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李幻真

    师徒俩走出卧室,四人坐下交代了当前的形势。

既然确定暴食之主还会来,那么大家就要小心,包括林教授。

毕竟黄文生和沈盈是一伙儿的,那就已经知道老师也是遗族了,他们的下属也就是大个子女凶手还曾抓到过林老师。现在考虑到暴食之主那贪婪吞噬的德行,那么身为嫡裔的林老师你还真的要注意点。

孔宰予摇头:“也就是注意这几天吧,回头应该会安全一些。因为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一下子蹦出来一群魔族,甚至还有暴食之主这样的大魔,圣教是不会坐视不理的。圣教执法者一旦出现,就算暴食之主也只有被追捕的份儿。”

但是,你觉得圣教执法者的到来仅仅会对暴食之主形成威胁吗?对林老师而言难道就不是威胁?

苏无求:“不几系(只是)圣教,别的系(势)力也会来的。介么多魔族,会产生多少魔核、多少功绩,大批猎魔者会蜂拥而记(至),龙城会像一块其(磁)铁一样吸引好多遗族吧。”

难道现在还不够乱吗?头疼。

总之走一步说一步吧,先自己提高注意再说。至于现在,应该马上返回龙城学院。

因为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警方必然会赶过去的。到时候发现参与战斗的几个人都消失了,能不找他们吗。

与其被警方找到这里,还不如主动跑回学院。如今学院里面肯定已经人山人海,再加上大队警官的出现,暴食之主也必然不敢留在那里了。

“能给我找条裤子穿上吗?”孔宰予觉得穿着花裤衩子回到学院,非但没有衣锦凯旋的意思,反倒显得更加狼狈。

林教授耸了耸肩:“我一个单身女人,哪来男人衣服。”

孔宰予:“女士长裤也可以啊,我身体瘦,林老师你个头儿也不矮……”

“扯淡!”秦尧,“那你怎么向人解释衣服的由来?别把林老师出卖给了。”

难道说是从林教授这里弄到的衣服吗?

于是三人匆匆返回学院,就说在外面逃了一圈儿又回来了。

而学院里面的情况也和他们预想的差不多,已经乱成了一锅粥。时间都已经过去了这么久,还有因为一点动静而惊声尖叫的。

哪怕已经凌晨一点,没有一个人能入睡——除了孔二傻子真的想去睡觉,但他却被赶过来的警官们给喊住了。

表面上带头的还是龙城当地的那位刘队长,但实际上所有事情却似乎都像一个非常年轻的新面孔警官负责。

太年轻了,简直不像是真的。不过也不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情况了,当初的大眼萌妹不也年轻的不像话吗。

这个年轻警官看起来大约不到二十岁,但是身材高峻颇有风采。瘦长脸儿恰是当今影视上最流行的小鲜肉模样,冷峻的双眼似乎看什么都自带鄙视之意。

他的警服似乎也很考究,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他竟然还拎着一把剑——拿着剑的警官!

身份已经呼之欲出——这肯定是一位遗族,平时或许像姚秦那样掩饰一下兵器,但现在正搜索暴食之主,随时可能战斗,也就不在意这些小细节了。亮灿灿的长剑森寒如水,一看就是利器。

别说,加上这把长剑做配饰,这小伙儿显得更加精神了。所以哪怕现在是人心惶惶的时刻,依旧有不少女生对他投以关注。

也或许在这个恐慌四起的时候,这种冷峻霸道高手般的人设,更能征服年轻女孩子的心。

但他显然无暇顾及那些,而是非常生气地看着面前一个女警官——李蔓苓。

李蔓苓只是被吸光了血气,变成了普通人,但幸运的是没有死掉。她刚刚醒过来不久,就赶紧来见这位公子哥般的年轻警官。

她平时都已经那么高傲了,可是看到这个非常年轻的警官之后,竟变得非常谨慎小心。

难道说她的血气被吞噬干净之后,失去了遗族的血脉威能,于是就不敢再那么高傲了,还是别有原因?

反正大老远的,秦尧就看到那个年轻警官竟然在训斥李蔓苓。

“没用的废物!”年轻警官毫不留情面,“暴食之主,一听就是个大魔级的魔族,外加其余几个,这是多大的功劳!不但从你手边溜走,甚至连点追踪的线索都没找到,自己还被搞成了这幅熊样子!”

李蔓苓的低声下气简直令秦尧等人大跌眼镜:“对不起少主,是属下无能。”

少主?这都什么年代了,怎么还有这种混蛋称谓。

更何况那青年还是个公职人员。

但这个年轻警官却坦然受之,冷声说:“我向来赏罚分明,这次本该严厉惩罚,但考虑到你一直以来功高劳苦,就罚你回去做一年的苦役。”

苦役,也就是说出苦力吗?对于一位曾经是嫡裔的觉醒者而言,这种发落方式也太不近人情了吧?

