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大图腾师

    远处,浑身剧痛且高速奔跑中的秦尧打了个喷嚏。

这是被校医姐姐给惦记上了。

现在的秦尧若是知道实际情况,只能更加畏惧并抵制“沈盈”才对。开玩笑,要是真的上了你的马,正在你身上纵马驰骋呢,不料在兴奋中你忽然变成了声音嘶哑、语气装逼的暴食之主……是个男人都会一泻千里,而后永生不举吧。

太阔怕啦。

现在力字咒的效果早就过去,而多余血气作乱的情况又变得恶劣。秦尧的呼吸都已经变得非常急促,幸好有护心丹的保护才不至于爆发。

扛着昏迷中的孔二傻子,勉勉强强跑到了林教授的小区,看到林教授已经披着外套跑出来迎接。或许这位美女师父接到电话后,也已经做好了战斗的准备,只是没有看到追击者。

事发时候十点多,而现在刚才到了子时。所以上楼之后,秦尧马上表示自己需要修炼,化解那些多余的血气。

秦尧:“老师你赶紧救救孔宰予,这小子一开始被打得够呛。后来又耗尽潜能搞了个什么大咒法,到现在还昏迷着,我怎么觉得都快没气儿了。”

苏无求老老实实站在一旁,秉持着女人是老虎、美女更是大老虎的固有观念,和林教授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但是他现在很清楚,林教授是个隐藏的大拿,相当厉害。

当初是他动用苏家的资源帮林教授隐藏呢,所以林教授也挺感激于他。

林教授:“把孔宰予放桌子上,你没事吧?”

秦尧摇了摇头:“就是体内冗余的血气太多,但幸好用了一枚护心丹,勉强撑得住。等我将之转化为肉身力道,应该就差不多了。”

但是这次吸收的太多,比一个血裔巅峰的全部血气还要多!也不知道能转化之后能给肉身提高多少,就怕肉身撑不住。

没办法,秦尧又只能使用了一枚淬体丹。苏无求说过,这丹药是强化肉身的,在身体强度暴增的时候也能起到极大的护持作用。

而后自己跑到了卧室里面进入修炼状态,免得受到外面的打扰。

林教授则取出了那支特制的笔,很不错,孔宰予的大花裤衩子造型非常适合绘制图腾,都不用脱衣服了。

佛系青年则站在一边,眼皮耷拉着垂首低眉。其实他是见过几个图腾师的,感觉这些图腾师也就是在觉醒和绘制咒文的时候才用得上,平时没多大作用。

医图腾?也见到过两次,但效果有限,远不如丹药好使。

典型的大户人家思维,反正丹药之类的资源多得是,家底儿耐造。

林教授没注意到——或者说懒得理会——佛系青年的态度,手指在孔宰予脉搏和心脏上搭了不到十秒钟,便摇头道:“明明没那个本事,非要强行催动那么强的咒法,把自己耗了个灯枯油尽。也只有圣教的疯子才会这么干,这跟魔魂燃烧有什么区别。”

典型的带着情绪看问题。能够以这种透支消耗的方式发大招儿,明明是一种大能耐好不好。刚才要不是孔宰予那么干,现在秦尧他们三个全都死在暴食之主手里了。

算了,跟女人没法仔细理论的。

“护心丹还有吗?”林教授显然是在问苏无求。

苏无求挠了挠大脑袋,倒是不吝啬地取出了瓶子。本以为拿出一枚就够了,哪知道林教授却要两枚。

“介么多,会不会过量。”苏无求虽然好奇,但还是认真奉上,毕竟救人要紧。

哪知道林教授将其中一枚放进孔宰予口中之后,另一枚却被他用纸巾包起来放在了自己的口袋里。

苏无求:“……”

这算是劳务费?

但问题是……你救的是孔宰予啊,劳务费干嘛要我出呢?苏无求完全无法理解冻龄女神的脑回路。

难道说因为孔宰予刚才救了我?倒算是个很勉强的理由吧,可问题是孔宰予也救了你的弟子秦尧啊,难道你就不该免费帮忙吗?

女人果然是吃人不吐骨头的老虎哟,家里长辈诚不我欺。

就在苏无求小心翼翼的暗自感慨之时,林教授已经开始绘制图腾。首先从孔宰予的肚脐部位开始,起笔到落笔纷繁复杂令人眼花缭乱,而中间未曾有丝毫中断的迹象。

直至最后一笔扬起,那么繁琐的图腾居然只耗费了不到一分钟的时间!

速度太快了,吓人。

苏无求觉得自己必须正视眼前这位美女图腾师了,好像有点不简单。

直到肚脐部位这个图腾结束,林教授这才迅捷地在自己指尖又挤出一粒血珠。细细的毛笔蘸足之后,马上转移到心脏部位,再下第二个图腾。

中间几乎没有丝毫停顿。

第二个图腾依旧是那么快,只是图案纹路完全不同。苏无求暗暗感慨,心道冻龄女神是啥脑袋瓜儿,竟然能记住这么复杂的东西。

再往后是两胸各一个,其次是喉咙部位,继续往上在鼻下三角区、两侧太阳穴、眉心正中……连续九个图腾一气呵成!

