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榜

    圣教等级森严,一般人是接触不到总教谕的,寻常案子也很难经他的手直接办理。就好像龙城学院连环凶杀案,能惊动教谕大人亲临已经是非常特殊。

这还是因为出现了暴食之主这个大魔级别的家伙。

当然,刘队长对于教谕朱世铎不可能太了解,秦尧回头还得问问苏无求他们,或许美女师父也知道一些吧。

至于现在这个案子的问题,秦尧想了想说:“既然这样,那就让朱世铎明天来了直接问孔宰予就行了,他是这次案子的主办者,刚才也是他冲锋在前。要不然,他也不会因为失去魔核而不开心。”

拿孔宰予当挡箭牌,反正遗族警官不好查办他,估计圣教的什么教谕更不方便查办吧?再怎么说,南都孔氏也是圣教一大派系。

刘队长有点惊讶:“这个不着调的小伙子,竟然是主要成员?”

刘队长分明记得,上次在火葬场孔宰予就穿得花里胡哨、流里流气,屁股上还挂破了一个窟窿,露出了鲜嫩的臀肉。这次更离谱儿,臀肉倒是保护住了,但臀肉之外的所有肉全他娘的暴露了出来。

这种活宝,也能成为主心骨儿?

秦尧点了点头:“你看他都打成什么样了,裤子都打没了,出力最多。”

是这样啊……刘队长存疑。但既然秦尧不想配合,他也不再强求,反正明天有孔宰予面对教谕大人。

其实这些普通警官处理遗族的事情挺头疼的,不能按照正常程序来办理,到处掣手掣脚。换做普通案件,你作为涉案人敢不交代?直接把你带回警局里,估计你就老实了。

刘队长没有问出东西而离开,假装去调查记录别的东西,事实上他知道自己警队的调查都只是虚的,表面文章。

李幻真看的穿秦尧的小心思,心中暗恨但表面上笑而不语,这波一装得大约能有八十分以上。

但雷辰子却似乎是个直肠子,双目精芒四射,总有点忍不住要揍秦尧的意思。只不过现在事态敏感,李幻真拉住他转身而去。从这个细节可以看出,李幻真这家伙虽然动辄耍赖装波一,但关键时候的城府还是有的。

这小子,感觉会是姚秦长期的对手,不止是千选这一次……秦尧暗忖。

现在时间已经到了凌晨两点,案子再忙也得睡觉,特别是孔宰予刚才一边跟李幻真骂着,一边打着哈欠几乎要睡着,枕头精的外号可不是白给的。

“天大的事儿也挡不住你睡觉是不是?”秦尧有点无语,回到寝室之后直接丢给孔宰予一条冷水毛巾,可毛巾递过去的时候,孔二傻子就已经躺床上呼呼大睡了,连洗澡都没时间。

苏无求摇头:“他介系累的。显然他的嗜睡跟念力消耗过度有关,越是吸(施)展咒法,他就会越困的。”

那么今天孔宰予可谓是超负荷施展了,肯定累得半死,能撑到这时候已经是万幸。

秦尧眼睛一瞪:“那要是这么说,明天这货估计起不来?”

还真有可能。

苏无求:“我鸡(知)道你系想用他来应付朱世铎,但系无所谓啦。几(只)要不暴露林教授的身份,其他都好说。”

秦尧:“我还是个黑户呢,没入籍。”

苏无求:“你在帮姚秦做细(事),而且即将办理入籍,问题应该不大。”

哎,要是所有人都像你这么好说话,那天底下哪还有什么争斗啊。

而后苏无求又简单说了说朱世铎的事情,也只是偶尔听闻。据说是个嫡裔巅峰的高手,办案经验也相当丰富。就是脾气恶臭,不怎么近人情。

而后秦尧又把这件事电话通知美女师父,哪知道美女师父并不怎么了解这个朱世铎。她一直在躲避江湖,而且当时圣教剿灭她家,朱世铎也没参与,因为她的家族压根儿就不在东大区,更别说这个东一分区。

小心认真点就是了。

“对了还有件事,魔核这东西究竟有什么用处?我发现大家对这个都很在乎。”秦尧问。在他看来,魔核更大的作用只是为了帮助姚秦争夺办案功劳罢了。

苏无求却表示,魔核这东西可不是代表诛魔的功劳这么简单。因为,这东西本身具有辅助修炼的巨大价值。

一般来说,觉醒的遗族是无法直接吸收别人的血气或念力什么的,大约只有魔族才会这么干。但是,魔核却是个例外。

魔核这东西仿佛剔除了所有属性的单纯能量体,任何觉醒的遗族都能通过吞服并炼化,对自己的修为产生促进作用,而且没有任何副作用。

可以说,这东西等于是提升修为的珍贵丹药。

魔的等级越高,其魔核的能量越大,也就越珍贵。

秦尧:“也就是说,魔可以吞噬遗族的血气甚至肉身,而遗族可以吞噬魔的魔核,看来老天爷是公平的。”

