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诛魔!

    这时候,秦尧的身体不但被锁在了铁床上,连嘴巴也被粘上了塑料胶带。

不让说话啊,贫嘴的特质无法发挥,秦尧感到非常不舒服。

不过现在秦尧也已经发现了,医务室里沈盈的这间宿舍,竟然正对着远处的三号宿舍楼。

这只是巧合吗?

此时沈盈取出了望远镜,恰好能清楚看到三号宿舍里发生的一切。望远镜,恰恰说明这是有准备的行动。

旁边的黄文生笑得极其奸诈,而且看着秦尧的时候甚至流露出了贪婪的神色:“很不错的一副身板儿啊,假如能够让我吞噬了他的*,啧啧……”

秦尧忽然恶心地想吐!

他知道“魔”是以吞噬为生,要么吞噬念力,要么吞噬鲜血,而最恶心的无疑是吞噬肉身或某部分。

真是没有想到,王八蛋黄文生竟然是个吃脑子的混蛋!

而且秦尧也忽然明白过来,黄文生这个王八蛋为什么潜伏在火葬场工作——呕!呕!连续干呕了几下,好在晚饭吃得少而且时间过去很久,没能吐出来。

拿着望远镜的沈盈冷哼:“你给我安分点!这是为‘暴食之主’准备的躯体,你要是给破坏掉一点点,小心牠苏醒之后弄死你!”

黄文生哈哈一乐:“我哪敢,只是随口说说而已……不过你也够用心了,竟然为主上找到这样一副英俊耐看的躯壳。主上向来对身体的美感非常在意,而这个身板儿相当不错啊,小伙子挺俊俏的。”

秦尧忽于是明白自己为什么被抓来了——

肯定是有一尊名叫暴食之主的大魔要苏醒,而且是地位明显高于沈盈和黄文生的那种,而苏醒之后自然需要找一个觉醒的遗族进行夺舍。

另外这个所谓的暴食之主似乎是个自恋狂,对自己的宿主躯体要求比较高,必须比较符合美感才行,于是沈盈就盯上了秦尧。

毕竟秦尧好歹算是龙城学院的校草儿,容貌俊秀而且身体匀称。要知道遗族觉醒者本来就很少,哪有多少选择余地?

胖胖的苏和尚?娘炮孔宰予?猥琐的黄文生?中年油腻的牛一德?总之这些家伙显然都不如秦尧耐看。

于是他就成了沈盈的头号目标。

至于说沈盈一开始就怀疑秦尧,这根本就是个伪命题,因为她压根儿不用怀疑,而是笃定确认秦尧有问题——赵振涛是她的人啊!

那天晚上秦尧初次遭遇赵振涛,而后赵振涛次日发现秦尧身体完好无损,就应该知道秦尧有问题了。这件事他应该向沈盈汇报的,毕竟他知道沈盈一直在搜寻年轻的男性遗族。

结果秦尧去沈盈那里看病,沈盈自然要试探他了。

也正是那天,孔宰予去医务室找秦尧,说当晚要在碧云轩请客,连房间号都报上了,沈盈于是掌握了秦尧的晚上行程。那么赵振涛晚上在那里袭击秦尧、孔宰予和老四,也就成了自然而然的事情,只不过没想到失败了。

再往后,沈盈就终于找到机会给秦尧施展了母子连心咒。后来虽然顾忌姚秦和高战庭而没有一直缠着秦尧,但沈盈并不担心。毕竟有了母子连心咒的约束,秦尧始终会在她的掌握之中。

这不,当姚秦和高战庭走了之后,她就动手了。恰好今天是最后一次凶案爆发、即将大功告成的时候,于是就把秦尧掳掠了过来。

因为今天就是“暴食之主”苏醒的时刻!

也是暴食之主夺舍入驻秦尧躯体的时刻!

此时的沈盈终于放下了望远镜,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笑容:“成功了!第六条生魂被拘,六芒星阵已经形成,谁也无法阻拦。”

说着她轻轻捧住了面前桌子上的那只铜罐,轻轻撕开上面那个已经变色的黄裱纸,并且拧开了盖子。

刹那间,一股凶残危险的气息喷涌而出,仿佛一头猛兽脱枷而出!

随之而出的是一股刺鼻的血腥气,而且带着一种惊人的恶臭。仿佛一大潭污血沉淀在粪坑之中数年,那种味道令秦尧几乎窒息。

而此时,远处三号宿舍楼上也发生了些许变化。相继发生过凶案的六个房间微微闪过一团团淡淡的白芒,六团白芒仿佛形成了奇妙的交感,连接出朝上和朝下的两个交叠三角形,于是刚好形成了一个六芒星。

这淡淡飘渺的六芒星一闪而逝,手电筒的光芒一样,远远地投射向沈盈这个窗子,而且刚好停留在刚才那奇怪铜罐的口上。

白芒一闪而逝,吸入了铜罐之中。

刹那间,恐怖的血气冲天而起,魔音渺渺凶焰滔天。

……

而在对面形成了六芒星阵的三号宿舍楼里,战况已经极其惨烈。

原本自傲得一塌糊涂的李蔓苓此时狼狈不堪,身体多处受伤。虽然她也给赵振涛制造了很多伤势,但是魔魂燃烧中的赵振涛似乎根本不知道疼痛,一直跟她换命一样拼杀。

疯了!

