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无界定印

    “下一个,我看看该谁了?”暴食之主眯眼笑道,盯着秦尧他们三个。

孔宰予怕了,倾尽全力做出最后的努力。他的念力刚刚恢复了一点点,勉强够施展出一次圣诵。

秦尧一头黑线:“妈蛋咱们本来就没多少念力了,你就不能跟我们配合一下,做事稍微有点计划好不好?”

大家商量着来,把你最后这点用处不大的圣诵也充分利用上,做到资源使用最大化才对。现在秦尧和苏无求都还没有动静呢,你小子竟然先动手了——就你现在仅存的这点本事,有啥用啊。

孔宰予万分惭愧,但是咒法这东西如同离弦之箭,一旦发出无法收回。

于是本方两人和敌方两人都眼睁睁看着这货表演,场面相当尴尬。

双手交叠于胸前,花裤衩子哥口吐古音,但是这圣诵产生的可怜威力,怕是只能影响到普通人了。别说暴食之主,连念力几乎消耗殆尽的黄文生也不屑一顾,完全不受影响。

念诵完毕,孔宰予脸红脖子粗地干咳一声:“尧兄,小弟已经……已经尽力了……”

尽力你妹!完全是无用功。

黄文生甚至都懒得笑了:“你刚才是在放屁吗?一点动静都没有。”

孔宰予:“……”

黄文生:“要是刚才那种放屁般的表演也能称之为圣诵,孔维泗那老狗会不会恼羞成怒打死你?”

孔宰予:“……”

不过也是,圣诵在孔宰予这里就是丢人的代名词,难怪孔维泗一直怒其不争,最后几乎破罐子破摔。

总之现在孔维泗也算是退出战斗了,秦尧和苏无求的压力倍增。

苏无求眯了眯眼睛,对秦尧附耳低声说了几句,秦尧脸色一沉:“这……代价太大了吧?”

苏无求摇了摇头:“代价比洗(死)小。”

秦尧盘算了一下,又看了看时间,最终点了点头,再度将力字咒加持己身。这次玩儿的时间长,十分钟高级套餐。

刹那间浑身力量极度膨胀,同时将剩余几十点念力全都凝聚成一个爆字咒,轰然射向对面的暴食之主。

黄文生又要当肉盾表忠心,但是暴食之主的无形之手忽然出现,一把将爆字咒的光丸攥于掌心。

砰!

在空中炸了,而且由于虚幻大手包裹严密,所以爆炸威力丝毫没有流泻不说,连声音都小的可怜,宛如一道闷屁。

和孔宰予的“屁”相比,动静差不多大小。

但这只是秦尧的幌子,他趁机冲到了黄文生的面前,拳打脚踢虽然没什么章法,但却虎虎生威劲道十足。最终黄文生没能挡住他的攻势,竟被他一拳放倒在地。

而后他一个闪身来到暴食之主的身边,展开近距离攻击。

秦尧觉得对方的无形之手那么大,应该更适合远距离进攻,那么近身搏斗应该就是对方的弱项。

砰!

果然当秦尧一拳打过去的时候,暴食之主也必须扭动身体躲避,看来牠的肉身目前还不够强。

但就在这时候,秦尧只觉得腰部一紧,整个身体躯干竟然被那只无形之手给箍住了。

双臂倒是留在外面,可是怎么掰都掰不开。那只大手就好像是一个巨大的、坚韧的橡胶圈,将他箍紧压制。腰部都细得不像话了,难以喘息。

秦尧痛苦中不忘贫嘴:“再紧一点,屎都出来了,拉你一手!”

暴食之主狞笑:“还真不怕死啊小东西!”

一边用右手做着手印维持无形之手的存在,一边用左手狠狠一巴掌试图拍击秦尧的脸。

但是秦尧双手还在外面,一把将之抓住。还是校医姐姐的那只手,虽然依旧柔软细滑,但现在的感觉只会让人心底发毛。

不管了,开始!

秦尧一把扣住了对方手腕,奋力吞噬暴食之主的血气!

“什么?!”暴食之主大惊失色,还以为秦尧也是魔族呢,但感觉又不像。而牠也能清楚地感觉到,体内血气的流逝速度简直骇人听闻,比牠吞吸李蔓苓的速度还快。

可,牠是嫡裔巅峰啊,秦尧才是个血裔,真可谓是个怪胎。

“松开!”暴食之主怒吼。

秦尧:“你……松开!”

妈蛋,你要是不松开老子的腰,老子就不松开你的手。

“那本主就马上把你吸食干净!”原本暴食之主还想单独留下秦尧,仔细研究研究那诱人的龙魂呢。但既然秦尧敢吞吸牠的血气,那牠也不会客气。

就这么一小会儿,秦尧就将暴食之主的血气吸收了一大股。不但李蔓苓带来的血气全都白费了,甚至还不够用!

