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同体共生

    这时候的秦尧剧痛难忍,而且呈现出愈演愈烈之势。无奈之下取出了一枚护心丹服用了下去,林教授说这东西其实比图腾的效果还好一些,而且副作用很低。

丹药下肚之后,一股平和的力量散发到四肢百骸,帮助压制原本奔腾不息的血气,效果倒是明显。

但作为这种丹药的原主人,苏无求告诉他一旦服用了之后,暂时就不要催动咒法了,否则会让药效快速失效,而血气则会变的更加凌乱。

那……就这么被动挨打?

唯一的好处是刚才的力字咒是超长待机,还有两三分钟的时间可以持续,倒也不必强行催动新的咒法,也能保持较强的力量。

所以,这两三分钟就是逃跑的关键了!

于是力气巨大的秦尧背起了几乎虚脱的孔宰予,而苏无求在后面边打边断后,拼命逃到医务室的一楼。

暴食之主自然全力追击,而且连续两次击破了苏无求的无界定印。结果苏无求念力彻底耗尽,再也无法触发再一次的无界定印。

事实上这种咒法耗费的念力,远比当初的智拳印多了太多,这还是因为进阶之后念力储备扩充许多,才能经得起三次无界定印的消耗。

“实在是打不动了,快!”苏无求气喘吁吁,危急时候也不秃噜舌头了。只不过身形矮胖,加之体力不如秦尧,结果还没扛着人跑的秦尧更快一些。

但是秦尧也撑不多久了,时间一秒秒的过去。一旦力字咒的效果结束,他的力气瞬间减少三倍,再扛着人就非常麻烦了。

而在后面的暴食之主却还紧追不舍,包括已经清醒过来的黄文生。别小瞧了后者,一旦这家伙恢复一点念力催动了王八盖子咒法,也是极其凶残的。

“都留下!”暴食之主愤怒地挥手,做出下压的姿势。

于是无形之手字空中拍落,秦尧灵活地躲闪过去,结果身体左侧的混凝土地面轰然作响。上面的混凝土表层碎石飞溅,而表层破坏后的灰土层上赫然呈现出一个大半尺深、直径两米的恐怖掌印!

这可是正规的混凝土公路啊,压路机铺装过的那种,可不是寻常泥土路。就算大卡车轧过去,也不至于造成这么恐怖的损毁。

这要是一掌拍在人身上,那还不得砸成一团肉酱。

吓死个人。

魔念燃烧中的嫡裔巅峰啊,果然恐怖,这一掌恐怕该有真裔强者的力量了吧。

秦尧和苏无求高速奔跑中相顾骇然,心道这回怕是难逃生天了。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秦尧肩膀上的孔二傻子却发声了。这家伙做出圣诵的手印,口中缓缓吟诵——

“天命之谓性,率性之谓道,修道之谓教。道也者,不可须臾离也;可离,非道也……”

秦尧有点头大,心道你小子稍微有了点念力,马上又开始祸祸了是吧?那你有力气就自己跑啊,还让老子扛着你?!

至于你念诵的这些乱七八糟的儒家经文,我算是一点都没信心了。搞毛啊,闹心。

而且穿着花裤衩子做这个,你觉得真的很体面吗?难怪你爹要揍你。假如我是你爹,你早死了一百次了。

但是还别说,这次孔宰予却给了大家一个意外的惊喜。

就在他吟诵这段之后,背后眼看要追上大家的暴食之主竟忽然停住了脚步!

秦尧和苏无求都有点懵,心道暴食之主是何等强大的家伙,难道会被孔二傻子这个弱鸡给祸祸喽?

而孔宰予则在秦尧肩头哇的一声猛吐了一口鲜血,硬是给秦尧的背后涂上了血染的风采:“小弟尽……尽力了……”

“雾草,你丫没事儿吧?”秦尧吓了一跳,但又不敢停下脚步,“没人赖你不尽力啊,你小子别一惊一乍的!”

“爱之念力+5!”

妈蛋,信不信老子这就摔死你……我去,赶紧跑!

孔宰予又昏迷了,可能刚才那个咒文的威力远超他的承受极限。秦尧则带着苏无求狂奔,只能去找林教授了,好歹她也是个嫡裔。而且孔宰予似乎受了重伤,只能请林教授帮他用医图腾治疗一下。

万幸的是,背后的大魔头竟然没追来,只能说孔二傻子刚才的咒法简直是神了!

……

原来就在暴食之主停下之后,马上就陷入了那种枯木般的夺舍状态,吓得旁边的黄文生也不敢离开,只能静静等着。

而在沈盈这副身体内部,竟发生了新的奇怪变化——

识海内部,暴食之主的魔魂正抱着脑袋疯狂蹿动,似乎着了魔。也不是,牠自己就是魔。

但是在牠的对面,竟然还有一个魔魂——媚魔!

她竟然没死。

她原本倒是非常忠诚于暴食之主,为了暴食之主的苏醒而费尽周折,但是最终换来了什么?

