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2章 恢复

    龙树这老家伙是要爆发了。

        经历了三年多的疯狂攫取,其实他所需的灵气早就已经够了,只是根基不稳而已。而现在经过疯狂捶打,其实一怒之下爆发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只不过这种爆发提升会更加根基不稳。

        或许力量会达到上古时期祂前世那种爆满的状态,但副作用会比较大。

        “呃……啊啊……吼吼!”龙树庞大的身躯之中爆发出奇奇怪怪的音符,吼声如雷声震四野。

        与此同时那怪物般的身躯也爬了上来,四只手臂撑着地,两只手依旧举着禅杖格挡。而这次就算姚秦继续砸,却未能再将祂砸下去一寸一毫。

        范坚强惊讶道:“姚秦别停,快,干掉这家伙!这是要爆发啊,不要给祂机会!”

        姚秦:“废话,你以为我不想呀,有种你来试试呀!”

        范坚强急的跳脚,忽然道:“这么着,你继续砸,四圣兽也联手进攻,秦尧你的咒偶呢?赶紧再来啊!大家一起。”

        咒偶现在尚未吸收足,但是姚秦和四圣兽联手的话,威力也应该差不多了吧,难道老和尚真能扛那么稳?

        而就在此时,龙树的神城忽然出现,莫名浮现在天空中。偌大的神城黑压压地覆盖大地,令人不寒而栗。

        这还哪是什么佛门净土,简直就是一座妖气冲天的魔城啊。

        而且这座神城的影子似乎在扭动,仿佛要完成最后的自我改造。

        “找死啊这是!”范坚强似乎大为兴奋,“兄弟们上,打碎祂的神城,让祂彻底退回到血宗境界,快!”

        神城一旦破碎,天魂也就失去了依托,圣者也就无法再发出属于自己圣境的力量,只能无奈退回血宗境界,甚至可能受伤更重。

        只是,一座神城啊,能轻松打破吗?

        范坚强怒吼:“快啊,肯定能!你们三个的合击之力已经差不多了,前提是四圣兽联手攻击一点,你们三个紧接着跟上。只要做到基本同时,就能行!”

        现在,似乎也只能听范坚强的建议了,毕竟这家伙的上古记忆还算最多一些,套路应该可以。

        干了!

        于是四圣兽再度合击,四色旋风飞到了神城上空飞速绞动,似乎要把神城搅碎。

        与此同时,姚秦三人也利用袈裟飞到上空,将所有威能凝聚在一起,促成了三人联手之后最强的一次打击。

        而且与此同时,秦尧本人和咒偶也都算准了时间,同时各自释放了一个爆字咒。咒偶的能量虽然未储满,但也有了半数,秦尧自己全力以赴的爆字咒也不可小觑。

        这些能量同时击打在四色风的核心部位,于是形成了一场惊天动地的剧烈爆炸。

        恐怖的气流疯狂铺泄开来,携带着无穷无尽的能量四下蔓延。强大的风暴将钉龙关的残垣断壁都给吹倒了,一块块巨石在地面上长了腿一样的疯狂滚动。

        远处,所有看客都被吹飞,不知所踪。

        但是,神城还在。

        只是站在神城上方的龙树似乎有点木讷,带着些不甘心、不相信的神色,怔怔地看着这一切。

        紧接着,他的嘴角流出了一道血迹,而后是鼻孔、耳朵、眼睛……血汩汩留下,滴落到了脚下的神城之中。

        随后那座庞大的神城似乎发出了剧烈的咔嚓声,紧接着以中心大殿为核心,一道道巨大的裂痕像蜘蛛网一样疯狂蔓延,直至延伸到了神城的边缘。

        神城碎裂了!

        范坚强怒吼:“还等什么,继续啊!”

        “好嘞!”姚秦干脆地答应着,举起伏魔杵再次击打在神城上面。

        说到对着神城的憎恨,姚秦可比范坚强恨多了,毕竟这破地方像个监狱一样困住她三年啊!

        虽然没有了四圣兽的辅助,但由于神城的防护已经毁掉,而且本来就已经裂开,所以根本承受不住姚秦的后续打击。

        每一棒下去,神城的龟裂都会加剧。

        龙树似乎想来阻挡,但是刚刚迈出一步,身体却不由自主地摇晃着倒落在地面上。

        无法想像神城一旦受到了打击,祂本人为什么也会同时遭受这种打击,又或者神城本就是祂生命的一部分吧。

        终于,当第九棒落下的时候,整个神城轰然垮塌!

        分崩离析,碎片纷飞。

        只是这种碎片和残城并未落下,而是一片片逐步消散,像是水波纹一样消弭于无形。

        从无处来,到无处去。

        于是这座恐怖的、曾经困锁了秦尧他们三年之久的神城,最终烟消云散。

        天空中,龙树原本悬浮的巨大身躯也砰然落下,狠狠摔在地面上。

        这个凶残强大的大boss,就这么完蛋了?

