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教谕来了

    由于六芒星阵完成、暴食之主被释放,基本上确定凶案不会再次发生。就算暴食之主不走,也只是会针对秦尧或林教授他们,但这是遗族世界的事情,和世俗世界已经无关。

所以就目前来说,龙城学院连环凶杀案已经可以宣布告破了,所剩下的无非是抓捕逃犯“沈盈”——对外公布会是如此。

而且在这个案子的办理过程中,相继干掉过丝袜男、白京溪、赵振涛等人,最终黄文生也折在了里面。

这四个死掉的家伙之中,前两个都是秦尧他们干掉的,赵振涛是他们一方和李蔓苓配合干掉的。只有黄文生是暴食之主亲手做掉,但也跟李蔓苓没关系对不对?

可现在人家愣是要把整个案子的功劳和绩点都抢走。

问题在于在圣教眼中,丝袜男、白京溪这些普通犯罪遗族,远没有“魔”更加重要。于是,唯一一个魔核——也就是赵振涛的那枚——也就成了最关键的因素。它在谁的手中,似乎谁的功劳就最大。

黄文生的魔核?已经被暴食之主给吞吃了。如今只是死尸一具,你甚至都无法证明它原本曾被魔给夺舍过。

别的不说,哪怕李幻真和姚秦将这份功劳给平分,对姚秦都是极其不利的。毕竟当初姚秦在这个案子上耽误的时间太久,所以李幻真等于比她多办了一个案子。

姚秦在电话上怒道:“更重要的是,他们这么干也太阴损了吧?李幻真这混蛋都不出面,随便找个人安插在这里,就能把办案权给抢走了?”

秦尧有点语塞:“妹儿,其实你不也是把我安插在这里,自己跑路了?”

姚秦:“……”

总之姚秦也只能占据情理上的优势,但在道理上却没啥好说的。一句话,关键看那枚魔核。

除非短时间内你把暴食之主(也就是沈盈)抓住了,毫无疑问这个案子的绩点肯定给你,就算分割也得给你百分之九十以上。但是距离千选结束就剩下几天时间了,谁能保证抓住强大的暴食之主。

姚秦又叹了口气:“而且出现了大魔一级的魔族,圣教就不可能无动于衷了。等圣教的执法者到了龙城,谁能从他们手中抢夺办案的主导权啊。所以,抓捕暴食之主的事情就算了,不用考虑。”

秦尧咬了咬牙:“那好,你等着,我去把李幻真这小子揍一顿,给他把那魔核抢过来!这小子很得意啊,看嘴脸就想揍他。不过他是不是很厉害,好像信心很足,还说孔二愣子要是不服气就去跟他抢呢。”

“别!”姚秦马上制止,“他这是在坑你们,怂恿你们故意去打他!这混蛋,从小就是个满肚子脓水儿的坏胚,长大了更不是东西。”

秦尧楞了:“故意打他?还有这么贱的货?”

姚秦:“你不懂,我们真武山祖师爷的规矩,只能一致对外,不许内部争斗。特别是在千选的时候,每个人都只能凭自己的本事挣绩点。参赛者不准打斗,更不能抢夺别人的功劳。哪怕只是抢了一针一线,也会被直接判输。现在就剩下我和他两人做竞争,我要是因为抢夺东西被踢开了,他会直接获胜,连绩点都不用计算了。”

我去,李幻真这小子够黑的啊。

“那等一下!”秦尧一惊,因为他发现远处孔宰予在争执的过程中,似乎要动手了!估计李幻真故意激怒孔宰予,好让孔宰予进入圈套。

一旦孔宰予动了手,而孔宰予又是大眼萌妹的朋友,到时候李幻真马上可以向真武山毓秀宫提出抗议,提议取消姚秦的参选资格。

被秦尧一把拉住,还真险,因为孔宰予这小子甚至已经开始结印了,差一点就触发圣诵。

附耳低声说明了情况,孔宰予这才作罢,但还是气得不行。

而对面的李幻真也真够妖的,当即猜出了事情缘由,笑道:“看来是姚秦把规则对你们说明了?哎,好不容易就把这个二傻子给激怒了,结果你却跑了过来,只能说姚秦的运气还真不错。”

这么不要脸的手段能说得这么正大光明,脸皮之厚令人佩服。

李幻真冷笑:“这叫策略,懂?脑力当然也是实力的一部分,恰好你们在这方面非常欠缺,我当然要以我之长、击你们之短了,这不很正常吗?”

秦尧啧啧赞叹:“兄弟你脸皮比我屁股都厚了,佩服。”

李幻真摇头:“不用激我,我是不会生气并打你们的。”

秦尧:“那岂不是意味着,我能一直骂下去了?”

