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3章 上古

    白加黑向后缩了缩,但你能缩到哪里去?连抱着你的宇文述学都想掐死你呢。

        “赶紧下手,别把时间浪费在我身上……”白加黑怂道。

        这倒是个正理儿。

        与此同时,龙树的魂魄已经被催出了身体,而那高大强壮的肉身便好似坐化了的高僧。这一下子,也就看得出他必死的决心了,因为魂魄一旦离开肉身太久的话,肉身会真的死掉。

        这团魂魄似乎黑白灰三种颜色交织,相互缠绕、相互渗透。

        这就是天地命三魂合一之后的魂魄吗。

        “师祖!”苏无求一声惊呼。

        而现在大家也都相信,龙树上师此时没有作假,应该是真的想死。

        而且他也对苏无求通过意识交流说:快点下手,用秦尧那种爆字咒就行,或者用佛门的咒法也可以,再迟了就压制不住蠢蠢欲动的天魂了。

        苏无求真的难以下手,其实秦尧也不忍。回想起来龙树上师在正常状态的时候,还是个挺不错的正派领袖。虽然为人强势了一点,但是不坏。

        特别是刚刚把秦尧等人抓入神城的头一两年,之所以没有杀秦尧他们,就是因为当时龙树上师原本的意识还能做主。

        “让我试试吧。”林教授上前一步,将手放在了龙树上师的那团魂魄上面,触发了她血宗境的咒法“离魂”。

        离魂,不仅仅可以让别人魂魄和身体分离,也可以让纠缠的本命魂魄和敌体分离,说白了就是分开命魂和地魂。

        那么对于天魂,不知道会不会有用呢?应该可以吧。

        要是正常情况下,实力会限制她对圣者魂魄下手,但问题是龙树上师自愿接受处置。不但不抵抗,反倒主动配合,那就稍微简单了。

        双手洒落了淡淡金芒,如同一点点金星渗透到龙树上师的魂魄之中。不一会儿,这魂魄就开始疯狂扭动起来。

        就算龙树上师说好了主动配合,可一旦出现撕裂灵魂的痛苦,他还是承受不住。

        太疼了,他宁肯承受刚才撕裂头颅和胳膊的肉身之痛。

        由此可见他现在究竟承受着什么。

        假如不是一心求死,假如稍微有些反抗,林教授这咒法马上就会失败。

        但是一直持续了三分钟,林教授都已经额头渗汗,龙树上师的魂魄硬是没有反抗。

        到最后,终于那条灰色的一缕被硬生生分离了出来!

        这灰色一缕就是龙树的天魂,只是现在它开始挣扎,甚至要反噬林教授。

        于是孔宰予拨动了一根琴弦,一道金光灿灿的金色光线飞来,将那天魂懒腰斩断。天魂似乎扭曲了一下,而后消散如烟。

        剩下的部分就是命魂和地魂了吧,这魂魄倏然回到了肉身之中,于是那健壮的身体又动了动,旋即微微抬起头来。

        “这……多谢各位,多谢林施主!”龙树上师身体虚弱,被苏无求扶了起来,“想不到诸位如此不计前嫌,实在令老僧惭愧。”

        秦尧:“这有什么,当时作恶的龙树圣者,并非现在的龙树上师,您现在只是回归了本真而已。”

        龙树上师点了点头,扭头对苏无求说:“不过,刚才传位于你的话依旧作数,以后你就是我佛门新的佛尊,望你好自为之。”

        “师祖,可您还好好的啊!”苏无求有些着急,也不结巴口吃了,“虽然不是圣者了,但依旧是血宗级强者。再说了,谁也没规定做佛尊就得看修为。刚才您自己还教导弟子,说咒法修为还在其次,关键是心性修为。”

        龙树哑然一笑:“你这小和尚,竟把那话用在了老僧身上。不过老僧也不是就此退出遗族世界,而是要用残生去身体力行,为自己造下的罪孽去赎罪,再没精力去处理俗务了。就这么定了,不用再推辞。”

        用尽余生赎罪,老和尚这也发了宏愿了。就凭这一点,他就值得原谅。

        龙树上师定了定心神,整理了一下破烂的衣衫,双手合十对各位说道:“这俗事已了,老僧这就告辞了,各位也该回去了吧。”

        是啊,战斗结束了,连龙树这个大boss也被大家从圣境拉回了血宗境、灭杀了天魂,一切都该结束了。

        清点人数准备庆祝一下,好歹先吃个庆功宴再说吧。

        “都在?好像……强哥?”秦尧看了看四周,竟没发现范坚强的影子。

        而这时候白加黑凑了凑鼻子,道:“你们闻见没有,好像有点潮嗖嗖发霉的味道啊,谁家煤气罐泄露了吗。”

        滚,这里是反向界,煤气你个头啊。

        不过大家仔细一闻,还真有点煤气味道。而且此时一旦回过神来,仔细观察感应,发现四周的氛围不仅仅是多了点臭味,而且温度也似乎降低了一些,甚至有点肃杀。

        不对劲。

        秦尧猛抬头,却见数百米的高空之上,一道人影正在做着古怪的动作——范坚强!

