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当世俊彦

    所谓麟榜,指的是一个专门为青年遗族高手设置的榜单,而且制作方也是天榜、地榜的制定者——遗族观察者论坛,也可以简称为观察者论坛。

这个组织名字很朴素,但却是遗族界的一个特立独行的存在。他们是遗族界一群自发的网络从业者,专门搞遗族网络信息服务。还别说,竟然慢慢被他们搞出了一定的影响力。榜单肯定有漏网的,但大多数应该都是真实实力的体现。

而且论坛完全保持公平公正,甚至拒绝圣教的介入,由此更值得信赖。

不可否认,当初他们制定天榜、地榜,也跟其他网站搞头条、排名什么的一样,以制造噱头的方式来吸引关注,增加流量,同时也增加遗族各个势力对论坛的参与。

到最后,连各大门阀世家和佛道派系也都开始投入更多的关注。因为榜单代表着实力,而实力意味着影响力和在遗族世界里的地位。

信息时代,会炒作的总会得便宜的,遗族也不例外。

但就像秦尧所感受的那样,天榜和地榜虽然竞争激烈也很有看头儿,但是对于年轻一辈来说,却产生了太多的距离感。久而久之,会让人产生审美疲劳的。

“哇,今年天榜第一又是教尊大人啊!”

“奇怪吗?从天榜设立以来,这个榜首位置就没变过。”

“何止榜首位置,前几位从来都没动过,看得真没意思。”

就这样,当然会让人觉得乏味。

更重要的是,对于网络参与度最高的年轻人而言,天榜地榜根本没有任何介入的可能!

年纪轻轻还想进天地两榜?做梦呢?这会严重打消年轻人的积极性,因为产生太深刻的距离感。

偏偏年轻人又是玩儿网的主体人群。

不得不说人家观察者论坛非常清楚用户的心思,于是于两年前制定了新的榜单——麟榜。

麟,取义“麟子凤雏”,意思是年轻才俊的意思。顾名思义,这个榜单就是专门为年轻人所设计的。

能够评选进去麟榜的,年龄上限不超过24岁,低了则不限。这个榜单一出来,马上就吸引了大部分年轻人的目光,毕竟在年轻遗族里面,18到24岁是最集中的一个群体。

而且这个年龄段也是进步最快的时候,于是榜单变化剧烈,每年都会出现很多新面孔,也会淘汰不少老面孔。就算经常霸榜的一些,也会出现名次的变化。

变化这么激烈,自然会引发更多的参与热情。

而各大势力门阀为了激励自家弟子,同时也是为了攀比,也鼓励他们去争榜,上去了自然是莫大的荣耀,同时也会得到本派势力的大力扶持。

要知道这个榜单只罗列18个人!

以遗族世界之大,年轻觉醒者数量之多,却能位居前十八位的,哪个不是人中龙凤,也都是本派势力的珍宝,代表着本派或家族的将来。

连苏无求也有资格去争整个榜单,那看来我也不差嘛……秦尧的想法有点气人,幸好苏无求没看出来。

如今两届已经过去了,马上要开始第三届评比,而且难度也似乎越来越大。

记得第一届时候,排名第十八位的只是一个刚刚晋升到嫡裔境界的,显然是下等嫡裔,而且年龄都23岁了。

但是去年评选第二届的时候,最后面六位是清一色的中等嫡裔,而且是中等之中比较能打的。更往前面十个,赫然全都是上等嫡裔!

24岁以内,能跟高战庭这种高手持平的,太优秀了吧。

“那……前两个又是什么鬼?”秦尧有点颤了。

苏无求:“那俩系怪胎啦,别想跟他们争啦。”

排第一的是圣教的人叫做朱云从,23岁,真裔!而且在第一届评比的时候,这家伙就已经是真裔了!

第二位其实也没有名次变动,他前年第一届的时候也排第二,只不过那时候是嫡裔巅峰,而第二届的时候也进阶为真裔了。

二十出头,真裔,还是两个……秦尧意识到这个麟榜的难度了。或许将来他依照真龙血脉有可能争一争这个榜,但前两位的难度太大了,大到令人绝望。

苏无求压低点声音说:“第二名叫沐真言,系一位墨者!而且据说他系当代墨家钜几(子)指定的传人,很厉害滴。”

墨者!

一直以来,墨家都是个非常神秘的群体,甚至已经隐居两千年。两千年来一直被圣教通缉,恩怨纠葛数不清。

但是能跟圣教抗拒两千年而不倒,也变相说明了它实际拥有的可怖实力。

别的不说,墨家这一带的首领、也就是他们的钜子,赫然就是天榜第三的超级存在!

没错,是第三,排名卡在佛尊和道尊之间!

