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影子法相

    智拳印,双手看似做金刚拳状,但左手食指伸开,被右拳攥握,而左手食指又与右手拇指相触。

此时的苏无求不再那么柔弱随和,而仿佛沐浴了一层圣光的大德高僧。这一点,竟然和圣诵时候的孔宰予有那么三分相似。

但是更加*威武的,还是血气幻影所凝聚成的新形象——赫然是一尊佛像!

影子,竟然还能形成这种奇怪的法相。

佛像端庄肃穆盘坐在虚空之中,双手恰恰也做出智拳印。

紧接着这尊佛像竟然轻轻透过了墙壁,直接“渗透”到宿舍楼后。它本身就不是实体,而只是影子。只不过影子不随人走,反倒可以离开本体自由活动,这就非常玄妙了。

影子法相,苏无求的绝技。就算苏家那么多资质超绝之辈,也极少有人能够修炼出这种奇怪的咒法。

而当这影子法相到了房外之后,就马上传出了一道女人的低沉惊讶声——竟然是校医姐姐!

原来沈盈晚自习时候没找到秦尧,心里头更加闷火儿,越想越气。可现在已经是晚上十二点了,宿舍楼也都已经锁了门,再想凭借学院职工的身份进来也不合适。

毕竟是个年纪轻轻的女老师,夜里十二点去找那些男学生,传出去什么影响?宿管阿姨肯定会婉拒的。

但沈盈心里气不过啊。

她想到秦尧这小子不是住在103房间吗,就是一楼啊,背后就是空旷草地。哼,悄悄来到窗子外,给这小子催动一记母子连心咒,保证他一发入魂飘飘欲仙!

让你小子不听话。

而且现在形势渐渐松弛了些,警方在楼外也不至于天天埋伏着了,只在宿舍楼内安排了两个持枪的女警,所以沈盈到了楼后窗户外不会出现什么麻烦。

她可不知道秦尧正在修炼,假如这时候被母子连心咒给袭击了,极大可能会走火入魔的。

万幸她刚刚贴近103房间的窗子,就被苏无求给发现了。苏无求明显感觉到危险,再考虑到这栋楼曾经五次爆发命案,于是二话不说就催动咒法祭出了自己的影子法相。

威能确实停留在血裔的境界,但是给人的感觉却浩荡宽大,厚重*!

所以当影子法相出现在窗外的时候,沈盈吓了一跳赶紧倒退。

“大日如来!”沈盈一声轻诧,随后就微微一怒,“哼,是那个小和尚搞的鬼吧!”

紧接着她双手依旧做出两小指和无名指勾结、两中指交叉的手印,但这次却念念有词不再像此前那样默诵。

紧接着她面前的空气似乎闪过一道无影无形的波纹,如水中涟漪般荡漾扩散。

空气中的这道涟漪越荡越远,直至和大日如来影子法相交汇。

一道轻微的气爆声爆发,影子法相剧烈震颤摇晃不定,仿佛随时可能崩溃。但经过一番摆动之后,最终还是稳定了下来,只是血气似乎黯淡了许多。

呼……这影子法相猛然向前扑去,直奔沈盈的面门。沈盈惊讶于自己的一道冲击并未将之击溃,仓促中鼓起念力防御。

而影子法相则平推单手,直拍她的面门。

不过影子终究并非实体,于是手掌、胳膊乃至躯体全都从沈盈身上透体而过,并穿梭到了沈盈的背后。

但是对沈盈而言,却仿佛经历了一次恐怖的精神冲击。当影子法相透体而过的时候,她感到了脑袋的剧烈刺痛,而且体内的念力急剧消耗。

只不过,这毕竟是血裔面对嫡裔的战斗。当影子法相穿梭过沈盈身体之后,再一次削弱了几分,已经黯淡到了仿佛水影一般清淡虚幻,仿佛随时可能破碎。

既便如此,它还是在苏无求的催动下,翻身扑向了沈盈。法相一只手摊开自上而下,轰然拍落。

“该死的小和尚!”沈盈怒了,口中咒文一变,这次不再是大范围的波动——太消耗念力,而是精准出击。一道念力冲击喷薄出去,将来自斜上方的影子法相瞬间击溃。

“呃……”宿舍里面的苏无求微微一声闷哼,仿佛被人用锤在脑袋上敲了一记。不过为了继续维持战斗,他还是拼尽全力,第二次凝聚出了影子法相。

只是这次黯淡了许多,而且比上次的威势也小了不少。

假如真正战斗的话,这尊影子法相的结局可想而知,肯定还是会被击溃的。毕竟是血裔对真裔,这是大境界的差距。

事实上他能够凭借一己之力而伤到沈盈,已经可谓是血裔境内极其巅峰高明的存在。须知就算姚秦那么优秀的小姑娘,当初也无法伤害到嫡裔高手黄文生。只是后来借助了秦尧的力字咒实现攻击力翻倍,才能让对方受伤。

