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医图腾

    原本秦尧以为自己吞噬血气不再往血脉里充斥,应该就不会出大的问题。无非是暂时储存在气海之中,而后转化为强化筋肉的养料。

但问题在于,就算是这一会儿,气海里面也难以承受那么多的外来血气。因为气海和血脉本就是相通的,原本血脉之中饱和,达到万分之一的关口,意味着气海本身也已经近乎满载。

除非马上转化为强化筋肉的能量,但问题是现在还不到修炼的时间,至少差一个多小时。真是个扯淡的修炼功法,连修炼时间都给限制得死死的。

好在此地距离林教授租的住处已经不远,林教授扶着他匆匆离开。

背后,大约半分钟后扑克脸晕晕乎乎地醒了。打了一个寒颤之后,不自觉地揉了揉脑袋。咦,感觉……好像失了个神,不过后脑勺好像还有点疼,不知道怎么回事了。

另外,似乎身体也有点虚弱?还是自己等待很久之后,都已经等得身体麻木浑身不自在了?

“秦尧这混蛋,怎么还不出来。”扑克脸冷哼着蹲下,似乎还在继续等。不过这个时候,他忽然觉得自己的血气好像也有了点小问题。

“怎么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血气好像死气沉沉的,真怪,自从觉醒以来还没遇到过这种奇怪的情况。”

“不会出问题吧,关键时候掉链子就不好了。秦尧那小子力气那么大,要是我没能从容触发咒法,还会吃亏的。试试……”

结果这一试不要紧,扑克脸一瞬间吓得面如死灰。

没了,自己的血气没了,根本调不动,血气幻影无法凝聚成型。而且念力也无法聚集了,更别说像以前那么触发咒法。

完蛋完蛋。

刹那间,这家伙的心仿佛跌入了冰窟窿。也不敢在这里堵截秦尧了,而是悄悄撤离到好远的地方,钻进自己的车里还一再哆嗦。

拨通了一个电话:“老大,我……我身上发生了一个奇怪的事情……对,非常奇怪、非常可怕……我的血气好像没了。”

“什么?!”电话那边的声调猛然提高了好几度。

扑克脸说话声音都在颤:“念力击中不起来,咒法施展不出,血气幻影也无法凝聚,血脉里面那种血气奔腾的感觉一点都没有,死气沉沉……就在刚才啊。我准备办点私事,教训一个仇家,哪知道还没等到这家伙,自己忽然发现不行了……”

电话那边也有点诧异:“怎么会出现这样?虽然听说存在觉醒者血脉再次‘退化’的,但应该只是理论上的可能,这么小的概率怎么会出现在你身上?”

“我也不知道啊!”扑克脸带着哭腔,“老大,那该咋办啊。”

“我特妈怎么知道该怎么办?我又不是三尊,难不成还能给你凭空变出血气来?!你先回来再说。”

“那……那我以后的任务……?”

“废话,你当然做不成任务了,提前交接。”

……

另一边,秦尧已经在林教授的搀扶下来到她的新住处。比原来那个更小了,只有区区五十来平米,一室一厅一卫的超小户型。当然,难受要死的秦尧没心情去关注这个。

大量的血气都聚集在气海里面,但由于数量实在太大,气海根本无法全部容纳,于是不得已又向血脉之中流窜了好多。这下好了,不仅气海像是要撑爆,连浑身血脉也都是难以忍受的肿胀感。

假如现在就到了晚11点,或许马上疏导转化的话还能好受点。但现在距离此时还有一个小时,太难撑。

躺在沙发上难受得要死,而美女师父却已经将那支特制的毛笔取来:“把上衣脱了。”

秦尧脱得很艰难,因为身体几乎不听使唤。林教授叹了口气,主动将他的背心掀开到胸口位置,而后又去解他的腰带扣。

“啊?干嘛……”秦尧于痛苦之中保持最基本的清醒。

啪!林教授的手将他的手拍开,径直将腰带和纽扣都解开,又将裤口和内裤边缘向下褪了一段距离。

秦尧尴尬要死,心道自己裆量全被美女师父给尽收眼底了吧。

林教授却非常淡然,但却是假装的,因为秦尧收到了淡淡的两点欲之念力。虽然对于精神类强大异常的林教授而言,这或许只是一个小念头,但至少证明她是有点不健康想法的,只那么一点点。

“不是绘制本命图腾或咒文,而是绘制一幅医图腾。”林教授说,“医图腾不能治百病,但却最能治疗遗族血气方面的问题,比任何灵丹妙药都更有效。”

还有这种能力?秦尧越来越觉得师父真的不简单。这位大美妞儿不但会包罗万象的精神类咒法,而且是大图腾师,甚至还会治病……再加上嫡裔的真实实力,其实在遗族世界里也应该算是一位大拿了吧。

