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5章 众生如棋

    与此同时,范坚强的眼睛也变成了湛蓝色。

        并非西方人那种蓝,而是脆生生的、明晃晃的蓝,犹如鬼魅。

        相对于原来的魔族,其实这才是真正的“魔”。

        眼看着白加黑就要被捉住,秦尧忽然一个爆字咒射向范坚强。这是围魏救赵之术,本也没想着能成功。

        范坚强轻松躲过,但也让白加黑逃回了秦尧身边,于是范坚强更怒,蓝芒更盛:“既然你选择为敌,那就成全你,去死吧!”

        一道湛蓝色的光网铺散下来,弥天极地,覆盖了在场所有人。

        光网密密麻麻,上面布满了闪烁的雷纹,给人的感觉就是能量无穷无尽。似乎只要被任何一道雷纹所触碰,马上就会灰飞烟灭。

        青加黑它们带着大家疯狂向外逃窜,但是没用,这光网仿佛会无限延伸。而且越来越低,马上就要压在了众人的头顶。

        所有人都已经绝望,但这是秦尧脑袋里忽然一震,小剑剑那脆生生的声音再度传来——

        “这孙子很嚣张呀。”

        秦尧:“……”

        随后小剑剑嗖的一下钻了出来,机灵地看了看四周,而后它忽然变得数丈之长,剑尖直接触碰到了光网的中心。

        秦尧大骇,真担心这光网的威能伤害了它。但是随后就惊喜地发现,小剑剑非但没事儿,反而在光网中心开始搅动。

        就好像一根棍子搅动蛛网,将丝网全部缠绕起来一样。

        而且速度非常快,不一会儿就将所有的光网卷起,于是在小剑剑的剑身上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梭子状光团。

        纯粹的能量体,似乎有毁天灭地之能。就这样被小剑剑挑着,直接飞到了范坚强的面前。

        小剑剑:“你不是很吊嘛,来,自己的东西拿回去。”

        范坚强:“……”

        小剑剑:“你要是不拿,我就塞给你了。”

        说完小剑剑嗖的一下冲向范坚强,后者自然惊讶着拔地而起如冲天炮。但极其可惜的是,小剑剑的速度比他快了一点。

        于是从下方追上了他,捅在他两条大腿之间,来了一场酣畅淋漓的大爆炸。

        耀眼的蓝光辉映了世界,所有人的眼睛都被光线照射得睁不开眼。当光芒散尽的时候,大家发现范坚强一身凌乱地立于空中,像是个掉进了土匪窝里的小媳妇,惨不忍睹。

        小剑剑则继续嘚瑟地摇晃着剑柄,似乎非常得意自己的杰作:“敢威胁我老大,活腻了吧你。早就看你小子不顺眼了,而且早就觉得你小子是有问题的。”

        范坚强喃喃自语,仿佛完全不敢相信,这个世界竟然还有能克制自己的强大存在:“你到底是什么东西?虽然是真武器魂玄天剑,但一个器魂怎么会这么厉害?而且能脱离神城,还这么疯狂?”

        看来范坚强也早就开始怀疑小剑剑了。

        一开始还只以为是秦尧的器魂,倒也没什么,毕竟真龙遗族是个极其特殊的种族,天地命三魂齐全,自发找到器魂也不算意外。

        但问题是后来不是说小剑剑是真武大帝的器魂吗?但它怎么能脱离真武仙宫,来到世间玩耍呢?

        那时候范坚强才开始觉得不对劲,但后来又始终没发现什么异常,也就作罢。现在看到小剑剑这惊人的表现,原来一些朦胧的疑点,都马上放大并清晰起来。

        “因为小爷我是非凡的器魂,与众不同,独一无二。”

        “……”范坚强错愕一下,怒吼道,“装神弄鬼,你特妈去死!就算你是真武器魂那又怎样,老子本就和真武一个级数,祂的一件兵器还能奈何了我吗!”

        说是这样,但范坚强还是有点小怯的。在他当初身为圣王级的域外魔主的时候,自然不怕另一个圣王的器魂。但问题是,他现在的实力还远没有恢复到圣王的级数,他如今只是巅峰的圣者。

        不可迟延,这是范坚强的第一反应。二话不说口诵咒文,一道蓝光化作粗壮的光条,犹如游龙一样攀附缠绕,将小剑剑死死缠绕了起来。

        大家都觉得惊奇,心道你刚才那铺天盖地光网都被小剑剑绞烂了,现在这一道光条能怎样?虽然只是粗壮了一点,但看上去远没有上次更壮观吧。

        但是这时候,小剑剑却发出了惊恐的惨呼,似乎异常痛苦。

        范坚强哈哈大笑:“这条噬魂索怎么样?专门腐蚀吞噬各类魂魄、战魂和器魂。小东西,刚才你很狂啊,现在怎么不嘚瑟了?”

        小剑剑疯狂挣扎,但是根本挣不脱。那蓝色的光索犹如跗骨之蛆,死死贴伏在剑身之上。

        这是一种属性的压制,哪怕光索的威能并不比小剑剑本身强,可就是专门克制它。

        除非能有更加强大的威能,以一力降十会的气势,才能将之震碎吧。

        小剑剑痛苦地飞回了秦尧身边,急切道:“快,右手抓住我,左手持道指手印,吟诵《玄帝真君神咒》!”

