收拾吧。因为在这个方面,圣教是有明文规定的。

秦尧有点丧气:“那就是不能看了?”

“哪里啊,随便你啦。”苏无求打着哈欠打开了电脑,输入一个生僻的网址,蹦出来的是一个小学生安全教育的画面——儿童远程教育!

上面有几百篇安全文章,一大堆动画宣教片,语音故事……鬼才看!只能说伪装可真够蛋疼的。

而后在某个角落里点开一个乱七八糟的广告,在广告页面角落里又点了一下,连续几次不起眼的骚操作之后,终于蹦出来一个账户和密码的输入界面,甚至还有发送到手机的验证码。

秦尧有点头大,心道这也太费事了。

苏无求一边打开一边说:“其实也没什么,我几系个普通用户,看到的都系大路边上的公众话题或新闻。上面那些高等用户才能获得更多消息,再往上还有超级用户。”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就有等级,真蛋疼。

“哪些人是超级用户?”

“遗族界滴大佬啊,天榜地榜上滴,介也算系两榜高手滴额外福利。”

什么额外福利,说到底就是跪舔。观察者论坛的主办方也得罪不起两榜强者吧,不如卖个人情。

秦尧:“我去,还挺难……那高等用户呢?”

苏无求:“谁都阔以当高等用户,我也阔以啊,几要每年缴纳一百万年费就好啦。我没钱,也懒得弄介个。”

秦尧:“我倒不懒,关键是没钱,妈蛋。”

苏无求:“对啦,麟榜上的,可以获赠当年高等用户权限,相当于获赠一百万大礼包啦。”

秦尧忽然想到,要是哪怕有那么百十个高等用户,这个网站就稳稳地运营,赚大了啊。

“不阔能。”苏无求摇头说,“我听长辈说,介个网站每年没有几个亿,运转不起来滴。”

这么吓人?

不过苏无求稍微一解释,秦尧就明白了——这个观察者论坛不仅仅释放八卦,自己还主动搜集第一手消息,等同于一个遗族新闻网。

既然是网站,就要雇佣不少员工做编辑记者之类的工作,而且要聘用遗族员工,代价可不低。

另外一线搜集信息可是要承担危险的,有时候还会死人。比如这次要是有网站记者来调查龙城学院的案子,万一遇到了暴食之主而死掉,岂不是亏大了,抚恤金又要多少?

不过网站也有其他赢利点,比如代为发布个任务什么的,以及做点广告,都可以得到一些收入。

反正现在的意思就是,很多消息都是被屏蔽的,苏无求这个普通账户没法看。

网站页面朴素到令人发指的地步,简直就是最简单的文字罗列,连插图都很少。

而且发信息的帖子也非常少,看来大家的自我保护意识也比较强,尽量不暴露自己。所以,页面上多半都是网站方面的更新消息。

消息很少,或许也会受到圣教的管制而不敢乱说,当然也可能比较有价值的消息会设置更高权限。

天榜、地榜和麟榜倒是公开的,秦尧打开一看,对不起,除了刚才说到的那些,其余真的都不认识。

而且信息资料非常少,只有宗派和姓名,连个照片都没有。也是,要是敢随意把教尊大人的照片放上去,这网站估计也就等着关门就是了。

苏无求:“其习(实)也有银怀疑,这网站本就系圣教主办的。”

啥?以圣教的本事,就做出这种破烂网页?别的不说,这美工的水准跑外面连个月薪两千的工作都找不到吧。

再说了,圣教还缺那一年几个亿的收入,指望这个挣钱?

但苏无求说,这些应该都是小事,甚至是故意混淆视听,免得让人认为这是圣教主办的网站论坛。

秦尧:“那最终意义究竟是什么?”

苏无求眯了眯眼睛:“将遗族系(世)界逐步开放!”

从前直至古时候,遗族的数量是很少的——这跟总体的人口基数也有关系。古时候一个煌煌盛世也就几千万人,哪能跟现在十几亿人相比。就算保持相同的觉醒比例,现在的觉醒者也应该是古时候的好多倍。

更何况不知怎么的,好像现在时代变了,更加适合觉醒似的,导致觉醒者的数量暴增。

另外这个时代已经步入了信息化社会,封锁消息的难度越来越大。连一个小谣言都能通过网络瞬间传遍全国,更何况大案要案?