因为转化率只有几十分之一啊,可牠失去的却都是百分百纯浓度。就现在来看,哪怕将秦尧他们三个的血气全都吞噬,也未必能补充刚才的损失。

秦尧的目的达到了——就算暴食之主再怎么折腾,至少今天无法达到真裔境界了吧,哈哈哈!

一旦让牠成为真裔,那么大家就一丝丝希望都没了。

“那就死吧!”暴食之主大怒,张开樱桃红唇就朝秦尧的脖子咬下来。

但就在这个时候,忽然产生了一股非常危险的念力波动,连暴食之主都感觉到不同寻常。

惊讶地抬起头,发现对面的苏无求忽然威力暴增,仿佛变了个人。

浓郁的血气升腾,紫红色的狮子幻影疯狂扭动,展现出了强大的威慑力。

紫红,这是嫡裔遗族的血气色泽!

这位佛系青年双手交叠于腹前、两拇指相互抵触,做出大日如来法界定印。

“曩莫!三满多没馱喃!阿……”

此时忽然威压四起,紫红色的狮子幻影扭动变形,最终形成了大日如来的影子法相。以前浓郁得多,宛如实体,其中蕴含的能量更不可同日而语。

啪!

影子法相出手,一下掰住了暴食之主的无形之手。虽然力气稍逊,但是加上秦尧的全力挣扎,于是在无形之手缓缓掰开一点点的时候,秦尧终于脱身。

暴食之主略微惊讶:“战时突破了?!”

秦尧倒是有心理准备,因为这正是他们的合作计划。刚才苏无求认识到,只有提升自身实力才有可能抗拒暴食之主,于是提出马上进阶。

他的进阶跟别人不一样,早就已经瓜熟蒂落,此时进阶无非水到渠成。虽然也存在一点点小凶险,但比别的功法已经平稳得多。

原本他还准备继续提升肉身强度呢,但现在是没得选择了,所以秦尧说代价有点大。

但诚如苏无求所言,就算代价再大,也不如死在这里的代价大。

现在虽然暴食之主是嫡裔巅峰,而苏无求还不到这个高度,但同一境界之内好歹已经可以一战。

“法界定——缚!”

话音未落,周身空气似乎为止一滞,仿佛空气中充斥着粘稠的流质。秦尧这个旁观者尚且感受如此,那么咒法直接针对的对象暴食之主自然会更难受。

果然,这个老魔头开始有点迈步艰难的意味,仿佛行走在深水中到处都是阻力。

就算牠的无形之手试图出击,也会在空中呈现出清晰的波纹状轨迹,宛如在水中行进,自然也就无法做到完全遁形。而且受阻之后的速度也慢了不少,使得秦尧等人具备了躲避的可能。

可以说苏无求这个无界定印简直就是暴食之主无形之手的克星。

而在这片区域里,影子法相的速度却不受任何影响。依旧是那么神出鬼没,甚至可以随时消失再随时出现。于是仗着这个鬼魅般的本领,影子法相竟成功偷袭得手,大日如来一掌推印在了暴食之主的背上。

只不过那种杀伤魂力的威力没有展现出来,因为对方的魔魂实在太强大,远远超出了影子法相现在的攻击能力。

但是这具身体却是沈盈的,防御力只能说一般,哪怕被暴食之主入主之后也不可能短时间内提升太多。而影子法相现在宛如实体,同时也能造成物理性的攻击,所以这一掌竟把暴食之主的躯体打趴在地,后背衣服都碎裂了一大块。

狗啃屎般趴在地上,对于高傲的暴食之主而言可谓是奇耻大辱。这老魔一怒之下奋起,双目闪烁出可怕的血红色——魔念燃烧!

我勒个去的,这才只是一点点皮肉伤,犯得着这么直接吗。

但秦尧他们不知道,傲慢的暴食之主向来要面子,牠看待脸面比看待生命还重要。这是个用生命来装逼的狠货,你却让牠逼格破碎,是可忍孰不可忍呢。

嚣张的魔炎疯狂扩张,最终竟将无界定印形成的奇异空间直接击碎!

苏无求当然还可以再度凝聚,但念力已经消耗太多,新凝聚的威力会更低,根本挡不住对方的再次攻击。

那还等啥,跑啊!

秦尧也准备跑,但是现在非常难受。刚才他吞吸了暴食之主一点血气,但暴食之主的“一点”,对他而言却是相当恐怖的一堆。

至少,比白京溪那家伙的所有血气还浓郁。

所以问题来了,那些血气在气海之中开始不老实,疯狂蹿腾了起来,搞得秦尧周身血脉都几乎要炸掉!

但愤怒的暴食之主不管这个,决意要杀死这几个小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