也是,正所谓疯魔、疯魔,不疯何以成魔。

当啷!一声清脆的交击,匕首和短剑双双磕飞。但随即赵振涛凶猛的一拳打在李蔓苓的腹部,令李蔓苓吐着血倒飞了好远,落地后的后背硬生生摔在地板上。

太惨了……身为一个嫡裔境界的强者,没想到竟然会这么惨。虽然赵振涛事后就算赢了也会实力大降、甚至肢体受损,但至少他以血裔巅峰之境干倒了李蔓苓。

李蔓苓痛苦地站起来,捂着肚子又吐了一口血。还行,挺扛揍,竟然还试图硬撑下去。

而就在这个时候,忽然一道奇怪的绯红色影子一闪而逝,似乎从她背后向前掠过。等她注意到的时候,那影子已经撞在了赵振涛的身上。

滋滋滋……仿佛烙铁烧肉一样的奇怪声音爆发,而赵振涛忽然发出了痛不欲生的惨叫。

影子法相!

背后苏无求正催动他的影子法相扑杀赵振涛的魔魂,而且这种奇特的佛门攻击方式不但对任何人的念力都有效,更仿佛是魔的天然克星。

影子法相的虚幻手臂直接探入赵振涛的脑袋,于是形成了那种烈火化冰般的效果。

痛苦之中的赵振涛怒吼着,双目再次闪烁红芒,而后凝聚所有念力猛然施咒!

强大的念力爆发,终因实力的强大而把影子法相给击溃。而后苏无求在后方虽然拼尽念力再度形成了新的影子法相,可是却已经非常稀薄,威力也肯定降低了不少。

“死!给我死!”赵振涛暴怒了。假如燃烧了魔魂还无法脱逃,那简直太悲哀了,这也彻底激发了他的怒火。

或许这一次他会彻底完蛋,自己把自己的魔魂烧个一干二净,但就算如此也得拉几个人垫背。

而当他再度扑杀过来的时候,苏无求的影子法相也再次越过李蔓苓的身体,等于挡在李蔓苓面前,和赵振涛短兵相接。

这次苏无求不做那种一招灭敌的疯狂打算了,而是慢慢的周旋。依靠影子法相吸引牵制赵振涛,时不时也给对方一下子,当然也会被短发慢慢的削弱。但是这么持续着的时候,李蔓苓可以渐渐恢复,而赵振涛却会越来越虚弱。

这是持久战的思路,也是正确的思路。

终于当新的影子法相也被彻底击溃之后,赵振涛也弱了许多。哪怕在这种魔魂燃烧的状态下,实际攻击力也无非就是血裔巅峰的状态。

受伤的李蔓苓虽然变弱了,但对抗他还是可以坚持下来的。

拼着又受伤两次,她也在赵振涛身上造成了重大一击——她一拳砸在了赵振涛的后脑,令他的神智都有点昏聩。

恰在这时候,不远处一道古音悠扬传来,让赵振涛的神智再度迷乱,彻底失去了清醒的意识——孔宰予的圣诵,这小子总算来了!

只见这小子穿着一条红色为主色调的骚呼呼花裤衩,光着上身做出那圣洁文雅的手印,而圣诵的古音又是那么端庄雅正,简直让人逆反得头皮发麻。

但是,这并不妨碍圣诵的效果。

于是趁着赵振涛混乱的时候,李蔓苓终于捡起了自己刚才被崩飞的短剑,一剑刺入了他的心脏!

终于毙命。

赵振涛双目之中的红芒迅速消失,仿佛电器指示灯断电之后而熄灭,整个人像个木偶一样呆呆地站着。

紧接着一道淡淡的黑气从他颅顶飘出,似乎在扭曲滚动,渐渐凝聚成型。

这股黑气虽然浅淡,但是令人感到心悸,仿佛带着能量、甚至带着难以形容的……智慧。似乎是一头虚幻的魔鬼,正不怀好意地盯着众人。

终于这团黑影凝聚成拳头大的一团,迅速飘向了李蔓苓。

李蔓苓擦了擦嘴角的血,不屑一顾的同时猛然催动念力,顿时将那股黑气冲散。冥冥之中,似乎能隐约听到一种生灵死亡前哀号的声音。

其实这不是真正的声音,而确实是灵魂才能感知的悲伤嚎叫。

因为那团黑气就是占据了赵振涛躯体的“魔”!

只不过连续燃烧很久,又被苏无求的影子法相给消耗许多之后,它连原来十分之一的强大都没有了。难怪李蔓苓如此不屑,使用念力就将之击溃。

噗通……赵振涛的尸体倒下,彻底死亡。

或者说原来的赵振涛早就死了,自从被魔化之后,他的身体只是一具行尸走肉。

他为沈盈卖命,但最后沈盈又让魔占据了他的身体,也等于亲手杀死了他。

只因当初对沈盈的爱慕,却一步步走到今天的境地,不知何苦来由。

“这么弱还试图对我进行夺舍吗,不自量力的鬼东西!”李蔓苓冷笑着在赵振涛尸体上踹了一脚,而后弯腰捡起一枚豆粒大小的黑色小石头。

其实不是石头,那是一头魔彻底死去之后所留下的“魔核”,通体黝黑色泽晶亮。圣教凭借这个对诛魔者论功行赏,于是这小东西也就代表着足够高的价值。

“喂喂大姐阿姨,这样不合适吧?”孔宰予扯了扯花裤衩子跑了上来,“我和苏和尚也是参加了战斗的,怎么魔核就归你了呢?咱们仨平分才对。”

李蔓苓冷笑,甚至都懒得正眼看他:“跟我争魔核,你们也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