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6章 失而复得

    但就算姚秦的天魂在里面,姚秦自己愿意接受并融合吗?

        根据范坚强说的,融合天魂之后会导致性格变化,就好像龙树那样。

        “呸,他懂什么!”道尊冷笑,“只有龙树贼秃那种拔苗助长、快速提升的,才会产生那么大的性情变化,甚至走火入魔也说不定。至于正常人,融合天精天魂之后,需要漫长的时间来消化。在这么长的时间里,性格就算有些变化,也只像是潜移默化,平时注意调整心态就是了。”

        长时间的融合,其实本身也是一种成长吧?

        比如你从二十岁的心态一夜之间变到了四十岁,自然显得性情大变,跟另一个人一样。但是给你十年八年的时间,慢慢把这二十年的变化逐渐完成,其实也不怎么明显。

        龙树上师就是这样,明明才融合天魂不久,就加速提升自己,甚至强行攫取各大宗门的灵气为己用,这种办法相当魔怔,副作用自然也大。

        姚秦:“那会变怪物吗?”

        听说达到了圣境之后,由于血脉浓度变得更高,会导致身上出现好多返祖式的变化。

        就好像当初秦无缺使用的真龙遗族的圣尸,那可是相当吓人的。

        道尊摇了摇头,表示这些“细节”就不知道了。

        奶奶个腿的,就这还算是“细节”呢?简直了。对于女孩子来说,这才是最重要的好不好。

        姚秦想了想,点头道:“那就这样吧!大敌当前,实力提升是最重要的。不过我要是变成了别的什么模样,都不许笑话我!”

        真是够豁出去的。

        而问题是你都成了圣者了,谁还敢笑话你啊,不怕死吗。

        于是道尊用一堆魔核摆出了一个阵法,让姚秦身在其中,两人口中同时念诵真武妙经。

        不多时,一股袅袅的烟气直冲天空,穿越了浓云接通了真武荡魔仙宫。

        一会儿便闪过一道金光,于是一个虚幻的影子垂降下来。这影子只有一个淡淡的人型,而且下坠的时候还有些拉伸,于是仿佛一道流光闪入了姚秦的体内。

        刹那间,姚秦的身体似乎爆发出了一道强大的冲击波,实力大失的道尊、乃至于已经到了真裔境界的高战庭都几乎被冲倒,还是秦尧扶住了他俩。

        连真裔遗族都被吹倒,可见威势之强。

        此时姚秦也显示出了一些不舒服,娥眉紧锁似乎承受着难以言喻的痛苦。直到天空中的仙宫开始渐渐变淡,浓云也开始消散的时候,她身上才忽然闪过一丝金光,缓缓睁开了眼睛。

        乍一看和原来一样,但又似乎有些区别。

        大家发现她原本就圆圆的大眼睛,现在似乎变得又圆了一些,相当的卡哇伊萌萌哒。

        而且,头发里面似乎夹杂了一些白丝,仔细一看竟然有四分之一的头发都白了。

        秦尧觉得亏了:“怎么会这样?还会变老吗?”

        姚秦摇了摇头:“不是,我完成融合之后也顺便接到了一些信息。其实,这就是我身体发生变化的一个特征。我的本体是白虎,所以”

        本就是白虎遗族,所以真要是完全返祖了,应该是全部变成白发呢。

        姚秦:“我现在只是初步融合,但实力已经提升了很多很多,太不可思议了。当然,要是等我彻底融合的时候,说不定真的全身毛发都白了,而且不说了,那形象好讨厌。”

        西西:“变成一个毛茸茸的大玩具吗?”

        砰!姚秦一根手指点在西西肩膀上,于是西西翻个跟头,一屁股倒在了地上。“我天,你是什么力量,仅凭肉身之力吗?”

        姚秦点了点头:“虽然没有完全融合,但也已经有了古圣三四成的力量了。等我控制了自己的器魂,并且让神城完全复苏的话,才能掌控完整的圣者力量。”

        但现在已经非常了不起了啊!圣者三四成,相当于当初的混沌。一个娇滴滴的女孩儿竟然可比混沌,太吓人了。

        唐剑心大喜:“那你要是抓紧融合,多久能撵上龙树那个老贼秃?”

