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4章 隐秘旧闻

    范坚强继续得意地说:“祂们复活之后呢,就可以开启各自的神城。而祂们每一位的神城里面,都存储了上百个普通域外天魔的天魂。到时候再把这一共近千名圣境的天魔全部唤醒……嘿嘿。”

        九大圣王级,近千圣境……稍微想想就让人头皮麻。

        “真是的,上古圣王们怎么做事的!”秦尧极其怨愤,“还搞什么打破封印的法门,这不是给坏人留下机会吗?”

        龙树上师却摇了摇头:“有些事是劫数,你躲不过、灭不掉、除不尽,只能去主动应劫。劫数破了,再迎新劫;劫数不破,在劫难逃。”

        范坚强笑着点了点头:“还是大和尚明白事理。大和尚你知道吗,其实你的上古本尊,原本是佛门的大佛陀呢,也是承载了封印的重要人物。为了一步步让你融合地魂、‘意外’找到天魂,我可没少费了劲。为了压制你上古的记忆,又废了我多少力气你知道吗。”

        没错儿,当初先和反向界展开合作的,就是范坚强这些家伙,这小子已经布局了很久。

        龙树叹息着摇了摇头,他本来承担了那么重要的责任,结果却成了范坚强作恶的工具。

        唐剑心:“我看你更多的力气是耗费在表演上了吧!”

        范坚强嬉皮笑脸:“没办法啊,谁让我当时太弱小了呢?只能跟你们周旋呗。”

        秦尧:“你现在就不弱小了?不就是个半圣,呵呵,我们这边的半圣有仨。”

        范坚强这回是真的得意了,单手一挥,轻轻掐动了一个指诀手印。于是天地之间风云色变,一道强大的威势爆出来,甚至比龙树最强的时候还恐怖!

        范坚强:“对不起,因为我解救了九大魔主,所以祂们联手给了我一份馈赠,让我瞬间完成了神城的复苏和天魂的全融合。当然,祂们也算是自保,因为只有我更加强大,祂们也才更安全不是吗。”

        这家伙应该没说谎,刚才那一弹指的威势,便足以轻松碾压在场的所有人。

        范坚强又气死人地说:“另外告诉你们一件比较绝望的消息,那就是——其实我也是上古魔主之一,我的境界原本是圣王级的,明白吗?所以现在我虽然只是恢复到圣境,但却是最强圣境,距离圣王也就差那么一步了。”

        真绝望。

        当然秦尧也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范坚强开启神城、融合天魂的过程,和姚秦他们不是完全一样。原因有两点,第一,范坚强是域外天魔,不是人类遗族;第二,人家范坚强是他娘的圣王级,跟大家这批圣境不是一个级数!

        就好像真武大帝那样的圣王级,里面的天魂都是活着的,可以制造新的圣者弟子;但一般圣王神城里面的天魂都是残魂,姚秦他们都是这样。所以,能一样吗。

        范坚强:“所以就我现在的实力而言呢,杀死你们所有人,也都只是很轻松的事情。不过我觉得秦尧你小子和我挺投缘的,所以准备网开一面——做我的小弟,保你一家直系亲属不死。”

        我擦,待遇很优惠哦,以至于秦尧直接都想投降算了,反正打不过。

        “包括我这些朋友们吧?”

        范坚强摇了摇头:“看我心情,毕竟里面有几个家伙,当初对我不是很尊敬。”

        秦尧:“那算了,我不能因为抛掉其中任何一个。事实上你知道吗,假如是你暴露身份之前,我也不会抛掉你而去迎合别人。”

        范坚强:“明白,相信你会这么做,你就是这么个呆子,当然这也是我最欣赏你的地方。有点义气嘛,义气这东西在今天可真是个稀罕玩意儿。”

        但既然谈不拢,似乎范坚强也会在条件上做任何退让。都已经要君临天下的主儿了,懒得给别人讨价还价的余地。

        “算了,随你的便,不行你就跟他们一起完蛋。”范坚强不屑道,“另外别拿以前的老眼光看我了,我刚才一瞬间完成天魂融合,等于一下完成了数十年的变化,可以说我已经变了一个人了。之所以还答应接受你为小弟,不是因为什么感情,只是觉得记忆中的你有点趣味而已。”

        龙树尚未完成全部的融合,就几乎像是换了个人。那么范坚强一瞬间完成数十年、乃至于近百年的魂灵转变,肯定完全转变。

        秦尧:“那你随后呢,做什么?”

        范坚强:“先找个地方,把九大魔主释放出来,利用三年时间让祂们成气候。然后再释放祂们神城里上千个圣境天魔的天魂,到时候就算去正界也能耍一耍了。”

        “这个世界上的各国官方,都不是我们的对手,到时候我会轻易控制正反两界。”

        “除此之外,还有好多好多的元蒙小世界,这些你都不会懂的,都等待我一一去征服,为我们域外天魔赢得更多的生存空间。”

        唐剑心:“混蛋,难道两个世界还不够你们生存的吗?你们充其量也就千把人!”

        范坚强摇头:“不,我们对自然资源的消耗非常大,大到你无法想像。而且我们这种族裔的繁殖能力比较强,一般世界很难支撑我们的生存。于是我们都是吃完——简单这么理解吧——一个世界之后就去下一个,然后下下个。等到前面那些吃过的世界再度灵气复苏,我们可以再回来,周而复始。”

        唐剑心:“那要是随便你们‘吃’了一个世界的资源,人类会怎么样?简单点说,你们要是从反向界吃一遍之后,结果是什么场景?”

