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龙?蟒

    其实现在沈盈和黄文生倒是不着急,只等着暴食之主将秦尧夺舍就行了。到时候这位大魔一旦走出房间,顷刻间就能灭了苏无求他们三个,不费吹灰之力。

至于说警方力量,算了吧,李蔓苓不就是吗?另外还有一个年轻的女警肯定要留在三号宿舍——那里还在处理死人的现场啊,不需要稳定秩序吗。

所以学院里面暂时能够对付他们的高端武力已经都在这里,没什么威胁。

而且黄文生看到孔二傻子之后就大喜起来:“孔宰予!老子调查过了,你就是孔维泗生的贱种孔宰予,哈哈哈!孔维泗啊,当初你杀我的弟弟,今天我就杀了你的儿子!”

看来经过火葬场事件之后,黄文生也注意到了孔宰予的存在,并且做了一定的身份调查。

孔宰予有点懵逼。不过既然都瞒不住了,不如拉虎皮做大旗:“既然知道我爸是孔维泗了,难道还不逃跑吗?这位无求兄也是苏城苏家的高足啊。要是我俩出了事,你们没好日子过。”

一般只有怂人才会说出这么没脸没皮的话来。

沈盈冷笑着没说啥,仇恨在胸的黄文生狞笑:“我就算不杀你,你老子不也在追杀我们?圣教那帮孙子不也一样追着我们不放?”

孔宰予语塞。

你爹本来就一直在追杀人家,情况再坏也不过如此了,你能吓得住他吗。

李蔓苓倒是微微一怔:“你爸是孔维泗?”

看样子这个大娘们儿虽然高傲,但也知道眉高眼低,估计有点势利眼。

孔宰予没来及回答,黄文生就施展出了王八盖子的咒法,一身坚硬如盾般扑杀了过来。

他自己几乎就能在近战之中对抗李蔓苓他们三个,虽然勉强。要是沈盈在背后辅助战斗,他们的优势很大。

而只要暴食之主完成了夺舍,一切都会戛然而止。

……

他们背后的小房间里,秦尧像是枯死的木头一样纹丝不动。

但是在他的体内,确切说是在大脑意识的识海里,正经历着前所未有的恐怖对抗。

这种对抗非常神奇,秦尧甚至有种身临其境的实际战斗感。仿佛站在一片无垠的虚空之中,对面只有一个面容模糊的“人”。

也或许不是人,连人型都不是,只是那么混沌一团。但是,却给出秦尧一个清晰的感觉——这就是他的对手。

暴食之主的魔魂。

而此时此刻,其实秦尧也以魂的状态存在。

两“人”已经纠缠交战了很久,暴食之主也已经愤怒不堪。牠完全没有想到,对付一个区区血裔遗族会这么艰难。

按道理说,魔魂侵入宿主体内之后,能量会压制在宿主本身境界的最高限。比如秦尧只是个血裔,那么暴食之主魔魂的能量也会压制在血裔巅峰境界。

不可能更高,因为这幅躯体的最大容纳量就是这样。

好像你是一团气体被充进一个瓶子,不论你原来体积有多大,现在都只能压缩到小于一个瓶子的容量。

但是像暴食之主这样的家伙,显然对吞噬具备无比的自信——虽然我能施展的能量限制在血裔巅峰,但我自身能量太过于庞大了,所以能一直支撑下去,直至将你消耗殆尽!

好像让一个大人压制自己力量,只能用小孩子的力量跟另一个小孩对打。虽然大家力量施展得一样,但是几分钟后小孩子累得气喘吁吁了,但大人根本不受影响。甚至以这种强度战斗下去,大人支撑一天也不累啊。

因此暴食之主一开始还保持耐心,就这么跟秦尧耗下去,总有你支撑不住的时候。

但是没多久牠就惊骇地发现,秦尧的实力竟然好似不受影响!

都已经交织在一起战斗很久了,可秦尧的“魂”依旧生龙活虎。

其实原因很简单,因为暴食之主一会儿愤怒一会儿抱怨,一会儿又因为秦尧的坚持能力而吃惊,总之不停地为秦尧提供念力贡献。而念力,就是魂这个层面战斗的能量源泉!

而且暴食之主的魔魂太强大了,秦尧怀疑这家伙前生是不是真裔级的强者。因为稍微一个愤怒或不屑,或者惊讶、厌恶,都会给秦尧带来一百多点的念力贡献!

一百点以上,这确实是真裔境界才能提供,嫡裔的上限也才是一百点。

而且有时候暴食之主连续两次情绪波动,就会轻易将秦尧的念力彻底充满。对于这种免费给自己充值的活雷锋,秦尧都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了。

总之也就是说,只要暴食之主不死,就会给秦尧提供源源不断的念力,支持秦尧跟牠打下去……那么,什么时候是个尽头?

