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肾虚原因

    由于林教授的昏厥,心相印图腾的作用也消失了,秦尧虽然浑身酸软无力但至少不再痛苦。他艰难地坐起来,心里有点纠结。

要跑路吗?假如猜不错的话,心相印图腾肯定是有作用距离限制的,只要跑到足够远的地方。

但要是这样的话,留下她一个人昏迷在这里也不行啊。

其实秦尧已经感觉出来,林教授对自己真的没有恶意。哪怕刚才她都怒成了那样,却也只是普通女孩子的小脾气,甚至还带着些娇羞的意味。

由于心相印让他们心连心,秦尧能够确定上面这些感觉是真实的。

或许她真的有说不出的苦衷吧,毕竟遗族的世界只是向秦尧打开了一条门缝,他还无法知道这个神秘世界的真相究竟是什么。

总之经过这么一连串的阴差阳错、误会打闹,他觉得自己和林教授之间的关系莫名贴近了好多。

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不打不成交吧?

交是交情的交,没多余的涵义。

稍微有点犹豫,他轻轻推了推地上的林教授:“没事儿吧?”

没有回应,甚至连动静都没有。

秦尧开始觉得有点不对劲,他将林教授的身体轻轻翻过来,发现竟然没有了动静。她的眼睛闭合着,甚至嘴角流出了一道血迹,在白皙的脸颊上显得如此触目惊心。

秦尧大惊。

一直觉得林教授是个深不可测的大魔头,怎么一转眼成了这样?手指轻轻探到她的鼻子下,发现连呼吸都那么的微弱,气若游丝。

秦尧更懵了!设身处地想一下,他一个大老爷们半夜三更出现在单身美女家里,现场明显有打斗痕迹,女人嘴里流血衣衫凌乱,要是真的再挂在了这里……mmp啊,警官到时候会咋看待这件事?

这尼玛活脱脱一个jian杀现场啊!

慌得一比。

对,按压心脏,人工呼吸!作为一个医学知识并不丰富的学生,秦尧第一时间只能想到这个。而且就在两个小时前林教授的办公室里,她不是自称刚刚为秦尧做了这个吗?

好像是左右手交叠,按在胸口位置,一次次用力下压?这事儿说起来容易,具体操作的时候其实挺让人手忙脚乱的。秦尧根据自己的记忆,将手放在了林教授那被炸开的峰部。

真软绵绵,都怕给她按坏了,简直舍不得使劲。

按压几次其实没见啥效果,秦尧满心惶恐地把嘴贴到林教授那娇艳的双唇上,连血迹都没时间擦拭。捏开她的嘴巴,鼓足力气往里面吹气。

还别说,林教授似乎有了点动静,微弱地呻*吟了一声。秦尧一看有戏,马上又连续按压了几次胸*部,再度往她嘴巴里吹气。

但这次出现了大变化,措手不及。林教授不知怎么的忽然来了力气,一把将秦尧的后背死死抱住,仿佛溺水之人抓到了浮木一般。

紧接着,她贪婪到近乎拼命般的抽吸!

秦尧被吓了一跳,直感觉自己身体瞬间虚弱了不少。而在他变得虚弱的同时,林教授的身体却仿佛变得更加有力气了。此消彼涨,他竟然没能挣脱。

于是这个状态竟持续了好几秒钟,而秦尧总觉得自己越来越虚。甚至,腰子部位已经开始隐隐作痛。

又虚了?

他脑袋里猛然想到一件事——自己最近变成肾虚公子,难道就是因为这个?

也是啊,似乎每次上完林教授的课之后,自己就会虚一些。此前还以为是自己做彩绘人体画板累的,但现在看来……有猫腻啊。

疼,腰疼得厉害。而林教授却还好似处在半睡半醒的状态之中,依旧拼命地索取。

而且随着吞吸过程的持续,秦尧的身体越来越无力,而林教授的力气却越来越大,两只手像八爪鱼的触须一样狠狠抓牢秦尧的身体。

秦尧脑袋有点乱,但力气越来越小又挣脱不开。而怀抱美人、紧紧贴合的姿态,终不免让他有点意乱神迷。于是在晕晕乎乎之中,他竟然本能地探出自己的舌尖。

和林教授的香舌轻轻抵触,于是林教授的身体猛然一震,双目也随之睁开。她刚才其实也在沉迷,吞吸的过程只是来自于身体自救的本能。如今一旦清醒,顿时惊羞交加地呀了一声,将秦尧一把推开。

竟然就这样解开了。

秦尧揉了揉昏沉沉的脑袋和隐隐作痛的腰子,苦笑:“我说刚才只是给你按压心口、人工呼吸,你信吗?”

