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根基要牢

    一路上三个舍友自然又紧张又关心,但秦尧一句话都不想说,浑身难受。

好在经过这一路的调息,秦尧体内的血气总算渐渐平缓一些,但还是处在随时可能爆发的边缘。

估计还是自己太贪图进度了,别人明明几年甚至十几年才能修炼出来的成果,自己一个多月就要拿下,哪有这么好的事。

所以秦尧敢断定,要是自己现在选择突破的话,挂掉或变成残废的可能性在九成九。

没错,美女师父就曾指出,假如突破的时候没能承受住,轻则“血脉裂、血气散”而导致肢体半废,一身血脉威能自然就荡然无存;重则“气海崩、血脉绝”,会身死当场的而且可能形成满堂大呲花的恐怖效果。

秦尧心中苦笑:想当初自己还信心满满地考虑,等达到万分之一大关的时候,是忍住诱惑继续稳固境界,还是尽快冲击嫡裔境。现在看来自己真的是想多了,有个屁的诱惑,简直能吓死人!

现在就算逼着秦尧马上冲击嫡裔,秦尧也不敢干。

只不过秦尧一直纠结的是,《九字真言咒》一直没有给出如何突破进阶的办法。这个破功法就是这样,非要等到濒临下一个步骤了,才会自动出现需要的提示,而且是要在达到这个步骤当天修炼之后。

其实这种情况挺让人战战兢兢的,因为有点马后炮的感觉。

也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不是真的冲顶了万分之一大关,晚上修炼之后应该就知道了。

总算回到了龙城学院,休息一路的秦尧也恢复了不错的行动能力,唯独看起来虚弱而且双腿酸软,但说话已经无碍。

能够交谈了,老四马上忍不住再度回味起打架的事情,依旧满嘴的“痛快”。

老三还是昏沉着脸,反正谁摊上这事儿都不会开心。

秦尧:“走,买点花生零食和啤酒,到宿舍里给老三去去晦气。老三别郁闷了,明天一个大太阳出来,人生还是元气满满,信哥的,没错儿。”

“老大说得对。”老四拍了拍老三的肩膀,结果刚才蹲地顿挫导致手腕酸疼让他再度呲牙,“那王八蛋中年男人力气真不小啊,咦,老大你打他的时候怎么那么轻松?”

秦尧笑了笑:“有时候打架不止是看力气,还得看你是不是出手利索。再说了,你以为自己真的身强力壮?实际上虚得很。”

竟然被秦太虚说我虚?老四瞬间贡献了半个点的怨之念力。“呵呵,我看你是撸太多了,胳膊撸出力量了吧。”

有道理哦。

哥儿几个买了东西回到老宿舍,一通胡吃海喝。至于护花大队的所谓职责,正所谓日久而懈怠,连那些女生都没那么害怕了,他这个护花大队成员还有什么好在意的。更何况苏无求还住在那里,俩人有一个值班的就行。

事实上其他各楼层护花大队成员也都已经相当松懈,还有的干脆利用住宿条件而跟女生搞联谊什么的,搞得相当乱糟糟。

为此,学院方面甚至在考虑是不是解散护花大队,免得将来横生是非。只不过领导担心刚解散之后再出现凶杀案,到时候难以承担责任,这才勉强保留这个编制。

但同时又在每层加派了宿管阿姨,严格监控护花大队那些骚犊子们的行动。特别是晚上,超过九点绝对不准男生和女生胡乱蹿宿舍,形势这才有所好转。

都啥跟啥啊,乱糟糟的。这人啊,真是个善于遗忘的动物,好了伤疤忘了疼。

一直吃喝到了十点半,老三喝了半斤高度而酩酊大醉,刚好大家都赶紧休息。秦尧则要返回三号宿舍楼,其实是为了晚上修炼。

宿舍里苏无求正在洗刷,似乎心情沉重。

“唉唉,刚才美吕(女)校医来找你啦,好阔怕。”

呃,沈盈终究还是来了?

这妞儿以前碍于姚秦和高战庭,所以一直没有对秦尧成功下手。现在胆儿肥了,竟然直接找到宿舍里来了?

不过她身为学院的教职员工,宿管阿姨确实很容易给她点面子,放进来倒也不奇怪。

“没说什么事吗?”秦尧问。

苏无求摇头,但面色沉重:“几系(只是)来找你,但看你不在,竟然对偶(我)好像有点……太阔怕、太阔怕……她好放纵哦,动手动脚吓死偶鸟……”

哈哈哈!秦尧乐坏了,满脑子都在设想当时的画面——一个腼腆而不近女色的佛家弟子,被一个浪兮兮的美女来回挑逗撩拨,简直是怪异。

“她得手了吗?”