上面说的是战略级的对抗优劣关系,至于战术层面,秦尧并不弱于对方。因为对方最强也只能发出血裔巅峰的实力,而恰好秦尧也已经达到了本境界的巅峰。

战略层面无休无止,战术层面棋逢对手,两人陷入了无解状态。

而且时间拖延越长,暴食之主就越愤怒、越惊讶,给秦尧提供的念力贡献就越多。

“你是怎么回事,哪来如此绵绵不绝的念力储备!”暴食之主有点崩溃了。

秦尧竟然有点得意,并且撒了个小谎:“其实我只是有个念力迅速生产的天赋罢了。人不死,念力不绝。”

面对这种奇怪品种,暴食之主完全无语。

但是作为一个超级老妖,暴食之主的经验远非秦尧可比。经过长时间的鏖战,暴食之主发现了秦尧的一个小规律——有时候会出现短时间的念力衰弱时期。

其实这是秦尧吸收念力偶尔青黄不接之时,因为对方给自己的念力并非每次都那么时间凑巧。

于是在错过几次这样的机会之后,暴食之主终于抓到了一次,猛然扑杀了过去,将秦尧的“魂”死死缠缚起来。

“哈哈哈,给我死吧!”暴食之主大喜。虽然给秦尧贡献了不少喜之念力,但是想反击似乎已经来不及。

就在这时候,暴食之主的魔魂忽然变化,瞬间成型——竟然是一条黑漆漆的巨蟒!

或许,这就是暴食之主本命形态,也或许是牠前世的本命图腾。

而秦尧现在也就更明白,沈盈为什么挑选他作为暴食之主的宿体了。不仅包括以前说的那些原因,而且他诓骗沈盈说自己是蛟族,而蛟和巨蟒本就非常接近,不算同族也算是近族。

等等……沈盈不是说秦尧的族裔和他们是大体一类的吗?蛟族,巨蟒,黄文生是鳄龟,说到底都是爬行动物呢,看来还真是如此。

此时暴食之主的巨蟒魔魂已经张开了狰狞巨口,一下咬在了秦尧的“魂”上。

撕心裂肺的疼,不,甚至更疼,因为这是来自灵魂层面的撕咬!

秦尧感到生不如死,当然现在也明白被人夺舍会是何等恐怖、何等残忍的事情——这种残忍其实与被野兽啃吃肉身没有任何区别,甚至更甚。

但是疼痛也激发了秦尧的潜能,而且暴食之主的魔魂幻化巨蟒,也以无声的方式启发了秦尧。根本没有任何方式方法,似乎仅仅凭借本能和剧痛的刺激,秦尧的“魂”也猛然一震,突然变化!

顿时,一条真龙腾空而起。

龙魂!

龙魂身上攀附着一头巨蟒,而且巨蟒还撕咬在这头真龙的后颈部。

几乎是同时,暴食之主的蟒魂哀号一声,轰然倒地。反倒是秦尧的龙魂反扑过去,猛的一口咬在巨蟒的腹部,狠狠撕下来一口!

嗷……巨蟒惨叫着马上消失,又回到了刚才一团黑雾的状态。暴食之主现在只剩下惊恐,连愤怒都不敢有。

对,是不敢!面对强大的真龙,这种本能的种族压制令牠几乎无法呼吸。

“你怎么会……你不是蛟族吗!这不是……不是蛟……这根本不是!”

“孽畜!”真龙口吐古老而苍凉的语言,而且秦尧仿佛被唤醒了一丝一毫远古的什么记忆。这一刻,仿佛自己真的就是俯视众生的无上霸主,任何物类都只是他趾爪下的卑微蝼蚁。

其实现在龙魂并不强大,或许能量依旧和巨蟒持平。但是面对这种恐怖的种族压制,巨蟒完全提不起任何反抗的念头,只能躺下任凭宰割。

轰!又是一次扑杀。真龙一爪狠狠撕扯在暴食之主魔魂上,又毫不留情地撕下一大块,填进了自己的口中。

刚才秦尧有多疼,现在牠比秦尧更疼,惨叫连连好似下了油锅的鬼魂。

假如就这么持续下去,秦尧的龙魂完全可以将暴食之主的魔魂彻底吞噬。

而且龙魂似乎处在兴奋之中,真有此意。

但是在这种欣喜和亢奋的情绪之外,一丝丝清醒紧急提醒秦尧:够了!

是的,你以为自己现在真的就是无上真龙了?不,你的本体还只是一个小小的血裔。

连续吞吃了暴食之主两大口,这两口的能量就已经何等恐怖?因为这种能量短时间内聚集在体内,肯定会将他脑袋撑爆,比血气吞噬过多的后果更加严重。

但是,吞噬的快意让秦尧有点不舍,真的不舍,仿佛瘾君子在酒瘾发作时候忽然看到了美酒。

“一口,我只要再撕一口……”另一道声音说,充满了无穷的诱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