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鸡

    次日清晨,一辆警车出现在龙城学院的门口。姚秦背着自己的小背包儿,高战庭则大包小包的行礼往车上扛。

“走啦,不用太想我!”大眼萌妹头也不回挥了挥手。

“不想不可能!”秦尧笑着挥了挥手。

苏无求和孔宰予也乐呵呵地送别,只不过难得早起一次的孔宰予依旧睡眼惺忪,揉着眼睛打着哈欠。对于孔二傻子而言,值得早起的送别肯定都是真爱。

车上姚秦有点不舍地关上窗户,抱着双臂有点生闷气。嘴里的棒棒糖被咔咔咬碎,恨不能把塑料棍儿也吃进肚子里。

高战庭笑了笑:“打起精神吧,明天就要执行新的任务了,绩点挺高的。”

“任务任务!绩点绩点!你满脑子就知道这个了。”大眼萌妹气得哼哧着,脑袋扭向窗外,恰好看到秦尧三人挥手道别,于是更加烦乱。

高战庭也没气恼,一边发动汽车一边笑道:“没办法,谁让小姐你是咱们帝观峰这两年最优秀的种子呢,峰主对你的期许太高了。”

提到“峰主”二字,彪悍的姚秦也马上成了泄气的皮球,但还是相当不满意:“可我不喜欢这些啊!我喜欢跟秦尧他们吹牛打屁,喜欢跟他们一起胡吃海喝,喜欢欺负他,喜欢看他被我欺负还得拼命动心眼儿周旋的囧样儿……”

高战庭叹了口气。

姚秦眯着眼睛说:“老高,你说我要是成了仙苗儿,甚至将来成了峰主,那就没人这么管我了吧。”

高战庭微微摇头,心道那时候的你可能会更辛苦,毕竟成人不自在哦。

没有言语回答,而沉默本身就是一个多么残忍的回应,大眼萌妹再次沮丧起来。

……

姚秦和高战庭走后,学院里似乎渐渐平静,而秦尧的生活也仿佛走向了正轨。

没有人打搅,住在女生宿舍楼里简直就是特权阶层,被人羡慕得咬碎了牙。想当初是人体彩绘班唯一的男同学,现在又成了女生宿舍的常住人员,这待遇……肾虚公子注定要一直虚下去了。

确实还在虚着,因为他必须时不时地给林教授输出肾阳。

而经过这段时间的休养恢复,林教授的身体也好转了许多。当她返回学校任职的时候,不少师生还是比较意外的。当然她对师生们的解释是自己身体不好,这段时间去治病休养了。

还别说,她以前的气色确实不如现在,所以普通人对此没有任何怀疑。

至于警方那边,当然要调查这件事。曾经的失踪女教授莫名其妙回来了,这一点很让人好奇。

但是秦尧第一时间就联系了姚秦,表示林教授回来了。理由也很简单,就按照苏无求说的办。甚至苏无求还从苏家找了个高手做托儿,接受了姚秦简单的电话询问,没有什么破绽。

而后姚秦跟龙城本地警方联系一下,于是当地警方更不会主动介入这件事了。开玩笑,这种奇怪的事情躲都来不及,上头既然让咱们不用管,那自然是最好了。

数百公里之外,姚秦其实还是小小地耍了点小脾气的。一脚踢开一个空易拉罐,气鼓鼓说:“老高,我看秦尧这小子肯定在忽悠我,那个林教授也肯定有点问题的!”

这丫头机灵得很,真以为能轻易瞒住她?没门儿。

高战庭点了点头:“确实,我也有这种直觉。被掳走就算了?而且被苏家高手救了?这简直有点扯。要是苏家高手救了她,难道不对苏无求说,而苏无求那么长时间都没跟咱们提及这件事?”

姚秦:“他们的解释是苏家家主对这案子有点兴趣,于是就将林教授请去‘保护’了这么长的时间。现在发现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于是又遣送了回来……你听听,这不是欺负人吗?把苏家家主都抬了出来,摆明了不让咱们调查,哼,真想踹开苏家大门去质问苏楞严。”

一肚子碎碎念的小丫头。

高战庭则被她最后的念头吓了一跳,苦笑:“小祖宗咱们不闹了好不好,苏楞严啊,苏家家主,而且是佛门四大明王之一,就算峰主见了他也得以礼相待。”

“我就那么一说。”姚秦撇了撇嘴,“不过苏无求这小和尚究竟是啥来历,在苏家至少是核心子弟吧,不然苏家会拿出家主的名号帮他周旋?”

而后她琢磨着自言自语:“难道和孔宰予一样,竟然也是家主的亲儿子?”

高战庭忍俊不禁:“哪来那么多的家主儿子啊,真当龙城学院是啥风水宝地了。据我所知,苏楞严只有一子一女,儿子都已经三十多岁了,显然不是苏无求。”

姚秦:“私生子?”

