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包厢里的冲突

    老三这回稍微有了点骨气。“别人说了咱们也没见到,但我要亲自去看一看!假如确定是她,对不起,就此一刀两断!”

也对,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万一别人以讹传讹却冤枉了好人,无论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真的要切断一段感情,需要实锤铁证。

于是当天晚上,秦尧他们四个一起出动,直奔传言中所说的什么KTV。秦尧也打听了,这家场子不大,也确实比较乱。

而且老三也和白小洁联络,白小洁表示今天晚上还没回来,继续留在那个本地女同学家里有事。呵呵,加班加点要当劳模呢。

进去之后他们先开了间小包厢,而后就开始轮番寻找。找的过程总之也费了点功夫,但就这么巴掌大的地方,不一会儿还真就被老二首先发现了。

“拐弯过去没多远,一间小包厢里面,看背影很像白小洁。老三,以前没注意,白小洁穿得暴露的时候其实身材挺赞的。”

“滚!”老三一肚子怒气,带着三个兄弟一起奔向那个包厢。怒冲冲推开门,妈蛋有点辣眼睛——身穿超短裙、露着双肩的白小洁,正倚在一个中年男人身上含情脉脉地合唱情歌!

旁边还一个男的更没底线,直接将另一个女孩子放在自己腿上,而这个女孩恰好就是和白小洁一同出来的所谓本地女同学。

抓了个现行,气氛尴尬得仿佛一根火柴就能爆。

“白小洁!”老三气得胸膛起伏,但又说不出话来。别看这小子平时满口花花,但关键时候总是掉链子。

而在这种情形下,白小洁这样的心机婊还是更会应变,一上来就先试图占据道德制高点:“你跟踪我?监视我?!”

啥时候干这种事都能如此理直气壮了。

“没错儿,就是跟踪你怎么了!别人说你做这个我还不信,没想到你真的……你还要不要脸!”

“孙铁铮!”白洁直呼老三的名字,恼羞成怒。她知道两人的感情现在肯定算是完蛋了,于是也就更加肆无忌惮。“你还有脸说我?你能给我什么?穷鬼一个!”

“让女人迫不得已出来挣钱,你还有脸埋汰别人?”

“你有房吗?”

“你有车吗?”

“咱们认识以来你是给我买过高档化妆品呢,还是送我皮包手表了?”

“都在龙城学院这半吊子大学里面读书,又不是什么名牌大学,将来出去也就是当个小职员,你能养得活我吗?”

连珠炮般的婊之拷问,老三难以招架。

嫌贫爱富人之天性,其实也不算什么罪过。但你能赤果果地说出来,那么不是道德问题也是智商问题。

而要是因为嫌贫爱富而去做皮肉生意,还能义正词严地斥责别人,那就是不要脸了。

看着老三几乎要气炸,秦尧拍了拍他的肩膀,直视白小洁说:“白小洁,没钱不丢人,更何况是学生时代,天底下还是我们这样的普通人多。你看不惯可以分手,没人阻止你攀高枝求富贵。但以此为借口同时还伤害别人,这就不对了。”

“年轻时候没钱可以挣,谁也保不齐走上社会之后会干什么。甚至你能保证,老三不会买张大乐透中个几千万?人这辈子路长着呢,谁也没资格给别人一辈子早早的下定论。”

“但有一点我可以肯定:老三他不管将来是在办公室当老板,还是在工地搬砖,总归比你做这一行体面些。”

白小洁其实知道自己理亏,但还是强词夺理:“秦尧,关你什么屁事了!我特妈现在就和孙铁铮分手,现在!可以了吗?我和他还有一毛钱的关系吗?和你更没有一分钱的关系了吧?”

也是,这又不是离婚,分手无非一句话。一旦分手之后,老三也没资格指责什么了,而老三的兄弟更没资格吧。

与此同时,收获了来自白小洁的一点“怒之念力”,这妞儿确实对秦尧烦透了。

秦尧点了点头:“没关系也好,了断一桩心事。”

“那你们给我滚!”昏暗而闪烁的灯光照在她的脸上,看上去有些狰狞。“再敢耽误我的工作,我马上喊保安!”