李幻真:“我也能骂你。”

秦尧:“可我们这边三个人,三张嘴。”

李幻真:“……”

总之再进行口舌之争也没意义,秦尧他们再度回到了刚才战斗的地方去查看。

两个战斗现场,赵振涛和黄文生的尸体都还在。但无论秦尧还是李幻真,大家最关注的还是和暴食之主战斗的现场。

特别是最后那一击,在地面上留下的大半尺深的恐怖掌印,令在场之人各个为之惊悚。

李幻真抱着长剑若有所思,背后一个中等身材但气势凶悍的男人指着掌印说:“幻真你看,这种威能的强度,已经隐约到了真裔境界了。”

这个凶悍男人虽然个头儿不高,但却壮硕威武,有点草原汉子的风格。阔眉大眼古铜色的肌肤,略显油腻的长头发简单束在脑后,穿着灰色粗布衫和松散的棉布裤子,粗犷鲁直。

不用说,这人的身份和高战庭应该差不多,算是千选选手的护法者。真武山每一位步入最终决赛的选手,身边都会配备这样一个嫡裔级的高手,免得这些好苗子夭折。

而能够被挑选为护法者的,当然都是真武山各个派系嫡裔境界的顶尖儿好手。就好像高战庭是日观峰第三高手,而眼前这个叫做雷辰子的粗犷男人,则是真武山踏雁峰仅次于峰主的强者。

从他直呼李幻真之名,而不是喊什么“少主”,可见雷辰子的地位非常高,不像李蔓苓那样只是个随从。

而且雷辰子的名字也显示出,他是个真正的道人,虽然在外执行任务并没穿道袍。

李幻真点了点头:“也不知道当时这魔头有没有燃烧魔念。”

假如没有魔念燃烧也能使出真裔强度的一击,那就麻烦大了。

只可惜当时李蔓苓一直昏迷着,所以没能见证这一切。秦尧他们三个才是真正的当事人,但他们显然不会免费提供这些消息。

李幻真说着的时候,有意无情看了看秦尧,似乎想看看秦尧会不会不小心说出来战斗时的情况。

那些警官也都准备凑过来,想问问具体情况——这种神仙打架般的场景真忒么是真人干出来的?你们都是超人吗?

秦尧:“别看我,你不是把功劳都捞走了吗?仗都是你的人打的,我们啥都没看见。还有你身边的那些警官们,不要来询问我,我们都没参与。”

于是李幻真和身边那群警官都有点脸黑,贡献出的怨之念力像雨点儿一样胡乱飞。

龙城警局的刘队长干咳一声凑过来,他算是老面孔、老朋友了,当初还在火葬场里一起共事。“秦尧老弟,别意气用事了。关于遗族作乱事件的具体情况,还真需要你配合一下,不然我没办法向上级汇报。”

秦尧撇了撇嘴:“我还想跟你理论一下呢!李幻真这小子派了李蔓苓过来,假装是警方的人,你咋就不跟我打个招呼呢,亏我还当你朋友。”

刘队长摇头:“我连遗族事件的知情权都只是勉强获得,你以为我能决定这些事吗?”

这倒也是。

秦尧想了想:“那你准备跟谁汇报?”

刘队长寻思着也没必要再保密,因为明天可能上头就会直接找秦尧这些涉案人:“圣教来人了,他们需要了解事情的前因后果。带队的是整个东一区的‘教谕’朱世铎,据说地位很高,脾气也很臭,我这具体当差的敢不伺候好吗。”

秦尧心道圣教这回真的是不得不重视了,管辖东一区十三市的教谕大人都亲自来了。

圣教内部机构庞杂职位繁琐,但是执法者体系倒是很清晰。

一般而言执法者是江湖人的通俗称呼,其实他们在圣教内部被称为“教习”。分为上中下三等,一般由中下等嫡裔遗族充任,也有一些实战能力不俗的上等血裔加入。

教习往上是“教谕”,分管一个分区;

教谕之上为“总教谕”,分管一个大区!

能成为分管一个分区的“教谕”,一般应该达到上等嫡裔的实力。当然,更需要一定的管理能力和综合运筹能力。

毕竟一个分区管辖几座甚至十几座城市,权责非常巨大。

而要想成为分管一个大区的总教谕,那么必须是真裔境界的超级高手!

整个圣教只下辖中、东、西、南、北、东北六个大区,外加一个京畿特别区,由此可见每一个大区(含特别区)的份量之重。

总教谕、教谕、教习,三大层级构成了圣教在地方上的基本管理架构,驾驭着整个遗族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