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1章 暴力萝莉

    龙树再度杀来,范坚强这个原来的预备队员竟然成了抗战主力,不得不奋起搏杀。

        还别说,一旦真正打起来之后,范坚强的真正实力还是让人很是吃惊的。不知道是不是咒法天生克制的原因,范坚强那种欲望类的咒法一旦爆发,竟然让龙树这个老单身狗受到了极大干涉。

        老贼秃仿佛喝多了兴奋药一样,眼神有点迷离。虽然手中的禅杖依旧在威猛挥舞,但是进攻范坚强的时候失去了很多的准头儿。

        这时秦尧他们也终于有了喘息之机,并且在最合适的时候,秦尧忽然从背后爆发,一拳打在了龙树左肩的那颗未成型的小脑袋上。

        龙树爆发出了一声惨烈的吼叫。应该说秦尧是误打误中,因为这两个未成型的肉瘤状脑袋,正是龙树现在最大的弱点,甚至比胯下还弱。

        所以说就算秦尧实际力量比龙树差很多,但由于这是比爆蛋更疼的打击方式,所以龙树也极其难受。

        但是既便如此,龙树也只是痛苦了一下,并未受到实质性的打击。相反这促使祂从范坚强的那种咒法中清醒过来,转而怒视秦尧。

        范坚强:“强哥好不容易让祂沉迷了,你倒好,一拳将祂揍醒了,那你赔祂玩儿吧,哼……不过你这一拳挺不错啊,竟然能打得圣者嗷嗷叫。”

        白加黑:“老大别怕,我带你再逃到范坚强背后去。”

        范坚强:“……”

        不过有点来不及了,龙树已经近乎近身般死死贴住了秦尧。不仅仅是禅杖,还有拳脚以及手中的弓弦和长箭,都对秦尧形成了巨大的压制。

        秦尧不得不给自己施展三倍的疾字咒,就算这样还是手忙脚乱,应接不暇。

        终于,龙树的致命一箭刺来。禅杖和硬弓限制了秦尧的逃窜空间,而箭簇刺向了秦尧的喉咙,已经无法躲闪。

        “去死!”龙树怒吼着。

        但是就在这时候,一道恐怖的爆字咒爆发出来——秦尧手中的咒偶。

        迎着龙树的箭,轰然爆发了强大的能量。虽然没能撼动龙树,但强大的反震之力却让秦尧匆匆倒飞了出去,而且令龙树未来及用禅杖补上一次攻击,避免了被龙树击杀。

        可以说能够和一个圣者战斗到这种地步,秦尧已经可谓是创造了奇迹,但也已经山穷水尽。

        所以当龙树再度杀过来的时候,他是真的没招儿了。眼看着那柄箭再度刺来,而且所有逃跑线路都被封杀,秦尧也只能硬着头皮去战。但是,肯定会完蛋。

        但就在这时候,一道大红色忽然弥漫过来,挡在了龙树和秦尧中间。而后如巨大的旗帜一样迎风飘动,一下将秦尧卷裹了起来。

        箭簇刺在了秦尧身上,但却隔着这层红布。

        秦尧啊的一声惨叫,但是却没被刺穿。那曾莫名其妙出现的红布像是一件柔软的防刺衣,虽然没能卸掉大部分力道,但却让秦尧避免被杀死。

        苏无求的器魂袈裟!

        这袈裟不但可避刀枪水火,而且还能飞翔。所以将秦尧裹起来之后,倏然飞向了另一边钉龙关的断壁上。

        龙树一惊,因为祂又一次感受到了圣者的气息——那是器魂,货真价实!

        更让祂吃惊的是,这次出现的器魂“红布”竟然是佛门的玩意儿,正宗的袈裟!

        谁?怎么回事?

        就在这时候,袈裟裹着秦尧落在高高的断壁上,并且解开。此时的秦尧已经气喘吁吁,仿佛只剩下一口气吊着。刚才那一箭阵险,差点要了命。

        不过当看到苏无求三人已经走出来的时候,秦尧就稍微放心了。

        此时三人已经立于断壁边缘,姚秦居中在前,左边是苏无求,右边是孔宰予。这三人的出现,又让龙树为之一惊。

        三个圣者?短短时间里面,这边竟然出现了这么多的圣者?反倒是当初最有可能的秦尧没有成圣。

        袈裟忽然飘起来,带着三人疾飞到龙树的面前,大家皆悬浮于虚空之上。这下秦尧和范坚强等人都松了口气,四圣兽也从主战身份变成了替补,只要随时阻挡龙树逃离就行了。

        “难怪你们这么胆大,原来是出现了这么多的半圣小贼!”龙树冷笑,“但是你们才融合天魂多久?面对已经攫取三年灵气的我,你们依旧没有机会!”

        “那要比过才知道。”孔宰予轻轻一拨手中的凤凰琴,声波荡漾,瞬间荡涤了龙树刚才那咒法带来的后遗症,所有人、包括数里地之外的观战者都为之清爽。不得不说,这货一旦有了点本事,竟然比秦尧还会装逼。

        龙树冷笑,将弓箭收回,换做了两柄三股叉,看样子要做好近战和恶战的准备了。

        苏无求则摇头叹道:“阿弥陀佛,弟子只是不明,师祖为什么这么做?如今正反两界握手言和,人族魔族平等相处,岂不是最佳结局?你如今成圣,难道就非要将别的派系全部斩杀?”

