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暴食之主

    一嘴是血捂着肚子的狼狈模样,还好意思跟人装波一,李蔓苓的架子一直端得很高。

但是魔核这东西确实很值钱,就算遗族界的门阀子弟也不能无动于衷。就好像此前提过的,姚秦一直这么高强度的承接任务,至今也才只遇到过一个魔。

还是比较稀罕的。

另外魔核也关乎圣教对一个遗族的评价,于是孔家这种圣教内部豪门的子弟会更在意这一点。

苏无求还好,这家伙是真的无欲无求。但他显然跟舍友孔宰予更亲近一些,于是也帮着说话:“偶来滴习(时)候你都快被打洗(死)了,介么算,我都救了你一命了,你怎么还好意西(思)跟偶们争魔核。”

“你才被打死了,本姑奶奶那是故意示弱!”李蔓苓强词夺理。反正赵振涛死了,死无对证,谁也说不出什么。

“你这人太不讲理!”孔宰予还要继续理论,甚至准备上抢,却被苏无求给拉住了。

嫡裔就是嫡裔,跟她硬打没好处。别看刚才李蔓苓很狼狈,那是因为遇到了刚好克制她的对手——她以速度见长,但却打不透对手的防御,那么速度就没有了任何意义。

假如和别的对手对战,李蔓苓在嫡裔之中绝对称得起中等甚至偏上。苏无求再加上孔宰予这个半吊子货,绝不是李蔓苓的对手。

孔宰予还是气不过,但此时李蔓苓忽然双目一睁,大呼不妙,吓得孔宰予也为之一怔。

“该死,这是什么邪恶阵法,怎么这么浓的灵魂气!”李蔓苓的见识之丰富令人惊讶,“刚才这家伙在施展拘魂术,难道说这六次凶案都是如此,而现在以六条怨魂形成了一个邪恶阵法?”

这种事关乎整个凶案的破获关键,苏无求和孔宰予都没有再在魔核问题上纠缠。两人跟着李蔓苓跑到刚才出事的那个202寝室,恰好看到淡淡的白色气息在浮动,并且冲出了窗外和原来出事的五个寝室里的怨魂产生交感。

他们看不到巨大而单薄的六芒星阵,但却看到星阵投射出一道淡淡的白气,直冲远处医务室二楼沈盈的房间。

紧接着就感觉到一股冲天的血气,弥漫荡漾在医务室那栋小楼上,甚至能将整座小楼包裹起来。

这种凶悍的戾气,一般的魔都无法释放出来吧。

“那里有大问题!”李蔓苓冷哼一声,竟然直接跳了下去。这里是二楼,对于一个遗族而言没大问题。

原本苏无求没有太大的破案动力,但看到对面竟然是医务室,而那不是美女校医姐姐的地盘吗?

早就看这个校医姐姐不对劲了,而且校医姐姐还对他动手动脚,感觉非常不好。现在发现她竟然可能有问题,苏无求也没犹豫跟着跳了下去。

但是,背后的孔宰予有点懵。

这家伙穿着花裤衩子站在窗台上哭丧着脸:“无求兄,我……好怕……啊!”

背后被人踹了一脚,直接惨叫着狗啃屎般跌落到一楼。原来七分幻的药效已经过去,一个没有遇害的女生醒了过来。看到自己窗户上站着一个只穿了花裤衩子的男人,而且还大喊大叫像个疯子,这个胆大泼辣的女生吓得冲上去就是一脚。

一般女生被吓之后不都是往后躲么,哎。

不过遗族终究是身体强壮了些,孔宰予除了嘴巴和膝盖磕冒血之外倒是没有大碍。这货怨恨地扯了扯花裤衩子,依旧跟着冲向医务室。不为了破案,只是为了帮苏无求一把。不得不说孔宰予虽然各种毛病,但关键时刻总是带着怂逼的气质坚守仗义。

……

在苏无求和孔宰予跳楼的同时,秦尧也开始被沈盈收拾了。

沈盈静静地捧着那只奇怪的铜罐,此时罐体内已经发出了沸腾般的汩汩声,血气疯狂蒸腾。

沈盈的眼睛竟然也有点红,秦尧并不太了解这个,而且如今房间里血气蒸腾也看得不是很真切。其实这也是魔的特征,就好像刚才赵振涛双目猩红那样。

“小老弟呀,能够成为暴食之主的躯体,你应该感到荣幸。”沈盈笑得很邪魅,“而且没有告诉你的是,我本就是暴食之主的原配。所以你一旦成为牠的躯体,以后就能时时陪着我了。”