        这货在干什么?肯定有猫腻!

        秦尧于是骑着青加黑飞了上去,却见范坚强一个转身,露出了一个前所未有的狰狞笑容。

        笑得如此邪恶,简直让人无法直视。

        “你干什么?!”秦尧厉声呵斥。

        范坚强忽然哈哈大笑起来。

        所有人都察觉到了不对劲,分别乘着智兽或袈裟飞了起来,将范坚强这家伙团团围住。

        此时大家都看到,范坚强手中托着的是一盏古油灯。秦尧见到过,当初认识不久的时候就见这家伙拿过这个东西。

        “真的要多谢你们啊,秦尧老弟,还有姚秦你们三位,哈哈哈!”

        白加黑:“你特么先别笑,不知道得意的反派最后都死得很惨吗?”

        我擦,乌鸦嘴今天第一次做了有利于正义一方的预言。或许连范坚强都有点忌惮这货的乌鸦嘴,马上就不笑了,冷声说:“现在也不怕告诉你们——你们闯大祸了,呵呵。当然对我而言,算是彻底完成了计划的最后一步。”

        秦尧:“什么意思?”

        范坚强转了转手中那枚古灯台,笑道:

        “说来话长,这事儿要直追上古了。上古之时,多少大能之辈都是三魂完整的,于是圣者遍地,甚至圣王辈出。”

        “当时,有一股天外而来的修行者,你们也可以称之为星外修行文明,但当时这个世界的土著却称之为‘域外天魔’。”

        “这些域外天魔实力强劲,特别是那些弹指开山、只手断江的魔主们,简直是翻云覆雨无所不能。但是,人族和龙族的圣王却是他们几乎势均力敌的对手。最终经过了被你们称之为‘神话战争’的那场恶战,过程就不说了,总之域外天魔很不幸失败了。”

        “于是,祂们被人族和龙族的圣王们压制了起来,特别是那些魔主。只是由于它们这些星外修行文明也有自保之策,所以其中一批选择了休眠。而现在,就是祂们苏醒的时候。”

        众人震惊不已,因为大家已经大体猜到了问题所在。

        唐剑心厉声质问:“这么说,现在你释放了祂们?”

        这些都是曾与人族和龙族圣王们战斗的怪物啊!哪怕失败了,但由于是圣王那个境界的对手,那么随便杀出来一个,都是秒杀圣境龙树的存在!

        “不不,不是我,而是你们释放了祂们,哈哈哈!”范坚强还是忍不住得意,“当初人族的几位圣王推衍出,将来这些域外天魔的魔主们还有出世的机缘,而且万年之后他们亲手做的封印也必然会松弛。所以,这些人族和龙族圣王们制定了一个规矩。”

        这个规矩,就是打开封印的办法——圣王们知道,以后的遗族们将以儒、释、道为尊,也将成为相互竞争又相互依存的三大流派。而龙族圣王也清楚,兽类后裔将以四象圣兽为尊。

        于是人族圣王和龙族圣王们联手约定——假如万年之后封印松弛,需要儒释道三族圣者和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圣兽联手,才能将这封印彻底打开。

        这等于是双保险!

        三大流派能出现圣王就已经很难,四圣兽凑齐也不简单,大家再齐心合力做一件事……事实上假如不是有秦尧居中穿针引线,儒释道三个半圣和这四个圣兽根本都不是朋友,说不定见面还打架呢。

        只能说这个开启的条件太过于苛刻了,苛刻到了上古圣王们都觉得,这办法除非有人处心积虑去做,否则压根儿没有成功的可能。

        就算有人处心积虑的做了,条件也太难凑齐。

        哪曾想到,这一世竟然被范坚强这货给弄齐全了。

        秦尧恍然大悟:“原来你要求姚秦、无求和宰予一同出手,竟然就是因为这个?那么说,封印就在龙树上师身上?”

        “聪明!”范坚强笑道,“确切的说,封印就在龙树上师的神城里面。利用你们三个和四圣兽的力量,将这神城打破。封印于是失效,我这灯台之中的九位魔主也已经复活。只需我三年的培养,就能恢复祂们上古时期的威能,就问你们怕不怕?哈哈哈!”

        圣王级的家伙,竟然还九个!哪怕一个能复苏,那就是毁天灭地的结局了吧。

        大家甚至看到,那灯台的灯芯里已经闪烁出了一个个小苗头,那都是强大的圣王级魔主之魂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