苏无求已经傻眼了。

他现在觉得已经不是要正视这位美女图腾师的问题,而是要对图腾术来一个全新的再认识!

图腾术,向来不只是辅助性的东西么?

至于这医图腾,不更是图腾术里面的下九路、“边角料”吗?

可眼前美女图腾师那神乎其技的表演,完全超乎了苏无求的认知范围。

作为遗族界的豪门世家,苏家自身也有图腾师。但是对于那两位图腾师,苏无求其实并不怎么抱有尊敬之意。

无非就是绘制苏家最常见的狮子图腾,一个简化到抽象程度的狮子图案,外加一些咒文字符。正所谓熟能生巧,这些东西任何一个学美术的学生都应该能做到吧。

唯一需要点门槛的,无非是这个人需要是精神类的觉醒者,仅此而已。

也就是说,只要你是精神类的图腾师,再掌握一些图腾绘制秘术,以及稍微过得去的绘画基础,基本上都是可以成为一个图腾师的。

比起那些弹指间翻江倒海的大能,图腾师确实显得没那么霸气、那么拉风。

苏家家主苏楞严也对苏无求说过,当今世上见到的图腾师多是些勉强入门的“见习图腾师”,而登堂入室的“正式”图腾师就比较少了。恰好,苏家那两位就是一个正式的,一个见习的。

但苏楞严也曾偶然提及,其实图腾师真正到了高绝之处,比如那些“大图腾师”,就会和普通图腾师产生巨大的区别。他们笔起走龙蛇,他们笔落惊风雨,强大的精神力和丰富的知识构成,令他们足以成为让任何人尊敬的存在。就算在强大的圣教之中,寥寥数位大图腾师也地位超然。

至于传说中那种拥有神鬼莫测之能,被称为图腾界最顶级存在的“图腾圣师”,则基本上成为了传说。据说当世还有一个或两个,但就算苏楞严也未曾有机会拜会。

甚至,说不定这两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图腾圣师已经作古了吧。

所以苏无求对图腾术的认识,其实一直停留在家族那两位图腾师的水平,自然没有多高的评价。

但是今天彻底改观。

“连续九个图腾,大小各异、图案变化无穷,林教授简直神了,恐怕是图腾师之中的顶尖儿存在了吧。”

“这种级数的高明之士,其实就算聘请到我们苏家,也肯定会被奉为上宾的。”

“哎,可惜不知道她怎么得罪了圣教,谁也不敢收留啊。空怀一身本领,只能埋没了。”

苏无求暗暗思索着,以为林教授的绘制过程已经结束。因为他也听说过,最顶尖的图腾师也只能一口气绘制九枚图腾,这是他们的极限。

不仅仅是体力极限,而且对念力提出强大的考验。

因为每一枚图腾不是单独存在的个体,它们都是一整个体系的一部分。在没有绘制结束之前,图腾师需要分出一部分精力来维持前面已绘制图腾的运转,免得出现或高或低、此起彼伏的不稳定状态。等到后续图腾全部绘制完毕,这才能统一运转其效果。

所以说,每多绘制一枚图腾,其实对整个体系而言,需要让图腾师分配的念力就会多好多,而维持的难度更大。

而一旦超过了九枚,那么难度会更大!图腾师在绘制第十枚乃至更多图腾的时候,每多绘制一枚,难度简直就像是翻了倍。

不,能够在一个体系内绘制第十枚的已经不叫“图腾师”了,那叫“大图腾师”。

此时林教授已经将第九枚即将绘制完毕,所以苏无求也以为要结束了。她才多大点年纪啊,年纪轻轻的能达到图腾师的巅峰境界,超过了苏家的家族御用图腾师,其实已经令苏无求非常敬佩。

但让苏无求大跌眼镜的是,当第九枚结束之后,林教授的笔尖顺势从孔宰予眉心下滑至右上臂,开始了第十枚的绘制!

“大……大图腾西(师)!”苏无求眼睛都瞪圆了,心跳也加快了好几分。

别看只增加这一枚图腾,但实际上对图腾师能力的要求几乎要翻倍了呢!

可她才那么年轻啊。

而在苏无求那瞪圆的眼睛还没来及眨一下的时候,林教授的笔尖又滑落到孔宰予的右下臂——第十一枚!

而后是右掌心,第十二枚!

左上臂、左小臂、左掌心……十三、十四、十五枚!

苏无求已经木讷了,震惊得无话可说大脑死机。

最终笔尖返回到肚脐的部位,竟然又绘制了第十六枚,完成一个大圆满。

苏无求:“……”

林教授笔尖一扬,收工。放下毛笔轻轻擦了擦额角细密的汗水,摇了摇头:“我的伤势没有痊愈,果然还是影响发挥啊。”

苏无求:“……”

佛系青年现在忽然有种跪拜的冲动。

阿弥陀佛,我不学什么狗屁咒法了,现在拜师学习图腾术还来得及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