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5章 真武遗宝

    小剑剑脱体而出,迎着朝阳欢快地盘旋飞舞。

        这时玉虚峰的上空忽然黑云密布,渐而形成了一片覆压上百里的雷云,黑压压不见天日。

        这阵势,比当年天魔殿出现时候更加惊人。

        如此异象突然出现,必然不同凡响。所有人震惊不已,因为这跟龙树神城出现在京师上空的情景非常相似。但是这次的云层更加壮观,覆压的面积也更大。

        上面也是神城?那得多大!直径若是龙树神城的几倍的话,那么面积不得是十几倍,甚至更多?

        这简直就是一线城市和三线城市的差别了,完全不在一个档次。

        而此时秦尧的脑袋里忽然再次浮现出熟悉的感觉,正是自己梦中不停遇见的场景。还是那座城,似乎就在这云霄之上。

        “青加黑,带我上去看个究竟!”

        唐剑心等人也随之冲出浓云,于是和秦尧一道看到了如此不可思议的景象——

        滚滚浓云之上,竟然一片青砖碧瓦、连绵不绝的建筑,宛如传说中的仙山琼楼。大,不是一般的大!

        延绵百里,其实早就到了视线的最尽头。所以呈现在眼前的已经不能说是一座城,而更像是一个庞大的人间仙国。

        “比龙树的那个大多了,更比范坚强的那个神城更大。”秦尧啧啧赞叹。当然,科布多魔城那种若是放在这个面前,简直就是一线城市和小镇子的区别。

        姚秦兴奋起来:“秦尧,这是你的神城吗?那你前世得是多强啊。”

        “圣王吗?”唐剑心也觉得儿子很了不起。

        但这种话说出来似乎有些不端庄,毕竟各族圣王都是大功德、大智慧、大神通者,非凡俗之人可以随意僭越。羲皇、娲皇、轩辕、神农,这些古之圣者才可称为圣王吧。

        所以唐剑心也自知言语不妥,不再随意开口。

        但是若非圣王,谁又能当得起这雄伟磅礴的神城?

        小剑剑此时再度飞了起来,兴奋地冲向了神城。刹那间,竟然翻越了城墙消失不见。

        就在它越过城墙的那一刻,秦尧忽然失去了跟小剑剑的所有联系,一点感觉都没有。突如其来的失落感,让秦尧觉得自己的生命仿佛缺失了什么东西,很大很大一块被剥夺了。

        小剑剑竟然被人弄走了?

        秦尧当然心有不甘,马上冲了过去。但是怪事了,他自己想要越过城墙的时候,却被城墙无情地拦在了外面。

        冲进去?似乎这城墙上随随便便的一砖一瓦,都能将秦尧轻松震退。当然这只是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但就是给人这种可怕的无力感。

        唐剑心:“不要强夺,违天不详。”

        在这种乎想象的奇异场景面前,任何人都必须保持足够的敬畏,就算是强大嚣张如血龙皇也不例外。

        于是秦尧颓然后退,但心中充满了无尽的感伤。

        这已经不是实力或法器被夺走的问题了,而是一个最交心的朋友被夺走,甚至是自己生命的一块被硬生生割裂取下。那种失落感自灵魂深处,非亲身体会不能感知。

        当然,或许小剑剑本就属于这里吧?

        得与此,失于此,说不定是小剑剑回家了呢?

        望着远处露出浓云的帝观峰顶,秦尧简直是爱恨交织。

        就在这时,浓云之下忽然响起了一道苍老而嘹亮的大笑声。应该是在玉虚峰之巅,而且秦尧和姚秦都很熟悉。

        “哈哈哈哈,大帝器魂竟然在你这里,简直是造化!造化!”

        姚秦最是大喜,飞身下去脱口而出:“祖师爷爷!您果然没……哈,太好了!”

        竟然是道尊太微真人。

        传闻说龙树的神城出现在真武山上空之时,全体真武山强者要么战死要么奔命,而名扬天下的道尊竟然也死于此难。只是从未见到过尸,于是也就有了不少的猜测与传闻。

        如今看来,这些人中龙凤之辈果然不是那么容易挂掉。

        众人穿云落在峰顶,看到的是一位拄着竹棍、一脸苍老的道尊。眉毛胡子都白了,几乎没了当初的熠熠神采。不过,精气神似乎还可以,略胜于四体康健的邻家翁。

        道尊身边是久违了的高战庭,也算是秦尧的故友了。只是这位老高现在也显得沧桑了不少,一脸胡子茬也没来及打理。

        “弟子姚秦拜见祖师爷爷!”姚秦当即行礼。

        道尊点了点头,似乎依旧沉浸在神城奇观的震撼之中,又或是带着一抹浓浓的不甘:“早有此神迹,我真武山何至于被那混账给荼毒!真武祖师在上,弟子太微无能呵!”