苏无求:“但系,魔吞细(噬)血气更残忍,偷吃肉身更显得邪恶,所以就越来越让银反感并抵记(制)了。”

听起来是这样,但这是以“人”的角度来看问题。

魔跟人不一样,牠们只是一团奇怪的生命体,类似于薄雾黑烟一样的灵魂体。你吞噬牠的魔核,在牠看来是什么感受?也说不定就像人类看待肉身被啃吃差不多。

不过秦尧的理论被苏无求否定了:“可记(至)少人类不会吞吃人类的血肉,但魔会吞七(吃)别的魔的魔核。所以,魔系邪恶的。”

这倒也是,不管价值观如何,但凡吞吃同类的都会显得非常邪恶。

那我这又算啥?人型的魔?秦尧心里头给自己打了个问号。

另外两人还简单交流了一下苏无求进阶的事情,提到这个,苏无求看起来没有一点高兴,反倒有点忧虑。

因为苏家长辈原本要求他在血裔阶段盘整更长一段时间,将基础打得更牢一些,结果他没有按长辈的意思去做。

只不过是为了保命,想必家族长辈也能理解。

至于说他现在的咒法,也就是那个看起来很拉风的无界定印,苏无求表示自己其实早就掌握了这个咒法,连咒文都一股脑绘制过了,只是血裔阶段的念力无法支撑他的施展。

现在到了嫡裔阶段,念力一下子暴增了一大截,也就可以施展出这个强大的无界定印咒法了。

甚至假如到了真裔境界,他还有更强的。苏无求说不光他们苏家,其实大家基本上都是这样——咒法早就知道,只是等着念力提升之后才逐步施展出来。

这一点上面,秦尧还是个另类。他的《九字真言咒》明明是九种咒法(数量有点多的变态),但血裔境界只对他开放了两种,也不知道进阶之后会出现什么新的咒法。

至于说苏无求现在的血脉浓度——这也直接决定他在本境界里处于上中下哪一等,倒是没法直接测量,因为没有相应仪器。

但是根据苏无求的判断,以及家族里其他嫡裔的实力进行参照,他觉得自己的血脉浓度应该在六七千分之一的样子。

超过五千分之一,才能算是步入了中等嫡裔的范畴,而超过三千分之一才是上等的标准线。

只见苏无求微微叹了口气:“哎,看来想要冲击《麟榜》系不大阔能啦。”

秦尧非常好奇,心道苏无求可是超级佛系青年,啥事儿都与世无争。怎么在这个什么《麟榜》上面,罕见表现出了一点点争胜的欲望。

“麟榜是什么玩意儿?”

苏无求终于恢复了无欲无求的佛系状态:“阿弥陀佛,偶又着相啦。什么麟榜都系浮云啦,浮云……碎觉碎觉。”

秦尧苦笑:“碎你个头啊,说明白点。感觉有点意思,但我师父怎么没对我说过?她倒是偶然提及过天榜和地榜的事情。”

天榜,遗族界的一份至强榜单,罗列了当今遗族界最强大的前13位高手。自然是以教尊为首,而佛尊、道尊也都在列。

另外还有一个地榜,则是天榜以下二十多位,也都是名震一方的大佬。

其实两个榜单每年一次调整,毕竟年年都可能存在陨落者,也可能出现新晋的强者。所以地榜的人数变化最快,年年调整。

但天榜那13位的数字却非常明确,因为七八年都未曾有过变化了,呈现出强大的固化迹象,可见登临天榜之艰难。

由于林教授这两年隐藏极深,也不跟别的任何遗族打交道,所以她对榜单变化不是太清楚。但是她清楚大体至强的那些,包括地榜里面排名靠前而不易变动的那几位,她也知道。

比如南都孔氏家主孔维泗,比如苏家家主苏楞严,都是地榜里面的“霸榜”高手,这些年来一直在地榜中上游徘徊,牢牢占据一个名额。

所以秦尧才非常敬畏孔二傻子他爹,妈蛋竟可能是天底下前二十位的遗族大高手啊,超级大佬呢,吓死个人。

所以他才想着拉大旗作虎皮啊,用孔二傻子去对付圣教的教谕朱世铎,不信朱世铎不给面子。

只不过什么天榜、地榜跟自己距离太遥远了,压根儿就没有参考性。所以偶尔谈及,事实上秦尧却不是太关注。

但是,这个什么《麟榜》又是什么鬼?别说里面的人员名单,甚至林教授都不知道这个榜单的存在,还是一直忘了提?

苏无求:“不系啦,这个榜单系新出现的,这两年刚刚做。估计林老西(师)淡泊名利,没关注过。”

难怪。这两年里发生的事情,别说什么新榜单,估计就算三大尊死了一个,林老师都未必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