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0章 现身

    就算勉强躲掉,也会让背后的林教授和姚秦暴露在这凶悍的法器面前,所以这一次秦尧似乎无计可施。

        而就在这时候,一道身影冲了上来,竟然是苏无求。

        只见苏无求跳到了红加黑的背上,也就等于落在了秦尧的面前,成为秦尧面前的一堵盾牌。

        “你搞毛!”秦尧怒了。就算帮忙,也没有你这么帮的!你算老几,你以为自己的身体比老子的真龙之躯更强吗?就算是很强,能挡得住这凶焰滔天的法器吗?顶多是多死你一个人罢了!

        你这不是帮忙,是来送死!

        苏无求没说话,也没回答,而是盘膝在红加黑的背上,静静念诵佛门经文。一枚枚金字环绕,渐渐让他周身笼罩金芒,宛如一尊显圣的佛。

        当然,作为朝夕相处三年之久的秦尧,很清楚这是苏无求进入血宗境界之后的咒法,并不稀奇。而且秦尧也知道苏无求这咒法的威力虽然不错,但和那可怕的法器相比,无异于螳臂当车。

        “秃头你找死!”秦尧越发恼怒,甚至准备飞到苏无求前面再度硬抗法器,但是时间已经来不及。就在秦尧刚刚跃起之时,法器已经到了面前。

        甚至以法器那恐怖的打击力,只要触碰到其中任何一个人,那么红加黑背上的所有人应该都会被殃及,死干净。

        秦尧都几乎准备认命了,连红加黑也吓得仿佛一尊木鸡,但这时候一个令人咋舌的事情发生了。只见那法器忽然停顿在了红加黑的面前,震颤不止。

        竟然停下了!

        而且秦尧这次总算确定了自己此前的观察,其余众人也终于看清了这个法器的模样——竟然是一柄佛门的禅杖。

        怎么会出现这东西?

        难道说神城背后的圣者,竟然是佛门中人?

        那么苏无求刚才……

        大家虽然不明所以,但也都隐隐约约猜到了一些什么东西。

        禅杖继续在震颤,仿佛一个人正在经历什么挣扎。而这时候苏无求忽然开口,口齿也伶俐清楚——

        “师祖,回头是岸啊。”

        说完,苏无求口中反反复复吟诵“回头是岸”四个字,似乎永无休止,而且直指人心。

        而他刚才所说的“祖师”二字,更是大大震撼了现场所有人。

        神城之主,果然就是佛门中人。

        或许苏无求早就察觉到了不对劲,也猜到了些什么,又或者是佛门内部有什么特殊的感应,所以他才认识到真正囚困了大家三年的,竟然就是自己的祖师。

        禅杖忽然传出了神城之主的声音:“你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和尚,竟敢训诫于我?给我让开,否则连你一同灭了!”

        声音再也不是不男不女,因为被人认出而无需再隐瞒。

        秦尧大惊,因为他听到过这个声音,而且很熟悉——佛尊龙树上师!

        是他?!!!

        作为当今佛门第一人,辈分甚至比苏楞严还高,自然当得起苏无求的一声祖师。

        怎么会是他呢?

        至于那柄禅杖,自然就是他的“器魂”了,也是主持神城的力量之源,就好像范坚强那座城里的战刀。

        只不过器魂只能变幻大小,而不能变换形体,所以在神城之中它从未露过面。毕竟禅杖这东西太特殊,太过于符号化,一旦露面连傻子都知道是佛门的东西。

        而现在连身份都被揭穿了,所以也不需要再掩饰什么。

        苏无求继续念诵,但更像是在劝导甚至于哀求。于是禅杖继续颤抖,估计也意味着龙树本人的挣扎。

        “滚开!”禅杖传来了龙树更加暴怒的斥责,“下一代弟子之中以你资质最好,我本要传衣钵于你,不料你竟要违背我的意志!”

        苏无求摇头:“假如师祖传了衣钵,就是让我像您这么做的话,弟子做不到,也宁肯不受这衣钵。”

        “好!好!好!既然如此,那就和他们一起去死吧!”禅杖高高扬起,似乎随时要砸落下来。但是,它震颤得也更厉害了。

        此时苏无求让大家赶紧撤,尽量离神城更远、再远。虽然不确定神城的打击范围有多大,但肯定有这个范围吧。

        而且神城出现一次便不能移动,所以也无法追赶。

        于是大家开始疯狂向外飞行,红加黑一振翅膀化作一道红光,两头巨龙也带着各自背上的一群人,翻越了刚才被撞碎的山头,不住的向南飞去。

        白加黑的背上,秦尧连呼意外:“怎么会这样?龙树上师竟然成了圣者,也就是你们佛门所谓的佛陀吧,简直太意外了。”

        背后的林教授摇头:“其实这还不算什么,主要是龙树上师以前不是这样的人啊?虽然以前的他也有点高傲,但总体而言这个人还是很正直的。”

        苏无求叹道:“可能系(是)随着实(习)力的提升,心态发生变化了吧。一个人的能力越大,或许野心也会随击(之)膨胀。”

        是这样吗?