高战庭险些喷出一口老血来:“小祖宗你说话注意点吧,给别的家主级大佬开玩笑还好,但苏家是佛门,人家清规戒律严着呢!虽然是俗家居士,但五戒还是严格遵守的。”

姚秦乐得吐了吐舌头:“算啦算啦,其实我也就是随口抱怨一下秦尧他们不仗义罢了,有事儿就瞒着我。反正他和林教授就算有问题,现在也跟咱们没啥关系,我也犯不着为这个去得罪他们。”

高战庭点了点头:“是啊,咱们现在顶着的警官身份毕竟是暂时的,回头还得回到帝观峰,回到真武山,那才是咱们的正事儿。”

说到底,姚秦其实并非没有察觉,只是将原则让位给了友情而已。

总之就在这种形势下,林教授总算是波澜不惊地回归了学院,继续做她的老师,连选修课也再度开设。

这下好了,秦太虚要么跟二十个女人脱光了研究人体彩绘,要么回去住在莺莺燕燕的三号女生宿舍,这腰子活该是虚到家了。

可以说姚秦的离开,让林教授得以平静返回。但同样也是因为姚秦离开,秦尧的“另一个女人”沈盈也嚣张了起来!

此前那段时间秦尧一直被姚秦和高战庭保护着,沈盈当然不便去惹事,但心里早就积累了一肚子的火气。

现在遗族警官走了,呵呵。

“小老弟呀,怎么这么长时间不来看看姐姐呢。”沈盈带着股怨气,嗲声嗲气地打电话,“晚饭后到医务室来一趟,不许找借口。”

秦尧讪讪笑道:“不是找借口,关键是我有课啊,今晚要读人体彩绘选修课呢。”

“不许上,请假!”

“没见过怂恿学生翘课的老师。”秦尧不服气,也不知道哪来的底气,“林教授说了,她的课都已经耽误了一个来月了,随后需要加快进度,不准请假。”

沈盈:“胆儿肥了呀小老弟,真觉得自己翅膀硬了吗。那好吧,看来只有姐姐我亲自登门教训你了。”

“别吓我,我胆子小。”秦尧乐道,“姚秦对我说了,就算你胆子再大,也不敢真的弄死我。因为他们警方已经备案这件事了,而且给了我一个类似于协警的身份。别生气啊小姐姐,哈哈哈……咦,这就挂机了?”

不得不说,秦尧的自信相当强。而且他似乎已经隔着电话,听到沈盈咬牙的声音了。

而到了晚上的时候,秦尧并不知道校医姐姐究竟有没有真的来找他麻烦,因为他遇到了一件窝心事——远宿舍老三的感情破事儿又爆发了!

当秦尧接到消息回到老宿舍里面,看到老三当时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老二和老四面面相觑,表情怪怪的。

“老二,你说白小洁又出轨?”秦尧其实心里挺烦的。妈蛋遇到这种事儿直接一刀两断,哪来这么婆婆妈妈。可老三就是这种烂性子,这时候骂他吧,反倒像是伤口上撒盐,毕竟这货只是个受害者。

老二扶了扶眼镜:“其实也不是完全意义上的出轨,而且我觉得在没有真凭实据之前,直接给白小洁这么定性未免武断,所以……”

秦尧有点头大了,跟特妈书呆子说话真累:“简单直接点!”

一向说话直接的耿直BOY老四:“她在外面‘做鸡’。”

噗!尼玛这次够直接了,但也太超乎想象了,秦尧感觉世界观有点小崩。

雾了个草,出轨也好,嫌贫爱富也罢,但是秦尧无论如何想不到白小洁竟然去做这种事儿!毕竟,大家都还是学生啊。

当然社会上也不乏这种不自爱的女大学生,听说过。只不过这事儿发生在身边,甚至发生在自家兄弟的女友身上,感觉还是挺突兀的。

“这种事不能乱说,有证据吗?”秦尧还是比较谨慎的。

老四不屑地哼哧道:“大四几个爱玩儿的男生去KTV唱歌,结果远远看到了白小洁在场子里面做公主。”

秦尧一头黑线:“看清楚了吗,有点过分了。”

老四:“当公主还不算,据说最后他们看到白小洁跟着一个中年男人出去了。那么晚出台,肯定没好事儿。”

咳咳……

偏偏那天老三曾约白小洁出去玩,白小洁推脱说晚上去本市一个女同学家里玩儿,并在那里过夜。

老四:“目击者说了,白小洁提到的那个本市女同学,其实和她一起做公主的。”

还尼玛形成产业上规模了吗?啥世道啊雾草,直接毁三观。

“老三,那你现在什么意见?”秦尧问。其实秦尧心里想了,要是你小子再特妈说“当然选择原谅她啦”,哥一脚把你踹到门外面去。