蘸着林教授自己指尖的鲜血,神情专注右手持笔,在秦尧小腹部位绘制一幅奇异的团。总体呈圆形,但内部纹路纷繁复杂令人震叹。

笔落惊风雨,每一笔划落都有种说不出的刺痛感,但却又痛得爽快!因为秦尧小腹气海本就难受至极,现在外部的疼痛袭来,反倒分散了不少痛苦的注意力。

而当这枚医图腾绘制完毕,图案血迹缓缓渗透到身体里面的时候,秦尧惊呆了。

能清晰感觉到这医图腾为自己带来了一股至阴至柔的血气,非常微弱,但却又非常具有韧性。如细丝般渗透到气海之中,缓缓流动。

假如气海里散乱冲突的血气是头发了疯的野兽,那么这一丝图腾血气就是绳索,要将之束缚起来!

当然难度极大,而且这点血气也不够用,强行束缚是做不到的。但是就像钓鱼时候偶然调到了超级巨大的大鱼,垂钓者虽然不能直接将鱼扯出来,但却可以利用细细的鱼线顺势慢慢牵扯。不必用强,只需使用巧劲。

所以医图腾的血气将那些散乱血气慢慢缠绕,而后顺着对方的冲势而跟着冲突,但却在不经意间降低冲突奔腾的烈度。但凡有点机会的话,甚至还能将之缠绕更紧一点,令其作乱的能力再度受到一些限制。

还别说,虽然依旧疼痛,但却已经可以忍受了。

秦尧大喜:“谢谢老师,太神奇了。”

林教授:“跟我有什么好谢的。其实你这种情况很危险的,以后一定要注意。这医图腾的效果只能持续一个时辰,也就是两个小时,知道吗?一旦两个小时之后被散乱血气挣脱束缚,那就会产生更加强大的反扑之力。”

到时候,就只能采用更强大的医图腾来压制。

而后再过俩小时,医图腾再失效呢?

当然只能继续加大医图腾的血气威能。

这简直就成了病痛患者使用麻药、甚至吗?啡之类的药物止痛,会产生可怕的依赖性。等到连这种效果都不存在的时候,那么人就等着疼死算了。

林教授继续说:“因为你再过一个小时就能自行将之化解,至少可能化解大部分,我才给你使用这种办法。你想想,要是你早晨时候吞噬过多血气的话,距离你修炼时间还有接近二十个小时,怎么办?”

那就太可怕了。只能说这次比较巧,距离修炼时间非常近,绘制一次医图腾就足够了。

秦尧顿时一阵后怕。

林教授:“当然护心丹也有这样的效果,而且副作用不大。但既然医图腾能起作用,就没必要浪费一枚那东西吧——你手里也就剩下一枚了,还是留着晋升突破时候使用为好。”

呵呵,为啥就剩下了一枚,你心里没数吗?本来秦尧还要再次感谢呢,想到这里顿时觉得师父帮弟子简直天经地义理所当然。

“裤子提上!还要我帮你?”林教授白了他一眼,冰山气质一如往常。

秦尧讪讪的收拾好衣服,仔细感受体内血气奔涌的程度。确实,散乱血气似乎稍微驯服了点,但也似乎蕴含了更强的能量。一旦挣脱束缚,肯定会变的更可怕。

时间在慢慢流逝,林教授也端坐在秦尧的面前,一边喝茶一边观察。作为师父,她这还是第一次亲眼观摩弟子修炼呢,瞧都不合格到啥程度了。

总算到了十一点,也就是子时开始的时候。秦尧自然站在客厅中心,口念咒文进入修炼状态。

此时再面对那些散乱的血气,秦尧可算是找到了报仇的感觉!

“你们这些混蛋,都给老子消停下来吧!”秦尧的意识乐着,将其中一部分血气“撕扯”出来,通过《九字真言咒》的功法将之转化,而后融入到四肢百骸当中,渐渐融为身体强度的一部分。

如法炮制,直至将大部分散乱血气都给转化掉。但是当剩下大约四分之一的时候,似乎身体已经达到了满载符合。再稍微转化一点,就会感到肌肉筋骨的酸痛。

看来是到极限了。

而吸取了经验之后,秦尧再不敢强行乱来,适可而止。

而后时间就是渐渐的休整,直至一个小时的修炼结束。

至此将今天吞噬血气的四分之三完全转化,虽然还剩下了四分之一,但凭借秦尧自身能力已经可以将之压制。等到随后几天继续修炼转化,不再有大碍。

至于转化后的效果,也就是身体究竟多强、增加了多少力量,其实秦尧也很难马上产生精确的感知。毕竟身体还比较酸疼,这是刚刚转化增强之后的后遗症。

但是,最后显示的数据应该不会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