“切!梭(说)什么呢,偶可系佛门俗家弟几(子),宁习(死)也不会让她得手滴!”苏无求连连摇头。

秦尧其实看出来了,其实苏无求在这种事情上面也是有些怪异取向的。这些天来通过对苏无求的观察,发现这家伙可能有点——“那个”冷淡。

什么性格都正常,就是不能碰女人,仿佛被女人碰一下就能玷污了他纯洁的肉身。

这家伙不仅在肉身上保持洁净,而且坚持精神上的洁癖,绝不跟可怕而怪诞的雌性同类接触。

秦尧一直怀疑,这家伙是不是被大德高僧们教唆坏了,自幼以来真的以为女人是老虎。

“无求,你是不是很畏惧女人啊。”

“何几(止)!偶简直系恶心!不碰到的习(时)候还无所谓,保其(持)距离就好。阿弥陀佛,一旦碰,简级(直)像系被老鼠蟑螂上了身,浑身难受!”

好家伙,你这已经不是那个冷淡了,简直是对女人产生了心理障碍。

“那么……男人呢?”

“什么?!”苏无求几乎要蹦起来,罕见这位佛系青年会这么反应剧烈,“你难道系玻璃!咱们一个宿舍,你阔(可)不许……”

“去死,你才玻璃!我就是随便问问。”

“吓死偶喽……”苏无求摸着光溜溜的大脑袋说,“男人也一样,不碰到的习(时)候阔以正常交往。但要系产生那种关系,阿弥陀佛,比老鼠蟑螂还恶心,简直系大便抹身上了。”

好家伙,反应更剧烈啊。刚才还以为你有歧视女性的嫌疑,但现在可以排除了,你小子简直是歧视全人类。

秦尧忽然乐了:“那我当初在尸柜边救你,可是直接摸到你胸口的,嘿。”

“拜托不要再提,不过救命习(时)候事急从权,人要活命,就算七(吃)屎也得做啊,何况几系被大便抹在身上。”

你才大便。

这倒好,这种奇葩性格也便于他修行成为一代高僧,至少不会破了色`戒。

但他和孔宰予又不一样。孔二傻子虽然也对女人无兴趣,但他对男人可以啊。而人家苏无求是真的无欲无求,对男人女人都没任何感觉。

牛波一的大神,注定要孤独终老了。

“不取笑你了,赶紧睡吧,我得修炼了。”秦尧笑道,但忽然想到一个问题,问,“对了,你距离突破还有多久?”

这货显然想和苏无求分享一下喜悦,当然从另一个角度来讲就是装个波一。

苏无求摸了摸脑袋:“早就到瓶颈啦,几系(只是)为了稳固境界,所以一及(直)没有突破。基础越牢固,将来成就阔能越高。”

呃……这个波一没装成,反倒被苏和尚给装了一把。妈蛋,这小子竟然早就达到血裔巅峰境界,随时可以突破了?

不过苏无求又马上说,这应该是他们苏家、或者佛门遗族的笨法子。他们比较讲究基础,更强调基本功的作用。

但这也够惊人了,毕竟苏无求和秦尧差不多的年龄。竟然能在此时达到这种境界,简直是天才。咳咳,秦尧这么想,虽然不免也有自夸为天才的嫌疑。

苏无求:“你呢?”

秦尧:“哦……我也差不多,刚到这个程度。”

佛系青年难得的微微惊讶了一下:“天才哦。”

秦尧微微一笑,心道你这个大波一装得有点清新脱俗了。咱俩年龄差不多,境界也差不多,犯得着这么一惊一乍地喊我天才?你这种自夸更有点离谱了吧。

“你不懂,”苏无求说,“我当年也被称为天才,而且系16岁就觉醒了血脉,家族几乎以我为荣幸。”

而后用了几年的时间,加之苏家动用了海量的辅助药物宝贝,才能让他在此时达到这样的地步。

苏家,那可是个豪门大户呢。

可秦尧呢?虽然苏无求对他不是全部了解,但至少知道他曾是个闲散遗族,根本无人照顾,到后来才拜了个不负责的美女师父,基本上不教导什么。

就算这样,竟然能追齐了苏无求的修为,苏无求当然吃惊。

要是知道秦尧才觉醒了一个多月,他更会惊爆眼球的。

秦尧乐了:“照你这么说,我还算比较牛波一的了。”

“何几(止),系天才。”佛系青年说,“但建议你也尽量筑牢基础,不要急于突破境界,那样不好滴。当然,你西(师)父对你有交代的话,那就另说。”

他也知道不能随便干涉人家的修炼,万一美女师父对秦尧有要求呢,万一人家师徒有自己的修炼计划呢,对吧。

但秦尧马上蛋疼起来:“她?她啥都没教过我,就教我人体彩绘是真的。”

苏无求也见识过这种半路结识的师徒关系,不算奇怪,于是对菜鸟提出了善意提醒:“哦,那你阔以问问她。对鸟,顺便向她讨要几枚护心丹、淬体丹,突破习(时)候有用。”

秦尧有点愣住了:“什么,丹药?”

苏无求很好奇:“弟几(子)要突破,西(师)父总要提供点介个东西啦,介系基本规矩,要不然要西(师)父干嘛。”

秦尧相当无语:她会给我东西?压根儿就没提过!一点东西不教就算了,连丹药也不见给过一粒的。

唉唉,我是拜了个假师父吗,怎么穷成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