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新的犯罪组织

    新的数据出现了。

念力值是113,刨除了秦尧此前没使用干净的残余,至少一次修炼已经可以生成一百点以上了,速度蛮快。

要是白天一整天再自然生成几十个点,也算是了不得。

念力上限再度提升一点,达到了186,看来肉身这个“容器”增强之后,念力上限也会随之提升一些,而且距离最高值200也不远了。

血脉浓度不会变化,当然还是大关卡1/10000,突破之前都不会变。

真正变化最大的是肉身强度:43,等级“中”!

两天之内,先后从“极弱”到“弱”,再到“中”,速度极快啊!

于是现在的总体情况就是——

念力值:113;

念力上限:186;

血脉浓度:1/10000;

肉身强度:43,中。

……

睁开眼睛,感受着酸疼但是舒爽的身体,秦尧觉得很惬意,至少气海和血脉里的痛苦没了。

力气?虽然还在酸疼,但奋力一拳挥出,已经可以明显感觉到恐怖的风声,而且强大的拳劲能让对面林教授感到微微压抑。

她可是位嫡裔觉醒者,就算秦尧有着种族压制天赋,但能够让她明显产生压抑,也说明秦尧那一拳够猛的。

“我觉得就算不使用力字咒,也比以前使用时候差不多少。”秦尧乐道。

他说的以前,就是大约几天之前。那时候身体还是“极弱”状态,但也不亚于铁塔般的老四。当时使用了力字咒之后,已经非常强大变态。

可现在就算不使用,也一样强大。

“那要是使用了呢?”林教授忍不住好奇,“你这家伙,简直就是遗族中的异类。人家都修炼念力咒法,像你这么干的没听说过。你要是继续修炼下去,岂不是要变成一头铜头铁臂的怪兽呀。”

秦尧乐着耗费了三十点念力,催动力字咒加持在自己身上。

还是原来三倍的增幅,看来这几乎就是极限。但由于自身基础力量的暴增,以至于现在秦尧的力气已经像是巨人一般。

桌面上一只不锈钢保温杯,秦尧拿起来双手奋力一抓,于是上面多了一个手掌印。

林教授:“……”

而后又找到一枚硬币,两只手狠狠一掰,弯了。

林教授:“……”

妈蛋这一拳要是打下去,谁能受得到了?林教授可以判断出,现在秦尧这家伙虽然还没有达到嫡裔境界,但是凭借肉身强度外加力字咒的加持,已经足以伤害到一般的嫡裔强者!

当然嫡裔强者也不是泥捏的。想当初姚秦已经是何等暴力,而且手抡粗又硬的铜棍,下砸之力也绝不亚于现在秦尧徒手力道吧。那又如何?在没有秦尧力字咒的加持下,她根本都敲不动黄文生那头老乌龟的防御。

总之,现在秦尧算是不错了,肉身很强。

另外他现在也才43的肉身强度,而最高限可是100啊!

也不知道他最终能不能达到这一步,也或许根本不可能了。毕竟这已经是现代社会,而并非真龙族所在的太古。

谁知道呢,走一步说一步了。

“老师你看怎么样,强不强?”

林教授:“可我担心你未来的女朋友,小心一个搂抱就把人家女孩子给抓扁了。”

秦尧:“……”

为什么,女生的脑回路都是这么清新脱俗的吗?我们不是在讨论修炼吗,你怎么能想到这种问题。

但这也不得不考虑,秦尧还得适应明显增大的力量。别的不说,穿衣服时候别生拉硬扯,一不小心就能把袖子扯掉;开门时候也小心点,别动辄就把门把手给掰断喽。

秦尧:“根据我那功法的描述,说是当肉身强度达到‘中’的程度,也就是41—80这个数字区域内,就可以冲击下一个境界了,而且肉身足以承受。老师,你说我现在选择突破,还是继续强化肉身?”

大境界的突破无疑是最诱人的,不但念力上限、咒法威力都会提高,而且还能产生新的咒法啊,这可是《九字真言咒》最大的好处。

林教授想了想之后,微微摇了摇头:“还是继续强化肉身吧,毕竟你才勉强达到‘中等’这个区域,不保险。再说根据一般经验,基础打得越牢,将来成就也就越高。你的功法特殊,而真龙血脉更特殊,我觉得任何一步都别冒进,扎扎实实做好每一步才是最稳妥的。”

