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万分之一大关

    这个时候,扑克脸在地面上投射出的影子也出现了,好像是……一头猪?

或者野猪?

鬼知道,看不太清楚,大体就是这个模样。而色泽反正就是淡淡的绯红色,很浅很浅。

呵呵,这下秦尧就放心了。这家伙不但是个血裔,而且是个血脉浓度并不太高的家伙。

当然现场这么混乱,再加那么多彩灯照射,其余人都注意不到这一点。

秦尧则趁机施展了力字咒,而且将光丸背对着扑克脸,快速按压到自己眉心里面。50点念力的套餐,足够用三分钟,这次拼了。

扑克脸还在专心致志地念诵咒文,手上的印诀还是那么销魂。但就在这时候,秦尧的拳头又来了!

滚开!扑克脸恼了,还让不让人好好念咒了?当然这是心里话,他嘴上还是继续念诵,而左手则准确格挡,以保证念咒和右手印诀都不受打搅。

根据他刚才轻松掀翻老四的力量来看,应该不难。

但他无法想象,对面这个看似比老四瘦好多的青年,力量却比老四大了太多!

以前秦尧的身体素质提升还不太明显,但现在效果就渐渐展现了出来。身为遗族,肉身力量本就远超常人。连扑克脸这样的油腻中年都能比老四力气还大,何况年轻力壮的体育胚子秦尧。

另外秦尧这阵子也调理得好了点,而且对力字咒使用也更熟练。因此力量提升更加明显,且使用时间可以更长。

于是秦尧一拳砸落,扑克脸的左手被砸下来,身体都随之一个趔趄。而后秦尧又挥起另一只拳头,砰的一声砸在了扑克脸的脸上。

啊呀一声痛呼,扑克脸的槽牙都被打松了一枚。

更不幸的是,咒文又特妈被打断了!

再次从头开始?可秦尧又扑上来了咋办,而且比上次速度还迅猛呢。

终于这家伙被秦尧打翻在地,骑在了他的后背上。

“吶么撒……啊……”

秦尧:“什么‘那么傻’?你丫傻波一了吧!”

“吶么撒德拉……啊……”

秦尧:“那么傻得啦?说谁呢!”

扑克脸真要崩溃了!

“你力气……怎么这么……大!”

秦尧乐道:“锻炼得多呗,谁像你这样大腹便便的油腻男人……再给你一拳,妈蛋改了吗?还骂不骂人了?狗眼看人低的家伙!还敢打我兄弟!我让你打!”

秦尧每说一句,都在扑克脸的后脑袋上猛抽一记,每次都把对方的咒文给打断。

最后干脆大脚一伸,啪的一下踩在了扑克脸的手上。得了,让你再做什么印诀?

扑克脸也算是认栽了,今天竟然连施展完咒法的机会都没有,惨!

其实由此就能看得出,咒文简短在实战中将会有多么重要的作用。假如对手和秦尧一样使用单字咒,一瞬间就能完成触发。

如今这扑克脸又气又憋屈,别说被打了,单是一肚子的怨气都能让他翻白眼晕过去。

而就在他连气带痛而短暂晕厥,秦尧也明显感觉到身下反抗的削弱。他本想将扑克脸翻过来看看,千万别出了人命案子才好,毕竟这只是寻常冲突。

但当他握住扑克脸手腕的一刹那,由于指尖和扑克脸的脉门接触到一起,使得他一瞬间本能产生了吞吸的冲动。

那种冲动如此强烈,以至于他几乎没做多少犹豫,体内神秘的吞噬能力就爆发了,而扑克脸的血气则开始向他汩汩流淌。

血脉有种疼痛的肿胀感,但……很爽,自虐般的爽。

但是还没过几秒钟,秦尧脑袋里就仿佛被重锤猛砸了一下,嗡嗡作响。而且体内的血气疯狂蹿腾,致使他啊的一声猛吐一口血,劈头盖脸喷了一地,还往扑克脸趴在地上的腮帮子上溅了不少。

原来经过这么多天的修炼,而且寻常无事所以每天得以触发很多次咒法,使得他每天都能将血脉浓度提升很多,而二十多天积累下来,更是让他的血脉浓度达到了1/10810——竟然如此接近万点大关!

当然和吞噬相比,修炼的速度又显得慢很多。刚才虽然只是短暂吞吸了一会儿,哪怕还没有显示确切的血脉浓度数值,但实际上已经达到了1/10000这个关口,而且已经积累了多余的血气!