        范坚强:“几乎所有灵气被吞噬干净,随后人类基本上不会再出现任何遗族吧。甚至花草树木也难以生存,空气也会变得污浊。这大约需要几千年来恢复,所以我们需要不停地侵占一个又一个的世界。后面的世界吃完的时候,前面的世界又差不多恢复了,可以‘复耕’了。”

        这么说,当这群域外天魔真正出笼之后,这个世界基本上就完蛋了,人族和魔族乃至于兽类都会慢慢死光。一个连植物都匮乏的世界,也无法支撑起庞大的生态系统。

        秦尧:“说白了,你们就是一群强大的蝗虫呗,走到哪里就会闹蝗灾,飞过之后寸草不生。”

        “很形象!”范坚强反手给了秦尧一个赞。

        赞你妹啊。就凭你们搞的全人类都没了生存空间,以后咱们就无法妥协,必须斗争到底。

        秦尧:“可我还是有个疑问——这种打破封印的办法,应该是非常机密的吧?你身为域外天魔是怎么知道的?”

        范坚强得意道:“没错,这个办法原本只有人族圣王和龙族圣王知道,后来相继传给了人类三大派,以及龙族嫡系。只是人类三大派经历了太久的历史变迁,所以很多机密都遗落了。倒是在上古末期,龙族的传承一直在,恰好龙族出现了一任相当不要脸的皇者,成为了龙族的叛徒,而且跟我们域外天魔存在合作。”

        青加黑比较敏感:“龙族叛徒?谁?”

        范坚强:“魔龙皇啊,哈哈哈!这小子更不是东西,为了换来我们域外天魔的支持,竟然把这个机密消息都告诉了我们。”

        这忒么也行,魔龙皇真是个不要脸的。

        范坚强:“这家伙就是个极度自私的玩意儿,自己死后哪管洪水滔天的那种。知道打开封印是万年之后的事情,而它寿命才多少,所以压根儿不在乎。而且魔龙皇贪慕我们域外天魔的一些资源和技术,比如帮它修造天魔殿什么的,所以它就合作了。”

        好吧,果然堡垒都是从内部攻破的。

        甚至魔龙皇还觉得众多龙族的存在,对于自己的绝对权威构成了威胁。比如在祂施行暴政的时候,就有很多强大的龙族部落并不遵从祂的命令。

        于是祂甚至暗中勾结了残存的域外天魔,并且联络了其他种族,对那些试图反抗的龙族进行全力剿杀。

        而域外天魔又趁机下黑手,将那些老实听话的龙族也顺道斩杀殆尽。一时之间巨龙陨落如雨,史称万龙大劫。自这场劫难之后,整个龙族基本上就完了,也只剩下极其稀少的漏网之鱼还在艰难传承着龙族的血脉,也就是火灵儿的先祖们。

        而在那时候为了防止出现意外的变化,身为魔龙皇的爪牙先锋,那些域外天魔们对真龙遗族也进行了疯狂剿杀。毕竟从血缘上讲,真龙遗族是真龙们的近亲;从实力上讲,真龙遗族到了最强大的时候也能严重威胁域外天魔。

        为此,真龙遗族也紧随其后遭到了严重的打击,血脉几乎和真龙一样单薄。就好像火灵儿一族藏在反向界得以存活下来,真龙遗族也躲到了反向界莽荒雪域的犄角旮旯里才得以留下一粒火种、一线生机。

        于是原本号称“上四族”的真龙遗族、白虎遗族、朱雀遗族、玄武遗族之中,真龙遗族基本上被除去了名号,也就剩下了所谓的上三族。

        很多道门高手(如姚秦)其实就是白虎遗族后裔,而墨家的大佬们多是玄武遗族,圣教则为朱雀遗族。除去从古西方传来的佛家,上三族的三家恰恰就是东方最强遗族势力。

        哪怕历经万年更迭,这一点始终不曾更改。而要是真龙遗族不遭那场劫难,肯定会更加兴盛强大。

        总之那是一个惨烈而混乱的年代,最终随着魔龙皇的暴政被推翻而划上了一个休止符。

        虽然上三族对于这些都有些模糊的记忆传承着,但毕竟是万年前的事情,不但模糊而且不准确,很多东西只是了解只鳞片爪、似是而非。直到现在,秦尧他们这才得知了如此多的隐秘。

        这时候范坚强似乎显得有点不耐烦了,挥了挥手:“不要再废话了,想清楚了没有?你,归顺我做小弟,罢了罢了,你这些朋友也都可以跟着我。至于你们这五头圣兽,也算是难得的小宠物,以后都跟着我当坐骑。”

        白加黑:“你奶奶的,要是驮你一步,以后老娘跟你姓!”

        话音未落,一股无可抗拒的恐怖力量出现,但却又如此的轻描淡写,结果白加黑就莫名其妙落在了范坚强的面前。

        而且不由得白加黑自己做什么,一股奇怪的能量传来,白加黑就自动变大了。

        范坚强轻松跳到了它的背上:“以后你就是‘范加黑’了。”

        艹……白加黑心中大骂,但其实是有点怂的。刚才那股力量太无法抗拒了,太强大了,忤逆必死。

        秦尧:“不,你或许不清楚我和小白他们的关系。它们不是坐骑,它们只是我的朋友!它们驮着我的时候,只是朋友之间的配合,就好像我走路时候揣着它们是一样的。所以,我劝你马上从小白背上滚下来!”

        范坚强目瞪口呆……让老子滚下来?没听错吧?

        我,圣王,目前圣境巅峰……你确定是在跟我说话?

        小白则相当激动,忽然变小了向秦尧冲了过去。喵了个咪的不管了,大不了被范坚强打一顿,说啥不受这胯下之辱,虎也是要脸的。

        “给我回来!”范坚强微怒,单手虚空一抓,白加黑就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抓到了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