这是唯一能和三大尊掰手腕的霸主级存在,令人畏惧,也令人神往。

所以墨家的传承绝对不可小觑,那么作为钜子指定传人的这个沐真言,能达到这样的高度也其实可以理解。

上一代,钜子可与教尊争锋;下一代,沐真言或许亦可与朱云从一较长短。

苏无求:“对啦,介个朱云从也及(值)得了解一下,因为他系咱们介个东大区的总教谕。”

我……我了个大艹的。

总教谕?

明天要来的这位朱世铎,只是东一区的教谕,感觉就已经非常牛波一了。朱云从倒好,竟然是整个东大区的总教谕?

要知道东大区下设六个分区呢,从东一到东六。

而且天下六大区外加一个特别区,个个都都类似于镇守一方的诸侯,权势极大。

要说年轻人修为高绝倒也罢了,但能够任命为一个大区的总教谕,就说明他还具备足够的管理协调能力,以及足够的人情世故。

这才真正让人惊讶。

秦尧感慨:“这真是奔着教尊的位置来培养的啊,满满的皇太子即视感。”

苏无求理所当然般点了点头:“系啊,其习(实)大家给他取的绰号,恰恰就系‘太几(子)爷’。”

好吧,果然大家所见略同。

但苏无求让他更关注这个朱云从,是因为明天要来的教谕朱世铎,就是他本家叔叔。

有了朱云从这个大侄子当靠山,朱世铎这两年在圣教里面相当吃香,也算是混得风生水起。所以看在侄子的份上,不要轻易得罪这位叔叔……这特妈听起来怎么这么别扭。

另外据苏无求所说,其实麟榜里面还有一位也是个超级明星,而且耀眼程度已经直追朱云从和沐真言——榜单排名第十七位的“佛童”释无畏。

苏无求:“介个也系变态呀,唉唉。听名几(字)就鸡(知)道系偶们佛家弟几(子)啦,而且和我一个辈分。”

苏无求,释无畏,一个俗家弟子,一个出家弟子。

而这个释无畏之所以令人高看,是因为他去年入榜时候的年龄才18岁!

虽然麟榜的要求是上限24岁,下不封底,但实际上入榜的基本上都是21岁到24岁之间的青年。

毕竟这几年恰是遗族青年们进步最快的时候,半年的修为就会拉开巨大的差距。所以,年龄大了当然沾光。

就算是朱云从和沐真言,今年也都已经23岁多,只能评选最后一届了。

那么,一个18岁的大男孩竟然冲进了榜单,会是何等震撼?而五六年之后,这小子会不会成为下一个朱云从、沐真言?

至少在未来的六年里,这小子应该都会在麟榜上牢牢霸榜吧,会成为大家最熟悉的面孔。

哎,同样是佛门弟子,自己还大了两岁呢,至今连榜单尾巴都没摸到呢……想到这里苏无求刚才这才叹息了一下。

原本家族长辈告诉苏无求,只要基础打得足够扎实,那么有可能突破时候直接步入中等嫡裔的境界,也就是血脉浓度超多五千分之一的界限。

到时候,冲击麟榜还是有点希望的。

就算这次不行,反正随后两年依旧没有年龄过线,想必应该有机会到麟榜里面转一圈。而只要能进麟榜,必然会给苏家带来极大的荣誉。

但由于和暴食之主战斗的时候不得不提前进阶,导致他现在只是下等嫡裔。以后慢慢修炼的话,不知耽误多少功夫,反正有点亏。

好在苏无求是个真佛系,不愉快也只是一闪而逝罢了。

秦尧稍微安慰了他一下,而后想了想问:“对了,照这么说的话,就算真武山的所谓仙苗,其实也是进不去这个麟榜了?”

“差好多啦好吧。”苏无求苦笑,“仙苗是真武山自己的选拔,而麟榜是整个遗族界的选拔,范围大太多啦。”

但仙苗毕竟也是蛮优秀的,而且每届麟榜里面,真武山也都有名额,毫不例外都是前两届的仙苗。

只有获得了千选成功,成为仙苗,才会得到更多资源,成就更高境界,从而冲击麟榜。

所以大眼萌妹才那么在意,她的师父也更在意。

“其实挺有趣的,你以前咋没说过。”秦尧感觉没事儿聊聊八卦也挺爽。

“你没问。”

“我压根儿都不知道,怎么问。”

“其习(实)也没啥意西(思)啦,就是点八卦而已。鸡(知)道了,也不代表咱们能增加多少修为,浮云啊浮云。”

秦尧苦笑:“关键孔二傻子也没对我说过。”

苏无求:“他更不在意介个,孔宰予巴不得跟遗族细(世)界做个切割,老洗(死)不相往来。甚至,这家伙都阔能没有办理观察者论坛账号。”

也是。

秦尧:“对了,那个观察者论坛网址多少,给我打开看看。”

八卦之心熊熊燃烧,睡意全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