比如龙城学院这种连死好几个学生的案子,谁能封杀得住?再比如凭空着火、地面上一米多长巨大手印这样的事情,总有普通人看到了,很难完全封锁掉的。

总之一句话——时代变了,脑袋也要随之改变。

但你要是一下子把问题全都公开,估计老百姓会吓得晕晕乎乎,整个社会也会发生不少乱子,人心惶惶。

你要是说龙城学院里面来了杀人犯,那么找到罪犯并追捕就是了;

但你要是说这里来了一群“魔”,又是吸血又是吃肉,那这所大学就不要开办了,估计百分之八十的学生都会吓得要求退学的。

放在一个学校里是这样,放在一座城市、一个国家,也是同样的道理。

所以最稳妥的办法就是逐步放开,渐进式地泄露一些消息。从十来年前开始做这个网站,慢慢向外公布,使得普通遗族也能接触到一些其他方面的消息。这些消息会慢慢散播出去,哪怕普通人一开始不相信。

而随后网站释放的消息越来越多,发布的消息也越来越多,老百姓听到的也多了,慢慢会从不相信变成将信将疑,再到开始选择性相信,最终到全部相信……有了这样一个心理适应过程,社会不会乱。

至于说那粗糙的网页,也恰恰就是为了让人以为这就是个低水平电脑发烧友的低劣恶作剧,哪怕真有人想要寻根问底,找到这个网站之后也就会自动放弃了。

秦尧点了点头:“有点道理啊,兄弟你还真有思想。”

“偶有啥西(思)想,都系家族长辈揣测滴。碎觉碎觉,习(实)在受不了啦。”

苏无求也睡了,秦尧简单翻了翻这制作粗劣的页面。虽然消息都是大路货,但有些东西还真热闹。而在各地案情的版块里,他偶然发现了龙城学院的案子。

打开一看,禁不住瞳孔一缩!

倒不是说案子有什么新发现,而是惊讶于案情报道之迅速。这才过去了两个小时吧,但刚才那场战斗的简要情况竟然已经播报了!

包括案件当中出现了大魔,学院医务室校医、来自沈家的沈盈也是幕后黑手……这类热乎乎新鲜出炉的消息也都赫然在目!

观察者论坛的记者已经到了?不至于吧。那么,是谁把案情报上去的?

秦尧感觉到有点头大,仿佛觉得有张恐怖的天眼在扫视着一切,无所不至,这种感觉让人脊背发寒。

他现在更相信苏无求家族长辈的那个推测——说不定这论坛就是圣教办的,或许也只有强大的圣教才具备这么可怕的情报获取能力吧。

而后他又查了查,从宗派世家版块里面也真找到了关于真武山千选的消息,竟然还是连续跟踪报导。从一层层的初选,直到现在进入白热化的双人对决,也就是帝观峰姚秦和踏雁峰李幻真之间的较量。

从整个追踪报导的过程,秦尧能看出大眼萌妹经历了多少磨难,吃过多少苦、受过多少罪。而且所有人也都看好,认为她最有可能成为本届的仙苗,从而压过李幻真一头。

论坛资料显示,仙苗虽然和麟榜不是一回事,但成为仙苗者,最终踏进麟榜的可能性非常大。因为麟榜才评选两年,而每一届都有真武山仙苗的存在,只不过都是往届仙苗,年龄23、24岁那种。

秦尧也觉得如此。大眼萌妹虽然是上等血裔,但秦尧怀疑她和自己、和苏无求一样,都在压制进度稳固境界。而一旦突破的话,争取可以直接步入嫡裔中等这个层级,至少非常接近。

而成为真武山仙苗之后不但可以获得巨大的资源,还有一个极其恐怖的好处,那就是道尊大人亲自为其洗髓!

经过道尊亲自出手洗经伐髓,仙苗的实力往往会凭空蹿升一个小境界。比如从嫡裔下等到中等,或者从中等到上等!

要是凭空修炼的话,哪怕资质不错,提升一个小台阶耗费你三两年时间不算过分吧?但道尊可以帮你节省这个时间,而且是在修为提升最快的青年阶段。

这是道尊以自身修为来强行照应本门晚辈,没有丝毫的副作用,可谓是莫大的福祉。据说每帮助一位仙苗,就会让道尊损耗半个月的苦修之功。

年年如此,损耗何其恐怖,所以不可能再给第二位施以这样的好处。

秦尧暗忖:“难怪真武山的子弟都要争夺这个仙苗,就目前来看,假如成了仙苗的话,基本上几年后必进麟榜的,甚至同时挤占两三个名额都不意外,道门第一山果非浪得虚名。”

“而且看论坛上这些评语,似乎对大眼萌妹的评价极高啊,说是潜力接近……我去,潜力接近朱云从和沐真言这绝代双骄?大眼萌妹有这么优秀?”

“可我觉得,哥比她还优秀那么一丢丢啊……低调低调……”

秦尧感慨着,也微微自得着,继续翻看消息,竟不觉得疲倦。而不一会儿之后,就在这个小版块里,秦尧发现了一条令他菊花一紧的消息!

“这忒么完全没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