林教授脸微微一红:混蛋,人工呼吸需要伸舌头吗?但这种话却又羞于启齿。

而且低头看到自己胸口的春光依旧暴露着,于是急忙去换件衣服再说。看起来她的身体还是虚弱,走路时候似乎迈步艰难,而且一只手捂住心口仿佛还有些痛苦。

秦尧则看着她火辣窈窕的背影而陷入沉思:自己这肾虚的症状,真的是林教授所带来的吗?究竟为什么?学院里“闹妖怪”的事情究竟和她有没有关系?

不过秦尧更进一步确定,林教授对自己没有真正的恶意。就像刚才,假如她执意抱着他吞吸的话,他是无法挣脱的。

就这么胡思乱想着,林教授已经换了件衣服回到客厅。老于世故的女子已经恢复了心神的平稳,静静坐在沙发上继续给自己倒茶。

她知道刚才肯定有些误会,而且也自信秦尧不会选择逃跑了。

“刚才可能有点误解,你说自己故意对我‘那么想’,难道有什么隐情?还有你伸出中指,是不是你施展咒法的印诀?”

果然冰雪聪明,一旦从愤怒中平静下来,马上就想明白了一切。

秦尧点了点头,稍作解释。不过他只说自己能够“搜集”别人针对他而产生的念力,却没交代“境界篇”里面可以吞噬别人血气的事情。

搜集念力是被动的,是别人“给”的,听起来比较温和。而吞噬血气这种事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吸血鬼、吸星大法这种歹毒套路,会让别人感到恐慌畏惧。

即便如此,林教授还是微微惊讶:“竟然能吸收别人的念力?这种咒法简直闻所未闻。”

“这在遗族世界里也很奇怪吗?”秦尧好奇。

“当然。”林教授想了想,“但你身为真龙遗族,和别人有所不同也是正常,毕竟你这个族裔传承太罕见了。”

“罕见到啥程度?”

“罕见到几乎就是一个传说,没多少人知道其详细。”林教授说,“所以我更奉劝你不要轻易暴露,否则会惹出不必要的麻烦。”

这个女人究竟遭遇过什么啊,以至于处处都如此小心谨慎,仿佛掉枚树叶都怕砸了脑袋……但秦尧作为一个新入门者,谨慎一点也没坏处。

不过物以稀为贵,得知自己竟然是个稀有品种,秦尧心底不免自得。

林教授:“还有你的咒法,虽然是个入门者,却几乎能对我这个嫡裔级的遗族形成伤害,显然也是超乎正常规律的。”

秦尧心中更得意:刚才我才用了23点念力触发了爆字咒,要是等我储满了100点念力,威力会大好几倍呢!

“老师,那你属于哪个族裔?”

“这是秘密。”

“可你知道了我属于真龙族,这不公平……”

“这是图腾师的特权,任何族裔的遗族想要觉醒,或者拥有咒法,必须对他的图腾师公开秘密。”林教授傲然,旋即又脸色微微一白,“这其中的话就算一整夜也说不完,但我没时间了……”

秦尧一惊:“这要挂了?”

“去死,想什么呢!而且我死了你的血液也得凉,对你有好处吗?”林教授做出微怒状,不过秦尧的怒之念力并未增加,所以断定老师这只是佯装生气。“我身体受了伤,需要连续静养修炼两天,而且马上就要开始练功疗伤,太虚弱了。”

秦尧:“对了,那我身体虚弱的事情……”

林教授也没什么愧疚的意思,非常平淡:“事到如今没必要瞒着了,是我在吞吸你的肾气真阳。”

秦尧:“果然是你!”

哼,导致肾虚的原因终于找到了,还真是因为这个冻龄美女啊!

当然也不可否认,这种治疗方式太神奇了。但是觉醒、咒法、血脉之类的事情都出现了,吸阳疗伤也就见怪不怪了。

“激动什么,小气。”林教授白了他一眼,“反正就是细水长流吸一点,又不会死人。再说我帮你觉醒和绘制咒文,你还没谢我呢。”

强词夺理,你开始吸我阳气的时候,可没想到为我绘制图腾吧?不过秦尧知道跟一个女人讲道理是没意义的,只能作罢。

“那还需要继续吸吗?”秦尧胆子也是不小。帮忙做好事是主要的,但不可否认这小子也有点回味和冻龄女神相拥接吻的余味。

林教授又瞪了一眼!因为通过心相印图腾的作用,她大约知道秦尧的心思,顿时把秦尧又吓了一跳。

她随后又微微叹了口气,有点人在矮檐下的无奈:“看情况吧,或许以后还……还需要你‘帮忙’。不过今天肯定不行,刚才吞吸有点过度了,怕是你一星期内都无法恢复,再吸就算不出人命,也会让你终生肾亏。”

靠,真霸道。“你究竟是什么伤啊这么狠?”

“有些事,你没必要知道。我要修炼养伤了,不许打扰我,你可以在客厅里休息一下,明天正常上学就是了。”林教授说着走向卧室,认定了秦尧不会、也不敢起坏心思对付自己。

但是提到回学院上课的事,林教授又驻足道:“至于三号宿舍楼那件案子,你不要过问,最好假装什么都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