        “你懂什么!”龙树斥道,“人与魔只是身躯不同,而且只是命魂与地魂之别。魔不夺他人之舍,人不屠无罪之魔,人与魔本就无所谓对抗。”

        “至于正界与反向界,更只是地域之别,和同为正界的东方西方、或者说华夏与其他国度,并没有本质的区别。”

        “但是,人心不同,信念向左,那便是最大的异类。心念不同,其差别更大于人道与魔道,甚至大于人族与兽族。”

        孔宰予蹙眉道:“那你所谓的信念人心,哪里不同了?”

        “我为佛,你为儒,她为道,这便是最大的不同。”

        姚秦怒道:“天下大道万千,各循自己的路去走,不好吗?”

        “当然不行!我就要这佛法普照世间万物,让它成为百族万类唯一的修持!”

        竟然是这么极端吗?

        乍一听,这老贼秃有点武林盟主一统江湖的意思,最终要将其他不服的、有挑战能力的派系全部干掉,最终实现佛门的大一统。

        但是,远处钉龙关残壁上的秦尧却觉得不对劲。

        很不对劲。

        林教授扶着他,看得出他的疑问:“你觉得不对?”

        秦尧:“你见到过一个为了播撒教义而丧心病狂的极端笃信者,却又如此不把教义规矩毫不放在心上的吗?”

        你龙树既然是个如此极端的佛门弟子,那应该比其他佛门弟子更加坚守佛门教义才对吧?毕竟你为了佛门的发扬光大,已经混到了举世皆敌的地步。

        但是你看看自己办的事情,杀了多少人?制造了多大的混乱?毁了多少人的幸福?

        你这样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恶僧,竟然会为了佛门的光大而奋斗?

        佛门讲究慈悲为怀,与人为善、劝人向善,不会认同你这样的做法。

        秦尧:“这老贼秃,无非是为自己的暴戾行径找个拙劣的借口罢了!”

        范坚强在另一边连连点头:“所言极是,一眼看穿这老流氓的本质。”

        ……

        道不同不相为谋,和龙树这样的老东西也没什么好谈的了。而且龙树是个废话极少的,话音一落就开始了攻击。

        禅杖长攻,三股叉近身攻击,还有两只手腾出来施展拳脚和咒法,攻击方式令人眼花缭乱。

        而这边出战的却只有一个人——小萝莉姚秦。

        一个身高三尺的巨人,一个矮矮萌萌的小道姑,这差距实在太显眼了。而且一帮大老爷们儿在后面提供支持,却让一个小姑娘在前面抡着大铁棍子打架,这画面也有点过于辣眼睛。

        但是,战斗的效果却还真的不错!

        苏无求结出了不动明王印,而孔宰予则手指结印的同时拨动琴弦。两人都在以那种特殊的配合方式,将自己的威能源源不断地远距离传输到姚秦的体内。

        这一刻,儒释道三家似乎形成了完整的配合,而且三人的能量此时仿佛在三人体内形成完整的闭环,往返流动生生不息。

        所以这时候的三个人,无论谁在前面一线战斗,都能随时调用三人的总体之力,故而攻击力量极度凶残。只是说起近战的技巧,姚秦显然比其他两位更加娴熟。

        相比之下,姚秦那伏魔杵的威力甚至比禅杖的力量还大,这就真的让人大跌眼镜了。

        “给我死吧,老秃驴!”姚秦的伏魔杵忽然变作了两丈长,但是手柄端还是可手握的粗细,于是形成了举锤抡砸的效果。

        轰隆隆……一棍子砸下去,龙树就算是用禅杖挡住,也被硬生生砸下去了一截。

        “还撑?我砸!砸!砸!”暴力萝莉怒挥伏魔杵,一棍棍疯狂往下砸。恐怖的撞击声如同雷震,远处之人全都惊慌失措抱头逃窜,仿佛听到了世间最恐怖的雷霆。

        于是龙树一截截下沉,最终到了地面上。但是砸击不停,依旧持续。

        又一击,龙树的身体被砸进了土里面,直没腰部;

        再一击,龙树被彻底砸进去,只留下双手伸出禅杖在外;

        再来一下,刚刚试图拱出来的龙树被彻底砸到深坑里面,不见了踪影。

        远处的秦尧等人看得目瞪口呆,倒不是惊讶姚秦的战斗力,毕竟大家早就见识过,现在大家震惊的是龙树的抗击打能力——这也太强了吧?

        白加黑怔怔道:“这样都不死,那要是龙树这老家伙一旦彻底融合天魂、完全复苏神城,还还了得啊。”

        而就在这时候,坑内龙树的气息似乎暴涨了起来。

        所有人的目光如刀剑一样盯着白加黑——小王八蛋,你不会又乌鸦嘴了吧!

        是不是故事里的反派,在最后都他娘的要爆发一下啊?

        白加黑吓得哆嗦,眼神飘来五个字——不关我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