        所有人都屏住呼吸,毕竟谁也不知道神城碎裂之后对于一个圣境强者究竟意味着什么,甚至都无法确定神城是否还能复原。

        这时候,远处变小休息着的白加黑怔怔道:“不会再站起来吧?我看好多小说,最后的大家伙都几乎打不死一样,晃晃悠悠它就继续……唔唔唔……”

        嘴巴被宇文述学给死死捂住了!

        “混蛋,小白你别再乌鸦嘴了!”

        唐剑心也怒道:“要是你的破嘴再应验了,我扒你的皮做个虎皮交椅!”

        话音未落,刚刚落地的龙树晃晃悠悠、晃晃悠悠,祂就这么慢慢站起来了。

        被捂着嘴的白加黑浑身发颤,瞥了唐剑心一眼,感觉有点尿急。

        你们没把祂打死,这这特么怪我吗?白加黑小心肝儿噗噗跳。万幸所有人的目光都被龙树吸引,所以白加黑识趣地不再开口。

        姚秦其实都打累了,而且三个人的念力也基本上消耗差不多了。这时候要是龙树还不死,那么后面就很难办。

        姚秦干咳一声,抡了抡手中巨大的伏魔杵,这就要把最后的力气都用上,再给祂狠狠一棍子。

        但是这时候,龙树却似乎变得怪异起来,庞大的身躯虽然依旧蕴含着恐怖的能量,但却有种不稳定的迹象。

        身体在晃动,那个受伤并休息的降三世明王战魂也出现了,如同一个幻影一样在空中扭曲。

        器魂禅杖也再度出现,只是在空中咔吧一声碎裂,然后彻底消失,连点碎渣都没留下。

        随后龙树忽然像是发了狂,两只手狠狠捶打自己的脑袋,另外四只手试图拉扯住这发狂的两只手,自己跟自己较劲。

        这意见不同的六只手臂,代表着的应该就是他内心的纠结挣扎吧。

        随后,忽然看到祂的一只手撕扯住了左肩膀上那个被秦尧打伤的畸形脑袋,狠狠撕了下来!

        肩膀上刹那间鲜血如泉,要知道那毕竟是一颗头颅啊,虽然尚未长全!甚至若是长全的话,这脑袋原本也是有强大战斗作用的,可见祂依旧未能实现完全融合,这也就让祂有了挣扎的可能。

        当这颗脑袋被撕扯掉之后,祂身上的两只手臂忽然缩小,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枯萎,最终像是两个小尾巴一样萎缩在腋下。

        龙树抓住这两个小“尾巴”,又狠狠撕扯了下来。

        远处大家都懵了,完全搞不懂祂在干什么。甚至大家都没注意到,空中似乎弥漫着一股怪怪的气息,压抑、狰狞、邪恶、阴冷,甚至微微的腥臭。

        这两只手臂被撕扯掉之后,祂剩下的四只胳膊也就均衡了——两个试图撕扯,两个进行制止。

        而后龙树又撕掉了右肩上的畸形头颅,那么最后两个制止祂行为的手臂也开始萎缩。当然,最终这两个胳膊也被龙树自己撕掉了。

        这时候,畸形而扭曲的庞大身体开始缩小,继而又渐渐恢复正常体型,只是肩膀和腋下留下了几道疤痕。

        最终,龙树再度变成了当初那个高大、但是属于正常人体型的大和尚。虚弱地盘膝在地,而气息已经衰弱很多。

        “我作恶甚多,无可弥补,抛此残生亦难赎罪之万一……”

        “阿弥陀佛……佛门弟子苏无求,我命你为新佛尊,继承我之衣钵。”

        “你要静修佛法,咒法的修为还在其次,心性的修为才最重要……”

        这时候的他虽然依旧威严,但却不再像是那个暴戾恣睢的佛陀圣者,而是变回了当初的大和尚。

        真的,还是假的?

        苏无求却没怀疑,直接落下去静静跪在了龙树上师的身前:“弟子谨遵师命。”

        龙树点了点头,又看了看远方的几个人,道:“以前所做种种,对不起诸位了,请代我向各位的宗门赔罪。特别是太微兄……哎,实在是罪过……”

        姚秦:“师祖他老人家没死,就是修为基本上废了而已。”

        “哦?”龙树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那便好,那便好……”

        看他现在的样子,真不像是装出来的。

        随后他继续说道:“我心有魔念,其实就是那天魂作祟吧。现如今虽然勉强压制,但,即将压制不住了。我将把魂魄迫出身体,无求,你和你的朋友尽快将之灭杀。我能自残身躯,却无法自戕魂魄,就看你们的了。”

        白加黑:“你们愣着干什么,他一心求死,你们便让他求仁得仁好了。墨墨迹迹的,难道等他体内的天魂再发作起来吗?这种老怪物万一反制,往往都厉害得很呢。”

        妈了个蛋的,一群人都想宰了这头破老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