所以说苏无求已经非常强,不愧是压制境界没有提升的血裔巅峰。

沈盈对苏无求的实力也微微惊讶,但她并不怕。只要坚持下去,肯定能把这个该死的小和尚干翻的。

但就在这个时候,楼上寄宿的女警察忽然喊了一声。显然她们也听到了动静,脑袋探出来并且拔出了手枪,瞄准了楼下的沈盈。

“干什么的!”女警在三楼直呼。

事实上这么远的距离,沈盈一道念力冲击就能干翻了这位女警。但这么做显然是愚蠢透顶的,大半夜的招惹这种麻烦,岂不是故意将凶杀案的嫌疑往自己身上引啊。

于是她笑着放弃了手印,抬头微微笑道:“我是学院医务室老师,来找103室的秦尧同学说件事。晚自习时候就找过他,只是不在,宿管阿姨可以作证的。”

哦……楼上的女警虽然保持警惕,但还是相对松了口气。而且旁边宿舍的女生也认出了沈盈,证明她确实是医务室的医生。

女警收起了手枪:“有事请明天再说,现在是特殊时期,三号楼又是关键地方,你的这种行为会引发不必要的麻烦的。”

沈盈笑着点了点头:“好的,下次不会了,再见。”

再见!哼,但校医姐姐心里已经把秦尧和苏无求骂了个遍。两个该死的小鬼,今天算你们走运,走着瞧。

平白无故的,人家秦尧又多搜集了十来点怨之念力。

……

而在宿舍里面,苏无求近乎脱力般蹲在了床上,满脸煞白气喘吁吁。

别看刚才沈盈并不算太费力,但却几乎耗尽了苏无求的全部能力。

“好险,这个心术不正的小姐姐好阔怕……”苏无求不停喘气平复血气,也渐渐恢复自己近乎耗竭的念力。

直至休息得差不多了,秦尧也才缓缓睁开了眼睛,浑然不知刚才发生的一切。

“你咋没睡?我吵醒你了?”

苏无求摇了摇头:“刚才校医姐姐又来啦,找你麻烦。”

简单说了说情况,也没贪功说自己多厉害,他表示关键还是人家女警察的出面迫使沈盈撤了。

“我去,险些害死我啊!”秦尧大惊失色,“当然,你也算是救了我的小命儿了。”

苏无求无所谓:“你还系我滴救命恩银啊,没啥。”

这心态真是淡泊如水。

“但你也要小心注意,偶感觉校医姐姐太针对你,危险。”

呵呵,你看任何女人都危险。刚才幸亏是隔着窗户用影子法相去打,要是面对面的打,人家一只小手儿往你脸上一摸,你就口吐白沫倒下了。

秦尧点了点头:“她主要是有点恶作剧,而且是尺度有点过大的那种,挺头疼的。”

苏无求:“嗯嗯……咦,刚才你说险些害洗(死)你?难道你刚才戏(试)图突破了?我看你身体发夜(热),头冒白气了。”

自己还头冒白气?秦尧倒是没想到,不过外观出现这些变化也正常。

“没有,是选择了暂时不突破,而继续稳固现在的境界,算是听从你的建议吧。”

苏无求:“那你开心什么?”

秦尧:“我开心了吗?一般吧。”

“算鸟,我碎觉,晚上注意安全哦。”

真的不追问了?这让我的波一怎么装下去?没观众啊。而且刚刚跟校医姐姐较量了一番,你就这么没心没肺碎觉了啊。

也是,佛系青年被从尸柜里救活的时候,还说碎觉就碎觉呢,这天底下就没有能让人家挂怀的事情。

至于说秦尧想装波一,也是有原因的。因为这次修炼之后,这家伙的状态确实不赖。

毕竟今天是达到万分之一大关的时候,等于又来了一次大的飞跃。于是,修炼后出现的那些数据非常漂亮——

念力值:102;(看来每次修炼自然生成的念力又多了些)

念力上限:182!(这个提升很大,虽然二十多天来稳步增长,但关键还是今天爆发得比较猛)

血脉浓度:1/10000!

最后这个等于让他手握进阶突破的门票,随时可以选择闯进去,只要你足够自信。

而在此之外,破天荒地多出了一条新的数据:

肉身强度:24,弱。

不但有数据,而且有评价——弱。虽然不太光彩,但修炼前他的数据是19,评价是“极弱”。一下子提升了5个点,而且从“极弱”到“弱”,飞速了。

肉身强度提升的效果也是实实在在,仿佛浑身充满了爆炸般的力量。这要是达到了100的满值,不知道肉身会不会强大到一拳打死一头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