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2章 漫天光海

    或许是秦尧的挣脱让龙树觉得没了面子,于是降三世明王开始爆出最强的威能。

        见多识广的范坚强大骇:“厉害厉害,竟然让战魂孤注一掷了,大家都躲开,快!”

        秦尧一边飞驰一边问缘由。

        范坚强大呼不幸:“类似于魔魂燃烧,这是圣者让战魂耗竭潜力动进攻。此战之后不管胜或不胜,这战魂都必须休养一年半载的了。当然你也应该清楚,付出这种代价之后形成的杀伤力,究竟有多可怕。”

        秦尧头皮麻:“至于吗?”

        “怎么不至于?”范坚强大大的摇头,“你和伯母,弟妹、姚秦、宇文、苏无求、孔二傻子、楚子西、红袖、添香,外加五大圣兽,以及那些血宗级的太保,当然还有强哥这样的圣境候选人……除了温茉、唐小虞这有数的极个别人外,这是要将两界高手一网打尽啊!换我要是有这个机会,就算战魂封禁十年也得干啊!”

        倒也是这个理儿。现场这帮人要是被灭了,剩下不论魔族还是遗族,再也不成气候。

        只不过大家就算尽力跑,却也没能跑出对方的攻击范围。因为降三世明王的攻击方式特殊,不但范围广,而且是无差别的攻击。

        “唵…苏婆…你苏婆…吽…蘖哩诃拏…蘖哩诃拏…吽…蘖哩诃拏…播野…吽…阿曩野…斛…婆誐鑁…缚日罗…吽吒……”

        一段段嘈杂晦涩的咒文,应是古语声,化作了一道道金线弥漫在天空中,渐而化作一片片金色的祥云,落地之后便形成了数十里的金色雾气。

        刹那间,奔跑的众人开始减。实力最弱如那些太保们,竟一个个浑浑噩噩定身在那里,仿佛失去了神智一般。

        姚秦和林教授她们也受到了极大的制约,举步维艰。

        秦尧脑袋一痛,觉得一股股奇怪的东西仿佛要从脑袋里钻出来。

        那是深藏心底的负面情绪,是贪念、嗔念和痴念。降三世明王能够降伏众生三世的贪嗔痴,所以才得了这降三世的名号。

        所有的三类念头都仿佛被千百倍的放大,于是自己的神智已经承受不住。秦尧脑袋剧痛,可想而知其余人到了什么地步。

        依旧是苏无求,这个心思纯净的家伙盘膝而坐似乎不受影响,而且念诵的经文反倒能帮助身边的几个朋友。

        而远处那几位太保就不太妙了,实力较弱的两位忽然惨叫着高高跳起。而后哇的一声口吐热血,紧接着自己的战魂浮出了脑颅,瞬间蹦坏。

        战魂碎,血宗的境界自然也无法维持。而且又在这种奇异的打击之下,仅凭威压就让这两个实力倒退的血宗级太保当场死亡。

        此时范坚强也似乎着了道儿,露出了极其不要脸的笑容,仿佛贪欲大炽。只是这种笑容和痛苦纠缠在一起,于是显得极其扭曲狰狞。

        砰!秦尧反手敲打在他的脑袋上,但是没唤醒。

        感觉这样下去不行啊。

        就在这时候,范坚强的脑袋也上开始浮现出一道影子,是他的战魂。秦尧老早就记得他的血气幻影好像是一头鹿,那么应该是这个种族的魔族吧。

        那么,其战魂大体上也应该是类似的种族。

        果然,一个鹿一样的体型出现。只是秦尧此时仔细端详才看得出,这不是普通的鹿。

        只是长着鹿的体型,但是脖子往上竟然是个女子上半身的体态,而女子脑袋上又长了鹿角。有点类似于西方传说中人马座的射手,半人半鹿。

        竟然是这种奇物!

        林教授认得出这叫“辟邪”,乃是上古异兽,远比鹿族强大多了,根本就是云泥之别。人们常说蠢如豕鹿,意思是像猪和鹿一样蠢,所以原本这等低端血脉是很难达到级境界的。现在就说得通了,原来范坚强的“鹿”只是似是而非,实际上却是级高端的辟邪兽。

        只是现在这辟邪战魂显得非常痛苦,浑身摇颤不止,似乎随时可能崩溃。

        只不过范坚强比那两个太保更强,所以还能坚韧,极度痛苦且不干:“兄弟,拉我一把……”

        “我特妈怎么做?”秦尧倒是急了。

        范坚强:“用你的……器魂……”

        但是范坚强的眼神闪过一丝不确定的光彩。

        “好!”秦尧这就请小剑剑。

        看到秦尧这么爽快,范坚强可能是良心现了,一把又按住了秦尧的手腕:“算……算了……其实危险……极大……”

        秦尧:“什么意思?”