一言不合,竟然被暴食之主给夺舍了。

任何忠诚都必须建立在有利可图的基础之上,如媚魔这样的遭遇,再保持忠诚自然是不可能的。

在刚才的夺舍过程中,暴食之主一时之间并不能轻易战胜媚魔。因为媚魔自己本就是嫡裔之境的大魔,而且对这具躯体无比熟悉。故而在被夺舍的过程之中,暴食之主并没能彻底干掉她,为了尽快投入到外界的战斗之中,牠只能先把媚魔镇压住,日后徐徐图之。

牠的镇压手段原本没毛病,但毛病在于孔宰予的这段圣诵,就是为了唤醒一个人内心深处的恶念,令牠自我揭露、自我反省、自我救赎。

结果,媚魔就被这段圣诵给唤醒了,并在内部大闹起来,使得暴食之主也不得不停下脚步再次进入夺舍的状态。

“贱婢,你竟敢反抗本主!”暴食之主怒吼。

媚魔没有多说,或许对暴食之主还存在本能的畏惧。但是为了自保,就算再畏惧也必须战斗下去。

原本媚魔的实力远远不如,但她对这具身体掌控太久了,所以占据主场之利;而且暴食之主钢刺还燃烧了魔念,导致现在正处在一个虚弱期。

于是媚魔竟然有了一定的对抗资本。

两道魔魂交织在一起,暴食之主魔魂猛得化作一头巨蟒,而沈盈的魔魂也转而化作一条体型巨大的黑蛇。

果然,两人本就是一个大的族类。

巨蟒的体型远比黑蛇壮硕,张开巨口便将之吞了下去。但是不等牠咬断咀嚼,黑蛇的身躯猛然变小,倏然钻进了巨蟒的体内。

紧接着巨蟒展开了剧烈的翻滚,似乎痛苦不堪。它未能将媚魔成功吞噬,反倒被这鬼东西钻进了自己的内部。

紧接着牠就感受到了脑袋昏沉欲裂,而后竟仿佛多了一道意识。

两团魔魂初步结合——注意不是“融合”而是“结合”,竟然成了双生共体!

分开的主动权在媚魔手中,除非她愿意从对方的魂中退出,否则就会一直保持这种双生的状态。

但是她不敢退出,因为自己的实力明显弱很多,假如退出之后再次对垒,暴食之主不会给她第二次机会。

那就只能一直共生下去了。

“贱婢,给我滚出去!”

“你以为可能吗,你这个恶毒的东西!为了救你,我付出了太多太多,但你却赐给了我死亡!”

“啊啊啊……我要杀了你!”

“你没有这个机会了。我倒是建议你赶紧去主持这具躯体,小心被人干掉,你我就都完了。”媚魔不知道外面的战斗情况,能提出这一点说明还是存有一定理智的。

……

至此,外面的时间已经过去了至少五六分钟。呆若木鸡的“沈盈”忽然一个激灵,身体一颤清醒了过来。

大喘着粗气,愤怒得无以复加。当得知时间依旧过去这么久、秦尧等人肯定已经无法追上的时候,恼羞成怒的暴食之主更加愤怒。

“该死!无能之辈,竟然无法将对手拖延住!”牠竟然将怒火发泄在了身边的黄文生身上。

黄文生一愣,马上吓得赶紧谢罪。

可是怒火中烧的暴食之主却没打算饶过他,相反甚至还化出了无形之手,一把将黄文生的身体攥住。

黄文生大惊失色意识到了不妙,拼命告饶无果,开始惨嚎着挣扎求救。

但是,有用吗?

他脏兮兮的脖颈被送到了暴食之主的嘴边,暴食之主一边嫌弃着,一边狠狠地一口咬下。

庞沛的血气随着鲜血流淌到暴食之主的体内,帮牠尽快恢复着、提升着。

啪~黄文生的尸体被牠无情地丢在了地面上。

是尸体。黄文生没有李蔓苓的幸运,他被暴食之主掐死小鸡一样掐断了脖子。

黄文生的魔魂也消散了,一粒豆粒大小的黑色晶体跌落地面。暴食之主捡起黄文生的魔核,放在口中嘎吱嘎吱嚼碎,吞了!

不愧是暴食之主,就喜欢吃。

呼~暴食之主缓缓抬头,试图从暴怒之中平静下来。

下一步该怎么办?作为一个昏睡不知多久的老魔而言,这外面的世界早就变化太多太多,所有的一切都是陌生的。

由此身体微微一颤,眼神也闪过一道光芒,整个人的气质瞬间变化。

似乎又恢复成了当初的“沈盈”,连声音也变回了当初甜甜的嗲声。

“还是让我来主持一会儿吧!哎,竟然被这恶毒没良心的抢占了这具身体的一半控制权,太烦人了……”

“还是处理眼前的情况吧,毕竟杀死了那么多人,还搞废了一个警方遗族,问题大了,逃吧。”

“去哪里呢?也不知道秦尧那小子去了什么地方……该死的小贼,姐姐我一点便宜都没占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