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师徒情分

    根据《九字真言咒》那神秘信息显示,肉身强度分为五大类。

数值1到20都是极弱,当然10以下连正常人都不如;

21到40为弱;

41到80为中,这是一个范围最大的区域;

81到95为强;

96到100为至强,但这种程度极其罕见。

一般来说能达到“中”的程度就可以冲击嫡裔境界,肉身大体都差不多撑得住。

而且让秦尧感到兴奋的是,肉身强度提升的速度应该不慢。因为他这次偷偷吸收扑克脸的血气只是很少一部分,而其中半数又用在了血脉浓度的提升上,真正用在肉身淬炼提升上的血气当然就少之又少了。

即便是这样,秦尧还提升了足足5个点的肉身强度。

那要是将一个血裔的血气全部吞噬,进而全部转化为肉身强度,那一下子岂不是要提升四五十点?顶多吞噬两个血裔的血气,就能让自己的肉身强度也抵达巅峰境界?

推想很美妙。

“呼!”一拳挥出,明显感觉到力气的增强。还不错了,要是能将强度数值提升到九十,估计不需要什么咒法,也能跟一般的血裔打个差不多了吧。

而且由于身体强度的提升,秦尧觉得自己的精气神也好了,腰子也不酸不疼。虽然眼眶还是有点黑,但是肾基本不虚了!

不错不错,明天就是美女师父需要吸收肾阳的日子,原本秦尧还得咬着牙坚持,但这次应该没事儿了。

不过还得质问一下美女师父:凭啥这么抠门儿?

!!!

第二天说干就干,就在晚自习后回到林教授办公室,秦尧就发难了。

“老师,我怎么听说人家觉醒者拜师父之后,师父会给点拜师礼啊。”

林教授:“……”

而后低头收拾教案,看得出有点理亏。

秦尧:“还有人家弟子晋升突破的时候,师父会不会给点护心丹、淬体丹什么的?”

林教授:“……”

“坑徒弟啊,就知道这师父不是亲生的,一点好处都没有!”

林教授放下教案优雅地怂了耸肩膀:“好吧,都先记着吧,回头老师帮你弄到一些。你看现在咱们师徒这窘境,我到哪里弄这些东西呀。咦对了,谁告诉你护心丹淬体丹这些东西的,孔宰予吗?”

秦尧:“别转移话题,我可是很认真的。”

“逆徒,怎么跟老师说话呢。”女人就是这样,没理的时候就干脆不讲理。“你要听话,毕竟老师现在的情况你也知道,该体谅一下。另外这些东西珍贵得很,并不容易弄到。”

不可能!秦尧得意地拿出那三枚护心丹和三枚淬体丹:“难道真的很珍贵?”

林教授瞬间眼睛就亮了,一把将护心丹抢了过来:“老师现在最急需这个呀,好徒儿就送给我吧,老师都记下了,将来给你好多礼物,翻倍给你!”

这回轮到秦尧无语了。

您老人家不给拜师礼、不给丹药就算了,现在都沦落到抢徒弟这境地了?节操呢?底线呢?

就给几个点的喜之念力就算完事儿啦?

林教授视若珍宝揣在怀里:“有了这几枚丹药,我就能更快恢复了。当然,要是那淬体丹再给我一枚就更好了。”

底线再度拉低,节操再次崩溃。

“那我晋升突破怎么办?”秦尧一脸黢黑。

林教授摇了摇头:“你不是刚觉醒吗?就算觉醒后直接到了两万多点的浓度,但是距离晋升至少也要两三年,急什么。两三年的时间里,老师帮你多弄几枚这个就是了。”

“我血脉浓度昨晚就到万分之一了。”

哗啦!林教授一激动,手里刚整理好的教案又散落一桌子。

秦尧一直没告诉她吞噬血气的事情,所以她也不可能理解,秦尧这个变`态怎么会在觉醒后一个月就抵达突破边缘的。

根本不可能。

就算秦尧后来告诉了她,自己脑袋里能产生血脉浓度的数值,但这也只是比较奇怪罢了。当时两万多分之一的浓度值,距离万分之一大关远得很。就算这徒弟是个超级奇才,恐怕也得一年光景。

也正是为此,林教授一直没怎么教诲秦尧关于突破的事情。毕竟弟子不乐意说,非要保守小秘密,那就继续保守好了。反正距离突破还早着呢,一两年过后大家关系更亲密了,到时候弟子应该主动问自己的。

但她怎么都没想到,秦尧现在就已经濒临突破。

“你是魔鬼吗!”

“我是真龙族。”

“呃……也是,真龙遗族就是个传说,强大到何等地步根本没人知道,也说不定这就是所谓的种族天赋。”

秦尧:“先不提这个,丹药咋办呢?”