        这时候身边的巨龙出现,骑在青加黑后面的范坚强反驳说:“不,你们根本不知道成圣的缘由,我已经对伯母大人说过了。龙树上师能够成为圣者,肯定是因为融合了他的天魂。”

        “假如命魂与地魂融合,会多出一份记忆,已经可以干扰主体魂魄,但其影响还没那么大。”

        “可要是与天魂融合,整个人的影响就大了,性格心情都会随之变化,很正常。而且刚开始融合的时候还不明显,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假如命魂不够强大坚定的话,天魂的影响会越来越大,甚至像是变了个人也说不定,更何况佛尊这么疯狂推进自己的进度。”

        苏无求于是恍然,明白了师祖之所以变化这么大,竟是因为这个。

        秦尧也点头道:“明白了……想当初刚把我们囚困起来的时候,还是龙树上师的本性在主导。所以当时就算担心咱们坏他的计划而囚禁咱们,也没有动了杀咱们的念头,毕竟是老朋友、老前辈。”

        姚秦:“我说呢,后来杀机渐渐加重,也是因为他开始变了。”

        可以说三年前的龙树上师还不错,对秦尧等人也只是做了囚而不杀的念头。甚至当时他还有心控制秦尧等人,使这些年纪后辈成为自己将来的臂膀,毕竟人才难得。

        包括被囚困之前两次遇到的神秘存在,其实也是龙树上师的战魂。只不过他的战魂比较特殊,是以明王忿怒相出现,所以呈现出人型的样子,也被祂自己称为战魂分身。

        当初遇到秦尧几次,这具战魂分身一直也没下杀手。甚至还帮助秦尧拦住准备逃走的混沌,促使大家最终杀掉了混沌这个凶兽。

        但是随着随着心性的变化,龙树上师几乎已经不是当初的那个人了。再考虑到秦尧的威胁日益增大,于是对秦尧等人的观感也开始越来越厌恶。

        只不过秦尧他们现在还是不明白,龙树为什么会这么做?

        就算你变成了另一个大和尚,哪怕你想争霸天下,犯得着这么到处攻击吗?甚至祂不仅仅攻击了圣教、神教、道门和猎人公司,而且还攻击了佛门的金刚寺,这才叫发起狠来连自己人都砍呢。

        苏无求:“金刚寺一及(直)不太服从龙树师祖的管束。而且龙树祖师年幼习(时)候曾在金刚寺修行,但据说多遭白眼,这些几系(只是)小道消息,但说不定是真的。”

        应该是真的了。

        也就是说现在的龙树上师不但下手狠,而且小心眼儿,报复心极重。

        那么考虑到秦尧等人在神城里的不敬,特别是白加黑那些所作所为,自然更遭龙树的憎恶。

        “那下一步咱们怎么办?”孔宰予问,“咱们就这么一直跑,永远除不掉这大和尚啊。”

        范坚强适时说道:“兄弟们赶紧帮我找羁魂草,据说黑沼绝境里就有。等强哥也成了圣者,马上跟这个大和尚打一架。”

        秦尧:“得了吧,等你也融合了天魂,说不定也变成另一个人了,谁保证你还是我们的兄弟。”

        姚秦:“说的他现在是兄弟似的。”

        范坚强:“那就没得办法了,反正仅凭咱们这些人现在的实力,再多也是送死。另外龙树的神城现在尚未完全恢复,或许三魂融合也没那么彻底,所以才有诸多限制。一旦等他大功告成,哼,你们再相让强者对付他,也已经来不及了。”

        到时候会更厉害。

        秦尧:“那你就算现在就找到羁魂草,也得等到二十多天之后虫洞开启,才能回正界吧。那时候,你也是重新掌握神城,并且初步融合天魂。你比龙树都晚了三年了,能指望你吗。”

        范坚强被揭穿了,但也没有不好意思:“强哥是天纵之才,万一出道就巅峰呢?说不定一瞬间就完成了彻底融合。再说了,除此之外咱们也没别的办法了。”

        就在这时候,秦尧忽然下令红加黑及时停下。几头圣兽全都刹住脚步,秦尧这才说:“算了吧,就算咱们想去黑沼绝境帮你找什么,也已经来不及了。”

        范坚强:“什么意思?而且,怎么不飞了?”

        秦尧目视前方的虚空,淡然道:“老朋友既然来了,那就现身吧。”

        于是对面的空中一阵轻微的扭曲,继而出现了一道虚幻的人型。不是实体,但是比实体存在更加威猛。

        有点类似于苏无求的影子法相。

        龙树的战魂,降三世明王法相。也正是这具战魂分身,曾数次和秦尧遭遇,被秦尧称之为诡秘存在。只是相比于三年之前,它现在更加强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