虽然秦尧他们不至于太同情此前傲慢嚣张的李蔓苓,但对于这个年轻警官也产生了浓浓的厌恶。

李蔓苓似乎感到万分委屈,但还是恭敬地低头称是,并且掏出了来自赵振涛的那枚魔核,小心翼翼地奉上。

年轻警官看到这枚魔核之后,这才稍微露出了一点点和气神色。毫不客气地笑纳,点头道:“苦役就免了,山门管理的地方似乎还缺个文员。”

“多谢少主开恩!”李蔓苓赶紧躬身致谢。

本是位嫡裔高手,此时给个看大门的职务竟然已经算是开恩,说到底还不是因为她已经失去了利用价值?

对于遗族世界里这种唯利是图、且唯力是图的冰冷规则,秦尧今天算是又见到了。

而身边的孔宰予却不服气了,扯了扯花裤衩子跑了过去:“喂,李蔓苓你怎么回事?一开始已经对你说了,这魔核是咱们三个一起弄到的,应该咱们三个平分才对。”

那年轻警官顿时脸色一寒,转身直视孔宰予。似乎被孔二傻子这霸气的着装打扮所折服,忍不住干咳了两声。“你,该不会就是南都孔氏的孔宰予吧?”

看来情报工作做得还挺细致。不过也不算意外,毕竟李蔓苓都来了好几天了,应该将这边的事情调查挺仔细并汇报给了这个年轻警官。

孔宰予挺了挺毫无肌肉、精瘦如排骨的胸膛:“怎么,知道深浅了吧?”

年轻警官冷笑:“什么深浅?南都的孔又不是圣城的孔,还不至于见人高三分。魔核这东西本就是打来的,在谁手里就是谁的。你不服气,可以再从我手中抢回去。”

好大的口气。

不过秦尧也算是发现了,南都孔氏确实很牛逼,很多高手都会慎重对待。包括南都孔氏的家主孔维泗,就算高战庭那样的高手也对之保持恭敬。

可是每当孔宰予主动装逼的时候,往往都会碰到铁板!要么对方跟他硬肛,要么像当初赵振涛那样准备杀人灭口,要么就碰到具有杀亲之仇的黄文生……反正孔二傻子每次对外售卖爹字招牌的时候总会受辱,估计这货天生没有装逼的命。

不过秦尧也留意到一点:虽然都是孔氏,但还有一支更加强大。孔宰予所在的南都孔氏虽然很强,但那个圣城孔氏应该更有实力。

就像年轻警官所言,是那种“见人高三分”的霸气。

没办法,因为当今圣教教尊就来自于圣城孔氏,没得比。

看到年轻警官口气这么大,而且没有平分魔核的意思,孔宰予气恼道:“你又是什么人?”

年轻警官似乎也很自负,四十五度角仰首道:“真武山踏雁峰,李幻真。”

竟然是真武山的,大眼萌妹的同门师兄弟?

不过自从通过苏无求而直到“千选”的事情之后,秦尧对真武山这些弟子之间的感情也就不抱什么信心了。特别是姚秦和高战庭他们急匆匆的走,不就是因为跟别的小队竞争,生怕落在后面。

此时孔宰予还在跟这个叫做李幻真的年轻警官理论,而秦尧则打电话给了姚秦。大眼萌妹在电话那边原本打着哈欠呢,一听说这边案子爆发,马上来了精神!

“又出现了?这群胆大包天的家伙!不过怎么样了?抓住坏蛋没有?反正你能正常打电话,就说明咱们这边应该没事儿吧。”

秦尧嗯了两声:“我们倒是都没事儿,不跟暴食之主也跑掉了。赵振涛被干掉了,但问题是魔核被那个叫李蔓苓的女警官给抢走了。”

姚秦调查过李蔓苓的身份,简单的走个过场,并不认识。但当她知道赵振涛的魔核通过李蔓苓而交给李幻真之后,姚秦马上就发飙了!

“什么,李幻真那个装逼犯?他怎么会在那里的!混蛋我知道了,李蔓苓肯定是他偷偷安排的暗哨,甚至可能使用的假名,就等着这个案子出现进展,马上出来摘胜利果实,到时候这案子就算是他破的了!”

应该是这样。而考虑到姚秦和高战庭在这里忙活这么久,临走前还安排秦尧等人继续盯着,就会发现李幻真这人挺阴毒的,确实是抢夺别人的功劳。

“你也够逊的,我让你帮我看着点,你咋就看不住呀。”

秦尧也很无辜:“我是一直看着啊,可是这个李幻真从来都没出现过。李蔓苓倒是出现了,我也把消息告诉你了,但你不是没查出任何问题吗。”

“气死我了!”姚秦一下子沮丧起来,“前些天又有一组竞争者退出,只有我和李幻真在比试了,而且我本来还占有一点点优势。但他要是把龙城学院案子的绩点抢走,我肯定输了,也没时间接别的案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