秦尧冷笑着拉起老三的胳膊,心道这件事就此也就算了。从此一刀两断,老三也好收了心好好学习,当然有缘分还能遇到更好的——再不济也得比白小洁强啊。

可是老四这个耿直boy没这份稳重,嘴里忍不住喊了声“女表子”。

这下可把白小洁给惹炸毛了,抓起一杯啤酒就泼向老四。就算老四的脸躲开了,但上衣还是沾了不少酒水,有点狼狈。

“保安!保安过来,有人踢场子!”白小洁喊了起来。只不过门关着,里外声音又这么乱,暂时没有保安听到。

老四则怒着扑了过去,这小子性格直得很,也不管打女人这种事丢不丢人,挥起一巴掌就扇了过去。

“老四回来……”秦尧赶紧喊。倒不是怕惹了这夜场的忌讳,关键是大家好说好散就算了,犯不着搞出太暴力的动静。真要是把白小洁打伤了,你老四不也得被抓到警局里面?再说了,打女人这种事儿确实不光彩。

但是秦尧的喊声没来及制止。老四可是个张飞李逵般的性格,管你妹,生死看淡不服就干。

不过没有出现预想中的画面,反倒是老四的手腕被一个人轻松握住了——竟然是白小洁陪着唱歌的那个中年男人!

有点超出想象,因为老四是个人高马大的家伙,而且胜在年轻。这么势大力沉的一巴掌,竟然被一个貌不惊人、身材中等的中年人握住,感觉有点诡异。

老四有点吃惊,但随后那中年人手腕一震,老四的身体就伴随着一声惨叫而倒了回来,噗通一声蹲在了地上。

好家伙,要么这中年男人有奇大的力道,要么就是他掌握娴熟的战斗技巧。

高手?

连在KTV里面捉个不检点事件,都能遇到高手?简直了。

这个脸型方正得有点像扑克牌的中年*起来,冷笑:“一群小屁孩儿也敢来搅了你家牛爷的兴致,找死吗?”

牛爷的气场好牛哦。

而白小洁看到这一幕之后,顿时有了底气。其实她本来挺怵老四这种人高马大好似铁塔又鲁莽蛮横不讲理的家伙,因为君子可欺之以方,但老四不是君子。

如今看到有人能干翻老四,而秦尧他们几个又陷入不会对一个女人动手,于是白小洁又嚣张起来,怎么难听怎么骂。一会儿骂老四不要脸打女人,一会儿骂老三没出息穷棒槌,要么还骂秦尧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老四气得揉着脑袋站起来,还要继续扑上去,却被秦尧拉住了。秦尧知道,老四不是对方的对手。

他这个人型雷达要先试一试,看看对方究竟是什么货色。

秦尧:“老兄,帮一个卖身的贱货出头儿,你觉得自己多出息?”

扑克脸冷笑:“刚才就看你小子不顺眼了,找打吗?”

秦尧:“把我脑袋打成方块儿嘛?敢打我兄弟,你才不想活了!给我跪下磕三个头,今天这事儿就算过去了!”

刹那间秦尧脑海里出现一道信息——“怒之念力+5”。

呵呵,果然是遗族!

刚才秦尧就觉得不对劲,因为对方那种体格和疏于锻炼的模样,就算把身体肌肉都开发出来,也不该那么轻松地把老四放倒,除非是觉醒的遗族。

当然仅凭5个点的念力值贡献,秦尧还无法断定对方究竟是血裔还是嫡裔,假如是后者的话,那就不好办了。

不过也无妨。要是打得过,就继续关着门打;要是打不过的话,那就打开门吆喝大喊。遗族都不敢轻易暴露自己的身份,到时候一群保安什么的过来了,扑克脸也不便继续施展血脉威能。

秦尧这思路就有点坏了。

秦尧随即安排:“老三老四,你们俩按住另一个唱歌的男的,那家伙看起来没什么威胁。老二你把住门,看到咱们打得过,就继续关门不让白小洁他们出去喊人;要是看我们仨打不过,那你就打开门喊保安。”

瞧你那出息!

但这样安全。

紧接着秦尧就扑向扑克脸,而老三和老四轻松制伏另一个唱歌的男的,毕竟那家伙就是个普通的中年油腻男。

扑克脸大恼,掌心平推向秦尧,食指和中指弯曲向掌心,拇指扣在食指和中指的指甲上。

连印诀都出来了,距离施咒可就不远了。

而秦尧知道,形形*的遗族拥有匪夷所思的咒法,谁也不知道对方的本领究竟有多离奇,搞不好就会阴沟里翻船。

就好像上次,白京溪这个并不算高明的血裔,竟然依靠定身咒而短时间定住了姚秦。假如没有别人帮忙,姚秦那次就惨了。而要是白京溪当时手中再有把匕首……?那就更不堪设想了。

所以最最稳妥的办法只有一个——别让他触发咒法!

扑过去的秦尧没有直击对方胸口,而是啪的一声打在扑克脸的手上,直接将其小拇指打得弯曲。

手印被打乱,只能重新来。扑克脸有点懵,好不容易吟诵了大半截的咒文,竟然还得重头开始!

不带这么玩儿的,还有没有点公平竞争的精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