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坑爹功法

    秦尧也能理解美女师父的苦衷,毕竟是个家破人亡、受到通缉的年轻女子,手头能有啥宝贝。

像秦尧这么通情达理的弟子可真不多了。

哎,可怜天下弟子心。

最后看到秦尧穷成这样,苏无求憨厚笑着取出了一个小盒子,打开之后一股刺鼻的辛辣味。一颗颗黑溜溜的花生米大小,一共是大约五六颗。

取出三颗递给了秦尧,一点都不吝啬。“护心丹,偶留两颗,因为最近也要用。介个东西在血脉逆乱奔腾滴习(时)候,阔以帮你稳定血气,保护心脏和血脉。”

好家伙,要是早有这个,估计刚才路上也没那么难受了。而这种丹药最起作用的时候,其实还是突破之时。那时候是血气爆发最恐怖之时,就算准备极其充分之辈也可能阴沟里翻船。

“多谢多谢!”

“阔(客)气什么。”苏无求说着又取出了另一个小盒子,里面这次是赤红如黄豆大小的丹丸,他从里面又取出了三颗,“淬体丹,强健筋骨肌又(肉)。有些遗族血气太强,虽然血脉能撑得住,但筋骨未必阔以支撑。”

秦尧大喜过望,没想到苏无求这小和尚啥都有,而且这么大方。“多谢多谢,这很贵重吧?”

“不及(值)多少钱。”苏无求有点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大脑壳,“不过偶也没带身上多少,所以才让你向西父去讨要。既然鸡(知)道你西父也没有,那就先给你一点。另外,偶以后也不便……算鸟,偶碎觉。”

他这是看到秦尧师徒真的窘迫,这才解囊相助。要是师徒俩有存货,估计小和尚就把自己的丹药珍藏起来了。

苏无求可不是个小气人,佛系青年向来很慷慨的。所以,看来这两种丹药还是值点钱的。

苏无求躺下睡了,而秦尧则进入了修炼状态。对于觉醒者而言,这简直是莫大的信任,因为苏无求此时想要害他的话,一拳头估计就能让他走火入魔。

一来因为秦尧作为普通人已经生活习惯,也不觉得人与人之间会那么阴暗。二来他信得过苏无求的人品,觉得这家伙虽然表面憨厚内心机敏,但人品却过得去。

或许也正是这个原因,才让苏无求对他极有好感进而慷慨解囊吧。毕竟人生海海,能遇到个交心的朋友并不容易。

此时秦尧已经收起了所有的闲杂念头,进入那种物我两忘之境。这下不要紧,冥思状态中的他几乎吓了一跳!

血气在血脉之中奔腾,充沛的程度远超想象。每过一处便好似泄闸的洪水,拼了命地向前拥挤。

直至奔流到气海之中,如同翻滚沸腾的大锅将之再度加热,而后再次输送出去带来更进一步的酸爽。

只不过会有一部分血气聚集在气海之中,仿佛被硬生生地压制囤积起来。不然全都撒出去的话,最终会把血脉给撑爆吧。

现如今囤积在气海里的血气还不是很多,但每时每刻都在缓慢增加。那么,假如增加到一定程度,甚至将整个气海充满的时候,咋办?

炸了?不但血脉炸了,连气海都炸崩掉?

这就有点恐怖了。

现在已经有了点苗头了,因为秦尧能清晰地感觉到,那些囤积的血气虽然蛰伏着,但却蠢蠢欲动。似乎只要气海的控制力降低下来,它们就会趁机作乱爆发。

这哪是一团血气啊,简直就是一颗不断变大的*。

秦尧有点头大:这就意味着,我血脉里的血气基本上一直保留固定的数值,也就是万分之一的浓度;而多余的血气,全都像*一样存储在气海里,越来越大、越来越大……那下一步呢?

这时候,秦尧真羡慕人家有师父有传承的觉醒者,关键时刻能给出点指导性意见。自己倒是也有个破师父,但那师父中啥用啊。

完全一头雾水。

但是随后不久,事情就出现了令秦尧惊讶的变化。他每次修炼都是半个时辰,也就是一个小时。但是这次在修炼半个小时的时候,脑海里竟忽然出现了新的信息,这是前所未有的——冲击到下个境界的功法!

倒是很详细,秦尧记在了心里。而且不记也不打紧,反正根据《九字真言咒》的一贯德行,出现之后的字符就不会再消失。

但是在这个突破功法出现之后,又出现了一条信息——

“选择突破到下一个境界,还是选择留在本境界而继续强化肉身?”

呀喝,难道像是电信运营商的服务电话那样,什么什么请按一,什么什么请按二,返回请按井号键?

