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夺舍

    就在秦尧的龙魂为之犹豫之时,暴食之主的魔魂总算找到了机会,惨嚎一声直冲出了颅顶!

再度恢复了黑雾的形态,但比之前好像稍微小了一点点。牠迅速远离了秦尧的头顶,仿佛避之而不及。

夺舍彻底失败了!

而秦尧识海内的龙魂似乎沉闷了一下,马上崩解消散,再度融入为秦尧的一部分。

此时秦尧睁开眼,惊奇地发现自己大脑似乎清醒了许多,但同时也有点胀疼。估计刚才确实吞噬太多,而自己的境界又太低。

不过他还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念力似乎在慢慢增长。能够凭感觉而直接感知,说明这种自发生成的速度已经非常惊人。

也就是说经过这次周折,秦尧每天自发生成念力的速度再次增快,这种自我补充能力的提升,比吞噬更靠谱,也算是一大收获了。

另外还有一点,就是他的念力现在显示为200这个数值——这可是他在血裔境界内最高上限。也就是说经过对暴食之主的魔魂的吞噬,他的念力上限这个“蓄水池”一下冲到了巅峰。

很可惜吧,因为当初秦尧的念力上限就已经超过了190,所以说这次吞噬之后,肯定有不少能量都给浪费掉了。

不过能达到满格状态还是值得小小庆贺一下的,毕竟现在念力上限、血脉浓度都算是达到了血裔境的最巅峰,只有肉身强度还处于“中等”。

但九字真言咒也说了,达到“中”的强度也已经不妨碍提升了,只是秦尧自己还选择继续坚持提升下去。

状态爆满了。

而此时外面苏无求他们也已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孔二傻子的杀鸡般的惨叫再次传来。再加上暴食之主的魔魂已经厉啸着冲出房间,所以秦尧也当即跟了上去。

而在外面,沈盈和黄文生稳稳掌控着局面,胜券在握。反观苏无求已经累得气喘吁吁,影子法相稀薄如水随时可能崩溃,而孔宰予更是被黄文生揍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趴在地上捂着肚子起不来。

李蔓苓同样好不到哪里去,擅长近战的她受伤最多,更加虚弱。

不过由于他们三个的拼死坚持,沈盈的念力也几乎消耗殆尽,只能躲在黄文生背后。

而黄文生不一样,就算念力消耗差不多而无法使用王八盖子咒法,可他本身的实力就非常强,正常状态下的力量也远非常人可比。

沈盈得意地笑了:“你们以为这样就能纠缠住我们,而后等来你们的救兵?想得美!等里面我们的主上一旦成功出来,你们就是一群待宰的猪狗!”

话音未落,一团黑雾尖叫嚎啕着飘了出来,惊恐之中还带着莫大的怒意。

“媚魔你这个臭`婊`子,你是怎么办事的,混账贱婢!”

沈盈顿时懵了:怎么了这是?而且暴食之主怎么退出了秦尧的身体?失败了?

不仅仅是她,包括一旁的黄文生也彻底傻眼,特别是当秦尧出现的时候。

沈盈和黄文生本等着自己一方的生力军出现,哪知道秦尧却毫发无损,甚至好像精气神还好了很多。

“贱婢跪下!”暴食之主怒道。

沈盈吓得浑身一哆嗦,马上朝着这股黑气跪了下去,但又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贱人!”暴食之主怒吼着,似乎又环视了一下现场。虽然只是以黑雾的形式存在,但每个人都仿佛被扫视了一眼,那种凝视感非常清晰。

“你给本主找的什么宿体,简直危险至极,本主险些被你害死……害得受了轻伤!”暴食之主怒道。其实是真的差点害死,但这个傲慢的家伙可拉不下脸来,于是改口说受了点小伤。

沈盈以为暴食之主还在抱怨母子连心咒失效的事情,于是只能低着头连连自责。

暴食之主却没时间折腾了,因为牠必须马上完成夺舍,现在这种魔魂形态很难存活太久。而且从铜罐污血之中醒来之后,就再也无法轻易回到铜罐之中。总之现在唯一的活路,就是赶紧找一个宿体。

秦尧?不不,这家伙是个怪物,龙魂怪,进去之后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苏无求?算了,这个矮胖秃头实在不符合暴食之主近乎偏执的审美观;

那个穿着花裤衩子趴在地上的娘炮傻货,自然更不在考虑范围之内;

李蔓苓?性别问题可以忽略,但问题这娘们儿太不漂亮了,五大三粗胸下垂,还带着一张性`冷淡的脸,实在不符合暴食之主的胃口;

黄文生嘛,就凭那猥琐老头子的模样,暴食之主就算是死,也不会选他。当然,选他就意味着魔内部自相残杀。不过无所谓,牠根本不在乎。

于是挑三拣四之后发现,合适的竟然只剩下了一个——沈盈!