        说是自己无能,但言语之中流露出的却仿佛对真武祖师的埋怨。

        是啊,您老人家要是早于龙树的神城出现,岂不是就万事大吉了,真武山也无需遭受如此劫难。

        秦尧则听出这话不对劲,微微错愕道:“前辈难道早就知道这方面的秘密?我是说,‘三魂’和‘神城’之类的东西?”

        道尊不屑的一笑:“我?回去问你们墨家的宇文兄,还有圣教的孔老头子(老教尊),哪个没点秘密?儒墨道佛传承这么久远,谁又没点来自于上古的隐秘。”

        宇文述学摇头:“我爸倒是真的不知道,我问过了。他现在已经不问世事,而且事已至此,犯不着再隐瞒。”

        道尊:“墨者数次分裂,又遭遇两千年打压,遗失太多隐秘也是必然。随便一个耆宿的意外陨落,便可能带走一段最高等级的隐秘。但是,儒释道三家都握有诸多上古和两界之秘,不会错的。”

        是啊,记得当初秦尧在见龙湖第一次观察虫洞,出现的第一位高手是谁?不恰好就是龙树上师?老和尚一出现就是两界通融的时候,时机拿捏得准得很。

        另外天下奇人异士何其多,范坚强也不至于成为唯一的隐秘传承者。

        道尊表示他也知道关于三魂的事情,但不是很清晰。用他们真武山的传承来说,想要达到修为的最极致,便要“上穷碧落、下探黄泉,得天之精、地之神,方可成就无上仙境,炼仙剑入仙宫……”

        所谓上穷碧落、得天之精,应该指的是得到天魂;而下探黄泉、得地之神,无疑是到反向界得到地魂。仙剑当指器魂,而仙宫便是神城。

        各家称谓不同,但总体上是一致的。

        只是通往反向界已经是难上加难之事,若非是在当今这信息达的社会,就算有人找到虫洞也不会大肆声张,消息会限制非常严密。所以千百年来连血宗都极少出现,更何谈得天魂而成圣。

        不过道尊也一直没有停下追寻的步伐,像他的师父、师祖一样,当做一件闲来的事情来做。有机会就找,没机会就顺其自然。

        只是没想到龙树那老贼秃得了先机,结果酿下如此大的祸患。

        “只可惜一直找不到真武大帝的真武玄天剑,所以也无法召唤如今这头顶上的真武荡魔宫——也就是你们说的神城。”

        秦尧一惊:“难怪这么庞大,竟然是真武大帝的仙宫啊!”

        我说呢!真武大帝又称荡魔天尊,乃是上古大神——所谓“神”,应该都是古之圣者、甚至圣王,经过历代传说而被神而化之的形象。真武大帝这样的级大神应该是圣王级的存在吧,比龙树强大那么多自然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在众神传说之中还能被尊为“大帝”的,一般都是惹不起的大佬。

        想想也是可笑,刚才伙伴们还都以为这是秦尧的神城呢,简直太自大了,惭愧惭愧。

        至于那小剑剑,竟然就是真武大帝的玄天剑。

        级大神的神兵竟然一直住在自己脑袋里,秦尧觉得这忒么挺荣幸啊。

        “不过……”唐剑心蹙眉道,“既然是真武大帝的仙宫,你们真武山还敢打它的主意?真武大帝的东西,谁能掌控。”

        “罪过罪过!何来这等狂语。”道尊有些尴尬,“贫道的意思是一旦真武荡魔宫中藏有道门万千‘天精’——也就是你们说的天魂。一旦被真武祖师认同,便可选相应弟子融合,进而抵达圣境。”

        秦尧大惊:“这么说,龙树那神城里面也藏有很多鬼魂啊,都是天魂吧,难道也一个个都能选中而化为圣境?”

        “这老贼秃算个毛!”道尊竟然爆了粗口,可见愤恨,“圣王的仙宫之中方有完整的天魂,一般圣者的仙宫神城之中只有神识不清的残魂。这种残魂成不了大气候,顶多让人在血宗巅峰之境再有提升,但无法登临圣境。”

        而且很多圣者的神城之中,那些残缺天魂都浑浑噩噩,只是为了增强神城的灵气。以这种活生生的存在形成生命的自循环,就算不攫取地上的灵气,也能在内部自我滋生而生生不息。

        秦尧拍了拍白加黑的脑袋:“知道了吧,你此前吞了好多残缺的天魂,难怪龙树那么恨你。”

        白加黑:“我擦,早知道这样该多吃点。”

        唐剑心:“那既然现在这真武荡魔宫都出现了,道尊你赶紧施法啊。”

        道尊脸都绿了:“现在还施什么?人都没了!我道门最近倒也暗下里与外面合作,成就了几个融合敌体的血宗,但是都被龙树那老贼秃给杀了。”

        连血宗都没了,谁来承接天魂?融合地魂的都没有。

        秦尧笑着拍了拍姚秦的脑袋:“那小姚秦呢?”

        哦……这倒也是。道尊顿了顿道:“只不过也得看造化,弟子成为血宗是一个条件,前提是她的天魂也得在仙宫里面。若是没有,那也无用。”

        那就是看运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