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撒手锏

    此时秦尧已经将身体扭曲到一定程度,让指尖可以接近脑门儿。

力字咒!剪刀手的指尖爆发出一团小小的火球,拼命印入眉心。

“有意义吗?”沈盈皱了皱眉头。两只手都被铐起来,你就算施展咒法又能……咦,什么?!

沈盈大惊!

只见秦尧忽然鼓起力气,猛的一下扯断了手腕上的手铐链子!

紧接着是左手,同样不算太费力。

哪来这么大的力气!就算是黄文生这种王八精一样的家伙,力气也不至于这么大。

但秦尧现在肉身已经极其强大,在力字咒作用下蛮力暴增三倍,岂容小觑?上次徒手能将不锈钢保温杯攥出指印,而后又提升过一些,现在奋力拉扯自然也不难将手铐的链子扯断。

撕开了嘴上的胶布,秦尧气呼呼地在头顶挥手,试图将暴食之主的魔魂驱散。但是徒劳,因为魔魂并非实体,甚至和真正的烟雾还不一样。除非念力能对之产生作用,物力攻击完全无效。

“愚蠢的蝼蚁,竟然反抗本主!”暴食之主的声音在秦尧心底炸开。

而秦尧则赶紧触发了一枚低配版的爆字咒,毕竟是在自己头顶做事,必须小心一点。

但还是没用。炸倒是炸了,只是把秦尧自己的头发炸成了鸡窝,可暴食之主的魔魂毫无动静。

他才多大点修为?就算倾尽全力也未必能伤害到暴食之主,层次差距太大了。

沈盈和黄文生则大怒,后者猛扑过来一拳砸向秦尧的心口。但显然必须留有力气,因为这马上就是暴食之主的躯体了,万一捶坏了咋办?

沈盈则斥道:“主上请马上夺舍!放心,等媚儿的母子连心咒一旦触发,他原本的灵魂意识自顾不暇,必然没有任何能力抗拒主上的夺舍进程。”

“好!”暴食之主终于下定了决心,浓密的黑雾从容钻进了秦尧头顶百会穴,根本没能力阻拦。

刹那间,秦尧仿佛觉得自己脑袋肿胀欲裂!

仿佛脑壳之中硬生生塞进了什么东西,恶心得生不如死。而且强大的危机感袭来,遍体生寒。

似乎是一种幻觉,秦尧忽然觉得自己的脑袋里成为一个战场。自己的意识就像是在拼死抵抗的一方,而一个强大的入侵者正试图杀死并取代自己。

只能拼尽全力抵抗!虽然不知道该怎么做,但他本能地凝聚起所有的意识,只有这样才能更好的抗拒。毕竟这是精神层面的对抗,容不得分心。

沈盈则在一旁冷笑着打了个响指,催动了母子连心咒!

这个咒法一旦爆发,会让秦尧遍体生寒。到时候秦尧的意识全都用来承受这样的痛苦,还怎么抵御暴食之主魔魂的侵袭?

就好像两人战斗的时候,你对面的敌人已经足够强大,令你苦不堪言的时候,背后又有人不停地用刀子戳你,你能撑得住?

所以说,这恶毒的母子连心咒不仅仅是为了控制秦尧,更是为了今天的夺舍做准备。

但让沈盈感到诧异的事情发生了——母子连心咒并未生效!

“不可能,不可能失效!”沈盈惊呆了。

其实她和黄文生这一惊一乍之间,已经为秦尧贡献了不少的念力。但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母子连心咒怎么会对秦尧无效?

原来,这玩意儿在秦尧体内早就解除了!

当初秦尧把这件事告诉林教授的时候,恰好满口花花得罪了她,被催动了心相印图腾。结果秦尧当时就发现,心相印图腾竟然能够克制母子连心咒的毒奶!

心相印图腾会让他血气沸腾,周身血脉都仿佛流淌的铁汁。

而母子连心咒相反,是让他的血脉冰冷如霜。

但是,心相印图腾却比这个毒奶咒法更高明。而且心相印图腾先入住秦尧的身体,是主;毒奶是后来者,是客。强龙不压地头蛇,毒奶在心相印图腾的面前没有任何优势。

于是当心相印图腾爆发的时候,将毒奶一点点的融化,直至消除干净。

但是作为一个撒手锏,秦尧不会主动对沈盈提及这个,依旧让沈盈自以为得意地控制着他。

要不然,他真敢在一楼宿舍里面修炼,就不怕沈盈在外面催动这个来祸祸他?

要不然,刚才他真的敢来这里?

而且他还知道自己力气足以扯断手铐,所以才会看似傻乎乎地将自己铐起来。

可以说,整个环节之中只有黄文生的出现和暴食之主的夺舍算是有点意外,但其余方面都在秦尧的可控范围之内。

要不是这样,现在的秦尧就傻眼了。

而现在,傻眼的是沈盈。

因为现在暴食之主正在秦尧体内,所以她和黄文生无法击打秦尧,万一这边把秦尧的身体弄残了,那边暴食之主刚刚夺舍成功……刚夺舍就变成了残废,甚至心脏被捅烂了,尼玛跟本主开玩笑呢?