只能说太快了!要知道秦尧觉醒才一个月多点时间,就从血裔直接冲到万分之一大关。而一般资质极其优秀者,也需要几年时间才行。

但也正是由于进步太快、根基不稳,加之吞噬吸收毕竟不如自我修炼来得牢靠,所以他的身体刚才出现了严重的不适感。散乱的血气逆反冲突,将他的血脉搅得翻江倒海。

也幸好那一口血喷涌出来,才避免了他继续吞噬而撑爆血脉气海,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清醒过来,一阵后怕。秦尧也不敢再继续,擦了擦嘴角的血渍缓缓起身,心口微微作痛,而各条血脉仿佛被浇注铁水滚流过那样难受。

是要赶紧走了。

与此同时,白小洁在另一边吓得吱哇乱叫,但却被腾出手的老三给镇住了。老三也没动手,将当初白小洁给他的一枚银戒指取下来,丢地上一脚踩扁。

孙铁铮同志总算铁骨铮铮了一次,对得起你爹给你取的这个名字了。

而白小洁也被老三的气势微微吓了一跳,因为一直以来老三在她面前都是个唯唯诺诺、让干啥都行的主儿。忽然间爷们儿了一次,弄得她也有点错愕。

恰好此时秦尧起身,抬脚踢了踢一堆烂肉般的扑克脸,而后招呼三个兄弟匆匆离开。他们还只是学生,才不想惹太多的事情。反正等保安闻讯赶到那个包厢里的时候,秦尧他们四个早就已经上了出租车了。

当然KTV方面虽然表现得很霸气,但实际上也不敢真的追上去闹事。怎么闹?报警?一旦事情闹大了,就说他们这店里招女学生陪酒甚至出台,那他们这店还开不开了?肯定要停业整顿,甚至关门大吉啊。

就连扑克脸也不能报警,否则警方会调查女学生参与陪酒甚至卖银的事情。到时候大家乌漆吗黑一团,谁都没个好下场,而且KTV方面也得协调着扑克脸不要报警。

于是打也就打了,秦尧他们屁事儿没有。

包厢里面乱糟糟的,被打得鼻青脸肿、手指还骨折了两根的扑克脸醒过来就大吵大骂。KTV的经理来了,自然是本着顾客是上帝的态度来劝慰,甚至提出医药费全包。

但你要是继续吵闹太激烈,真的把警方都弄过来,调查我这边使用大学生当三?陪的事情,对不起,这些事儿我们就不管了。

扑克脸虽然是个遗族,但也知道好歹。很多事不能只凭拳头解决问题,再说他的遗族身份也不能明显暴露,只能心不甘情不愿地接受了调解之后,气得在包厢里怒冲冲喝酒。

使劲儿喝就行,反正经理把今天的费用都免单了,随便喝。

白小洁在一旁还有点不知所措,心情忐忑。

“牛老板,真对不起。”

“对不起个屁!”扑克脸气恼道,“你到底是交的什么狗屁朋友,力气怎么那么大?王八蛋,下手还真狠。”

何止是力气大,还吞噬了你的血气呢。只不过刚才处在昏厥之后,而秦尧又只吞噬了一小部分就停下来,所以他现在并没察觉出来,还以为是挨打导致的头晕脑胀。

至于明天休息好了,更未必能查得出。记得林雪宁就说过,一般人到哪里去检测自己的血气啊,都是圣教或那些豪门世家才有,而且不是说随便哪个人就能随便使用。

总之扑克脸浑然不觉,只是咒骂秦尧下手太狠。

白小洁心想秦尧下手也不算太狠吧,要不然你只是皮肉伤吗?但嘴上还是一边抱歉一边说:“我也不知道这家伙这么能打啊,但我知道他是学院足球队的,身体素质很好,而且可能会点功夫吧。”

妈蛋,只能用会功夫来形容了。

扑克脸狠狠地喘了口粗气,示意旁边那个男人和另一个女生先滚出去,于是包厢里就剩下他和白小洁两个。

“回去你给我找到那四个小子的资料,越详细越好,老子要好好教训他们!”扑克脸没好气地将白小洁揽到怀里,大手粗鲁地侵袭她的身体。

他觉得这次失手只怪运气差,以至于没能施展出自己的咒法。否则的话,就算秦尧和老四的体格再好也没用。

白小洁身为一个女人,还是有点谨小慎微:“可别到学院里面打啊,现在我们学院人心惶惶的,稍微有点苗头就会被警方盯上。”

“我当然知道。”扑克脸冷笑着,面目狰狞,“顺手为之罢了。”

什么意思?白小洁不懂,也不敢乱问。

而后扑克脸又道:“还有,我过些天可能就要调离龙城,到时候会有新的同事跟你来接续工作关系。现在手头上的活儿继续做着就行,别出了岔子,另外也加快点。”

“知道了。”白小洁发嗲着给扑克脸倒酒,满脸讨好的媚态。

……

另一边的出租车上,秦尧一上车就捂着胸口倚在了靠背上,一句话不想说,难受的要死。

血脉浓度的万分之一大关已经到了眼前,让秦尧难受得要死。

“没事,让我歇……歇会儿……用力太猛,身子太虚……”秦太虚不得不自己承认这一点,不然没法解释吞噬血气的怪异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