        姚秦有点丧气:“大约一百年吧,资质绝佳的也得三五十年圣者的寿元都是相当漫长的,彻底融合也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所以祖师爷爷说得对,放在百年的时间里,就算性格变化再大也不太明显了。只能说龙树太着急了,百年的变化非要在两三年内完成。”

        步子大了容易扯到蛋。

        而且神城仙宫最好是自行吸取天地灵气,若有天材地宝更好,而像龙树那么干无异于拔苗助长。

        另外缓步提升也更坚实踏实,太过于急躁也容易留下隐患。

        西西:“这么说,你要是变成毛绒玩具也得一百年后了?一百二十岁的毛茸茸,不好玩了就啊哎呀”

        又被姚秦一手指头戳倒了。

        不过想一想,要是一百多年之后再变得毛发全白呵呵哒,就算不成圣,一百年后也肯定满头白发了啊。

        此时白加黑倒是一下蹿了出来,钻到了姚秦的怀里。这是白虎族裔的天然吸引力吧,她们之间简直越来越默契。要不是秦尧因为契约咒法与之相连,白加黑说不定跟姚秦更加亲近。

        姚秦一边抚弄白加黑,一边说:“我的神城可能非常残破脆弱了,需要马上去寻找,而且还得控制器魂。”

        秦尧:“也不对啊,你怎么先融合天魂,再去找器魂呢?你看看范坚强这家伙,现在还没融合天魂呢,就得先制伏那把该死的战刀。”

        姚秦也不清楚。反正她只感应到,自己的神城就在西方一座道家山庭之中,但是那座山似乎早就有些荒废了,原本的道门也已经破落。

        万千年的历史,起起落落浮浮沉沉。

        “还有,我隐约记得了一些上古时候的事情。”姚秦笑了笑,“比如说我的身份,好像是真武大帝身边的一个小童子。”

        秦尧笑了:“就好像给太上老君的八卦炉扇扇子的那种?”

        姚秦点了点头。

        其实那也不错了,作为那种超级大佬的随身弟子,虽然实力未必是最强的,但肯定是资质和宠爱最多的。

        或许也只有这种最为亲近的弟子,其天魂才会被大帝所保留吧。

        如此到这真武山也算是了断了一桩公案,虽然丢了小剑剑,也丢了秦尧成圣的可能,但却没来由的让姚秦完成了天魂融合,踏上了成圣的第一步,也算是不枉此行。

        至于说道尊太微真人,以后便是要长期居住在这玉虚峰顶了,高战庭也将一直陪护。这真武山已经不再有什么灵气,只留下一些残垣断壁供人凭吊而已。

        此时云开雾散,天空之中的神城也已经模糊到了肉眼几乎看不见的地步,随时可能消失。秦尧对它可谓是爱恨交加,不由得挥了挥手。不是对神城,而是向小剑剑道别。只怕是至此之后,永生无法再见了吧?

        没人能懂他这种心酸的感受。

        但是就在这时候,一道银光破空而来,竟好似挣脱了神城的束缚一般,嗖的一下来到了秦尧的面前竟然是小剑剑!

        就在这时会,神城那比水波还淡的影子终于一闪消失,天空恢复了晴朗,东方朝阳喷薄如火,将帝观峰照得金光灿灿。

        “嗨,我回来了,难道不欢迎吗!”小剑剑竟然开口了!

        而且是个稚气未曾全部脱去、但又稍微长大了一点点的少年声线,脆生生的。

        也不知道仙宫里面让它得了什么好处,总算不再当闷头驴了。

        “哈哈哈,我就知道你舍不得我!”秦尧大乐,兴奋地一把抓住了这个变得尺余长的小剑。

        小剑剑:“别给自己贴金了,当你多大脸面我就是嫌仙宫里面闷得慌,再出来耍两年,嘎嘎!”

        “耍两年?难道以后还得走?”

        “看情况了,当然也看你的表现。”小剑剑对自己的定位似乎很高。

        秦尧抬头看了看刚才仙宫所在的位置,小心翼翼地问:“是不是真武大帝要你回去?”

        “祂才嗯嗯,鬼知道祂是怎么想的。我懒得理祂,你就当我是离家出走就行”小剑剑说完化作一道光,嗖的一下钻回了秦尧的脑袋里。

        我去,这是什么态度?还懒得理真武大帝,你只是人家的器魂好吧?

        秦尧心底忽然浮现出一个惊人的疑问:难道真武大帝竟然仙逝了?!

        要不然,怎会容许器魂随意跑?

        要不然地面上遭受荼毒,连真武山这道门祖庭都被毁掉,真武大帝却不出面?

        只要真武大帝出手了,哪怕只是伸出一根小手指头,龙树怕是也得跪吧?

        可是真武大帝就是没出面。

        当然也存在另一种可能,那就是压根儿不放在心上。有道是圣人无情,真武大帝这个级数的圣王估计更是如此。万万年来看惯了沧海桑田人世变迁,什么起起落落都已经不在祂的眼中,甚至或许认为这就是该有的劫数这种可能不是没有。

        不管怎么说吧,反正小剑剑回来了,这就是好事。

        秦尧这一趟真武山之行虽然没得到什么,但也没损失,而且小剑剑还能说话了虽然还是一如既往的懒蛋睡大觉。反倒是姚秦得了成圣的机会,可以说大家还是赚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