        范坚强:“你目前能支撑,是因为那小剑剑的帮忙。一旦小剑剑离体,你自己的战魂就可能撑不住了。”

        我擦,原来是这样,那你还让我帮你?

        其实范坚强可能也是一瞬间的良心现,才把真实情况说了出来。而看在他最后实言相告的份儿上,秦尧这次还真的要帮了!

        小剑剑浮出身体,顿时露出了极其好战的姿态。砰然化作半丈长,对着天空中的金色佛音一阵搅动,竟好似搅动水流一样,形成了一个越来越大的漩涡。

        而范坚强的辟邪战魂也缩回了脑袋,但秦尧的小龙战魂却差点被抽吸了出来。只是由于秦尧的强大依旧越了范坚强的想象,所以未曾被强行吸扯出来。

        远处几个被抽出战魂的太保,以及姚秦等人也都猛然松了口气,颇有些死里逃生之感。

        范坚强是真的服了,他哪知道这几年来,秦尧在神城里面屁事儿没干,就一直淬炼自己的境界了,简直是稳如老狗。

        “厉害啊兄弟!”

        “厉害个鬼,苦苦支撑,都快撑不住了。”秦尧有点头大,忽然大吼道,“快,所有人离我远点。我现在吸引住了它,而且它的威能一时之间全都被我的剑给吸缠住了。”

        唐剑心大惊:“那你呢?”

        “不知道,随机应变吧!”秦尧说着,其实下一秒就有点不撑了。小剑剑毕竟不是圣者的器魂,干这么大的事儿已经太勉为其难。

        而且那如水流的金光越来越密集,现在竟好似搅动汪洋大海一样,整个天空都被小剑剑搅动,形成了一个恐怖的漩涡。

        只要这阵势崩溃,毫无疑问,秦尧会被瞬间吞没,小剑剑也会崩溃。

        “扯淡!”唐剑心骂了句,不退反进,竟主动飞到了秦尧的身边,“范坚强,现在大家还有什么办法帮忙吗?”

        范坚强摇头:“顶多可以精神支持……啊……”

        唐剑心又毫不客气地一脚将他踹飞了。

        此时秦尧已经浑身松软,小剑剑也一边搅动一边打颤,随时可能崩。

        对面的降三世明王却越显得从容,漂浮在金色的漫天光海之中,俯视着秦尧等人,犹如天神视蝼蚁。

        这一次,龙树拼了战魂消耗,也必须将秦尧等人一网打尽。事实上现在秦尧的表现已经乎了祂的预料,但是也不要紧,依旧在降三世明王的能力掌控之中。

        就在这时候,秦尧忽然掏出了咒偶,对准天空中的降三世明王,来了一记力量满满的爆字咒!

        轰隆隆……

        如同炸雷般的声音自天空爆,爆字咒被降三世明王硬生生接住。宛如天地冲撞,降三世明王的身体倒飞数十丈,但,撑住了!

        所有人的心都凉了下去……咒偶,相当于圣者大约七成的威能,竟然和对方半斤八两。这已经是大家最强的攻击手段,下一步该怎么办?

        虽然这一击也让降三世明王受到了极大损耗,可支撑的时间更短,但剩余时间依旧足够将众人一网打尽。

        “完蛋了,再也没有能伤害到它的咒法了吧?”

        “赶紧让咒偶再度吞吸能量呢?”

        “来不及了。”

        秦尧怒道:“既然没希望了,那你们就赶紧闪,有多远跑多远!”

        林教授摇头,什么也没说,但寸步不离。

        甚至连范坚强这个不要脸的都没走,拍了拍屁股,讪讪的回到了众人身边。

        姚秦有点好奇:“强哥竟然都仗义起来了啊?”

        范坚强:“废话,我是那种抛弃兄弟的人吗?”

        话说得大义凛然,但大家觉得怪怪的。

        结果范坚强背后闪出了一个小小的白影儿——白加黑。“我在他屁股后面呢。我老大为了救他才被缠住了,这混蛋要是敢逃,我吃了它。”

        范坚强气得跳脚:“我用得着你威胁吗?就算没你在后面,强哥也是不会逃的!”

        众人都觉得这话可信度存疑。

        这时候,范坚强似乎看到白加黑而忽然灵机一动:“对了,我还知道个上古圣兽合击之术,四圣兽一旦联手,乖乖,那叫一个厉害。”

        白加黑哆嗦了一下:喵了个咪的,这个孬种不会是打击报复,想什么坏主意坑你虎奶奶吧。

        当然大家也都有白加黑这种心思,觉得范坚强可能不安好心。

        姚秦当然是天然的怀疑论者,对范坚强的节操最不放心:“有这种方法,你咋不早说?”

        范坚强有点顿挫地说:“之所以此前没说,就是因为你们这四圣兽是有点缺陷的。”

        这货的反应还挺快啊……还是说,真的?

        范坚强:“你们想想啊,要是没有配合起来的功效,凭啥将它们四类猛兽列为四圣兽?肯定是有原因的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