        搞毛?

        但肯定有其用意,问题是,道指手印很简单,但《玄帝真君神咒》我也不会啊……秦尧茫然。

        小剑剑似乎有点悔意,急吼吼地把玄帝真君神咒教给了秦尧,倒也不难。

        秦尧于是一把将小剑剑握住举过头顶,左手做印,朗声吟诵起来:“太阴化生,水位之精,虚危上应,龟蛇合形……吾目一视,五岳摧倾!”

        伴随着朗朗的吟诵声,所有人都惊骇的发现,秦尧周身爆发出了越来越强大的气势。似乎每一个字之后,威势都会有明显提升。而当咒文全部96字结束之后,秦尧的威能似乎已经达到了原来的数十倍,甚至百倍之巨!

        连范坚强的脸都绿了,因为它感觉的出,此时秦尧的实际威能已经超出了圣境的限制。作为曾经的圣王级,范坚强明白秦尧现在也是圣王级的威能!

        简直无法理解。

        与此同时,秦尧周身龙影环绕,小龙战魂瞬间变成了硕大无朋的无上真龙,翕张之中喷吐浩荡灵气。

        小剑剑周身那光索也轻松消散了,不见任何踪影。

        此时天空中再度昏暗下来,浓云滚滚。熟悉的气息再度出现,而后浓云快速散去,一座绵延百里的浩瀚神城仙宫浮现在众人头顶。乌压压不见天日,不见边垠。

        范坚强骇然惊变,失声道:“真武荡魔宫!不可能,你又不是真武大帝,怎么能唤出真武荡魔宫!但……但你又拥有真武玄天剑……”

        范坚强的脑袋有点懵了。

        要知道秦尧现在召唤出的威能是标准的圣王级,虽然可能还不如当初巅峰时期的真武大帝,但是在所有圣境面前,已经是绝对的无敌。

        圣王之于圣者,犹如血宗之于真裔,弹指间灰飞烟灭。

        而这一刻的秦尧却静静悬浮于空中,面容上渐渐浮现出惊讶、好奇、微笑、恍然……

        “是这样,原来是这样……”秦尧笑了笑,缓缓睁开了眼睛。

        就在刚才那一刻,他得到了双份的上古记忆。

        一份是奇怪的、机械化的信息,犹如古人故意留存给后者,讲述的都是太古时期的故闻,以及古之圣王们封禁域外天魔之类的消息。这些,应该都来自于真武大帝。

        另一份记忆,则是早就存放在秦尧脑袋里的魔龙皇记忆。由于实力差距太大,他始终无法打开这个记忆大礼包。而现在陡然上升到了圣王之境,于是这份记忆也自然而然释放了出来。

        于是,一个玄奇的上古世界,一段段匪夷所思的上古传闻,一位位翻江倒海覆雨翻云的上古大能,全都跃然于心。

        “集谛魔主,今天怕是让你失望了。”秦尧一震玄天剑,笑道。

        范坚强顿时如遭雷击。

        这几世他的名号都是欲望之主,用以混淆视听、隐藏身份。

        所谓集谛,意喻欲望是造成众生一切痛苦的根源。当欲望不能满足,便是种种痛苦。

        现在秦尧竟然能道出他上古时的真名号,就说明秦尧非但拥有非凡之力,而且拥有更玄秘的上古身份。

        “你究竟是谁?真武大帝转世?”范坚强惊问。

        秦尧摇了摇头,长剑直指范坚强,以及他手中那盏诡异的灯台:“先干掉你,再告诉你。”

        “干个鬼!”范坚强转身就跑。混蛋,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将来等自己也恢复到圣王之境,等九个魔主都成为圣王,就算你秦尧再猛,我们十打一也得活活耗死你。

        身体化作一道流光,快如迅雷,已经超乎想象的极限。

        而极限之外,是秦尧。

        砰!高速飞行之中的范坚强头晕脑胀,撞在了秦尧的手上。

        因为秦尧提前堵截在他的前方,单手平推出一道淡薄的玄武幻影,便将他轻松拦下。

        “放弃吧,没意义。”秦尧笑道,“一切都是上古众王的安排,你自以为打破了封印,却不料全都在预定的轨迹之中。你自以为是棋手,而其实只是一枚棋子——比较重要的棋子罢了。”

        范坚强惨然。

        秦尧:“众生如棋,所有人都在棋盘之上,早有定数。”

        范坚强:“那你呢?”

        秦尧笑了笑:“我当然也是,但却是最重要的一枚棋子啊,而且能够跳出棋盘之外的那种。”

        范坚强:“知不知道,你忒么这么叼叼哒的样子很欠揍!”

        秦尧:“知道,可我自己觉得很爽啊,不服你来咬我啊。”

        范坚强觉得更不安。

        他这两句并非闲话,而是想看看秦尧究竟是被上古圣王附体,还是秦尧本人就是上古圣王觉醒。显然,后者更加稳定,自然也更可怕。

        从那依旧吊儿郎当的态度来看,这是秦尧的真我,还是秦尧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