当然不存在按键选择,秦尧只是动了个相应的念头就OK了。包括那言语也非常晦涩难闻,只不过他本能理解而已。

至于选择的答案,当然是“留在本境界而继续强化肉身”。

虽然不知道两个选项的好坏,但秦尧本能觉得自己现在基础可能太差。要是就此选择突破,搞不好一个血气奔腾就能要了老命。

很谦虚,但事实证明谦虚是正确的。

因为就在他做出选择之后,新的信息再度浮现——

“肉身强度19,距离本境界满值100有巨大差距,等级:极弱!”

啥?

极弱?秦尧大大的吃惊。

虽然不是很自傲,但秦尧现在的肉身力气至少已经超过了铁塔般的老四。这样的体格,在常人之中已经显得非常另类了吧。

或许和觉醒很久的血裔还差点,但也差不太多,总之不至于得到了一个“极弱”的评价啊。

而且假如满分100的话,自己的肉身强度竟然只有19。试想一下一张满分一百的试卷只考了19分是啥感念,标准的学渣啊,回家之后是要挨板子的。

就在秦尧迟疑惊讶的时候,又一道信息几乎一闪而逝,但却内容丰富——

“肉身乃真龙一族最强依仗,最强者单凭肉身亦可开山断岳、弹指截江。且唯有肉身强壮如龙,方可承受浩荡如海之血气,不至暴体而亡。故而肉身为基,能强则强,直至尽头方为上选。”

妈蛋,吓了一身冷汗。

你丫不能早说?现在才这么指明,能让哥们儿后怕到半死知不知道!

这段话的意思很明显:

1、真龙遗族的强大其实不仅仅因为血气和血脉威能,同时肉身强大也是极大的优势;

2、真龙遗族的血气比较丰沛,也非常霸道,寻常的体质无法承受,只有让体格变得更加强壮才行;

3、在进阶下一个大境界之前,最好让肉身不断变得强壮、更强壮,直到强无可强再选择突破,那时候才更稳妥。

妈个蛋的,人家的功法都是教导在前、行动在后,你却给老子来这种吓死人的马后炮,很有意思吗?

要是我刚才选择了突破,结果暴体而亡或者气海崩溃成为废人,你会不会显示出一条幸灾乐祸的信息?还是直接奏一段哀乐给老子送行?

这《九字真言咒》简直太扯淡了。

但秦尧不知道的是,这门功法在太古时代并非这么修炼,因为那时候是有传承的!

师徒或父子相传,长辈自然对每一步都心中有数,步步提醒当然不会出现差错。哪像现在这样,秦尧成了真龙遗族的独苗儿,也成为《九字真言咒》唯一的修炼者,于是就变成了边摸索边修炼,自然险象环生。

还有一个更蛋疼的问题就是,秦尧现在修炼的《九字真言咒》,其实只是当初那道残缺意识所保留的东西。确切意义上说,这不是个纯粹的功法册子,而是那道意识所记载的内容,是一个人的残缺记忆。

既然是意识记忆,那就存在人为因素,比如颠三倒四、残缺不全什么的,又或者叙述方式不流畅,都可能存在。

太坑了!

总之如今选择了继续留在本境界强化肉身,这奇怪的《九字真言咒》就出现了新的修炼内容——

将气海里的血气疏散,化解到身体四肢百骸之中,强化筋肉骨骼。

原来多余的血气竟然还有这样的作用!

这些血气不用再进入血脉之中,也不必存储在气海内,而是成为筋骨肉变强壮的养料,不停滋养躯体。

那么同理,以后秦尧还是可以继续吞噬别的血族的血气。到时候储存到气海里面,经过转化之后再去滋养肉身。

那还等什么,开始吧。秦尧气海内蠢蠢欲动的多余血气按照功法要求进行疏散,乍一送到筋肉之中的时候,感觉每一寸肌肤都仿佛要被撕裂了一样痛苦。

一种凭直觉都能感应出来的变强过程,本就是完全违背常理的超速提升,自然会痛不欲生。

而他不知道的是,连体表也发生了变化。只见他似乎发高烧一样,露出衣服外的皮肤都有些发红发热。假如不知情的人看到,或许还以为他得了什么病吧。

除此之外,头顶甚至还有淡淡的白色雾气蒸腾。其实就是身体里的水分被高温蒸发,结果形成了这种宛如仙人般的奇怪表现。

“秦尧的功法很奇怪。”感受到异样的苏无求醒过来,愣愣而好奇地看着。但是没有出声,怕惊扰了秦尧。

而在他看了仅仅一小会儿的时候,忽然眉毛一蹙,一直懒洋洋迷糊糊的双目之中爆射出一抹精芒,直视窗外。刹那间精猛如虎,长身而起双手握智拳印。

而后血气幻影缓缓浮现,竟是一头凶猛狰狞的雄狮。面色和善的佛系青年,胸怀狮心。

“唵!嚩日囉驮都!鑁!”经他轻轻念诵咒文并未打扰到秦尧,而那头血狮子幻影开始扭曲,渐渐竟又凝聚成了一尊新的样子,宛如实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