而且暴食之主夺舍成功的可能性太大,所以他俩不敢毁坏这具身体。

甚至由于暴食之主几乎变`态的自恋和完美主义,导致沈盈和黄文生甚至不敢将秦尧身体伤害哪怕一个小口子。

当然,他俩也无法用念力胡乱攻击。秦尧体内现在是暴食之主和秦尧纠缠对抗,两股魂灵交织在一起。你们的念力扑杀进来,要是没伤到秦尧,反倒伤了暴食之主咋办?

这已经不是投鼠忌器那么简单了,简直等于秦尧绑架了暴食之主,成为自己的挡箭牌。

“怎么办?!”黄文生大窘。

沈盈也吓得脸色发白。自己这次办事不力,给暴食之主带来了不小的麻烦。一会儿主上夺舍成功了,说不定会严重惩罚她。

要知道宿体有没有反抗、以及反抗的强度,直接决定了魔魂夺舍之后的能量等级!

原本可以拥有嫡裔修为,结果由于宿体自身魂魄抗拒太厉害,消耗了入侵者太多能量,最终夺舍之后可能就沦为一个血裔了。

按照暴食之主的强大能量,夺舍之后恐怕甚至能达到恐怖的真裔境界吧?但要是秦尧拼死抵抗,消耗牠太多实力的话,结果就不好说了。

就现在来看,暴食之主肯定要受影响了,只是程度轻重的问题。

因此把事情办砸了的沈盈脸色煞白,当然心中也大恨秦尧,巴不得这小子赶紧挂掉。秦尧自身魂魄意识死得越早,暴食之主损失也就越小,对沈盈的处罚或许也就越轻一些。

可是事与愿违,秦尧就是不死,而且支撑得时间令人咋舌。

“这小子的魂魄是石头做的吗,怎么这么强硬!”黄文生怒道,“再这么耗下去,就怕引来……”

沈盈瞳孔一缩,因为她看到窗外连续三道身影,从三号宿舍的方向奔来,现在第一个(李蔓苓)应该已经到了医务室楼下了吧。

而且李蔓苓刚才既然看到六芒星阵投射到了二楼这个房间,那么目标性也会非常明确,不用摸索寻找。

“做好准备!甲魔,咱们去外面拦住这些家伙,千万不要让他们打搅了主上的夺舍!”

两人于是马上冲出了房间,恰好看到了李蔓苓冲了上来,正面硬肛!

嗖!李蔓苓的速度奇快,一道残影般扑到了黄文生面前。

短剑划出章法森严,黄文生都没来及躲避,就被她在胸口划出了一个血口子。

还挺深,血流不止。而且刚才李蔓苓临时变招,甚至险些一剑刺入黄文生的心脏。要不是勉强躲避过去,那就不是胸口受伤那么简单了。

由此可见李蔓苓的凶悍,其实还是非常强大的。哪怕黄文生这种嫡裔强度的魔,不小心还是会输给她。

黄文生大怒,催动了鳄龟的幻影,身体防御强度陡增,已经不弱于刚才赵振涛魔魂燃烧时候的状态。毕竟赵振涛只是血裔强行提升,而黄文生本就是嫡裔。

于是短剑遇到了困难,一次次刺中黄文生,但却都只留下浅浅的痕迹,简直像是常人被猫挠的一样。虽然也算受伤,但对战斗于事无补。

反倒是黄文生的一脚反击准确击中了她的大腿,将她险些踹到楼下。后背狠狠撞在了墙上,再次吐血。

天生爱吐血的命。

沈盈也催动了精神类的咒法,试图让李蔓苓迷惑。结果奏效了,虽然李蔓苓强大的念力尽力抵御,已经极大程度削减了迷惑迟钝的效果,但是她的动作还是受到了影响,变慢了不少。

本来利用咒法提升的速度,此时又被对方给削减了回去。由此一来,凭她那种出击的力道,在黄文生面前就没有任何优势了,只能被动挨打。

而这时候一个光头也跟着冲了上来,苏无求!佛系青年手握智拳印,于是大日如来的影子法相扑杀过来,再次帮助李蔓苓抵抗对方的攻势。

可谓是不计前嫌了,苏无求的风格其实挺高。

佛像影子如同一个强大的刺客,随着苏无求的刺客而来回躲闪,猛地冲向沈盈。佛手平推,直接推入了沈盈的脑门。

“又是你!”沈盈大怒。她上次在宿舍楼外捣乱,就是被苏无求的影子法相给坏了好事。

而由于她的精神类咒法被打断,李蔓苓这才再次恢复了强大的速度。嘴上虽然不说,但心中也明白刚才是苏无求救了她。

不过就算危机暂时消除,她和苏无求依旧不是人家的对手,毕竟苏无求只是个血裔。而且他俩刚才和赵振涛战斗已经消耗了太多的念力,现在已经出现后继无力的情况。

李蔓苓的速度优势支撑不多久,而影子法相也已经越来越弱。

就算半分钟后花裤衩子跑了过来,其实三人联手依旧只是在死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