你是师父,那就听你的。

而且林教授还建议他忍住诱惑,下次就算有机会吞噬血气也要忍,千万千万不要盲目。因为等级越高,走火入魔或反噬时候的危害越大,也就越是难以压制。

要是你到了教尊的层次再出现自身压制不住的血气冲突,难道仅凭林教授一枚医图腾还能办得到?得了吧,那种医图腾的能量肯定泥牛入海般消失,不见丝毫作用。

修炼的事情就这样,而且林教授也基本上彻底了解了这个宝贝徒弟的功法问题。

而现在让师徒俩开始重点考虑的,则是扑克脸的身份问题。

根据他被催眠时候的交代,师徒俩知道这家伙隶属于一个隐秘的组织。只不过扑克脸的级别不够高,所以竟然不知道组织的确切名称。

就好像公司招人,却连公司名字都不告诉你……一来说明这公司很有问题,二来说明你混得也是够惨了。

扑克脸只是对上头单线负责,而且称之为“老大”。当初正是老大发现了他已经觉醒,并找图腾师为他绘制本命图腾和咒文,这才正式成为一名觉醒的遗族。

由此老大不仅仅是他的大哥,而且是他的引路人,同时也像林教授和秦尧这样算是半个师徒身份。

当然,老大的实力也很强,已经达到了血裔巅峰之境,比扑克脸强了很多。不要觉得差,事实上这已经非常不错了。

至于“老大”安排扑克脸所做的事情,则是让他联络那些不检点的女生,如白小洁这样的。而后让白小洁当中间人,说难听就是当老鸨,不断介绍新的女生进来从事那种下作的兼职工作。

就现在来说,他已经找到三个白小洁这样的,分别在龙城学院和其余两个职业学院。这三个鸨母般的女人,又相继帮助扑克脸拉了三十多个女生了,简直丧心病狂。

秦尧也无法理解这一点:“都已经觉醒了,而且牛一德(扑克脸)和那个老大都是觉醒者,还做这种下三滥的生意,脸都不要了?出息呢?”

林教授蹙眉摇头,本能觉得不对劲。“你没听牛一德说那句,但凡介绍来的小女生,都会被询问记录真实的年龄,甚至包括出生时辰。”

要说记录生日还可以理解,但出生时辰用来做什么?反正任何正常的公司用人,哪怕是那些违法公司,也不至于仔细到这种变`态的程度吧。

除非有其他目的。

另外一个值得注意的问题,就是牛一德他们知道“魔”的存在。按道理说一般小势力接触不到这种层面的信息,再加上“老大”还能找到图腾师,那么基本上可以断定这个犯罪集团应该比较大,而“老大”本人也只是一个中间层。

现在看到的,只是这个组织的冰山一角。也不知道彻底挖开之后,会不会出现一个可怕的庞然大物。

林教授:“会不会就是天理会啊。”

鬼知道。也可能就是个新的犯罪组织,跟天理会各干各的。

秦尧:“要不然报警?至少勾搭女大学生做这种事,本就是犯法的了。”

但是林教授摇了摇头,心道身为遗族却干涉这种世俗的犯罪事件,显然管得宽了。他们师徒俩又不是圣教执法者,也不是遗族警察,没这种权力。

要是搞不好,自己多管闲事反倒更容易暴露。

毕竟根据经验,圣教或遗族警察迟早会发现这种犯罪事件,并且进行抓捕的。假如林教授和秦尧介入进去,肯定自寻麻烦。

“那就先放一放,毕竟咱们的事儿也够多的。”秦尧点头说,“一边还得关注着学院女生宿舍的事情,一边还得防备黄文生这家伙杀回来。”

天理会是个大隐患,虽然高个子女人死了,但只要黄文生不死,就随时可能产生大问题。

另外还有一点,就是那个逃走的遗族学生赵振涛,至今都没有音讯呢。

这家伙已经消失了很久,警方也没有线索。但是根据秦尧的直觉,这家伙肯定不会就此偃旗息鼓的。

“先这样,你多留心就行了。”林教授看了看挂钟,已经晚上十二点半了,“你赶紧回去吧,天不早了。”

秦尧撇嘴:“这么晚了还赶人走。”

“你这欺师灭祖的小混蛋,不会是有不健康的想法吧!”林教授狠狠瞪了他一眼,“就是担心你没脸没皮缠着我,我才租了这一室一厅,免得你来我这里蹭住。”

我要是有不健康的想法儿,就凭心相印图腾的作用,你能不知道么?显然我是很清白的,而你想得太多了。

呵,这师父果然不是亲生的,不爱了。

估计觉得有点生硬,她又缓声说:“虽说我们是师徒,但毕竟都是年轻男女,有些时候还是要避嫌为好。我倒无所谓了,而你将来还得找女朋友,还得谈婚论嫁,要是被人传闻跟人同居什么的,多不好。”

秦尧一愣:“为什么说你‘倒无所谓了’?你要单身到老?”

“要你管!”林教授翻了个魅惑众生的白眼儿,整个房间都仿佛多了几分韵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