确切地说,现在是媚魔,而沈盈无非只是一个躯壳。

根本没有商量余地,倏然钻进了沈盈的天灵盖百会穴。而沈盈还不明所以地跪在地上呢,此时一个激灵双目圆整,仿佛陷入了极其惊骇的境地。

但这是她最后一个表情,随后就陷入了短暂的僵化状态——新的夺舍过程开始了。

暴食之主不愧是大魔头,杀伐决断毫不手软,不管对方是自己曾经的下属兼魔侣,为了自己的利益随时可以夺取她的性命。

至于现在沈盈的识海内,媚魔和暴食之主又是怎么对抗的,外人当然不得而知。反正黄文生倒是对暴食之主忠心耿耿,就算现在念力耗尽无法变成王八精,一样要凭借自身力量守护。

秦尧已经很了解黄文生的实力,催动了力字咒的同时又连续爆发了几次中等威力的爆字咒。几次爆炸的威力都不小,没有咒法加身的黄文生只徒手挡住了一个。在手掌被炸得生疼之后,就没敢继续再格挡。万一失误没挡住的话,炸脸上就不好玩了。

但他又不能躲,否则爆字咒的光丸会炸在沈盈身上。夺舍过程必须小心,身体被炸说不定会导致夺舍失败。

因此黄文生只能一咬牙硬冲上来,试图通过近身格斗将秦尧放倒。因为现在秦尧这一方,也只有这一个生力军了。

扑杀在了一起,秦尧一拳将黄文生打了个口吐鲜血,身体踉踉跄跄倒退好几步!

虽然他也在秦尧身上砸了一拳,可秦尧怎么好像没事儿的人一样。究其原因是肉身变得太强大了,防御力自然也随之提高。

“没有那王八盖子的功夫,你还怎么跟我打?”秦尧冷笑,“不过刚才战斗那么久,估计你也没有什么念力了吧。”

黄文生咳了一口血,没脸说话。被一个血裔打成这样,他作为一个中高等嫡裔真的没话说。

而这时候,背后的沈盈总算是动了起来,这也意味着夺舍的过程……结束了?

这么快!进度有点超出了秦尧的预料。毕竟刚才他跟暴食之主搞了那么久,两人抵死缠绵都已经做好了天长地久的打算了呢。

他也不想想,天底下有几个你这样的真龙遗族。也就你的龙魂能够压制一切,换了沈盈那样的,一个照面就要屈服了吧。

此时沈盈还是那副身体,但给人的感觉……仿佛从原来妩媚的女人,变成了一个征服欲强大的王者。

假如非要说外表有点变化的话,那就是眼神。从原来的柔情似水,变成了如今的骄傲如雪。

当然,一开口就让人真正感觉到变化了,因为现在沈盈的身体竟然发出的是男声——恰恰是刚才暴食之主的声音。

这具躯体浑身上下都是女人的元素,唯独声音是个糙汉子,不但让人觉得别扭,而且觉得阴森可怖。

“媚魔选择的这具身体,似乎比表面上更好一些啊。”一边说着,“她”一边轻轻拍了拍自己的脸,甚至又双手揉了揉自己的胸。

几个人都被眼前的一幕感到惊讶,唯独脑回路清奇、且胆大无畏的秦尧无耻地笑了:“你赚大了啊,自己占自己的便宜,有需求还可以自己解决。”

众人:“……”

秦尧:“不过万一哪个人口味比较重,把你给搞怀孕了的话,你一个大老爷们儿家的能接受吗?会不会感到尴尬?”

众人:“……”

“怒之念力+160!”

咦,瞬间又满了,我去。

“小子,你可以了!”暴食之主沙哑浑厚的声音说,“虽然我不知道你是哪里来的,但我可以明确说——你的身体,本主要定了!真是个奇异的遗族啊,实在罕见……”

完蛋了,看来真龙遗族的身份被这个大魔头给盯上了。

当初林教授就说过,真龙遗族已经绝迹,罕见到了近乎传说般的地步。虽然她不知道太细致的东西,但物以稀为贵,这个秘密传出去之后肯定会出现不必要的麻烦。

现在看来,果然如此。

而且就目前来看,真龙遗族也确实拥有别人所不具备的强大天赋——吞噬血气,吞噬念力,甚至还能吞噬魔魂!再加上对肉身的自发改造,以及对所有遗族的天然压制力……简直是强大离谱的超级品种,能不引起别人的垂涎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