林教授:“给我两枚行不行?感觉突破时候一枚就够了呀。”

冻龄女神可真是豁出去面子不要了,非要跟弟子争东西。

秦尧算是服了她了,但最终还是将两枚护心丹和一枚淬体丹给了她,自己留下的则相反。因为他现在确实不太需要保护血脉的护心丹,反倒更需要保护躯体筋肉的淬体丹。

昨晚炼化气海里那一点点血气,本来就没什么危险,也没产生多大的痛感。假如下次吞噬多了,身体可能吃不消,到时候就用得着淬体丹了。

“谢谢宝贝徒弟!”林教授乐不可支,像是个得到了糖果的孩子。

哎,想当初她也是豪门世家的大小姐啊,这种丹药对她来说应该是充足供应的吧?可现在呢,瞧她那高兴的表情。

怪让人心疼的。

林教授也可能觉得自己刚才萌萌哒的样子有点失态,赶紧恢复正常问:“你怎么会提升这么快呢?还是说你一觉醒就接近了万分之一浓度,只不过当时在瞒着我?”

“瞒你了,但不是这方面。”秦尧最终还是决定将吞噬的事情说出来。经历了这么多,师徒之间的感情越来越深,越来越值得信任。

甚至,两人在遗族世界里已经几乎是相依为命,互相为对方的唯一。

而听了关于吞噬血气的事情之后,再加上秦尧可以搜集别人念力——其实也和吞吸别人念力有点相似,林教授的脸色明显不好看。

“你可真的要小心啊!这种事要是传了出去,别人会把你当‘魔’来看待的!”

秦尧:“我知道,上次在公园小树林里你就说过,那些魔一旦夺舍之后就不再通过修炼提升,而是通过不停的吞噬——吞血气、甚至吞念力、吞肉身。”

林教授忧心忡忡:“对于你这种情况,圣教执法者发现之后肯定直接消灭,连圈禁劳改的机会都没有。”

直接非人道毁灭吗?好阔怕。

“哎,遗族的世界真的让人战战兢兢,感觉如临深渊如履薄冰。”林教授无奈摇头,“有时候我真想彻底淡出,找个完全不起眼的地方过一辈子算了。”

那股淡淡的消沉厌世情绪再度出现。

她的仇太大,但仇家又太强,根本没有复仇的希望。

“记得带上我啊,咱俩一起。”

“又满口花花!”

秦尧:“但是实际上你藏身在龙城学院,已经算是不起眼的地方了。做一个普通的二流大学老师,不显山不露水还不行?但是事与愿违啊,遗族的事情依旧缠着你,你依旧跳不出遗族世界。”

这或许就叫命运吧。

“所以这才让人更绝望啊,感觉这就是我走不出的宿命。”

秦尧摇头:“既然走不出,那就打破它!”

林教授禁不住微微一震,有点好奇地看着这个大男生弟子,而后自失的一笑:“竟还要你来开导我,咱们谁是师父谁是弟子啊。”

秦尧:“总之你振作点吧,有什么困难咱们一起扛着,现在你不是一个人了。”

林教授几乎是带着点内疚的情绪说:“有时候我也觉得,把你牵扯到这种漩涡里面是不是太对不住你了。而且我也曾想过,是不是该解除咱们的师徒关系,然后等我身体康复了就一个人远走高飞,再也不牵连你。”

“别啊,一日为师终生为姐,这关系你逃不掉的。”

“这是什么破理论……”

秦尧:“而且我是个无依无靠的孤儿,自幼在孤儿院长大,我怕什么?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所以我才不怕被牵连。现在只有你让我有了亲人的感觉,我觉得挺好的,仿佛生活也有了目标一样。”

林教授:“什么目标?”

“保护你啊,同时也要自保。”秦尧阳光灿烂地笑道,“人要是没点梦想,跟咸鱼也就没了区别。还别说,自从觉醒之后虽然险象环生,但我觉得这生活挺刺激的,相当爽。”

林教授有点无语。

她总觉得这个遗族世界太不友好了,太险恶了,令人疲惫厌倦。可自己这个弟子却完全相反,越是有压力就越是有动力。

一个悲观消极,一个积极向上。

而受到秦尧这些情绪的影响,林教授也才觉得自己的生命多了些色彩,也多了些乐趣。

“不扯了,该吸收阳气了。瞧我今天的气色是不是很好?用力来吧,别因为我是娇花就怜惜我。”说着,秦尧直接闭上眼倚在了沙发上,一副任君采撷的模样。

林教授:“……”

……

从办公楼里出来的时候,秦尧又开始腰疼了,但身边这个被滋润过的女人却犹如娇花照水般妩媚水灵。

“我送你吧,反正不远。”秦尧说。自从出了上次那件绑架的事情,林教授就不再住原来那套房子,而是租了出去,她自己则租住在学院隔壁小区的一个小户型里。

林教授没反对,从学校侧门出去,两人肩并肩时而行走在昏暗的路灯下,时而走在没有路灯的小径中。就算没有任何言语,却依旧两心交感。

两人都沉浸在这种奇妙的感觉之中,似乎浑然不觉背后一道影子若即若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