假如暴食之主是个魔王,那么沈盈就是魔后?难怪她有权选择暴食之主的躯体,因为这副身体将来真的要做她的床伴儿。所以说也不仅仅是暴食之主对躯体挑剔,沈盈也一样。

也难怪沈盈一开始就为秦尧检查身体,原来这都是为了以后做准备。

但秦尧才不会被她的鬼话给坑了!床伴儿?哥们儿一旦被魔化了,就等于我的神智灵魂灰飞烟灭。到时候爽的是暴食之主,哪怕夜夜笙箫、激精四射也跟哥们儿我没有一毛线的关系。

于是秦尧奋力拉扯自己的胳膊,试图挣扎到一个合适的体位。现在他已经是双手被拷了,而且嘴巴被胶带缠住,相当难受。

沈盈手中的罐子则发生了新的变化,一团浓郁的黑气喷薄出来,似乎被六芒星阵的浓郁灵魂之气唤醒。

于是整个房间里的凶气更盛,压抑得让人窒息。仿佛这逼仄的房间之中忽然填充了海量的神秘物质,让人倍觉沉重。

没有声音,甚至似乎连夜虫都噤声蛰伏,秦尧觉得整个世界压抑而沉静。

而在自己的脑海里却忽然炸雷般闪过一声闷吼——

“是谁惊扰了我的梦境!”

字字如雷,是直接作用于意识,令秦尧浑身炸毛。哪怕拥有真龙族的强大意志,也不免为之畏惧。而若是常人的灵魂深处被突然炸声,恐怕会吓懵。

这就是所谓的暴食之主吗?

不过也太傲慢了吧,明明像是被人给封印了好不好,现在有人辛辛苦苦费尽周折把你释放出来,你还装模作样说人家惊扰了你的美梦?脸呢?

此刻黄文生马上单膝跪地,似乎有种天然的压制令他不敢站立,亦不敢直视。

沈盈还要,脸上做出献媚般的笑容:“恭喜主上苏醒,媚儿已经等了好久好久了。”

什么狗屁媚儿,难道是沈盈体内这尊魔的名字。

“哦……苏醒……”暴食之主依旧在装逼的状态中不可自拔,“你是……媚魔,还有这个是……甲魔?”

什么甲魔,我看是甲鱼吧……秦尧一边行动,一边暗骂。他可见过黄文生的血气幻影,那是一头老龟的样子。

沈盈不胜欣喜:“主上果然还记得我们。媚儿为主上准备了一副新的躯壳,希望主上能够满意。”

刹那间,秦尧产生了一种被人凝视的感觉。这种感觉非常怪异,似乎黑夜之中某个强大而不怀好意的家伙偷偷盯着你,但你却不知道它身在何处。

沈盈又道:“而且他还是蛟族的遗族,和我们都是近类,应该更便于主上将来发挥最强战斗力。”

蛟族,这是当初秦尧骗沈盈的鬼话。沈盈也检查过一次,记得秦尧当时只是一闪而逝弄出了血气幻影,而且只让她看了看幻影的身体和尾部,确实和蛟类有点近似。

看来魔族选择宿体也是有讲究的,或许什么遗族的身体都能用,但显然有最适合的那种。

“不够完美,但勉强可用。”

秦尧有点蛋疼,去你娘的!要占了老子的身体还挑三拣四,你以为自己是什么鸟货色。

但沈盈和黄文生却面露喜色!

看得出,暴食之主平时太苛刻、太挑剔了,能让这个装逼犯说出“勉强可用”,已经实属难得。

那还等什么,咱们开始快乐的夺舍吧!

只见罐口那团黑气开始涌动,越来越浓郁密实,足足有足球般大小,向秦尧飘来。

宛如野兽缓步临近。

秦尧没有个直观的认识,假如他要是见到刚才赵振涛死后的那团黑气,就应该知道暴食之主这团黑气究竟有多么恐怖了。

因为这团黑气,其实就是魔的“魔魂”。

赵振涛体内的“魔魂”离体之后,只有拳头般大小,体积连暴食之主魔魂的三十分之一恐怕都不到。而且赵振涛魔魂气息还更加稀薄,浓度也是连暴食之主魔魂的十分之一都不到。

赵振涛的魔魂后来已经淡如黑纱,而暴食之主此时却漆黑如墨!

假如魔魂按照这个做简单粗暴的能量对比,那么暴食之主魔魂竟然是赵振涛魔魂两三百倍之猛?

就算赵振涛魔魂燃烧消耗了很多,就算影子法相将之冲散了不少,但这种差距也实在太大了。哪怕赵振涛魔魂的巅峰状态,恐怕暴食之主也得是它的三五十倍吧。

如此能量巨大的魔魂正飘向秦尧,盘旋在秦尧的头顶,试图通过天灵盖侵入。

秦尧当然拼命挣扎,而且他的身体已经扭曲到了一定程度。

沈盈在一旁冷笑:“求生欲也是够强了啊小老弟,有意义么?”

黄文生皱了皱眉头:“是否需要属下按住他?”

沈盈摇了摇头:“为了制伏他,我早已经给他下了母子连心咒。他要是不挣扎也就算了,挣扎的话就是自寻死路。而且用母子连心咒令他痛不欲生的话,也便于主上顺利夺取他的身体。”

暴食之主似乎比较赞许:“你做得很好,本主表示赞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